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指流砂 发表于  2020-01-14 08:19:46 12289字 ( 31/24669)

赖小民2亿元现金墙曝光:我一分钱都没敢花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海纳山川 发表于  2020-01-15 08:28:40 9字 ( 0/3)

完全可以打靶N次。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zbdpj 发表于  2020-01-15 08:11:58 6字 ( 0/3)

败坏党纪国法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20-01-15 06:05:59 22字 ( 0/2)

收钱就是要面子,不给钱就是不给面子就收拾你。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audiooo 发表于  2020-01-14 21:35:42 23字 ( 0/13)

制度要严谨,落实要有力,不给腐败者有可乘之机。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ldrzy 发表于  2020-01-14 19:55:14 63字 ( 0/24)

赖小民充分显示人的贪欲,一个腐败官员像是无底洞。一个金融行业的国企负责人,把企业的钱当做自家的钱,想拿就拿,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4 18:27:43 104字 ( 0/38)

感悟开国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的语录:“节省每一个铜板为了革命与建设事业”。联想2亿资金不在正确使用状态,被依法赋予管理、使用、《天职、使命、职责与职能》组织机构工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4 17:48:50 83字 ( 0/24)

“赖小民2亿元现金墙曝光:我一分钱都没敢花 (一指流砂 2020-01-14 08:19:46 ) 12289字(17370/24)”我不信!谁也不会信![福尔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zhongdianxin 发表于  2020-01-14 16:43:15 69字 ( 0/85)

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与之前艰苦的日子,不是自己的合法收入不能拿,拿了也是白拿,给自己、家人、朋友带来了羞辱,辜负了党和人民对自己的培养和教育。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sunix_007 发表于  2020-01-14 15:00:23 34字 ( 0/47)

一分都不敢花,这个谎话似曾相识,其他反腐作品也是这样的说辞,谁信呢?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王满春 发表于  2020-01-14 13:38:16 17字 ( 0/22)

万幸的是他还没有逃到国外就被查了!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20-01-14 13:15:41 25字 ( 0/17)

这个追责个人已经没意义 在抖音上也看到这个视频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zbdpj 发表于  2020-01-14 12:49:55 30字 ( 0/24)

人才一定要按品德、素质、能力选拨,不要以文凭、口才、文笔为主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SPACE18 发表于  2020-01-14 12:20:03 5字 ( 0/11)

这得存多久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20-01-14 12:17:56 116字 ( 0/42)

要将这些专门利己的利益集团一网打尽,人民最痛恨的就利益集团把持大部分资源,自古就痛恨更别谈现代民主社会了,要不然怎么会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呢?要不然封建几千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20-01-14 10:55:17 54字 ( 0/20)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资本主义制度再生的危险性。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14 10:45:17 144字 ( 0/55)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联想、前瞻与醒悟开国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教导:“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依据这个正确判断和以往我们干部工作所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20-01-14 10:41:53 41字 ( 0/29)

群众按捺不住愤怒,对这样的党员,这样的干部,这样的公务员只能狠狠的唾一声:呀呀呸!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20-01-14 10:22:46 18字 ( 0/18)

当初是怎么管理的?他的胆量来自哪里?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1-14 10:55:12 47字 ( 0/16)

但愿赖小民是最大的那一个,也是埋藏最深的最后一个,这么肥了终于被发现,我们的反贪部门功不可没!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雪域雄鹰2002 发表于  2020-01-14 10:05:00 353字 ( 0/53)

党的十八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勇气驰而不息开展反腐败斗争,得到了广大人民的热烈拥护,党心民心更加凝聚!然而,在反腐高压态势之下,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xinggod 发表于  2020-01-14 09:46:40 8字 ( 0/6)

现实中场景~~~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20-01-14 10:59:17 52字 ( 0/19)

我们必须有百万个自信,贪腐分子再狡猾,隐藏的再深,终将被挖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该捕的鱼一定能捞上来。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公几 发表于  2020-01-14 09:40:01 20字 ( 0/12)

自认为有功,但是一伸手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KK16168 发表于  2020-01-14 09:35:55 30字 ( 0/16)

