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泰山石敢 发表于  2019-07-12 13:15:37 34462字 ( 1/360)

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法院恶意虚假诉讼办铁案……(原创首发)

申诉人(被告、上诉人):李炳兴,男,1966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住桐乡市洲泉镇湘溪村西孟桥29号,手机:13905838489

被申诉人(原告、被上诉人):姚新善,男,1959年6月11日出生,汉族,住桐乡市石门镇丰村朱家北2号, 手机:139058355980

申诉人李炳兴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1、2、3项的规定,曾申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而省高院对申请人提供的新证据未引起重视,未依法开庭审理,就直接驳回再审申请。鉴于本案系重大冤案特此申诉。

申诉请求:一、请求上级法院复查后依法再审,撤销桐乡市人民法院(2016)浙0483民初7892号民事判决和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4民终99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原告一审的诉讼请求;

三、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申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1、 原判认定的基本事实明显缺乏证据证明。

(一)原告起诉所称:“600万元借款由钢材欠款转化为借款的全过程”全是虚构的,其现有证据自相矛盾,无法证实过程之合理性。理由:

1、申诉人李炳兴并非其诉状所称系“挂靠在振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事土建工程施工”而是振业公司的股东及正式项目经理之一。李炳兴第七项目部历年来都与振业公司签订内部承包责任制合同,因此,承接土建工程当然是以振业公司出面,只是内部最后结算时与实际施工的各项目部进行结算。其实,这些情况原告均知,纯属虚构。在前案庭审中,理人也承认李炳兴是振业公司的项目经理,本次起诉却称其为挂靠关系,显然别有用心。

2、2012年振业公司向姚新善二次借款各100万元,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这二份借款协议的借款人系振业公司。而李炳兴另向振业公司借200万元是另一法律关系。且李炳兴与振业公司之间在本案判决前的2017年1月10日所有账目已结清,从新证据13“第七项目部(李炳兴)工程结算汇总表”可见振业公司尚欠李炳兴20万余元。当然包括上述200万元转借款在内。因此,振业公司没有向李炳兴转移本案债务的前提条件。从振业公司向李炳兴出具的三份“还借款”的收款收据看,(新证据12)李炳兴曾于2013年7月15日、8月9日和2014年4月6日分三次共还给振业公司400万元。证明当时200万元转借款已全还给振业公司,不可能再替振业公司向外承担这笔债及利息。

3、2013年5月29日姚新善与振业公司签订借款600万元协议的形成,没有原告姚新善起诉所称的转化过程,原告诉称这一转化过程与事实和证据不符。其解释矛盾百出,不合常理。一是原告称,600万元的借款包含了上年的200万元借款、利息,连同钢材应付款,则原200万元借款的原件(只一份)应当归还给振业公司,不可能还在原告处,而且振业公司也不可能将200万元的未付利息列入新的借款中去支付复息;二是当时如此多的钢材欠款没有依据根据李炳兴的第七项目部的几个工程向姚新善购买钢材的供货清单、支付钢材款清单(含所有提货单、支付凭证)等新证据,证实截止2013529姚新善向李炳兴的第七项目部共供应钢材价值705万元,而当时已支付钢材款600万元,只有105万元欠款。新善供给李炳兴的全部钢材共7227358元,支付凭证共7227625元,因此,李炳兴不存在欠姚新善钢材款的事实。三是如果已将当时的部分钢材欠款列入600万元的借款总额了,则李炳兴不必再继续支付这些钢材欠款直至结清;四是李炳兴的第7项目部的这批钢材款是单独与姚新善结算的,其中可见有5笔是由李炳甫代为现金支付,振业公司并不知情,振业公司也不可能将李炳兴的钢材欠款揽到自己名下转为借款,去支付利息;五是如果李炳甫代表李炳兴就钢材欠款对过账,必有对账单,且他并非振业公司员工,也无权代表振业公司就600万元的重新借款进行确认。六是600万元的组成没有相应事实依据。因为就算原200万元借款及一年利息相加也只有2336000元,再加当时的少量钢材欠款,全部相加也不到250万元,怎么可能重新出具600万元的借款协议?

