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草莓berry 发表于  2019-11-22 08:20:52 18037字 ( 70/12610)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究竟害了谁?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25 11:25:38 0字 ( 0/0)

回复@不轮忘初心:学习与感悟:客观真切!

回复@不轮忘初心:学习与感悟:客观真切!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阳光少年300 发表于  2019-11-25 10:02:35 400字 ( 0/4)

今年香港发生的乱局,是一场中国与“美国为首的国内外反华势力”的一场“决战”。反对派和年轻的激进分子提出的一系列所谓“诉求”事实上的目的是“夺权”,从中央的手上和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11-25 09:16:16 0字 ( 0/12)

百年的殖民文化侵蚀太深,缺乏对病毒的抵抗能力,年青人学生又很容易就被蛊惑,利益引诱!很容易就形成无知者无畏!

百年的殖民文化侵蚀太深,缺乏对病毒的抵抗能力,年青人学生又很容易就被蛊惑,利益引诱!很容易就形成无知者无畏!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11-24 23:00:36 189字 ( 0/12)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这件事情——折射了几个事情,美国对于联合国的作用已经失去了耐心——目的就是要美国直接管理联合国管理世界事务——这和特朗普的腔调是一至的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1-24 22:47:13 36字 ( 0/0)

美国佬这个方案损人不利己,最终倒霉,吃亏,自取灭亡,还是美国佬自己---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倔强弹簧18614181 发表于  2019-11-24 22:38:39 15字 ( 0/0)

走出失败,找到杜绝,安宁永远。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一天一地一广仔 发表于  2019-11-24 21:05:22 128字 ( 0/29)

请版主删除这两个骂人帖子,谢谢—————— 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3550109.htmlhtt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羊来啦 发表于  2019-11-24 18:06:29 216字 ( 0/10)

美国政客们口口声声宣扬的要维护香港人民的人权和民主,其实质无非是牺牲港人和在港企业的利益为各自党派牟取政治资本,“中国威胁论”已在美国政治社会根深蒂固,任何可以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和谐AKK 发表于  2019-11-24 15:18:39 0字 ( 0/50)

美帝国鬼子管制的所谓其国出口商品很快会落后成为世界废品。

美帝国鬼子管制的所谓其国出口商品很快会落后成为世界废品。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激动还要行动 发表于  2019-11-24 13:43:53 0字 ( 0/12)

其又究竟利了谁?

其又究竟利了谁?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11-24 11:10:15 175字 ( 0/22)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究竟害了谁?如此,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乱了人心,乱了秩序,长期以往,岌岌可危。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草帽11 发表于  2019-11-24 10:12:25 12字 ( 0/15)

究竟害了谁?害了美国吗?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本主儿 发表于  2019-11-24 08:02:25 36字 ( 0/32)

美国无权干扰中国香港的事,世界上美国管闲事太多。美国应当管好自己的国家。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11-24 05:28:42 59字 ( 0/32)

有人说:别以为美国政客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就正派正确。其实,对待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美国政客居多是狼猹虎豹,不容小觑和乐观!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23 20:40:21 0字 ( 0/43)

港中大遗失浓酸可造万枚“镪水弹”,港媒批校长不尽责

港中大遗失浓酸可造万枚“镪水弹”,港媒批校长不尽责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9-11-23 18:40:19 58字 ( 0/35)

品品国际歌的内涵,国际垄断资本控制地球经济的今天,垄断资本大本营的美国出台什么法案,为了谁、害了谁,还不一清二楚吗?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23 18:32:03 0字 ( 0/36)

香港一些年轻暴徒涉毒是背后有成年暴徒故意引导的??太可恨了!!完全毁掉未来

香港一些年轻暴徒涉毒是背后有成年暴徒故意引导的??太可恨了!!完全毁掉未来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草一根L(N)NH 发表于  2019-11-23 16:48:16 62字 ( 0/30)

西方胭脂“三权”分,天下财富寡头吞。为政不谋福广众,形式民主终乱伦。 平白话归真,邕城草一根L(N)NH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9-11-23 16:47:07 24字 ( 0/28)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国站1956 发表于  2019-11-23 16:27:16 0字 ( 0/23)

祸害人间。。。

祸害人间。。。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龙许俊 发表于  2019-11-23 14:35:32 115字 ( 0/52)

香港之乱,在于美国英国幕后黑手,中国必须要依法严惩幕后黑手同时抓扑港独暴力的头目,曝光大量幕后黑手的煽动的事实,绳之于法,狠狠打击,斩草除根,按照《香港基本法》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求真务实真汉子 发表于  2019-11-23 14:00:19 10字 ( 0/37)

