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依水淼 发表于  2019-11-08 08:16:40 16269字 ( 45/10092)

网红带了问题货,消费者该找谁算账?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农科大129 发表于  2019-11-11 07:36:15 98字 ( 0/2)

你看人工改造气候,人工控制气候,人工设计气候,人工规划气候,人工管理气候,人工空中水网,人工空中水库,与其说属于世界上最疯狂的设想(猜想),还不如说是世界上最切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国站1956 发表于  2019-11-11 07:09:57 0字 ( 0/2)

逗傻子的时候。。。

逗傻子的时候。。。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11 05:17:29 0字 ( 0/13)

虚假广告+给力传播=骗钱!

虚假广告+给力传播=骗钱!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中国国籍公民 发表于  2019-11-10 21:55:11 20字 ( 0/15)

应当找代言人索赔,他于厂家商家共同行骗。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10 21:53:42 70字 ( 0/23)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感悟“人是能正确思维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咋说,依然、自然、天然、释然、实然、亦然不可以无法无天![福尔摩斯]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粤仔 发表于  2019-11-10 20:53:28 5字 ( 0/12)

谢谢玉竹!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癸卯辛酉 发表于  2019-11-10 19:21:57 35字 ( 0/19)

消费者找谁算账的成本、都要高于问题货消费的成本,还是自认倒霉比较划算。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白忙活了20年 发表于  2019-11-10 15:40:14 8字 ( 0/26)

当然是找傻瓜算账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农科大129 发表于  2019-11-10 14:59:01 32字 ( 0/22)

我认真的问你一句:你能想象出一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存在过的东西吗?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Tedking 发表于  2019-11-10 13:44:54 21字 ( 0/19)

规范网络市场在先,不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ldrzy 发表于  2019-11-10 11:04:42 41字 ( 0/21)

别再相信网红及网络销售,还是踏踏实实的到商场实物挑选最妥当,也是可以无条件退货的。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09 20:05:28 14字 ( 0/39)

监管系统出了大问题!!!!!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1-09 19:38:30 0字 ( 0/38)

先收人心吧!该收收心了。心中有恶怎么整理市场都是没用的。

先收人心吧!该收收心了。心中有恶怎么整理市场都是没用的。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悠悠对小河 发表于  2019-11-09 18:43:19 0字 ( 0/29)

加強市场管理

加強市场管理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1-09 18:10:56 0字 ( 0/51)

市场再乱人心不乱就行,人心有了搞明白了,市场就不会乱。天下人心最重要。

市场再乱人心不乱就行,人心有了搞明白了,市场就不会乱。天下人心最重要。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9-11-09 13:26:42 21字 ( 0/47)

自由市场就就乱,法规市场,(计划体制)死!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苗洪 发表于  2019-11-09 13:16:01 20字 ( 0/43)

就找自己算帐!出了事就责怪国家监督不力!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苗洪 发表于  2019-11-09 13:13:55 106字 ( 0/53)

哈哈,是他自己愿意这么做.欺骗别人把自己也栽了进去,你们没有看过那些女网红的直播吧?连奶罩,自己的乳房有几个杯都毫不脸红的能说出来;我不知道那女人的臀部就是那么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09 12:23:40 58字 ( 0/7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与《规矩》:纪、法、《责任》实然要到具体《责任》人!(无论厂家与网红)心诚则灵![福尔摩斯]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11-09 09:42:21 0字 ( 0/40)

网红网红,岀了问题!还是网络不健康的问题!

网红网红,岀了问题!还是网络不健康的问题!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1-09 09:22:13 0字 ( 0/39)

任何事物都要找对人,网红不知道产品虚假的,厂家知道所以找厂家。

任何事物都要找对人,网红不知道产品虚假的,厂家知道所以找厂家。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绍兴花雕 发表于  2019-11-09 09:13:31 166字 ( 0/54)

大多数的“网红”、“名人”、“艺人”他们在根本就没有用过(吃过)其所要代言的商品、药品…..都敢于为商家、厂家代言,大肆鼓吹。他们不是为观众的利益和健康负责,也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zhuopushitou 发表于  2019-11-09 08:53:09 38字 ( 0/34)

任何事情,都是自己想占便宜惹来的,不找自己,还找别人吗?问心无愧,才是根本!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张赵张 发表于  2019-11-09 08:05:57 10字 ( 0/32)

??????????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19-11-09 07:09:36 9字 ( 0/75)

惩治这些虚假广告!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1904 发表于  2019-11-10 07:40:31 31字 ( 0/35)

该管的要管,该治要治,,决不统许这些弄虚作假在市场管理出问题。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11-09 00:12:20 7字 ( 0/37)

网上购货不靠谱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齐鲁情未老 发表于  2019-11-08 19:04:28 99字 ( 0/56)

“网红”不一定“货红”,听从“网红的推荐”,只能靠运气,酒香不怕巷子深,好货何用网红作广告?别说是网络世界,就是在市场中,直接看货,你也应练就火眼金睛,善于识别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江武生.blog 发表于  2019-11-08 18:34:02 37字 ( 0/41)

对此,消费者首先去找“消费者协会”吧,消费者协会应该为受骗的消费者维权的!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国站1956 发表于  2019-11-08 17:46:57 0字 ( 0/41)

骗你骗我没商量一下?是吗???否!

