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zhuopushitou 发表于  2019-12-03 10:07:57 10614字 ( 2/221)

是否可以提倡贡献精神(原创首发)

是否可以提倡贡献精神

谈到专家,我们的学者、专家、艺术家们,还有那些国学大师们大都是很喜欢。因为他们总以为,只有他们才是代表国家的精英。也只有他们才代表了中国的发展水平。谈到奉献精神,人们就会摇头,甚至有些人还会认为这是错误的。却忘记了这是人们的本能。

但是,仔细想来,近几十年的见闻事实,都与这些学者、专家、大师、国学家、艺术家,还有各行各业的评估和预测的预言家们的预言,唱反调。远的如:在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国策实施时,“不会像世界其他国家那样,老龄化来的那么快。”再如美伊战争的打与不打,伊拉克的抵抗等等。我们的那些个专家的预言,还在耳边萦绕,却事实就与其唱反调。

老龄化一夜之间唱遍中国大地,“不得了了,养不活了,要延长退休年龄!”

又是哪些专家、学者们的呼号。

但是,大家有所不知,所谓的学者、专家、艺术家、评论家、国学大师的称号,说到底,也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何出此言?大家仔细想一想,任何以各行的精英,并不是他的封号,而是他的实干的精神。他的付出与创造。恰恰这些人,既不是学者,也不是专家,更不是国学家。而更不是阴阳大家。

是谁?

是谁?

是那些不见经传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在一张图纸中的成品制造规程中,是工人一锤一凿的把它变成现实,将无用的东西,变为有用的东西。如一台汽车的制造过程。然而,在没有图纸的工人面前,在想象中他们依旧能够创造出前人没有的东西,而是他们心目中的东西。这就是发展的基本动力——创造性的引用梦中的故事来达到前人没有见过的东西。因此,有图纸的东西,已经是批量生产的东西了。它已经不是创造,而是复制的过程了。

再看一看我们的那些个设计室里的所设计的“骆驼马”。

股份制是最好的企业结构,国有企业的弊端只要进行了“股份制”、“混合制”,就会解除。工人偷懒的现象,贪污腐败现象就会消灭……

好像只有国营企业才会产生弊端,其他形式就没有弊端一样。却忘记了世间的事情是:创造善的东西的同时,也制造恶,它是同一源泉中的同时佳作——有生就有死。

再者,我们要补短板,只有补短板,才会经久不衰。

事实怎样的?我们的“强强联合”,真的更强了嘛?美国管理学家彼德·F·杜拉克说过:记得我初学算术时,曾有这样的问题:某工程两人在两天内可以完成;四人共作,需几天完成?这样的问题,在小学生来说,答案应该是一天。但是在一个组织里,则正确答案将可以是四天,甚至于永远无法完成。

这是因为人们如果是采取“来了什么。就做什么”的态度,那他不久就要穷于应付了。也许他有了不起的才干,足以应付得了,然而实际上他却是在浪费他的知识和能力,而把可能达成某一事务的有效性撇开了。

一个人如果没有有效性的习惯,则无论他有多大的知识、多大的努力、多大的想象力和多么丰富的知识,他必是一位稍有成效的管理者

事实总与愿违。根源在哪呢?

根源就在事实的本身。既不在专家们的手里,也不在广大的非专家人的手里。而仅仅在于事物的内部矛盾性里。

首先,任何事物有生,就意为着有亡。这个由盛而衰的过程,既是一个渐变过程,又是一个不祥的过程。

所以事物的发展过程,才是揭开事物过程由盛而衰的过程。这个过程的不同阶段,显示着不同的表现。这些不同的过程阶段的含量不同,就是解开事物的发展的过程钥匙。

所以说,上帝创造人是:既有好人,也有恶人。在创造善的事物本身,也创造恶。我们在扶贫的大迁徙中,又为新的贫困准备了条件。我们在减员增效中,制造着无效的灾难。这是有目共睹的。这就是人们加以攻击的地方。这攻击阴暗面的人,就是忘记了事物的两面性的效果。

在创造善的时候,同时在制造恶。任何改革对某些人有利的时候,必然造成对另一些人的伤害。更何况我们有那么多的歪嘴和尚呢——专家。

在这所谓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国学大师等等,又都是人封的。看一看各个单位的专家评审委员会的组成结构,你就知道所谓的专家是什么货色!