4、原告姚新善2016年1第一次起诉的事实与本次起诉的事实完全矛盾。也足以证明本案600万元的借款是虚假的。前一次起诉是李炳兴和振业公司二个被告,原告主张的事实是:2013年5月29日,被告振业公司向原告借款600万元,借款到期后,经原被告三方协商,于2014年7月1日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由李炳兴向原告借用上述款项,借款期限为半年,利率为1.25%,由振业公司担保。此案的第一次中, 振业公司的代理人副总裁顾伟亮明确指出, 2013年5月29日原告实际没有交付借款协议上的600万元, 2014年7月1日原告也没有交付给李炳兴借款协议上的600万元,故振业公司无需承担保证责任。也不存在债务转移的问题(见第一次庭审笔录第2、5页)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是一种实践合同,根据《合同法》第210条之规定,自款项交付为生效依据。而原告没有任

何交付款项的凭据,所以原告只好撤诉。(见起诉状及(2016)浙0483民初500号民事裁定书)而本次起诉却捏造成毫无根据的转化借款了。前一次起诉,在二被告均认为600万元没有支付后,法庭问600万元借款是怎么支付的?即称“被告1欠我钢材款500多万转为借款,后我又借给他部分款项凑齐600万,被告出具了借款协议”。(笔录第4页6-9行)却未能提供具体凭据,且与本次起诉主张的转化过程及组成部分也不一。

5、实际事实是2013年5月29日,振业公司确实与姚新善签订过借款600万元的协议,但没有实际交付过款项。5月31日李炳兴向振业公司转借这600万元未成功,副总裁顾伟亮已经证实。因此,这二份借款协议系空头协议。2014年7月1日,李炳兴因多个工程资金周转需要,曾单独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振业公司也同意担保,但这与前边的二份借款协议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前一份借款协议明确,振业公司应按季支付利息,而本次诉状中原告没有提到振业公司是否支付了利息。如若转化而来,当然涉及未付利息。事实上振业公司因没有实际借到钱而根本不可能按季支付利息。如确实借到600万元,而不付利息,则李炳兴如果“正式作为借款人和实际使用人在2014年7月1日签订借款协议时必然要将前一年未付的利息增加到借款数额中,这是毫无疑问的。即使按原判认定振业公司分三次支付给姚新善利息53.5万元,则13个月还欠利息44万元,仍然写为600万元显然不合常理。何况这53.5万元根本不能证明是付这笔空头的600万元借款利息,因为振业公司向姚新善当时还有其他借款未还,另欠姚新善600-700万元,(见前案第二次庭审笔录第4页及证据15)付息纯属张冠李戴。但事实本次借款同样没有交付给借款人李炳兴分文。只有一份空头协议而已。

6、关于2015年7月1日的借款协议,当时李炳兴提出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同意后就打印好6475000元借款协议,称他账上正好有这笔钱。当时要求振业公司担保,但因振业公司不肯盖章担保,所以姚新善不同意在该协议上签字,故此笔款未借成,事后李炳兴就要回了此借款协议原件。因此本次起诉原告只能用复印件作为证据。其实如确系原告所称是原来的600万元加上未付的利息475000元组成新的6475000元的借款数额,李炳兴又签字认可,不管振业公司是否盖章担保?姚新善是不可能归还此借款协议原件的。就是因为没有实际出借过这笔款项,就只好归还。而且,原判按照姚新善故意虚构的三张42.5万元付息凭证来认定6475000元的借款数额组成的合理性,也是想当然的无稽之谈。因为这三张付款凭证上根本没有注明用于付息或货款的用途,这是其一;其二,从原告支付姚新善钢材款清单及支付凭证可见,自2014年7月1日后的8月26日至2015年5月19日共向姚新善支付了八笔共948530元,超过了一年90万元的利息总数。其中2014年10月27日以后就有四笔共52.5万元,而不是原告及原判认定的三笔42.5万元。其随意挑选其中的三笔显然是别有用心。事实上这些款项全部是支付给姚新善的钢材款,因为没有向姚借到分文,也不存在向其支付利息的问题。其三,如果600万元的转化借款中包含了当时的钢材欠款?则2013年5月29日后李炳兴支付给的钢材款100多万元为什么不计入归还600万元转化借款中去?其四,本次庭审中原告自己也承认钢材款已付清,充分说明钢材款转化为借款是不存在的。

