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甜蜜腊八豆 发表于  2019-07-19 08:31:07 7788字 ( 90/30137)

山东大学“学伴”风波发酵,几分合理几分夸张?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22 11:08:21 14字 ( 0/7)

官场现形记道台大人的洋奴思想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22 11:05:58 49字 ( 0/14)

超国民待遇仅仅是山东大学才有吗?北大清华有没有?还有其他大学?我国留学生到欧美留学有超国民待遇吗?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22 10:56:52 28字 ( 0/4)

《官场现形记》的道台大人的洋奴思想借尸还魂还是鬼魂附体?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22 10:51:29 16字 ( 0/9)

一所大学办成这样,这是谁的耻辱?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22 10:34:32 0字 ( 0/4)

为师不尊,自取其辱,,,活该,,,

为师不尊,自取其辱,,,活该,,,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清风禹王 发表于  2019-07-22 09:36:17 150字 ( 0/9)

我国现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强大经济和科技乃至国防实力,我们仍然会秉持着开放、兼容并蓄的态度向八方来客展现中华的自信与友好,它可以意味着包容,意味着友善,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三六子 发表于  2019-07-22 09:30:39 26字 ( 0/12)

崇洋媚外就是崇洋媚外。洋奴卖国就是洋奴卖国。何必狡辩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倪侃秅 发表于  2019-07-22 09:11:57 20字 ( 0/16)

异性伴学,出乎其鲁;三伴大学,恶心到吐。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炎君 发表于  2019-07-22 07:52:06 0字 ( 0/18)

自行车事件,根本点是警察对我国公民和外国人的两者的态度不一样!在一国之内,本国的公民待遇还没有外国人高,这本身就是很奇怪的问题。

自行车事件,根本点是警察对我国公民和外国人的两者的态度不一样!在一国之内,本国的公民待遇还没有外国人高,这本身就是很奇怪的问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panzs 发表于  2019-07-22 06:56:46 44字 ( 0/17)

这种事只能说明崇洋媚外、自卑根深蒂固,没有自信心哪来的自尊和自强?应当坚决纠正类似问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针灸索巴 发表于  2019-07-22 03:12:08 14字 ( 0/9)

写文章的是否山大毕业的???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l赢民 发表于  2019-07-21 20:27:45 12字 ( 0/14)

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吗?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野生药草 发表于  2019-07-21 17:36:01 63字 ( 0/52)

这事太丢人,丢大发了,丢到全世界去了。不仅仅丢了三东大学的脸,丢了全体中国学校的脸,丢了中国党和政府的脸,全国人民也跟着丢脸!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9-07-21 15:59:53 0字 ( 0/24)

学伴是崇洋媚外的一个缩影!

学伴是崇洋媚外的一个缩影!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kpxcn 发表于  2019-07-21 13:21:44 38字 ( 0/36)

这不是山大一家这样,武大也这样,首都师范也这样,在教育部领导下全国大学都这样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蕲竹1 发表于  2019-07-21 10:22:03 82字 ( 0/63)

外国留学生在我国留学,一分钱不出还有一定的待遇而我们在外的留学生有吗?特别是黑人留学生,凭什么就要享受这么好的待遇?自己的孩子苦死了去优惠外国人,说得过去这个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22 11:02:29 101字 ( 0/3)

北大清华的外国大学生来留学是参加我国统一考试吗?开始开小灶特殊招生呢?请问国际惯例的哈佛、麻省理工、牛津、剑桥等学校国际留学生招生是参加统一考试还是一个国家一个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曦睿陈 发表于  2019-07-21 10:12:54 27字 ( 0/36)

中国对待外国人是平等对待,不能有超国民待遇,也不歧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房子是住的不是炒的 发表于  2019-07-21 03:58:59 7字 ( 0/28)

山大臭不可闻!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7-21 01:09:04 34字 ( 0/35)

山大学伴风波,是“胡闹”他们捣鼓起来的,别去理他就自然消停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19-07-20 22:50:17 46字 ( 0/37)

对外国人采取超国民待遇,对外国人柔媚得很,逢迎得很,巴结得很的思维定势和行为习惯必须克服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中润黄勇 发表于  2019-07-20 17:51:15 170字 ( 0/77)

知识分子的道义和良知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所谓立心就是要在老百姓心中树立起公正不阿的形象,所谓立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8:02:37 87字 ( 0/38)

请不要在讲道理时夹杂人身攻击。要拨开迷雾才能见太阳。至于财务,有有关部门去管理。我愿意和你一起见证真相。山大的学子行的正,站得直。你也不愿别人说你“罔顾事实”“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59:39 30字 ( 0/21)