看人用人只会看表面,不会看或疏于看全面,是阻挡不了人的贪婪。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老波淘 发表于  2020-01-14 09:08:48 45字 ( 0/28)

管你花不花,贪腐数额特别巨大,杀100次都不足以解民愤,权力是党给你的你严重损害党的形象!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jimmye01 发表于  2020-01-14 09:07:56 40字 ( 0/20)

关键是能贪到这么多,我也想贪啊,但没这个机会。所以,关键是制度,让人没有机会贪。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正义123456fhm 发表于  2020-01-14 08:58:11 100字 ( 0/54)

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官多民少 发表于  2020-01-14 08:57:03 11字 ( 0/11)

我还以为是电视剧人物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石在火 发表于  2020-01-14 08:56:14 47字 ( 0/21)

违纪违法的巨大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原因是监管失效!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泗水亭~ 发表于  2020-01-14 08:31:58 10字 ( 0/11)

不花,贪这么多干嘛?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小方文 发表于  2020-01-14 08:29:57 63字 ( 0/28)

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重要任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其中的重点。但近年来查处的国有金融行业的腐败案件反映出,腐败问题是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这个领域党员干部的监督亟需加强。2018年查处的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案,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陈清浦(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监督室副主任):我们也曾经办过多件金融领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赖小民事后查清的违纪违法的这种数额、危害程度、犯罪情节、犯罪手段,都是触目惊心,让人瞠目结舌。

在本案调查过程中,专案组在北京某小区发现了赖小民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里面有多个保险柜,存放的现金达两个多亿。赖小民为了逃避调查,都是要求行贿人用现金交付,收钱后他自己开车来这处房子,亲手放到保险柜里,路上还会特意多绕几圈,以防有人跟踪。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间,说到这处房子都是用暗语,管它叫做“超市”。

赖小民(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拿了就往那儿一放,就像经常会去超市嘛,把这个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铁柜里,铁皮柜,一分钱都没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组织上都收了。所以我说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还提心吊胆的。

“超市”里藏的巨额现金,只是赖小民违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现金,他还收受大量房产、名车、名表、黄金、字画。他的违法所得最终数额还需经司法机关最终认定,但无疑将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

陈清浦:他就是对物质的这种占有是非常贪婪的这种贪欲,他用也用不了这么多,手表几十块,谁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车也是这样,宾利车、奔驰车、阿尔法车,一个地下车库那几个车都是他的,都是百万的豪车。

赖小民违法所得金额巨大,除了本人的贪婪欲望,也反映出金融行业腐败不同于其它行业的一些特点。

陈清浦:金融领域是资金密集、资源密集这样一个领域,那其他的实业领域就是一个项目,也就是两三个亿,而在金融领域,一个融资达到几十亿,赖小民也知道自己的“价格”,他知道他能给人带来多大的好处。

作为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赖小民的权力都是国家和人民赋予的,但他却把这份权力背后的责任抛在脑后,在和私企“大老板”们接触的过程中,将国家权力置换成个人私利。

赖小民:金融行业天天跟钱打交道,而且接触的老板都是动不动几个亿、几十个亿、上百亿的,给你点钱对他来说小菜一碟,自己来说觉得我支持他这么大,都是帮他发展起来了,我自己也是觉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时候老板他买了跟你说,我最近买了好多房子,在哪个地方,地段很好,就张口就说了,他一说都无所谓,反正这么多房子给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车子这个不错,我喜欢开这种车,留在我这吧,当时就非常麻木了。

赖小民为追求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华融公司是一家经国务院批准,由财政部控股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主业是经营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但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

白天辉(华融国际原总经理):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他要去追求短期业绩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投一些相对高风险的项目,比如说房地产,比如说股票。

赖小民在追求政绩的同时,也从中疯狂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预下,华融公司向与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的私营企业提供了大量资金。这些项目是赖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审批程序倒置,下属知道这是董事长的意思,对这些项目的评估把关、风险防控也就流于形式。

白天辉:有很多项目都是赖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时候为了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把一些从市场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点,要么是忽略了,要么是给美化了。

