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指流砂 发表于  2020-01-15 08:48:57 12962字 ( 16/8501)

把“43斤女大学生”的悲情当生意,可耻!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庞宏东 发表于  2020-01-16 10:29:29 380字 ( 0/29)

当地政府的确采取了一些帮扶,但是在媒体介入宣传之前,吴花燕姐弟两的家庭主要收入仅有低保金而已,其具体金额我们并不知晓,但根据铜仁市民政局2019年2月26日印发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庞宏东 发表于  2020-01-16 10:29:04 421字 ( 0/0)

新闻从业者最大的道德旨在于陈述事实,网络自媒体一位渲染悲情博得大众同情,以期完成KPI是不道德的。但观旁人而自醒,“一指流砂”上述文章存在着的主观臆断(你我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法制观念 发表于  2020-01-16 03:16:49 34字 ( 0/0)

这是触犯法律了,网民想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消息,而是明正法律尊严的消息。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5 22:28:36 47字 ( 0/0)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向善向好《适度》厚道......古今中外;善心和善行厚重![心]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公共良知 发表于  2020-01-15 21:38:02 64字 ( 0/6)

透支公共善良,透支实事求是,其罪如海!当杀早杀!人类依靠善良才能凝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才能让贫困者有希望!恻隐之心不能污染!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5 18:12:45 54字 ( 0/1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联想与记忆京剧《红灯记》里的一句唱词:“来往账目要记熟......。”[猜想]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杰尼龟x 发表于  2020-01-15 15:30:27 92字 ( 0/20)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一个优秀的社会风尚,但若利用苦难者的悲情故事为自身敛财,则是错误的,是被抵制的。相关部门要加强这方面的监管,保证爱心人士的捐款能够及时足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止戈兴文 发表于  2020-01-15 14:53:29 94字 ( 0/22)

政府相关部门应当建立健全应对诸如“43斤女大学生”这样热点舆情事件,及时让社会公众了解事实真相,及时阻断不实或不完全真实的传言传播,对别有用心谋取不法利益者及时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 发表于  2020-01-15 14:53:01 155字 ( 0/18)

我国网络经济发展,共享作为五大发展理念之一在我们的生活中频繁出现,众筹的模式固然对一些吴花燕这样真正处于困境中的人提供切实的帮助,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监管问题,为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翁妪恒 发表于  2020-01-15 13:37:47 4字 ( 0/2)

乱套了!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audiooo 发表于  2020-01-15 13:10:27 23字 ( 0/12)

有的人作为是无耻的,一般人要做到不轻信和反对。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ldrzy 发表于  2020-01-15 12:47:03 10字 ( 0/7)

祝愿吴花燕来生幸福!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铁板豆腐1314 发表于  2020-01-15 10:42:54 169字 ( 0/19)

这种事情太多了。我们的电视台,几乎每天都有。把那些经常捐款的人都弄得麻木了。有些有些实在支撑不住再也不敢捐了。这种现象,我们的社会,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有专门的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公几 发表于  2020-01-15 09:48:21 16字 ( 0/11)

打着慈善捐款,鱼目混珠,假道学。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北疆常青树 发表于  2020-01-15 09:26:40 40字 ( 0/21)

像9958这样以慈善的面目筹集资金中饱私囊的所谓慈善机构,有关部门应当严肃处理。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jimmye01 发表于  2020-01-15 09:00:37 35字 ( 0/16)

有饭吃营养应该没问题,旧社会吃野菜都能长得大。可见,主要是生病的原因。

    贴标签,是许多搞传播的人讳于说却经常做的事。对于贵州女孩吴花燕来说,她的标签就是“43斤女大学生”。

  关于吴花燕的报道,几个细节就能让人落泪:她的身高只有1.35米,体重只有43斤,2020年1月13日去世时才24岁;父母双亡,有两个弟弟,一个失去联系,一个身患重病;为了给弟弟治病,她曾1天只花2块钱,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

  如果事情只能归结为“吴花燕太可怜了”这样的慨叹,那岛叔也无需赘言;但偏偏其中有一些如鲠在喉的东西,噎得人不吐不快。

  一个是报道偏颇,一个是捐助失衡。

吴花燕吴花燕 

  一

  之前说了,贴标签是最容易让受众接收你传播内容的一种方式。尤其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几个扎眼的词语,就能在你头脑中留下一个颠扑不破的形象。