为什么发表意见的人这么多,肯踏实下来实地去调研的人那么少呢?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59:01 73字 ( 0/23)

你需要指出我在哪个地方“强词夺理”了?是不是我也可以这样理解你的行为是“罔顾事实”“听风是雨”呢?相信你也不同意吧。所以还是说需要拨开迷雾见太阳。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57:25 73字 ( 0/29)

首先,请你对比一下各个高校这两项的比例,都是差不多的。这两项数据不具备可比性。另外你要看看这些钱到从哪来,到哪去,人均多少,产生效益多大等等问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45:34 161字 ( 0/102)

楼主不知道知不知道,现在山大校园里涌进了各种恶虫。女生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不适感”三个字是不是不太合适,有些人直接涌进校园问姑娘“多少钱一晚”,然后姑娘们都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20 17:31:17 0字 ( 0/30)

回复@念行客:官网的文件?你来解释一下,一视同仁和趋同管理,,,

回复@念行客:官网的文件?你来解释一下,一视同仁和趋同管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50:24 39字 ( 0/20)

另外我是问你有没有“学伴制度”和奖学金保研等挂钩的“确凿”证据,不要转移话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48:28 21字 ( 0/13)

你如果真的觉得事情有问题,那就要去调研啊。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7:47:05 58字 ( 0/22)

所以他们说山大没有做到"一视同仁"和"趋同管理"了吗?还是你误解了山大,觉得山大没有做到"一视同仁"和"趋同管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6:01:45 0字 ( 0/25)

回复@纪念20121115:再者我们在讲道理,摆事实。不要一言不合就说"脑子进水""失了风骨",如果是那样,那和"街头对骂","谁嗓门大谁骂的好理就在谁那里"有

回复@纪念20121115:再者我们在讲道理,摆事实。不要一言不合就说"脑子进水""失了风骨",如果是那样,那和"街头对骂","谁嗓门大谁骂的好理就在谁那里"有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59:20 0字 ( 0/15)

回复@纪念20121115:另外不要只愿意相信自己脑补的真相,真相到底如何,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判断,同时考虑调研时证据的可信度。

回复@纪念20121115:另外不要只愿意相信自己脑补的真相,真相到底如何,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判断,同时考虑调研时证据的可信度。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57:39 0字 ( 0/27)

回复@纪念20121115:你哪里看见了?是听信的网友的评论,还是官网的文件?证据是要讲可信度的。如果不按可信度,我随便编一句谎话,大家一传十,十传百,是不是就

回复@纪念20121115:你哪里看见了?是听信的网友的评论,还是官网的文件?证据是要讲可信度的。如果不按可信度,我随便编一句谎话,大家一传十,十传百,是不是就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56:00 0字 ( 0/20)

回复@中润黄勇:第二,知识分子的道义和良知是什么?两个数字能说明什么问题?你有对这两个数字的解读吗?

回复@中润黄勇:第二,知识分子的道义和良知是什么?两个数字能说明什么问题?你有对这两个数字的解读吗?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55:07 0字 ( 0/36)

回复@中润黄勇:首先,请你对比一下各个学校这两项的比例,都是差不多的。这量项数据不具备可比性。为什么呢?你只看到6000万元在财报中投在了留学生身上,这6000

回复@中润黄勇:首先,请你对比一下各个学校这两项的比例,都是差不多的。这量项数据不具备可比性。为什么呢?你只看到6000万元在财报中投在了留学生身上,这6000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中润黄勇 发表于  2019-07-20 17:51:47 170字 ( 0/20)

知识分子的道义和良知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所谓立心就是要在老百姓心中树立起公正不阿的形象,所谓立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42:25 0字 ( 0/26)

回复@倪侃秅:这个可以和窃书相比吗?你做比较的合理性在哪里?难道你去你同事家里吃饭,也抱着偷人家东西的目的?

回复@倪侃秅:这个可以和窃书相比吗?你做比较的合理性在哪里?难道你去你同事家里吃饭,也抱着偷人家东西的目的?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15:41:16 0字 ( 0/20)

回复@纪念20121115:哪里挂钩了?我真的没看见。你可以把证据列出来啊?你在哪里听说他们挂钩了?他们又以何种方式挂钩了?不要只有论点没有论据好不好?

