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潘多拉的世界 发表于  2019-12-02 08:25:37 4378字 ( 10/5134)

煤老板到机场恭迎的“老虎” 被中央纪委严厉通报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2-03 01:21:56 0字 ( 0/4)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与感悟:被依法赋予天职、使命、职责与职能组织机构工作的领导和同志们……《责任》重!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与感悟:被依法赋予天职、使命、职责与职能组织机构工作的领导和同志们……《责任》重!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2-02 23:04:33 29字 ( 0/3)

被煤老板到机场恭迎的贪官,都被中央纪委关进了“打虎笼子”了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翔瑜 发表于  2019-12-02 14:34:09 13字 ( 0/0)

官商勾结,都没有好果子结。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9-12-02 14:29:53 18字 ( 0/7)

加强各种监督,严防有人搞权钱交易。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19-12-02 12:22:01 254字 ( 0/65)

在当今中国市场经济社会中,老虎只是少数,主要是老虎所猎死的食物引起的苍蝇太多!然而,现实社会中尽管中央“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要求群众对党员干部监督,对他们的违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公平的对待一切 发表于  2019-12-02 18:30:38 10字 ( 0/10)

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着儿 发表于  2019-12-02 11:44:41 11字 ( 0/24)

打腐败,树新风,强监督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王满春 发表于  2019-12-02 10:54:13 16字 ( 0/34)

每一个腐败分子身边都有一群苍蝇!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audiooo 发表于  2019-12-02 10:23:36 17字 ( 0/42)

加强各种监督,严防有人搞权钱交易。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公几 发表于  2019-12-02 10:10:15 18字 ( 0/33)

公检法直接关系人民利益,要防微杜渐。

撰文 | 余辉

12月1日下午三点,两个老虎同时被“双开”。

这两个“老虎”是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前者在2019年6月11日被查,后者在7月17日落马。

其中,履新前曾被煤老板前往机场恭迎的云光中,被指“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殊途同归”

今天被“双开”的这两人,都曾在政法系统工作。

不过,云光中在之后离开检察系统到了地方历练,而杨克勤则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并最终成为省检察院一把手。

但令人唏嘘的是,最终两人前后脚落马,并在同一天被“双开”。

云光中,男,蒙古族,1960年6月生,今年59岁,内蒙古土左旗人,区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管理学硕士。

 

云光中仕途起步于公安系统,1977年10月,17岁的云光中到了内蒙古自治区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历任股长、副教导员等。

1984年9月,云光中从公安系统到了检察系统,在土左旗检察院任副检察长,1990年12月任检察长,期间还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函授法律专业学习。

1993年12月,云光中离开检察系统到地方工作,多年后官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比云光中大三岁的杨克勤,仕途也起步于政法系统。

 

1980年7月,刚刚毕业的杨克勤担任安徽省委政法领导小组、政法委干部。

在安徽政法系统工作几年后,1994年9月进京,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在中央政法委工作18年后,2012年1月,杨克勤空降吉林,并担任省检察院检察长。

“家风败坏”“破坏政治生态”

从“双开”通报看,两人有共同点。

 



比如,杨克勤被指“道德失守,家风败坏”;云光中被指“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

此外,两人的通报中,都提到了“破坏政治生态”。

在杨克勤的通报中,他“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

在云光中的通报中,也有类似表述——“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在企业经营活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

这从他们落马后媒体陆续报道的一些细节中也可得到佐证。

在吉林省检察系统,前后已有多人被查,其中包括杨克勤提拔起来的吉林省检察院两名副检察长吴长智和谢茂田。

与杨克勤不同,云光中除了破坏政治生态外,还有“市场经济秩序”。

“煤老板前往恭迎”

云光中仕途中有一个重要地方不得不提——即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08年2月,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的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后历任市长、市委书记。

据《廉政瞭望》报道,2008年春节前,得知云光中即将调任鄂尔多斯,当地不少煤老板前往呼和浩特机场恭迎。

“为了迎接新市长,鄂尔多斯的煤老板可谓各显神通。一名乌海籍的煤老板赶去满洲里时,还请乌海市的一名老领导以及另一名处级官员随行。乌海距离鄂尔多斯不远,关键云光中曾在乌海担任市委常委,邀约云光中的故旧随行,他认为能融洽感情。”

云光中落马后,有媒体总结,鄂尔多斯市已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

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这些人要么与云光中在一个班子共事,要么是云光中的下属,在云光中提携下屡获升迁。

移送检察机关

需要说明的是,在杨克勤的通报中,虽然没有提及他“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但这位“老检察长”与私营企业主的关系也有问题。

据纪委通报,杨克勤“违规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知纪违纪,执法犯法,在企业经营、解决诉讼纠纷、职务调整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利”。

在杨克勤被查后,有权威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克勤案东窗事发,源于他在吉林市插手矿山项目。

在他落马前,吉林省已有多名私企老板因涉杨克勤案,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

通报中指出,杨克勤和云光中都涉嫌受贿犯罪,通报中都提到,“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接下来,该交给检察院和法院处理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