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指流砂 发表于  2020-01-15 08:48:04 12930字 ( 19/10884)

一白遮百丑?灯没安、路没修,安徽阜南斥资799万“刷白墙”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20-01-16 05:54:54 14字 ( 0/3)

普遍惯用手段,欺下瞒上弄钱。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兰之洲 发表于  2020-01-16 02:05:58 11字 ( 0/2)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历史规律 发表于  2020-01-15 21:34:08 32字 ( 0/13)

即便是“刷白墙”,这799万中,又有多少钱真正到了施工队手里呢?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5 20:51:26 242字 ( 0/25)

“汉江人2015: 应该从严从重查处扶贫攻坚中出现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对群众不负责任的腐败干部,重振实干兴帮的新氛围! (2020-01-15 15:40:08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汉江人2015 发表于  2020-01-15 15:40:08 49字 ( 0/17)

应该从严从重查处扶贫攻坚中出现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对群众不负责任的腐败干部,重振实干兴帮的新氛围!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王满春 发表于  2020-01-15 14:53:10 27字 ( 0/10)

成绵高速复线建成通车时,沿线农民的房屋也是这样刷白的。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局外贤人 发表于  2020-01-15 13:58:15 85字 ( 0/23)

——认为面子工程和形象工程是干部仕途升迁的主要成绩,而造成干部在工作中最容易犯的思维错误,没有认识到精准扶贫款的性质,犯了执行党性不精准的错误。其他地方干部要引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5 13:03:01 149字 ( 0/22)

"一千二百万: 干部都是焦裕禄,中国没有贫困户。干部都是王宏斌,中国农业早腾飞。 (2020-01-15 11:31:13) 36字(0/0)"学习《一千二百万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5 12:38:42 59字 ( 0/17)

学习《一指流砂》师友帖文: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观点与感悟:诚信可敬!造假可耻!遵纪守法可敬!违法乱纪可耻![福尔摩斯]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20-01-15 12:27:39 104字 ( 0/32)

刷白墙表面光内里脏走形式欺骗搞官僚主义的上级上上级这样的事屡见不鲜,就眼下仍然有搞安徽阜南这种形式的。群众疑问道:那些走马观花的上级上上级领导不是睁眼瞎就是判断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mjieujdid 发表于  2020-01-15 11:54:24 20字 ( 0/19)

实事求是的讲,这样的事在各条战线上都有。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一千二百万 发表于  2020-01-15 11:31:13 36字 ( 0/3)

干部都是焦裕禄,中国没有贫困户。干部都是王宏斌,中国农业早腾飞。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xinggod 发表于  2020-01-15 10:29:35 21字 ( 0/15)

刷白墙没啥 前提是优先做好里子工作~~~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20-01-15 10:09:03 19字 ( 0/18)

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任重而道远啊!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KK16168 发表于  2020-01-15 09:59:09 13字 ( 0/17)

可笑,又自问:“好笑吗?”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深圳船工号子 发表于  2020-01-15 09:57:33 39字 ( 0/12)

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上级部门是如何的监管的???难道就不应该追究责任吗???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20-01-15 09:52:44 18字 ( 0/29)

799万元买多少涂料?可以涮多少墙?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公几 发表于  2020-01-15 09:46:30 10字 ( 0/7)

老办法了,掩人耳目。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清风禹王 发表于  2020-01-15 08:56:34 338字 ( 0/20)

刷白墙”图的就是“表面光”,就是为了糊弄上级。这既表明某些地方领导未能做好扶贫脱贫工作的心虚,又折射出指望靠弄虚作假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然而,虚假的终归是虚假的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 | 高语阳

  1月14日,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第三集《聚焦脱贫》在央视播出,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违纪违法行为细节被曝光,他是落马中管干部中首个被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此外,曾备受关注的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事发地被“回访”,更多细节披露。

  私下跟秘书说不愿意分管扶贫

  2018年初,陕西省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冯新柱被立案审查。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里,冯新柱“对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

  这是对中管干部的落马通报里首次提及“落实脱贫攻坚不力”。

  2015年4月,冯新柱从铜川市委书记提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扶贫和农业,兼任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副组长,这意味着省里扶贫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冯新柱打心底里就不愿意分管扶贫。