  吴花燕,在一些极端渲染性报道下,形成了这样的舆论形象:一个长期吃不饱饭、营养极度不良,却还背负着整个家庭重担的弱女子;好心人都在网络上,她周围的人则从未伸出过援手,她是孤独的。

  先不说这么塑造她的形象的目的,就说效果,读者泪目了,捐助了,帮没帮上另说,反正自己完成了一次灵魂的救赎。

  可惜,这个形象是背离真实的。即便没生活在吴花燕附近,也能看到不合理之处:你我身边如果有这样的同学、同事,会不闻不问吗?大家轮流帮衬一下,也不会让人整整吃了5年的辣椒拌饭吧?

  她就读的学校是所民办高校,但校方不至于完全弃之不管。另外,她所在的街道呢?社区呢?民政部门呢?“兜底”体系破产了?

  事实上,吴花燕得到了很多来自身边的帮助。她的同学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当地政府给她家上了低保,还给了一套装修好的二室一厅的房子;学校提供资助金,同时也有很多好心人给她现金捐助。

  而吴花燕比较差的身体状况,主要是因为疾病的折磨——她此前已患上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而非单纯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这一点在传播中也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岛叔这么辨析不是要把吴花燕说成家有余财、不需要募捐,而是要说明,真实,是任何报道都需要遵循的底线;对同胞的关心、救助应该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上,不能是编造出来的,否则就会透支社会的善念,磨损你我的良知。

  毕竟,铁石心肠很少是先天的,更多是后天被无数谎言、假象蒙蔽之后,产生的自我保护性防御。

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吴花燕及校方对极端报道的回应  

  二

  吴花燕的事被报道后,很多人通过网络捐助平台给她捐款。有一家慈善组织,通过网络平台一下筹集了80多万元。让人觉得世间如此温暖。

  但随后的事情让人气愤,也给吴花燕本人造成许多困扰。

  比如,某短视频账号打着吴花燕的名义筹集了45万元,在她并未收到这笔钱的情况下,却宣称“已将爱心亲自交至吴花燕手上”。

  再比如,一个名叫“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的慈善机构在吴花燕和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两个筹款平台分别筹款;随后又未经吴花燕本人及家属同意,开通一期、二期筹款,多筹集了40万元,其中还明确标明要收取6%的手续费。“善款”最终给没给到吴花燕,同样不得而知。

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相关筹款项目公开信息

  有哪些人为她捐了款,捐了多少钱,他们来自哪里,吴花燕全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

  按照《慈善法》的规定,慈善机构在筹集善款时,应公布负责人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以及办公地址。但声称帮助吴花燕的慈善机构,并没有公布相关信息。

  这种情况下,让人不能不怀疑,有人、有机构在消费吴花燕的悲剧,在浑水摸鱼,在中饱私囊。这种行为,鲁迅先生曾有个说法:吃人血馒头。

  类似吴花燕的境遇是需要社会救助的,这无需质疑;但在网上钻空子诈捐的,也不在少数。

  网上来网上去的捐助,所有信任最终都基于“透明”。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那对社会公益的打击将是持久而深远的。不可不察。

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相关筹款平台的声明中,承认只转给吴花燕两万元用于治疗

  吴花燕是个特别好的女孩。

  虽然家中贫困,自己身体不好,但吴花燕在大学期间还经常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为山区孩子支教。在得到众多陌生人的关心与帮助后,她多次提到如果自己不幸离世,希望能够捐献遗体和器官。

  她的离开是不幸的。就像她的诗里写的那样,我们希望此后能“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带着她驶向远方”。作为旁观者,岛叔也觉得应该从此事中明白两个道理:

  一个就是关心真相,追问真相,不人云亦云。否则就会像刀尔登在《中国好人》中说的那样:“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再一个就是,保持善心,不管这世界带来多少伤害。

  这不是鸡汤,而是最经济的做法。唯有善意成为每个人的行为指导,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才会大大减少。

  文/田获三狐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