回复@纪念20121115:哪里挂钩了?我真的没看见。你可以把证据列出来啊?你在哪里听说他们挂钩了?他们又以何种方式挂钩了?不要只有论点没有论据好不好?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中润黄勇 发表于  2019-07-20 15:11:41 87字 ( 0/65)

!就凭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6000万左右的补贴,给中国留学生7.7万的补贴这一条就足以证明是:宁赠外夷,不予家人!还在洗地真的是恬不知耻,毫无知识分子的道义,良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我和我爱的祖国 发表于  2019-07-20 13:05:56 9字 ( 0/19)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20 11:42:34 0字 ( 0/52)

念行客,请看:难道你没有看见,学伴的遴选与,助学金,奖学金,操评,考研,保研,,,,挂钩了吗?,,,何况,留学生,还有操控权,,,把脑子里的水,控控,再来说话。

念行客,请看:难道你没有看见,学伴的遴选与,助学金,奖学金,操评,考研,保研,,,,挂钩了吗?,,,何况,留学生,还有操控权,,,把脑子里的水,控控,再来说话。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20 11:40:45 0字 ( 0/29)

回复@念行客:回复@念行客:难道,学伴的遴选与,助学金,奖学金,操评,考研,保研,,,,挂钩了吗?,,,何况,留学生,还有操控权,,,把脑子里的水,控控,再来说

回复@念行客:回复@念行客:难道,学伴的遴选与,助学金,奖学金,操评,考研,保研,,,,挂钩了吗?,,,何况,留学生,还有操控权,,,把脑子里的水,控控,再来说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luoyg4990 发表于  2019-07-20 11:39:53 35字 ( 0/20)

山东大学的做法是典型的洋奴哲学和甘做奴才的丑陋!是中华民族的最大耻辱!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倪侃秅 发表于  2019-07-20 09:48:18 26字 ( 0/43)

果然,原来是窃书不算偷,异性伴学不算拉皮条啊,哈哈!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30:36 0字 ( 0/35)

回复@中润黄勇:"赠"什么了,又"予"什么了?是把男生"赠"给女留学生了,还是把女生"予"男留学生了?学伴完全是一项自愿报名的活动,即便是"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也

回复@中润黄勇:"赠"什么了,又"予"什么了?是把男生"赠"给女留学生了,还是把女生"予"男留学生了?学伴完全是一项自愿报名的活动,即便是"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也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13:46 0字 ( 0/49)

回复@yyywxdgx:那你说哪里丢国格了?山大行的直做的正,即便道歉也是为了"引起网友误会"而做的道歉。学伴项目反应良好。是一个女留学生有三位男学伴丢国格,还

回复@yyywxdgx:那你说哪里丢国格了?山大行的直做的正,即便道歉也是为了"引起网友误会"而做的道歉。学伴项目反应良好。是一个女留学生有三位男学伴丢国格,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11:11 0字 ( 0/23)

回复@伊贝伊趣:有时捏造的事实也可形成网络暴力。古代有希伯索斯发现无理数,坚持真理引起人们恐慌被处死。从这个角度就不难理解舆论和真相之间的区别和联系了。可以看我

回复@伊贝伊趣:有时捏造的事实也可形成网络暴力。古代有希伯索斯发现无理数,坚持真理引起人们恐慌被处死。从这个角度就不难理解舆论和真相之间的区别和联系了。可以看我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07:07 0字 ( 0/48)

回复@中国魏格纳a: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2650568.html?from=groupmessage请

回复@中国魏格纳a: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2650568.html?from=groupmessage请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06:52 0字 ( 0/39)

回复@钟祥怪事:同性异性都是有的。难道同性陪伴网上就不会有"山大鼓励搞基"的声音了吗?参考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

回复@钟祥怪事:同性异性都是有的。难道同性陪伴网上就不会有"山大鼓励搞基"的声音了吗?参考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05:49 0字 ( 0/30)

回复@老衲想成家:人民日报微博、外交部部发言人先后评论此事,你觉得国家是什么态度呢?

回复@老衲想成家:人民日报微博、外交部部发言人先后评论此事,你觉得国家是什么态度呢?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念行客 发表于  2019-07-20 09:03:22 0字 ( 0/39)

回复@潘春萌: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2650568.html?from=groupmessage可以参考

回复@潘春萌: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72650568.html?from=groupmessage可以参考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中润黄勇 发表于  2019-07-20 08:47:44 37字 ( 0/46)

宁赠外夷,不予家人!书记校长必须辞职!还要洗地,真不知羞耻,枉为人师!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法制观念 发表于  2019-07-20 06:47:12 32字 ( 0/29)

国际留学生来中国,要有法律保护,中国可能成为未来最大的留学市场。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丿卿为朝暮彡 发表于  2019-07-20 06:21:19 0字 ( 0/18)