又要开专家会议会诊了。其结果:不就是设计室里设计的“骆驼马”吗?

但是,不管是在什么层次上的人,假若不是以贡献精神为首务,所有的人必须注重贡献。只有这样才会会眼光朝上,他使他自己的工作朝向目标。重视贡献,才能使管理者的注意力不为其本身的专长所限,不为其本身的技术所限,不为其本身所属的部门所限,才能看到整体的绩效。同时也才能使他注意于“外界”;唯有“外界”才是产生效果的所在。企业的发展在于社会的需要满足。这就是眼睛朝外的原因。没有社会,就没有企业。专家仅仅是大家庭的一员。包括我们的制度一样,如果不是以一个组织中的所有的人都能达到“以贡献精神为首务”的话,那么,纵然有最完善的制度,纵然有各色各样的委员会、有汇报、有通告、又命令,其结果必然是“形成一个一个正确的任务为中心的工作集体”。

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大师的头衔,实际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看一看我们的工资结构,就一目了然了。并非他就有通天的本事,迥然使自然力只创造正能量,不创造负能量——哪?

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地球停转!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CCDD12312333 发表于  2019-12-03 10:20:14 26字 ( 0/46)

贡献精神可以谈,但是,千万不要侵犯他人人身合法权益。

是否可以提倡贡献精神

谈到专家,我们的学者、专家、艺术家们,还有那些国学大师们大都是很喜欢。因为他们总以为,只有他们才是代表国家的精英。也只有他们才代表了中国的发展水平。谈到奉献精神,人们就会摇头,甚至有些人还会认为这是错误的。却忘记了这是人们的本能。

但是,仔细想来,近几十年的见闻事实,都与这些学者、专家、大师、国学家、艺术家,还有各行各业的评估和预测的预言家们的预言,唱反调。远的如:在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国策实施时,“不会像世界其他国家那样,老龄化来的那么快。”再如美伊战争的打与不打,伊拉克的抵抗等等。我们的那些个专家的预言,还在耳边萦绕,却事实就与其唱反调。

老龄化一夜之间唱遍中国大地,“不得了了,养不活了,要延长退休年龄!”

又是哪些专家、学者们的呼号。

但是,大家有所不知,所谓的学者、专家、艺术家、评论家、国学大师的称号,说到底,也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何出此言?大家仔细想一想,任何以各行的精英,并不是他的封号,而是他的实干的精神。他的付出与创造。恰恰这些人,既不是学者,也不是专家,更不是国学家。而更不是阴阳大家。

是谁?

是谁?

是那些不见经传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在一张图纸中的成品制造规程中,是工人一锤一凿的把它变成现实,将无用的东西,变为有用的东西。如一台汽车的制造过程。然而,在没有图纸的工人面前,在想象中他们依旧能够创造出前人没有的东西,而是他们心目中的东西。这就是发展的基本动力——创造性的引用梦中的故事来达到前人没有见过的东西。因此,有图纸的东西,已经是批量生产的东西了。它已经不是创造,而是复制的过程了。

再看一看我们的那些个设计室里的所设计的“骆驼马”。

股份制是最好的企业结构,国有企业的弊端只要进行了“股份制”、“混合制”,就会解除。工人偷懒的现象,贪污腐败现象就会消灭……

好像只有国营企业才会产生弊端,其他形式就没有弊端一样。却忘记了世间的事情是:创造善的东西的同时,也制造恶,它是同一源泉中的同时佳作——有生就有死。

再者,我们要补短板,只有补短板,才会经久不衰。

事实怎样的?我们的“强强联合”,真的更强了嘛?美国管理学家彼德·F·杜拉克说过:记得我初学算术时,曾有这样的问题:某工程两人在两天内可以完成;四人共作,需几天完成?这样的问题,在小学生来说,答案应该是一天。但是在一个组织里,则正确答案将可以是四天,甚至于永远无法完成。

这是因为人们如果是采取“来了什么。就做什么”的态度,那他不久就要穷于应付了。也许他有了不起的才干,足以应付得了,然而实际上他却是在浪费他的知识和能力,而把可能达成某一事务的有效性撇开了。

一个人如果没有有效性的习惯,则无论他有多大的知识、多大的努力、多大的想象力和多么丰富的知识,他必是一位稍有成效的管理者

事实总与愿违。根源在哪呢?

