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zgsdlwzj 发表于  2019-10-09 21:24:52 7395字 ( 0/266)

(原创首发)莱芜作家║ 李兴国:走进北文字村

     前年也是这个时候,本是瓜果飘香,丰收喜悦的季节。可我正处于刚从岗位上下来后的退休综合征的折磨中:看啥不顺眼,干啥也心烦,放下饭碗打盹,半夜醒来到天亮睁眼,整日精神恍惚无所适从。先我退休几年的老领导老同事刘京礼大哥给我打电话,说刚退休的人都有这么个过程,慢慢就会适应的,并邀请我去转转散散心。心想在家烦的要命,便约了两个好友一同驱车前往。

    刘哥的村叫北文字,原来属莱芜市苗山镇,现在归济南市。一路沿路标指引,当行至东、西古德范正在好奇这两个村名时,前面穿村而过的公路两旁已经有了南文字批发部、南文字车站这些带文字的元素,果然下车一打听,热心的大姐告诉我们,这叫南文字村,沿路向北看见的村就是北文字。

     车至村头,好客的刘哥正热情等待。从立着的村碑及刘哥的介绍中我们简单了解到:此村明朝万历年间张姓迁此而建。因址在南文字北,以村名村,故名北文字村。刘哥还说,我们打听道的南文字是武则天时期曾作为莱芜县城衙署所在地。村里保存相对完好的"张家大院"有莱芜"乔家大院"之说。真没想到,这偏远幽静的小山村还承载着这么多厚重的历史,险让我们与历史擦肩而过。

    刘哥的小院被立体的绿色覆盖着,茶水早己在天井的绿荫下沏好。除门口两边正在吐露芬芳的桂花略显尊贵外,其余都是百姓居家常种的大众瓜果。我们沿西墙跟不宽的楼梯来到了平房顶上,从西到南再到东像穿行在一条曲折的绿色走廊中,太阳从丝瓜、眉豆、黄瓜的茎叶间透过来,过滤得不再刺眼,像从筛子里漏出来一样花花搭搭的落在我们身上,一穗穗一串串的紫的、绿的、长的、扁的眉豆,生怕自己晚了长不够身量一样挤成团疯长;丝瓜则悠闲的随便找个地方无忧无虑的吊挂着,有的己老成浅褐色,有的还未谢花;宽大叶子下闪着黑绿色的南瓜有的趴在堆积的木柴上晒着太阳,有的竟眼热红杏爬出墙外,害得瓜秧翘着头使劲的拉着;葫芦毫不客气地竞以主人自居爬上了正房顶。当然我们最感兴趣的还是那顶花带刺的秋黄瓜,相中哪根用不着斯文,扭下来象征性地在衣角一蹭直接开嚼,脆生生的口舌回甘。

    一看时间还早,我们提议去村里甚至坡里转转。走在弯弯曲曲的街上,只见有用灰白色的石板盖起来的老房子、一盘三块石头支起的碾盘还在吱呀呀使用着,用山上的荆条编的篱笆门口爬着黄狗,无不透着这曾是一个古村落,以及保留下来的古村风,有些已经塌后重新翻盖的新房夹在中间,显得土洋结合。村东一条沟在底洼的石缝间若有若无的闪着水光,从两侧的痕迹可以看出刚过去的夏季也曾有大水流过,偶尔连接沟两边的石板桥简陋中透着古朴。再向前走,河上有一座石拱桥,据说明朝时期建造,桥面平整,两边有长条石护栏,整个桥造型优美,结构坚固,虽经几百年的河水冲刷,依然保持着原样。桥边有棵巨大的五角枫树,相传清朝栽种,树干挺拔,树冠茂盛,像一个忠诚的卫士守护着这片热土,也像一位饱经磨难的老人见证着这个村落的沧桑变化。

     边走边听着刘哥的介绍,不觉来到了村北的田野中,放眼望去,北边连绵起伏的原山山脉郁郁葱葱,容量不大的水库像一面巨大的反光镜倒映着有些夸张的蓝天白云及周围的树木高压线塔,清新的空气浸润着我们这些吸了三四十年煤粉矿工的肺孔,置身此地,早已忘了自己还是一位"重症"人员。山下的农田正在由绿向黄转换着,已经收走果实的玉米棵在秋风中飒飒着,成片的黄烟叶已到了收割期,零零散散的地瓜地里,秧叶不再浓密,土垄上裂开的道道细纹隐约透出红润的肤色,在向主人炫燿着自己的个头。就连田埂豇豆棵上的蚂蚱也油光肚圆透着健壮,静静地趴在上面翕动着唇齿,就像人们吃饱了坐在桌边悠闲的剔牙一样。

    人勤地不懒,刘哥说他开垦的几块地都是闲着无人种的,没事时就来刨两镢,把里面的石头捡出来顺便垒成堰。地瓜花生各类蔬菜瓜果每样种点,自己吃不完的邻居庄乡的都分享点,既锻练身体还能吃上绿色食物,何乐不为!

    说话间不觉已下午一点多,刘哥说是在村东的农家乐己订好餐。其实刘哥完全没有必要,不觉得我们正在这天然氧吧里丰收景象中享受着这免费的农家大餐吗!


(李兴国   济南市莱芜区人,现居青岛,煤矿退休。在职期间曾被授予山东煤炭系统十佳区长荣誉称号  。业余爱好读书写作,曾有数篇散文在多家报刊发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