对于外国,我觉得能像巴基斯坦一样铁的可以理解,但如果是指不定说变脸就变脸的就不能理解

对于外国,我觉得能像巴基斯坦一样铁的可以理解,但如果是指不定说变脸就变脸的就不能理解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韋行v 发表于  2019-07-20 05:03:16 57字 ( 0/23)

别怪人多想,配学伴尤其是女性学伴究竟是不是事实而异于常情。撇开事实的辩辞无异于自欺欺人,如脱裤子放屁一样可耻可笑。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suuping 发表于  2019-07-20 04:50:57 16字 ( 0/36)

别为大学的腐败开脱,更让人反感!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碧水青衫 发表于  2019-07-19 22:13:46 59字 ( 0/32)

中国有朋自远方来的的大度和宽容是好的.但是如果用力过度就会变质了.网上舆论这么大.山大居然好像没事人一样.也是个问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岳阳鱼贩 发表于  2019-07-19 22:03:41 50字 ( 0/26)

学伴可以有,但不能定位于异性;目的是出于中外学生学习交流的需要,而不是想搞什么高教事业“弯道超车”。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一天一地一广仔 发表于  2019-07-19 21:48:08 4字 ( 0/27)

和稀泥。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中国魏格纳a 发表于  2019-07-19 21:23:38 0字 ( 0/18)

惩处!

惩处!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钟祥怪事 发表于  2019-07-19 21:03:00 0字 ( 0/23)

这文章没一点说服力!

这文章没一点说服力!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钟祥怪事 发表于  2019-07-19 21:01:52 0字 ( 0/31)

为什么要异性陪伴?同性不能互相学习吗?

为什么要异性陪伴?同性不能互相学习吗?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1970红领章 发表于  2019-07-19 21:38:01 10字 ( 0/22)

异性相吸,同性相斥。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yyywxdgx 发表于  2019-07-19 21:00:19 12字 ( 0/28)

丢国格的事情哪里来的合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cuissong 发表于  2019-07-21 22:26:10 18字 ( 0/6)

山大的哪里丢国格了楼主有事实依据吗?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小小蓝火星 发表于  2019-07-19 20:40:25 212字 ( 0/46)

中华民族的今天和未来,中国共产党的今天和未来都在中国大小学校,所以,中国的任何学校都必须极其严格执行中国宪法,始终如一贯彻先进文化,每位教师都是先进文化传播者、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伊贝伊趣 发表于  2019-07-19 20:28:34 11字 ( 0/30)

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19-07-19 18:41:41 9字 ( 0/40)

警惕高校造假学术。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老衲想成家 发表于  2019-07-19 16:42:25 76字 ( 0/169)

国家教育部门应主动出面进行处理,对伴读的是非对错进行清晰的认定,对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进行深刻反省和纠正,绝不么能模糊淡化。教育问题无小事一定要认真对待。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每天看看 发表于  2019-07-19 16:33:00 15字 ( 0/24)

相互学习没有必要小题大做。哈哈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7-19 15:46:27 352字 ( 0/118)

你的文章,怎么看也没有做到摆事实讲道理,对错都没有提出实施根据,主观意淫,满口荒唐言。在大家都有看法的情况下,这必定是出了问题,山大就应该反思自己的做法,如果自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cuissong 发表于  2019-07-21 22:22:58 114字 ( 0/7)

楼主是眼瞎还是选择性眼瞎?说什么舆论监督,对山大学伴制度的哪一点舆论评价不是看客们的主管意淫?对山大的谩骂和学子尤其女生的龌龊肮脏评论不是对他们的伤害吗?如果谩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7-22 10:30:54 93字 ( 0/5)

我看到的都是质疑,没看见谩骂,倒是看到你谩骂,你还会什么?你的文章,一点讲事实摆道理都没有,论点论据论证,一样不占,自己还有理了,多么可笑。你以为,胡说八道一通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19 15:41:31 9字 ( 0/31)

软骨病赶紧送往医…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19 15:39:44 8字 ( 0/63)

“学伴”的背后…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人民真理剑 发表于  2019-07-19 15:05:04 33字 ( 0/47)

不公正丶不公平是中国社会的恶习,要提倡社会主义移心价值观要用行动。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嘉亿日用品 发表于  2019-07-19 12:53:53 11字 ( 0/35)

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公几 发表于  2019-07-19 12:45:33 5字 ( 0/35)

崇洋媚外。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19 11:31:35 0字 ( 0/48)

又生了一个,,,大鸨,,,

又生了一个,,,大鸨,,,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栗塘村民 发表于  2019-07-19 11:08:19 21字 ( 0/47)

踢开底线就没有是非标准,什么都可以和稀泥,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刘存田 发表于  2019-07-19 10:14:59 8字 ( 0/26)