根源就在事实的本身。既不在专家们的手里,也不在广大的非专家人的手里。而仅仅在于事物的内部矛盾性里。

首先,任何事物有生,就意为着有亡。这个由盛而衰的过程,既是一个渐变过程,又是一个不祥的过程。

所以事物的发展过程,才是揭开事物过程由盛而衰的过程。这个过程的不同阶段,显示着不同的表现。这些不同的过程阶段的含量不同,就是解开事物的发展的过程钥匙。

所以说,上帝创造人是:既有好人,也有恶人。在创造善的事物本身,也创造恶。我们在扶贫的大迁徙中,又为新的贫困准备了条件。我们在减员增效中,制造着无效的灾难。这是有目共睹的。这就是人们加以攻击的地方。这攻击阴暗面的人,就是忘记了事物的两面性的效果。

在创造善的时候,同时在制造恶。任何改革对某些人有利的时候,必然造成对另一些人的伤害。更何况我们有那么多的歪嘴和尚呢——专家。

在这所谓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国学大师等等,又都是人封的。看一看各个单位的专家评审委员会的组成结构,你就知道所谓的专家是什么货色!

又要开专家会议会诊了。其结果:不就是设计室里设计的“骆驼马”吗?

但是,不管是在什么层次上的人,假若不是以贡献精神为首务,所有的人必须注重贡献。只有这样才会会眼光朝上,他使他自己的工作朝向目标。重视贡献,才能使管理者的注意力不为其本身的专长所限,不为其本身的技术所限,不为其本身所属的部门所限,才能看到整体的绩效。同时也才能使他注意于“外界”;唯有“外界”才是产生效果的所在。企业的发展在于社会的需要满足。这就是眼睛朝外的原因。没有社会,就没有企业。专家仅仅是大家庭的一员。包括我们的制度一样,如果不是以一个组织中的所有的人都能达到“以贡献精神为首务”的话,那么,纵然有最完善的制度,纵然有各色各样的委员会、有汇报、有通告、又命令,其结果必然是“形成一个一个正确的任务为中心的工作集体”。

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大师的头衔,实际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看一看我们的工资结构,就一目了然了。并非他就有通天的本事,迥然使自然力只创造正能量,不创造负能量——哪?

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地球停转!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老干部同志 发表于  2019-12-03 10:19:20 13字 ( 0/46)

[哈哈][猜想]给谁贡献?

是否可以提倡贡献精神

谈到专家,我们的学者、专家、艺术家们,还有那些国学大师们大都是很喜欢。因为他们总以为,只有他们才是代表国家的精英。也只有他们才代表了中国的发展水平。谈到奉献精神,人们就会摇头,甚至有些人还会认为这是错误的。却忘记了这是人们的本能。

但是,仔细想来,近几十年的见闻事实,都与这些学者、专家、大师、国学家、艺术家,还有各行各业的评估和预测的预言家们的预言,唱反调。远的如:在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国策实施时,“不会像世界其他国家那样,老龄化来的那么快。”再如美伊战争的打与不打,伊拉克的抵抗等等。我们的那些个专家的预言,还在耳边萦绕,却事实就与其唱反调。

老龄化一夜之间唱遍中国大地,“不得了了,养不活了,要延长退休年龄!”

又是哪些专家、学者们的呼号。

但是,大家有所不知,所谓的学者、专家、艺术家、评论家、国学大师的称号,说到底,也仅仅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何出此言?大家仔细想一想,任何以各行的精英,并不是他的封号,而是他的实干的精神。他的付出与创造。恰恰这些人,既不是学者,也不是专家,更不是国学家。而更不是阴阳大家。

是谁?