不讲道理,必定会乱!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求真务实真汉子 发表于  2019-11-23 13:35:35 21字 ( 0/33)

做人要讲道理,不可强横霸道。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求真务实真汉子 发表于  2019-11-23 13:34:21 31字 ( 0/38)

不同的社会制度间,不存在隶属或领导或控制的关系。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求真务实真汉子 发表于  2019-11-23 13:29:19 12字 ( 0/36)

一国是中国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茄子干 发表于  2019-11-23 10:07:43 25字 ( 0/40)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不容美国政客恣意妄为。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苹果干111 发表于  2019-11-23 10:06:09 27字 ( 0/32)

中国的发展成就,是靠自己奋斗打拼得来的,不是谁恩赐的。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葡萄干111 发表于  2019-11-23 10:05:48 63字 ( 0/27)

面对中国的快速发展和美国的话语权逐步下降,美国政客的心态是复杂的精神是紧张的,出台的“东西"是疯狂的,美国的末落是注定的。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1-23 07:28:49 0字 ( 0/38)

中国法律是最好的,人性化,自然化,法则化的。都别搞。要懂!呵呵!

中国法律是最好的,人性化,自然化,法则化的。都别搞。要懂!呵呵!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法制观念 发表于  2019-11-23 06:29:22 142字 ( 0/36)

争锋相对的局面,连央新闻都反复的强调,美国设立香港人权民主法案,那是以美国军事第一的实力为后盾的,从美国的法律流程上,美军的航母战斗群就可以合理合法的通过美国国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蓝天神鹰 发表于  2019-11-22 23:51:42 115字 ( 0/35)

香港之乱,在于美国英国幕后黑手,中国必须要依法严惩幕后黑手同时抓扑港独暴力的头目,曝光大量幕后黑手的煽动的事实,绳之于法,狠狠打击,斩草除根,按照《香港基本法》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蓝天神鹰 发表于  2019-11-22 23:48:43 71字 ( 0/36)

香港之乱,在于美国英国幕后黑手,中国必须要依法严惩幕后黑手同时抓扑港独暴力的头目,曝光大量幕后黑手的煽动的事实,绳之于法,狠狠打击,斩草除根。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24 16:44:45 38字 ( 0/29)

回复@《蓝天神鹰》;美英早有预谋,外因与内因勾肩搭背,搞乱香港![福尔摩斯]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22 22:44:41 0字 ( 0/34)

回复@乱滩一石:学习与感悟:一语中的!

回复@乱滩一石:学习与感悟:一语中的!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22 22:32:36 0字 ( 0/26)

回复@小小幸福树:美国支持不亲美的国家暴徒破坏杀人都是美国在发怒,输出野蛮的自由民主,美国霸权疯狂是因为很多国家不听美国霸权号令天下!因为美国要暴力统治世界!美

回复@小小幸福树:美国支持不亲美的国家暴徒破坏杀人都是美国在发怒,输出野蛮的自由民主,美国霸权疯狂是因为很多国家不听美国霸权号令天下!因为美国要暴力统治世界!美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22 22:32:04 0字 ( 0/27)

美国支持不亲美的国家暴徒破坏杀人都是美国在发怒,输出野蛮的自由民主,美国霸权疯狂是因为很多国家不听美国霸权号令天下!因为美国要暴力统治世界!美国标准才是王道!!

美国支持不亲美的国家暴徒破坏杀人都是美国在发怒,输出野蛮的自由民主,美国霸权疯狂是因为很多国家不听美国霸权号令天下!因为美国要暴力统治世界!美国标准才是王道!!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1-22 22:27:48 38字 ( 0/30)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碍美国有啥关系,美国会“香港法案”就是茅厕的纸,臭在茅厕吧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9-11-22 21:10:44 50字 ( 0/43)

国际歌及国歌开头第一句就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所以,我们要拒绝及批判中国几千年以来的专制封建文化。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清凉小屋 发表于  2019-11-22 20:14:58 5字 ( 0/35)

拭目以待!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江武生.blog 发表于  2019-11-22 19:47:25 33字 ( 0/41)

一国前提下的两制,祖国,我的母亲,才是香港辉煌前途的根本性的保障!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audiooo 发表于  2019-11-22 19:16:20 24字 ( 0/48)

这个法案害人害己,美国一些投机政客是在搬石砸脚。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