7、如果振业公司对姚新善有另外较多钢材欠款连同原200万元借款和利息组成的600万元借款,则全部与李炳兴无关,事后更没有任何理由将这600万元债务转移给李炳兴。事实上李炳兴欠公司的债务(含转借的200万元)已由振业公司从其应得的工程款中直接扣除,已全部结清(证据12、13)根本不存在将振业公司对外债务转移给李炳兴的前提。

综上所述,原告起诉所称2013年5月29日振业公司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是由原200万元借款和利息以及钢材欠款的总数转化而来的过程无证据证实。这笔借款只能是振业公司的一笔单独借款,且没有交付款项,只是个空头借款协议。这是本案的真实前提。这一前提不真实,整个后续债务转化过程全不成立。皮之不在,毛蔫能存?

(二)关于举证责任。

本案的关健事实是原告所称的组成600万元中的当时钢材欠款的具体数额和凭证。按举证责任,理应由原告出示发货总数和已付款凭证,才能得出钢材欠款。其称当时已对账,理应提供对账单,而姚新善既提供不了当时的对账单和欠款的任何依据。现申请人提供的所有发货单及钢材款支付凭证,已证明2013年5月29日当时的钢材欠款只105万元,起诉前的2015年5月19日已全部结清。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证据规则第75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

(三)关于本案的旁证,振业公司2016年9月26日出具的“关于李炳兴、姚新善借款争议的情况说明”,所述内容缺乏真实性。

1、整个情况说明是由姚新善以振业公司名义事先编写后打印好的,该说明中没有涉及组成600万元的具体项目对应的数额,根本“说不明”。而且在关健事实上不客观,又自相矛盾,尤其是第二页的上半页的600万元的组成,称:“截止2013年5月29日,经李炳兴委托其兄李炳甫与姚新善对账后确认,截止当天包含200万资本金借款、借款利息、钢材应付款等合计600万元。同日,经姚新善、李炳兴、公司许长发三方确认,同意将上述借款、利息及工程应付款转化为借款形式,于是公司与姚新善达成借款协议。”前一段李炳甫证明根本没有与姚新善对过账,“确认”必有书面签字的对账单,否则,何称确认?而且,李炳甫非公司员工,根本不知何时借款多少?利率多少,怎么可能、怎么有权为振业公司来确认600万元的数字呢?且当天振业公司与姚新善签订借款协议时只有姚新善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许长发二人,李炳兴弟兄二人均不在场。二人根本不知这一借款协议中600万元的由来。而且许长发如果得知除200万元借款及利息以外李炳兴的360多万元钢材应付款要由公司作为对外借款并付利息,其决不会同意签订这份借款协议,这是常理就可判断的,因此,只能是直接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这一种可能。同时,说明第3页下至第4页上的李炳兴分三次支付给姚新善利息共42.5万元一节,许长发根本不可能知情,振业公司只是盲目的签字盖章而已。这从后来振业公司对上述说明所作的“补正说明”及盖章经办人路新和许长发的录音和分管副总裁顾伟良的情况说明等多份新证据中,就可得知上述二个关健事实只是听姚新善说说的,其实公司人员并不知情。作伪证已暴露无遗。

2、出具这份情况说明的振业公司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为本案据以起诉的书面证据是2014年7月1日的借款协议,(单凭2013年5、29协议是无法起诉的)而此协议的担保人是振业公司,且原告第一次起诉是将振业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撤回起诉后,本次起诉没有将担保人振业公司列为被告,这决非偶然。其目的十分明显,振业公司是为了转移和逃避债务,而姚新善明知业公司现已债台高筑、资不抵债、频临破产,李炳兴却具有支付能力,所以,双方臭味相投、串通一气、裁赃陷害的意图已暴露无遗。就连李炳兴与振业公司2013年5.31的空头协议和双方2012年5月29日、6月2日的二份100万元的借款协议复印件也提供给姚新善作为证据使用,就是双方串通的有力证据。照理公司与内部项目经理之间的借款协议,未经对方同意无权也没有必要提供给第三人使用。这份说明的内容与前一案件中振业公司的副总裁在庭上的陈述内容在关健问题上全部相反,因此,该情况说明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而原判却将这份无效证据予以确认并认定于事实中,明显缺乏对证据分析、判断的基本功。现申请人提供了证据9、11、12、13、15、16、17、18、19等9组新证据,足以推翻所谓转化借款的事实,理应重审此案。

