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代数学天骄 发表于  2019-11-22 21:07:17 4209字 ( 0/85)

我对美国数学家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质疑

      勾三股四弦五就是俗称的勾股定理,是一句人们都能脱口说出来的顺口溜。在不定方程x^2+y^2=z^2中,设x=3、y=4、z=5并代入这个不定方程中则有3^2+4^2=5^2,3^2+4^2=5^2就是勾股定理的数量关系式,x=3、y=4、z=5就叫不定方程x^2+y^2=z^2的一组整数解,一般把这样的一组整数解表示为:(3,4,5),把5^2+12^2=13^2这一组勾股数的整数解表示为:(5,12,13),这样成组出现的整数解当然有无限多组,由求勾股数的方法即可算出来。在不定方程x^n+y^n=z^n中当n=2时就是表示勾股定理的情形,我们已经知道在表示勾股定理的不定方程中是存在很多组整数解的,那么在n=3、n=4、n=5以致n无限增大时所对应的一系列不定方程中是否都能像n=2时所对应的不定方程那样存在许多组整数解?法国数学家费马猜测当n>2时的每一个n值所对应的不定方程x^3+y^3=z^3、x^4+y^4=z^4、x^5+y^5=z^5等一系列情形都无整数解,即当n>2时不定方程x^n+y^n=z^n无整数解,这就是费马大定理的内涵和由来。要想破解费马大定理问题当然要能正确理解这个难题的内涵才行,也就是说根号开方得出的结果如果不是整数,而是无理数,那就是无整数解,但有些介绍费马大定理的书籍中出现“非平凡解”这种令人费解的说法,也就是没有明确说明“非平凡解”就是无整数解的意思,因此这个“非平凡解”的概念给人一种含混不清的模糊感觉,这种说法当然扰乱了读者对整数解的正确认识,误导人们对整数解产生一种很难把握的模糊错觉,所以扫除“非平凡解”这种画蛇添足的数学术语有助于人们正确理解费马大定理的内涵。     

      破解难题的体验即在寻找到破解的切入点之前就像一个刚刚学走路的儿童一样,如果连第一步都走不好,能走好第二步吗?第二步走不好,能走得更远吗?如果走路都步履蹒跚,更不可能参加百米大赛;同样道理,解决费马大定理问题是巅峰之作,更要练就好扎实的基本功,也就是要走好展露才智的第一步,因此不管是谁声称给出了费马大定理的证明,最起码应该能够给出n=3的证明(即x^3+y^3=z^3),这是证明费马大定理应该走出的第一步;如果用怀尔斯的方法给不出n=3的证明,我只能认为怀尔斯给出的费马大定理证明是用故作高深的骗人手法愚弄全世界的数学专业人士和广大的数学爱好者。     

        一个好的数学证明,应该能体现出证明者的奇妙构思和过人的智慧。在费马大定理的证明中n=3的情形是最简单的情形,应该成为证明者展现其巧妙方法的一个缩影。如果怀尔斯真的给出了费马大定理的证明,他应该对n=3的情形作一个简单的点评,以帮助人们正确理解他的证明思路,但谁也没有看到他对自己给出的费马大定理做过什么点评;自己做的事自己都说不清楚,还能取信于人吗?如果连绝大多数的数学专业人士都看不懂他证明n=3的情形,那就更看不懂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的整个过程了。怀尔斯使用深奥难懂的模形式和椭圆曲线理论给出的费马大定理证明对一般的数学爱好者来说根本看不懂,据说怀尔斯的证明论文发表以后除了那五六个为他的写作的稿件审稿的审稿人能“看懂”外几乎没有一个订阅该刊物的人能看懂(订阅这种刊物的人应该都属于数学家层次),而且该文长达120多页,资深数学家研读该文都会感到很吃力,因此费马大定理在迟迟解决不了的迷茫时光中困惑了三百多年来对此难题感兴趣的人们,人们在饥不择食的困惑中不管怀尔斯给出的证明是否正确,以其拥有世界名校学者的身份作为可信的依据,权且把怀尔斯的证明拿来“充饥”;怀尔斯给出的证明如同一部让绝大多数的人们看不懂的“天书”,这样的“天书”更像一场恶作剧那样对人们造成了新的困扰,这样的“天书”正好说明像怀尔斯这种虚伪的学者在利用费马大定理的神秘感不断演绎着愚弄世人的欺诈故事。

      英国作家辛格在其编著的《费马大定理》一书中说:【费马大定理的故事与数学的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触及到数论中所有重大的课题。它对于“是什么推动着数学发展”,或许更重要的“是什么激励着数学家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见解。大定理是一个充满勇气、欺诈、狡猾和悲惨的英雄传奇的核心,牵涉到数学王国中所有的最伟大的英雄】,在辛格编著的这本书中当然是把怀尔斯作为【充满勇气】的一个正面形象塑造出来的【英雄传奇的核心】,实际上正是怀尔斯利用费马大定理的神秘感在演绎着【欺诈、狡猾】的故事;一个数学专业的成年学生要理解费马大定理的含义都感到很吃力,但一个小男孩在八岁时就会迷上费马大定理,也就是说这个小男孩在八岁时就能理解费马大定理的含义,然后从此时起立志要攻克这个难题,到了中年终于如愿以偿,真的很具有传奇色彩。

     怀尔斯给出的证明不只是我一人看不懂,全世界很多人都看不懂,据说全世界只有为怀尔斯论文审稿的那五六个审稿人能“看懂”。费马大定理本来就是一个神秘的难题,怀尔斯给出的费马大定理证明论文更加神秘。用制造神秘感的手法蒙骗世人是骗子的一贯伎俩。如果全世界大多数的数学家和数学爱好者都能看懂怀尔斯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论文,只有我看不懂,但我竟质疑怀尔斯的证明是错的,那我就是一个神志不清的蠢材。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