  冯新柱说:“有畏难情绪,感觉到陕西的扶贫面很大,一年下来你要报成绩是报不出来的,所以大家都愿意搞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我有时候悄悄跟秘书讲,我说明年换届,我都想建议能调调一下(分工)。”

  按照规定,每个省级领导都要确定一个贫困县作为自己的扶贫联系点,但冯新柱上任后的两年时间,都没有选定自己的扶贫点。

  直到2017年被国务院约谈后,冯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选择了咸阳市淳化县作为自己的对口扶贫点。当他第一次到淳化调研时,了解到的一些基层情况让他很惊讶。

  冯新柱:“淳化县一个村去,去了以后联系干部说住院了,水利厅的一个干部,说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说怎么累成这样了,他说我们这个村20公里,你们这个村有20公里吗?我咋没听说过一个村有20公里。他说我每户都要跑到,最近为了要把这个表填好,所以现在累成这样子了。”

  冯新柱到扶贫点仍然只是走马观花。这让淳化县的干部对他的期望很快转为了失望。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副县长辛民说:“非常期盼也非常高兴,但是实实在在通过2017年一年,什么都没做,其实他就来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两个小时左右就走了。”

  贫困户两年前“被搬迁”

  副省长家中搜出674张购物卡

  宝鸡市眉县的一些村子地处高山深处,交通困难,导致深度贫困。2016年,省里计划实施整体易地扶贫搬迁,将村民们迁入山下的新村。

  虽然村民们在2018年才搬迁到山下,但他们并不知道,在2016年底陕西省上报给国务院的材料里已经提前两年“被搬迁”了。当时,眉县由于一些原因没能如期完成这项工作,又担心被扣分,因此虚报已经完成搬迁。

  除了眉县之外,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一共涉及2038户。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

  冯新柱:“当时定了一个目标,我们说啥都不能(再)被约谈。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月月排队,给每个县排队。县里也怕(排末尾)、乡里也怕,每个人都怕。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够加分的。”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在冯新柱的帮助下,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李金鹏介绍:“跟这些老板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个微信群叫开心团,大家在一起开心,所以打麻将、吃喝玩乐、旅游,由这帮老板买单,那老板买单肯定不是白买的。”

  冯新柱落马时,从家中搜出的购物卡就多达674张,最终查明,他受贿总额高达七千多万元。

  安徽阜南“刷白墙”花费799万余元

  从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了271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监管不力、作风漂浮、违规决策、弄虚作假四个方面。发生在安徽阜南县“刷白墙”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阳市委原主要负责同志提出3个月内彻底整治153个庄台,并要求立马见效。在一个月后的工作推进会上,郜台乡因为整体工作进展缓慢受到了批评。会后,郜台乡决定先花钱刷白墙,尽快出效果。

  时任安徽省阜南县郜台乡党委书记戎泽军:“有急功近利的思想。为了面子、丢了里子,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好多庄台路灯都没安,断头路还没修好,拿出大量的资金来进行刷白墙。”

  就在郜台乡紧锣密鼓大刷白墙的时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来到安徽做下沉式调研。安徽省阜南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巩福民介绍:“巡视组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靠路的这一边这个墙全部都刷白了,但是这个墙的背面还有一些地方涂了一半。有的下面涂了,上面没有涂,还有一些情况就是外面的墙涂白了,里面的地方没有(涂)。”

  2018年11月,就在郜台乡加快进度刷白墙期间,安徽省委两次在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上严肃批评了一些地方刷白墙、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纪委监委立即调查,立行立改,但时任阜阳市委主要领导仍然不以为意,并没有对阜南县刷白墙的问题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经批评警告的情况下,郜台乡继续刷了6700多户的白墙。除了郜台乡之外,阜南县仍有其他乡镇也在刷白墙。2019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向安徽指出该问题后,省委立即责成省纪委监委进行查处、问责,并在全省进行通报,整个阜南县的刷白墙工程才彻底停了下来。据统计,这项面子工程共花费财政资金799万余元。

  阜南县是个贫困县,脱贫攻坚任务很重,当时在郜台乡“刷白墙”涉及的8700多户中,贫困户就有2641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