综上所述,四、五百万钢材欠款口说无凭,2013年5月29600万元借款的转化过程无任何依据和理由,只能是单独的借款,且没有交付款项。2014年7月1600万元借款更谈不上前一借款的债务转移,因为李在2014年4月6日前已还清了振业公司的200万元转借款,不可能再替公司去承担这笔重复还款。若将当时自己的钢材欠款计入600万元的转移借款中,则其没有必要再继续支付钢材欠款至结清,二个结清,何需转化?若已转化,何需单独结清?因此,原判认定的债务转化之说毫无根据,矛盾百出,不攻自破列举了上述16处违背逻辑和常理之处可以得出唯一结论:转化借款和债务转移均不能成立,原判确系乱点鸳鸯谱!

本案原告姚新善以签订多份空头借款协议的方式,采取隐匿和伪造证据等手段,提起虚假诉讼,是十分明显的,让未欠分文的申请人来背这笔巨额债务,实属冤枉。(本案有关审判人员徇私枉法十分明显且有律师和有利害关系的振业公司的个别领导参与其中作伪证)而此类案件光靠民事诉讼的庭审调查是很难查明事实真相的。查处这类诉讼诈骗案件必须去伪存真,摒弃唯书证至上的教条认证模式,不能被一些表象所迷惑。目前上级法院受虚伪政迹观的影响充当“维持会”的现象盛行,对的错的都维持。依法治国,必须依法办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敢于碰硬,有错必纠,决不能被这些审判恶习所羁束而不敢依法纠正。如这(含利息)近千万元冤枉债不能洗清,申请人众多民工工资及材料款无法支付,将严重影响社会稳定,那么自己只得跳楼或与之拼命!

因此,请求省高级法院明镜高悬,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查明事实后,依法再审改判,按照中央政法委关于坚决纠正执法错误的指示精神,依法纠正此冤案。如审查后认为涉嫌犯罪,请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深信必有青天!

     呈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李炳兴

                                     2019  月  日

泰山石敢 发表于  2019-07-14 06:15:59 35字 ( 0/3)

律师参与虚假诉讼罪名的组成罪名有:非法经营罪,职务侵占罪和职务侵占罪供

申诉人(被告、上诉人):李炳兴,男,1966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住桐乡市洲泉镇湘溪村西孟桥29号,手机:13905838489

被申诉人(原告、被上诉人):姚新善,男,1959年6月11日出生,汉族,住桐乡市石门镇丰村朱家北2号, 手机:139058355980

申诉人李炳兴依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1、2、3项的规定,曾申请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而省高院对申请人提供的新证据未引起重视,未依法开庭审理,就直接驳回再审申请。鉴于本案系重大冤案特此申诉。

申诉请求:一、请求上级法院复查后依法再审,撤销桐乡市人民法院(2016)浙0483民初7892号民事判决和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4民终99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原告一审的诉讼请求;

三、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申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1、 原判认定的基本事实明显缺乏证据证明。

(一)原告起诉所称:“600万元借款由钢材欠款转化为借款的全过程”全是虚构的,其现有证据自相矛盾,无法证实过程之合理性。理由:

1、申诉人李炳兴并非其诉状所称系“挂靠在振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事土建工程施工”而是振业公司的股东及正式项目经理之一。李炳兴第七项目部历年来都与振业公司签订内部承包责任制合同,因此,承接土建工程当然是以振业公司出面,只是内部最后结算时与实际施工的各项目部进行结算。其实,这些情况原告均知,纯属虚构。在前案庭审中,理人也承认李炳兴是振业公司的项目经理,本次起诉却称其为挂靠关系,显然别有用心。

2、2012年振业公司向姚新善二次借款各100万元,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这二份借款协议的借款人系振业公司。而李炳兴另向振业公司借200万元是另一法律关系。且李炳兴与振业公司之间在本案判决前的2017年1月10日所有账目已结清,从新证据13“第七项目部(李炳兴)工程结算汇总表”可见振业公司尚欠李炳兴20万余元。当然包括上述200万元转借款在内。因此,振业公司没有向李炳兴转移本案债务的前提条件。从振业公司向李炳兴出具的三份“还借款”的收款收据看,(新证据12)李炳兴曾于2013年7月15日、8月9日和2014年4月6日分三次共还给振业公司400万元。证明当时200万元转借款已全还给振业公司,不可能再替振业公司向外承担这笔债及利息。

