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指流砂 发表于  2019-12-02 08:45:42 6798字 ( 8/1913)

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因为他不向后看!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江武生.blog 发表于  2019-12-03 03:24:01 18字 ( 0/3)

非进则退,所以理当写上“永远前进”!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STRWRMFW 发表于  2019-12-02 15:17:26 330字 ( 0/23)

2013年12月,习主席就“中越边境一线‘雷患’仍较突出”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彻底排除“雷患”,保证人民群众安全。得知组建扫雷大队的消息后,杜富国第一时间向连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STRWRMFW 发表于  2019-12-02 15:16:38 420字 ( 0/19)

杜富国,入伍以来,他始终把忠诚和信仰镌刻在灵魂深处,把使命和责任矗立在南陲边疆,为人民利益勇闯雷场,为边境安宁挥洒热血,为战友安危舍身忘己,任务面前、关键时刻、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9-12-02 14:30:44 2字 ( 0/19)

致敬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12-02 13:01:49 0字 ( 0/18)

指的是,时间

指的是,时间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着儿 发表于  2019-12-02 11:42:34 21字 ( 0/18)

向时代楷模学习,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公几 发表于  2019-12-02 10:13:23 5字 ( 0/26)

英雄辈出。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9-12-02 09:54:37 12字 ( 0/23)

心痛、惋惜,佩服、赞成!

2018年10月11日,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的杜富国在执行扫雷任务时,发现了一枚加重手榴弹。面对危险,他对战友说“你退后,让我来”。加重手榴弹突然爆炸,他下意识地倒向战友那一侧。杜富国保护了战友,自己却永远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事发一个多月后,《面对面》记者曾专访杜富国。一年之后,28岁的杜富国是否已经迈过这道人生的大坎?折翼的排雷战士如何面对生活的战场?近日,《面对面》记者再访杜富国。

双眼球被摘 自己“一点都不惊讶” 曾想过“要不要活下去”

在杜富国苏醒后,家人、部队、医院曾迟迟不敢告知他双眼球已被摘除的实情。去年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刚刚知道自己眼球被摘除的消息没几天。对于这一消息,杜富国说他“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预料到了。”

 

杜富国:因为我知道爆炸产生的威力有多大。我们在雷区三年了,每个寨子里面都有被炸伤炸残的。当时我就已经知道肯定双手没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眼睛没有了,但大概想到了。因为他们给我换药,眼睛上有纱布我有预感。因为眼睛很脆弱,一旦有什么稍微尖锐一点的东西碰到,眼睛很可能被毁坏掉。

 

2015年,杜富国进入扫雷大队,他曾进出雷场1000余次,累计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对于加重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他心里有数。但是,即使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真让这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去接受突如其来的双手截肢和永远黑暗的双目失明,还是太过艰难。

 

杜富国:当时忐忑不安,内心有一些各种各样的想法,心情有点烦躁不安,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刚开始下床走路都一晃一晃的,走两步头就晕。那时候是最烦躁的时候,会胡思乱想。

记者:胡思乱想,那怎么调节自己?

杜富国:那时候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不要活下去?或者我要不要重新站起来?

下床走路头晕眼花 疤痕针就是要找“很疼的感觉”

双眼球摘除,视神经无法修复,杜富国突然陷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双手被炸断,又进一步破坏了他触摸感知世界的能力以及身体的平衡,不要说常人日常的生活起居无法完成,就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那段时间,杜富国一下子瘦了将近二十斤,身体极度虚弱,长时间地躺在病床上,只是下床走几步路就觉得头晕眼花。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后,杜富国开始尝试下床走路。

 

杜富国:当时会晕,但是我觉得刚开始那两分钟坚持过去了后面就没什么,一样可以跟正常人一样走,只是扶着墙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挺开心的,我可以下床走路了。后来我慢慢摸到大厅、客厅,步子虽然挪得很慢。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鼓励自己要振作起来。我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战友等着我回去。亲情、友情、战友情,还有领导的关心、社会国家的帮助,这些都帮助我重新站起来。

 

为了治疗和康复,一年多来,杜富国做了大大小小无数次的手术。除了失去眼睛和双手之外,杜富国浑身伤痕累累。由于属于疤痕体质,杜富国身上的疤痕容易增生,所以,他每个月需要打两次疤痕针。而由于身上的疤痕太多,杜富国每一次需要忍受30到60针。

记者:打疤痕针会疼吗?

 

杜富国:疤痕针如果你打起来不痛的话效果不好,打起来要很痛那效果非常好。当你打着很疼的时候,我这个疤也就差不多,好得差不多了。

记者:但是这种疼痛还是要坚持和去忍受的。

杜富国:这点疼痛当时坚持下就过去了。就像第一次走路一样,你一发生头昏你就不想迈下一步,那你永远都迈不出下一步。

“一次不行就试成百上千次 我康复的最好的就是心态”

2018年12月21日,杜富国被转诊到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做进一步的康复治疗。

 

为了恢复走路这一最基本的能力,同时增强自己的体能,杜富国在反重力跑台上开始了他的长跑训练。他从一公里开始,后来跑到三公里、五公里,一直跑到了十公里。一段时间之后,杜富国已经可以在战友的带领下在操场上自由地奔跑。

记者:当你很多很熟悉的动作找不回来的时候,那种挫折感会强吗?

 

杜富国:从刚开始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康复最好的就是心态。

记者:我觉得也是,你心态特别乐观。

杜富国:康复不光是生活能力,而且也包括心理状态。因为我遭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之后,后面我觉得对生活充满信心,一旦充满信心过后你就不会轻易放弃。我觉得一次不行我会尝试上百次、上千次。

不想被战友和家人“宠坏” 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的正常人

 



走路跑步,穿衣吃饭,刮脸洗漱,从这些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开始,杜富国逐步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价值和生活方向。他注意自己的形象,每天坚持自己刮胡子,他开始尝试自己铺床叠被,并且要像在部队那样,把被子叠成豆腐块。

 



杜富国妈妈:他有点排斥我们的照顾,他觉得我们养他也不容易,他是尽孝的年龄应该是他照顾我们,现在反而是我们护理他。他是一个好强的孩子,他不接受我也能理解。看到他努力,心酸是归心酸,但是也很欣慰。他能坦然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杜富国:我觉得生活中的这些小事自己完成,那肯定是最好的。刚开始战友他们来了很多,后来我不需要那么多。我觉得战友多了,反倒会把我宠坏。很多事情他们做了,我自己就没法做了。其实很多时候我都跟战友和父母说,你们不要把我当病人,把我当正常人就对了。我就是正常人,我只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在记者拍摄的时候,杜富国展示了他现在的写字水平,他在一张A4纸上写了四个字“永远前进”。为什么要写“永远前进”?杜富国说“因为我要向前看,我不向后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