可以删帖对付舆论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尚贤堂仕 发表于  2019-07-19 10:12:14 119字 ( 0/93)

“得语文得天下”,有些提法过了,数理化中/高考中不可参杂太多语文考试成分。虽然英语在高考当中的重要性有所松动,但还可以改进。譬如,英语高考用AB卷,想上985名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尚贤堂仕 发表于  2019-07-19 13:12:15 38字 ( 0/39)

高考甚至可明确要求:想上985名校,高考语文成绩必须达到平均(或及格)水平。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尚贤堂仕 发表于  2019-07-19 10:18:59 32字 ( 0/34)

记得87届高考,高中专就不考英语;要想上专科以上的大学英语必考!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倪侃秅 发表于  2019-07-19 09:56:04 16字 ( 0/123)

异性伴学哪家强?三伴大学登金榜。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9-07-19 09:30:19 18字 ( 0/64)

没有什么可委屈的,确实树立了很坏榜样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政治民主社会法治势在必行 发表于  2019-07-19 09:29:58 25字 ( 0/126)

不存在合理与夸,而是暴露深层次拿人民不当回事的问题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鸿轩不可追 发表于  2019-07-19 09:12:51 0字 ( 0/56)

福州推搡交警的留学生你怎么看?

福州推搡交警的留学生你怎么看?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黄山双桥 发表于  2019-07-19 08:59:04 22字 ( 0/67)

我国教育上的问题不少啊!是应好好反思总结了!

  山东大学给外国留学生配“学伴”引起的风波持续发酵,汇集起大量远远超过针对这件事本身的情绪。山东大学突然间处于一场互联网舆论风暴的靶心位置,学校的声誉蒙受很大损失,校内很多学生,尤其是女生感受到这波舆论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首先应当指出,这些情绪的出现和聚集不同程度上有着与它们对应的现实原因。一些地方、包括大学对外国人的照顾是否过头了,以至于出现他们的某些“超国民待遇”,这样的诘问有现实出处。另外,一些学校扩招留学生是否过猛,学校内部是否确实存在中外学生待遇的反差,公众的不满也非空穴来风。

  需要看到,平等对待外国人,这既是政策的塑造过程,也是中国社会自近代以来不断的心理成长和成熟过程。不能不说,近代以来的积贫积弱不仅导致了我们集体心理上的不自信,还有特殊敏感,有时候不自信是通过不应有的自大而体现出来的。

 我们或许需要接受一个现实:“正确”对待外国人还有待我们相当长一个阶段的调试,这当中少不了山大这样的“学伴风波”,以及某个老外丢辆自行车警察迅速帮着找到引发的争议。今后还很可能有某个外国人在中国确实受了委屈的另一种风波。

  中国多数城市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与外国人相关的价值塑造很可能刚开了个头。

  这次山东大学被揪住并且“网暴”,这当中无疑有网络舆论宣泄的目标错位。这样的错位在互联网上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个做事不当或有瑕疵的机构被逮住,所有相关的不满都会集中落到它的头上,不管这些机构有多委屈,目前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这样。

  山大的学伴计划显然可以挑出毛病,这也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但这些问题转化成性方面的微妙说法,进而发酵成铺天盖地的批判,无疑是粗暴的引申。相信很多人明白这当中有舆论场固执的恶作剧,甚至不乏有就是要把事情搞大搞歪的煽动,这个时候的危机公关是很高的考验,山大的表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互联网舆论事件发酵得越大,情绪的串联就越活跃。留学生的事情本来是相对小众的,毕竟与留学生直接打交道的人很少。但是在年轻人普遍对个人前程有压力感的时候,那些留学生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就有了触发大范围情绪的可能。不公平感叠加到危机感上,就尤其具有了能量。

  所以山大事件很难用理性梳理的方式着陆,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淡化,在这个过程中社会各方面都形成各自的思考,做出应有的改进。这当中有以下两点应受到特别注意:

  第一,这件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不应损害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要避免冲击将来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判断和选择能力。留学生的待遇普通化应成为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不应对任何国家有歧视,某种种族情绪尤其不应在这当中有任何位置。

  第二,大学应当接受舆论监督,即使激烈的公众情绪也不应排斥。但是这件事不应让山大的任何学生和留学生受到个人伤害,这应当是互联网舆论坚守的文明底线。

  中国是发展很快、问题也很多的国家,我们需要有能力开展针对各种问题的探讨,既能够适度释放情绪,也能够管控释放那些情绪的过程,从而做到总体上的积极、有序。山大事件说到底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们全社会突然关注到一个问题时的集体表情,还有我们的智慧和情商。(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