3、2013年5月29日姚新善与振业公司签订借款600万元协议的形成,没有原告姚新善起诉所称的转化过程,原告诉称这一转化过程与事实和证据不符。其解释矛盾百出,不合常理。一是原告称,600万元的借款包含了上年的200万元借款、利息,连同钢材应付款,则原200万元借款的原件(只一份)应当归还给振业公司,不可能还在原告处,而且振业公司也不可能将200万元的未付利息列入新的借款中去支付复息;二是当时如此多的钢材欠款没有依据根据李炳兴的第七项目部的几个工程向姚新善购买钢材的供货清单、支付钢材款清单(含所有提货单、支付凭证)等新证据,证实截止2013529姚新善向李炳兴的第七项目部共供应钢材价值705万元,而当时已支付钢材款600万元,只有105万元欠款。新善供给李炳兴的全部钢材共7227358元,支付凭证共7227625元,因此,李炳兴不存在欠姚新善钢材款的事实。三是如果已将当时的部分钢材欠款列入600万元的借款总额了,则李炳兴不必再继续支付这些钢材欠款直至结清;四是李炳兴的第7项目部的这批钢材款是单独与姚新善结算的,其中可见有5笔是由李炳甫代为现金支付,振业公司并不知情,振业公司也不可能将李炳兴的钢材欠款揽到自己名下转为借款,去支付利息;五是如果李炳甫代表李炳兴就钢材欠款对过账,必有对账单,且他并非振业公司员工,也无权代表振业公司就600万元的重新借款进行确认。六是600万元的组成没有相应事实依据。因为就算原200万元借款及一年利息相加也只有2336000元,再加当时的少量钢材欠款,全部相加也不到250万元,怎么可能重新出具600万元的借款协议?

4、原告姚新善2016年1第一次起诉的事实与本次起诉的事实完全矛盾。也足以证明本案600万元的借款是虚假的。前一次起诉是李炳兴和振业公司二个被告,原告主张的事实是:2013年5月29日,被告振业公司向原告借款600万元,借款到期后,经原被告三方协商,于2014年7月1日签订借款协议一份,由李炳兴向原告借用上述款项,借款期限为半年,利率为1.25%,由振业公司担保。此案的第一次中, 振业公司的代理人副总裁顾伟亮明确指出, 2013年5月29日原告实际没有交付借款协议上的600万元, 2014年7月1日原告也没有交付给李炳兴借款协议上的600万元,故振业公司无需承担保证责任。也不存在债务转移的问题(见第一次庭审笔录第2、5页)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是一种实践合同,根据《合同法》第210条之规定,自款项交付为生效依据。而原告没有任

何交付款项的凭据,所以原告只好撤诉。(见起诉状及(2016)浙0483民初500号民事裁定书)而本次起诉却捏造成毫无根据的转化借款了。前一次起诉,在二被告均认为600万元没有支付后,法庭问600万元借款是怎么支付的?即称“被告1欠我钢材款500多万转为借款,后我又借给他部分款项凑齐600万,被告出具了借款协议”。(笔录第4页6-9行)却未能提供具体凭据,且与本次起诉主张的转化过程及组成部分也不一。

5、实际事实是2013年5月29日,振业公司确实与姚新善签订过借款600万元的协议,但没有实际交付过款项。5月31日李炳兴向振业公司转借这600万元未成功,副总裁顾伟亮已经证实。因此,这二份借款协议系空头协议。2014年7月1日,李炳兴因多个工程资金周转需要,曾单独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振业公司也同意担保,但这与前边的二份借款协议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前一份借款协议明确,振业公司应按季支付利息,而本次诉状中原告没有提到振业公司是否支付了利息。如若转化而来,当然涉及未付利息。事实上振业公司因没有实际借到钱而根本不可能按季支付利息。如确实借到600万元,而不付利息,则李炳兴如果“正式作为借款人和实际使用人在2014年7月1日签订借款协议时必然要将前一年未付的利息增加到借款数额中,这是毫无疑问的。即使按原判认定振业公司分三次支付给姚新善利息53.5万元,则13个月还欠利息44万元,仍然写为600万元显然不合常理。何况这53.5万元根本不能证明是付这笔空头的600万元借款利息,因为振业公司向姚新善当时还有其他借款未还,另欠姚新善600-700万元,(见前案第二次庭审笔录第4页及证据15)付息纯属张冠李戴。但事实本次借款同样没有交付给借款人李炳兴分文。只有一份空头协议而已。