是谁?

是那些不见经传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在一张图纸中的成品制造规程中,是工人一锤一凿的把它变成现实,将无用的东西,变为有用的东西。如一台汽车的制造过程。然而,在没有图纸的工人面前,在想象中他们依旧能够创造出前人没有的东西,而是他们心目中的东西。这就是发展的基本动力——创造性的引用梦中的故事来达到前人没有见过的东西。因此,有图纸的东西,已经是批量生产的东西了。它已经不是创造,而是复制的过程了。

再看一看我们的那些个设计室里的所设计的“骆驼马”。

股份制是最好的企业结构,国有企业的弊端只要进行了“股份制”、“混合制”,就会解除。工人偷懒的现象,贪污腐败现象就会消灭……

好像只有国营企业才会产生弊端,其他形式就没有弊端一样。却忘记了世间的事情是:创造善的东西的同时,也制造恶,它是同一源泉中的同时佳作——有生就有死。

再者,我们要补短板,只有补短板,才会经久不衰。

事实怎样的?我们的“强强联合”,真的更强了嘛?美国管理学家彼德·F·杜拉克说过:记得我初学算术时,曾有这样的问题:某工程两人在两天内可以完成;四人共作,需几天完成?这样的问题,在小学生来说,答案应该是一天。但是在一个组织里,则正确答案将可以是四天,甚至于永远无法完成。

这是因为人们如果是采取“来了什么。就做什么”的态度,那他不久就要穷于应付了。也许他有了不起的才干,足以应付得了,然而实际上他却是在浪费他的知识和能力,而把可能达成某一事务的有效性撇开了。

一个人如果没有有效性的习惯,则无论他有多大的知识、多大的努力、多大的想象力和多么丰富的知识,他必是一位稍有成效的管理者

事实总与愿违。根源在哪呢?

根源就在事实的本身。既不在专家们的手里,也不在广大的非专家人的手里。而仅仅在于事物的内部矛盾性里。

首先,任何事物有生,就意为着有亡。这个由盛而衰的过程,既是一个渐变过程,又是一个不祥的过程。

所以事物的发展过程,才是揭开事物过程由盛而衰的过程。这个过程的不同阶段,显示着不同的表现。这些不同的过程阶段的含量不同,就是解开事物的发展的过程钥匙。

所以说,上帝创造人是:既有好人,也有恶人。在创造善的事物本身,也创造恶。我们在扶贫的大迁徙中,又为新的贫困准备了条件。我们在减员增效中,制造着无效的灾难。这是有目共睹的。这就是人们加以攻击的地方。这攻击阴暗面的人,就是忘记了事物的两面性的效果。

在创造善的时候,同时在制造恶。任何改革对某些人有利的时候,必然造成对另一些人的伤害。更何况我们有那么多的歪嘴和尚呢——专家。

在这所谓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国学大师等等,又都是人封的。看一看各个单位的专家评审委员会的组成结构,你就知道所谓的专家是什么货色!

又要开专家会议会诊了。其结果:不就是设计室里设计的“骆驼马”吗?

但是,不管是在什么层次上的人,假若不是以贡献精神为首务,所有的人必须注重贡献。只有这样才会会眼光朝上,他使他自己的工作朝向目标。重视贡献,才能使管理者的注意力不为其本身的专长所限,不为其本身的技术所限,不为其本身所属的部门所限,才能看到整体的绩效。同时也才能使他注意于“外界”;唯有“外界”才是产生效果的所在。企业的发展在于社会的需要满足。这就是眼睛朝外的原因。没有社会,就没有企业。专家仅仅是大家庭的一员。包括我们的制度一样,如果不是以一个组织中的所有的人都能达到“以贡献精神为首务”的话,那么,纵然有最完善的制度,纵然有各色各样的委员会、有汇报、有通告、又命令,其结果必然是“形成一个一个正确的任务为中心的工作集体”。

在我们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专家、学者、艺术家、大师的头衔,实际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看一看我们的工资结构,就一目了然了。并非他就有通天的本事,迥然使自然力只创造正能量,不创造负能量——哪?

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让地球停转!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