骗你骗我没商量一下?是吗???否!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发表于  2019-11-08 15:32:19 60字 ( 0/53)

产品有好的质量和售后服务才是正道,不能被所谓的“网红”带偏,其他国家能管好的事我们同样能处理好,把主动执行好。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心雨无雨 发表于  2019-11-08 14:46:07 6字 ( 0/42)

网红谁来买单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9-11-08 13:45:50 58字 ( 0/46)

网红带了问题货,消费者该找谁算账? ( 依水淼_______男的找爹娘算账,女的找男友算账,找别的……人家不甩你呀!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艾嘉化妆品 发表于  2019-11-08 13:44:07 87字 ( 0/67)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1-08 12:09:19 0字 ( 0/53)

现在连骗子都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出事了,最多算违规。可见商业战场是多么的残酷无情?!!网络的时代,各种新型的售货方式,更是让这一不良趋势充满更大的风险性:

现在连骗子都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出事了,最多算违规。可见商业战场是多么的残酷无情?!!网络的时代,各种新型的售货方式,更是让这一不良趋势充满更大的风险性: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公几 发表于  2019-11-08 12:04:15 10字 ( 0/56)

骗傻子,周瑜打黄盖。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英雄归来a 发表于  2019-11-08 11:53:47 0字 ( 0/59)

网红,已成了赚钱的工具,其所言没有多大的可信性!现在,‘网红’一词,早已成了卖骚的代名词!

网红,已成了赚钱的工具,其所言没有多大的可信性!现在,‘网红’一词,早已成了卖骚的代名词!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abcd1235971 发表于  2019-11-08 11:31:32 0字 ( 0/42)

网红带货,其实也就是利用自己的网络粉丝多,影响力大的优势做广告而已!和一些传统的影视明星做广告差不多。只是有些网红为了利益金钱等迷失了道德原则涉嫌虚假宣传!

网红带货,其实也就是利用自己的网络粉丝多,影响力大的优势做广告而已!和一些传统的影视明星做广告差不多。只是有些网红为了利益金钱等迷失了道德原则涉嫌虚假宣传!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杨民意 发表于  2019-11-08 11:04:41 158字 ( 0/52)

我不相信所谓的网红,只要商品或者店铺标有网红两个字的我肯定不会买的;网红是“网红工厂”制造出来的,他们花巨资制造她们的目的是什么,相信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不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好一个东成西就 发表于  2019-11-08 10:59:29 18字 ( 0/41)

现在的网红有一点责任心?都是为了钱。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luoyg4990 发表于  2019-11-08 10:56:23 34字 ( 0/42)

坚决不相信明显及各式各样的公众人物代言的广告产品,否则就会上当受骗!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冇搞头 发表于  2019-11-08 10:32:27 70字 ( 0/40)

找厂家把还是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11-08 09:58:15 0字 ( 0/47)

找厂家,和其他没关系的,人类有无数个问题,先去找找解决问题的资料再说吧。

找厂家,和其他没关系的,人类有无数个问题,先去找找解决问题的资料再说吧。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黄莲心语 发表于  2019-11-08 09:44:06 59字 ( 0/58)

这说明网红自己都没试过这口锅。自己连试都没试过,就敢信口雌黄说假话。这充分说明钱比爹重要。这网红不该受到法律的惩戒吗?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tongqingbin888 发表于  2019-11-08 09:09:34 28字 ( 0/50)

最主要的还是应当找自己的脑子算账,谁让它发热相信网红呢?

      最近, “口红一哥”李佳琦直播中翻车了。在推荐某款不粘锅时,他遭遇尴尬一幕:当助手满面微笑地把鸡蛋打入锅中后,凝固的鸡蛋处处粘锅。李佳琦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还在一旁说“我们让阿姨煎个牛排吧”。当他反应过来,一边接过助手的铲子试图救场,一边反复强调“它不粘哦,它是不粘的”。可鸡蛋还是静静地粘在锅底,一点面子也不给。