6、关于2015年7月1日的借款协议,当时李炳兴提出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同意后就打印好6475000元借款协议,称他账上正好有这笔钱。当时要求振业公司担保,但因振业公司不肯盖章担保,所以姚新善不同意在该协议上签字,故此笔款未借成,事后李炳兴就要回了此借款协议原件。因此本次起诉原告只能用复印件作为证据。其实如确系原告所称是原来的600万元加上未付的利息475000元组成新的6475000元的借款数额,李炳兴又签字认可,不管振业公司是否盖章担保?姚新善是不可能归还此借款协议原件的。就是因为没有实际出借过这笔款项,就只好归还。而且,原判按照姚新善故意虚构的三张42.5万元付息凭证来认定6475000元的借款数额组成的合理性,也是想当然的无稽之谈。因为这三张付款凭证上根本没有注明用于付息或货款的用途,这是其一;其二,从原告支付姚新善钢材款清单及支付凭证可见,自2014年7月1日后的8月26日至2015年5月19日共向姚新善支付了八笔共948530元,超过了一年90万元的利息总数。其中2014年10月27日以后就有四笔共52.5万元,而不是原告及原判认定的三笔42.5万元。其随意挑选其中的三笔显然是别有用心。事实上这些款项全部是支付给姚新善的钢材款,因为没有向姚借到分文,也不存在向其支付利息的问题。其三,如果600万元的转化借款中包含了当时的钢材欠款?则2013年5月29日后李炳兴支付给的钢材款100多万元为什么不计入归还600万元转化借款中去?其四,本次庭审中原告自己也承认钢材款已付清,充分说明钢材款转化为借款是不存在的。

7、如果振业公司对姚新善有另外较多钢材欠款连同原200万元借款和利息组成的600万元借款,则全部与李炳兴无关,事后更没有任何理由将这600万元债务转移给李炳兴。事实上李炳兴欠公司的债务(含转借的200万元)已由振业公司从其应得的工程款中直接扣除,已全部结清(证据12、13)根本不存在将振业公司对外债务转移给李炳兴的前提。

综上所述,原告起诉所称2013年5月29日振业公司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是由原200万元借款和利息以及钢材欠款的总数转化而来的过程无证据证实。这笔借款只能是振业公司的一笔单独借款,且没有交付款项,只是个空头借款协议。这是本案的真实前提。这一前提不真实,整个后续债务转化过程全不成立。皮之不在,毛蔫能存?

(二)关于举证责任。

本案的关健事实是原告所称的组成600万元中的当时钢材欠款的具体数额和凭证。按举证责任,理应由原告出示发货总数和已付款凭证,才能得出钢材欠款。其称当时已对账,理应提供对账单,而姚新善既提供不了当时的对账单和欠款的任何依据。现申请人提供的所有发货单及钢材款支付凭证,已证明2013年5月29日当时的钢材欠款只105万元,起诉前的2015年5月19日已全部结清。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证据规则第75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