中央有关金融工作的方针政策明确要求,坚持稳中求进,把强化风险防控、确保金融安全放在首要位置。2015年以来,银监会多次通过监管通报、监管会谈等方式对华融公司的经营风险等问题予以警示,要求华融公司控制债务规模、回归主业,但赖小民却依然我行我素,与党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

曹春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面对监管机构的提醒,赖小民都是不以为然,甚至斥责我们的监管人员不专业,影响了企业的发展。金融领域这个违法犯罪问题,本身专业性比较强,隐蔽性比较强,所以他看似都合规。但是层层剥离开来,都有一些巨大的风险在里面。

赖小民激进经营积累的风险,其实已经逐渐显现,一些巨额投资、放债业务出现问题,资金难以收回。华融本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者,却渐渐异化成金融风险制造者。但出现问题之后,赖小民并没有及时回归正途,反而利用所谓的专业经验,用饮鸩止渴的方式加以掩盖。

白天辉: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华融就是干不良资产的,我也能给它解决掉。但是他这种解决不良资产不是靠着技术和运营去解决,而是靠着拿更多的钱再去填更大的窟窿来解决。而且他也说了,如果出了风险,我们再来融资,再把这个风险给它适当的延长。就这样日积月累,又出了风险,再拿更多的钱去往里砸,就这样的恶性循环。

华融公司按成立之初的业务范围,是由银监会监管,但后来它发展成金融全牌照公司之后,不同方面的业务分别归银监会、保监会、证监会等多家机构监管。赖小民于是利用其中的空档,哪个板块业务要接受检查了,他就把其他板块的资金先挪过来,拆东墙补西墙,不断闪转腾挪,绞尽脑汁掩盖窟窿。

白天辉:我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城市只有一条道一样,这个猫抓老鼠,这老鼠只能在这条道上跑。十条道,那老鼠就多了九条道出来。在这种有漏洞可钻,治理结构又不完全的情况下,直到中纪委发现了,这个事情才露出来。

金融行业的专业性、分业监管带来的空档,加上赖小民有意逃避监管,使得外部监管难以抵达,而华融公司的内部监督也形同虚设,并没有发挥作用。

赖小民:党委书记、董事长、法人都是我一个人挑,纪委书记都还是自己党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权威啊?纪委书记是我的党委委员,我的部下,他很难监督我,说句实话。

党委书记是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责任人,如果不领导纪检监察工作,反而带头违纪违法,必然导致作风和腐败问题多发。

陈清浦:对纪委的要求也是藏事儿、掖事儿、抹事儿,对纪委收到的问题线索也是不认真查处,甚至干预案件的查处。他还把不发一案、不倒一人作为一个口号,在大会上公然宣讲。这种忽视党建,把纪委的作用淡化、弱化,那么就在公司内部造成了大量的廉政风险。

按规定,国有企业的“三重一大”事项必须上党委会集体决策,但赖小民却经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会也是独断专行,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

汪平华(华融国际原董事长):基本上都是老赖说啥就是做啥,我们个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绩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内部集团发展,你想获取多大资金支持,实际上都是老赖一支笔说了算。你要是说在这个事情一次能顶他,如果顶两次、顶三次,我估计你工作岗位就调整了,因为我们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赖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权,排挤异己、任人唯亲,将国有企业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

白天辉: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的用人导向,也使得反对的声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华融公司的政治生态严重恶化,久而久之,赖小民听不到任何批评提醒,在一片吹捧声中,更加忘乎所以。


李中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副主任):赖小民他本人从内心是排斥党的领导,就把这个华融公司就是成了他的一个家天下,一手遮天,就是内部、外部的监督全部都失效,多因一果,导致了赖小民这个(案件),成为近年来金融领域里面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惨痛的这么一个案件。

这一案件,揭示了华融公司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纪检部门难以履职、监督严重缺失的状况。这种现象在其他金融企业也不同程度地存在。新一轮派驻机构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业直接派驻纪检监察组,正是针对发现的监督薄弱环节对症施策。过去几年里,15家金融企业移送司法的案件总共只有10起,而派驻改革不到一年,已经移送近20起。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