      事件持续发酵,厂家连忙回应,锅是经过检测的,质量没问题,粘锅有原因,李佳琦也不太会做饭。李佳琦则表示,推荐的产品没问题,粘锅原因不便回复。

      “网红带货”红红火火

      厂家和李佳琦的回应,很多网友并不认同。有人觉得李佳琦在推荐前,根本没使用过产品,还有人觉得厂家的解释牵强,“这么多前提条件还叫不不粘锅?叫基本不粘锅吧”。

      李佳琦直播翻车一事,也将“网红带货”置于聚光灯之下。简单来说,“网红带货”就是网红以个人信誉和口碑为保证,做人肉产品筛选器,为自己的粉丝推荐各种值得买的商品。

      这种形式,一些大爷大妈和钢铁直男可能刚刚熟悉,但它的体量早已大得惊人。有数据显示,83%的年轻消费者购买决策的主要影响因素是身边及各平台的“网红”“达人”的“种草分享”。

      而快手主播“辛巴”婚礼直播带货1.3亿、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出15000支口红、“带货女王”薇娅直播2小时,销售额超2.67亿……这一连串刷新认知的数字,也让很多商家和个人投身到网红带货这一新的销售模式中。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红经济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8年网红已经拥有广告、电商、直播、问答、打赏、内容付费等多元化的变现形式,而广告收入(占比19.6%)、电商收入(19.3%)、超过直播分成,分列第一、第二位。

      《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则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增长180%,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元,同比增速近400%。每月带货规模超过100万的直播间超过400个。

      但网红带货也有不少“神坑”

      有了网红带货,粉丝再也不用在各种商品之间比数据对参数,购物便利了,一些网红也会为粉丝争权益,让商家给更多的优惠。

      不过,双赢并不总是发生。有业内人士表示,头部主播很强势,商家一边要给主播高提成,一边为了打出全网最低价,还要让利给买家,产品的利润变得很薄。为了赚钱,一些厂家只能尽量压缩成本,甚至在产品质量上打折扣。

      网红是个残酷的战场,谁都不知道明天自己还能不能红。一些主播自然会趁着火的的时候,把红利吃干榨尽,至于产品是否用过,质量如何,显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于是,我们常常可以在网上看到粉丝的“血泪控诉”——自己听信了某网红的宣传,买回了全网最低价的 “爆款”,但到手后发现,原来东西是“三无”或高仿品,用了之后,身体还非常不舒服。

      更搞笑的是,一些带货的网红还不是真网红。一些所谓网红通过刷量、买粉等方式,将自己打扮成流量大V,借此欺骗商家高额的广告费的案例,也屡见报端。流量都是买来的,听这类网红的话买东西,消费者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从媒体的报道中还可以发现,一些网红推荐产品时,还会以更大优惠为名,要求消费者通过个人社交媒体支付,这种直接交易,缺乏证据存留,一旦出了问题,消费者维权格外艰难。

      管“网红带货”,法律没空白,缺的是主动执法

      一些人觉得网红带货是一种新业态,应该制定专门的管理办法。其实,管网红带货,不用等新法,也不用搞得那么麻烦。

      多位律师指出,直播带货与传统广告代言虽然存在一定区别,但是其本质仍然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广告代言人。

      而《广告法》五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告处处长应钧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从市场行为的角度看网红带货,其中可能包含两种行为——广告行为和销售行为(网红买自己的货)。

      如果是广告行为,广告法中对代言人也有较详尽的规定,违反会受到相应处罚。如果是销售行为,法律也有明确规定。比如电商法规定,电商经营者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这是对主体资格的要求;再比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规定,经营者要表明真实名称和身份,此外介绍产品的内容应符合广告法的规定等。

      在应钧看来,法律对这些广告、销售行为的规定是健全的,虽然“网红带货”这个词还没有出现在法律制度中,但如果按行为模式拆分,都可以套在现有的法律制度中。

      实际上,监管网红带货,一些国家早就有了行动。如英国广告标准局规定,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超过3万就算名人,要受到广告监管约束。

      2019年2月,一名叫莎拉·威洛克斯·诺特的博主发布了一张自己坐在床上的照片,图中可见某品牌的安眠药,她配了文字说明,自称是夜猫子,一些时候失眠,这种药“的确管用”。

      广告标准局认为,诺特有3.7万粉丝,是名人,按规定名人和保健专业人员不得做医疗产品广告。因此,广告标准局要求诺特不得再让那个广告出现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同时要求广告商不得让包括社交媒体“有影响人物”在内的名人做药品广告。

      欧洲一些消费者组织还要求,带货的网红要在显眼的位置标出“广告”字样,并使用特殊标签、不同的字体与排版。

      也许有人会说,我知道网红带货是广告,打标签太多此一举了。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那么“精明”的消费者(如老人和小孩),我们应保障他们的知情权,打上广告二字,也有利于消费者冷静消费,以及日后的维权。

      值得欣慰的是,网红带货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10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三部门宣布,在未来一年多内将重点打击“网红带货”乱象。

      “小政府”的英国可以管好网红带货,中国更应该管得好。监管“网红带货”,也不是教网红怎么做生意,而是告诉他们不能骗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本文来源:腾讯新闻(刘文昭)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