(三)关于本案的旁证,振业公司2016年9月26日出具的“关于李炳兴、姚新善借款争议的情况说明”,所述内容缺乏真实性。

1、整个情况说明是由姚新善以振业公司名义事先编写后打印好的,该说明中没有涉及组成600万元的具体项目对应的数额,根本“说不明”。而且在关健事实上不客观,又自相矛盾,尤其是第二页的上半页的600万元的组成,称:“截止2013年5月29日,经李炳兴委托其兄李炳甫与姚新善对账后确认,截止当天包含200万资本金借款、借款利息、钢材应付款等合计600万元。同日,经姚新善、李炳兴、公司许长发三方确认,同意将上述借款、利息及工程应付款转化为借款形式,于是公司与姚新善达成借款协议。”前一段李炳甫证明根本没有与姚新善对过账,“确认”必有书面签字的对账单,否则,何称确认?而且,李炳甫非公司员工,根本不知何时借款多少?利率多少,怎么可能、怎么有权为振业公司来确认600万元的数字呢?且当天振业公司与姚新善签订借款协议时只有姚新善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许长发二人,李炳兴弟兄二人均不在场。二人根本不知这一借款协议中600万元的由来。而且许长发如果得知除200万元借款及利息以外李炳兴的360多万元钢材应付款要由公司作为对外借款并付利息,其决不会同意签订这份借款协议,这是常理就可判断的,因此,只能是直接向姚新善借款600万元这一种可能。同时,说明第3页下至第4页上的李炳兴分三次支付给姚新善利息共42.5万元一节,许长发根本不可能知情,振业公司只是盲目的签字盖章而已。这从后来振业公司对上述说明所作的“补正说明”及盖章经办人路新和许长发的录音和分管副总裁顾伟良的情况说明等多份新证据中,就可得知上述二个关健事实只是听姚新善说说的,其实公司人员并不知情。作伪证已暴露无遗。

2、出具这份情况说明的振业公司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为本案据以起诉的书面证据是2014年7月1日的借款协议,(单凭2013年5、29协议是无法起诉的)而此协议的担保人是振业公司,且原告第一次起诉是将振业公司列为共同被告的,撤回起诉后,本次起诉没有将担保人振业公司列为被告,这决非偶然。其目的十分明显,振业公司是为了转移和逃避债务,而姚新善明知业公司现已债台高筑、资不抵债、频临破产,李炳兴却具有支付能力,所以,双方臭味相投、串通一气、裁赃陷害的意图已暴露无遗。就连李炳兴与振业公司2013年5.31的空头协议和双方2012年5月29日、6月2日的二份100万元的借款协议复印件也提供给姚新善作为证据使用,就是双方串通的有力证据。照理公司与内部项目经理之间的借款协议,未经对方同意无权也没有必要提供给第三人使用。这份说明的内容与前一案件中振业公司的副总裁在庭上的陈述内容在关健问题上全部相反,因此,该情况说明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而原判却将这份无效证据予以确认并认定于事实中,明显缺乏对证据分析、判断的基本功。现申请人提供了证据9、11、12、13、15、16、17、18、19等9组新证据,足以推翻所谓转化借款的事实,理应重审此案。

综上所述,四、五百万钢材欠款口说无凭,2013年5月29600万元借款的转化过程无任何依据和理由,只能是单独的借款,且没有交付款项。2014年7月1600万元借款更谈不上前一借款的债务转移,因为李在2014年4月6日前已还清了振业公司的200万元转借款,不可能再替公司去承担这笔重复还款。若将当时自己的钢材欠款计入600万元的转移借款中,则其没有必要再继续支付钢材欠款至结清,二个结清,何需转化?若已转化,何需单独结清?因此,原判认定的债务转化之说毫无根据,矛盾百出,不攻自破列举了上述16处违背逻辑和常理之处可以得出唯一结论:转化借款和债务转移均不能成立,原判确系乱点鸳鸯谱!

本案原告姚新善以签订多份空头借款协议的方式,采取隐匿和伪造证据等手段,提起虚假诉讼,是十分明显的,让未欠分文的申请人来背这笔巨额债务,实属冤枉。(本案有关审判人员徇私枉法十分明显且有律师和有利害关系的振业公司的个别领导参与其中作伪证)而此类案件光靠民事诉讼的庭审调查是很难查明事实真相的。查处这类诉讼诈骗案件必须去伪存真,摒弃唯书证至上的教条认证模式,不能被一些表象所迷惑。目前上级法院受虚伪政迹观的影响充当“维持会”的现象盛行,对的错的都维持。依法治国,必须依法办案,坚持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敢于碰硬,有错必纠,决不能被这些审判恶习所羁束而不敢依法纠正。如这(含利息)近千万元冤枉债不能洗清,申请人众多民工工资及材料款无法支付,将严重影响社会稳定,那么自己只得跳楼或与之拼命!

因此,请求省高级法院明镜高悬,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查明事实后,依法再审改判,按照中央政法委关于坚决纠正执法错误的指示精神,依法纠正此冤案。如审查后认为涉嫌犯罪,请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深信必有青天!

     呈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诉人:李炳兴

                                     2019  月  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