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江河儿女 发表于  2019-07-05 08:56:09 13021字 ( 50/22945)

疑点重重 “董事长猥亵女童案”背后的这群人更可怕!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面朝大海q 发表于  2019-07-08 09:04:19 8字 ( 0/5)

必须依法严惩不贷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法制观念 发表于  2019-07-08 04:00:27 111字 ( 0/4)

从这几只股票来看,是搞城镇开发的,我们这里官商勾结,地皮白拿,只要给当官的钱足就行了,每建一个楼盘,都有村长的房子,老百姓是附近最穷的,结果也没事,有钱人玩女人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Sars 发表于  2019-07-07 16:52:35 7字 ( 0/51)

必须判它死刑!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洪荒之力A 发表于  2019-07-07 16:27:42 17字 ( 0/13)

社会影响恶劣,不判死刑不足以平民愤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非洲白寡妇 发表于  2019-07-07 15:52:18 52字 ( 0/23)

最大问题是官员的去留只能上级拍板,群众啥都明白但无能为力,所以不敬畏百姓和职责的官员比比皆是,屡抓不尽。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青云之志105701 发表于  2019-07-07 13:13:49 23字 ( 0/25)

想问一下,还有什么你们想不出做不到的害人之事?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天佑我才 发表于  2019-07-07 11:33:03 15字 ( 0/7)

从严、从快惩罚这些为富不仁者!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鸭梨山大427367 发表于  2019-07-07 09:53:42 280字 ( 0/19)

这是一个沉重的老话题了。此类犯罪为何屡禁不止?根本原因当是犯罪成本太低。法律惩戒,本质是一种国家强制力,是一种国家暴力,代表着国家统治集团的意志。国家要重点保护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非洲白寡妇 发表于  2019-07-07 08:12:14 36字 ( 0/18)

官员的行为主要靠自律,百姓束手无策,他要“会玩耍”,你说结果会是咋样吧。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非洲白寡妇 发表于  2019-07-07 08:08:46 30字 ( 0/18)

百姓说话没分量,是乱象丛生的最主要根源,但永远不会得到改善。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快的很 发表于  2019-07-06 17:36:17 38字 ( 0/27)

“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这类提醒每只股票都有。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中润黄勇 发表于  2019-07-06 16:33:45 0字 ( 0/14)

不杀不足以聚人心,不杀不足以传播正能量!

不杀不足以聚人心,不杀不足以传播正能量!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9-07-06 15:11:52 0字 ( 0/33)

没有什么可怕的,也就是官商警商勾结有钱能使鬼推磨而已。相互包庇上下勾结狼狈为奸藏污纳垢是官场常态。关键是高层态度。

没有什么可怕的,也就是官商警商勾结有钱能使鬼推磨而已。相互包庇上下勾结狼狈为奸藏污纳垢是官场常态。关键是高层态度。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9-07-06 15:07:26 0字 ( 0/32)

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也就是官商警商勾结,有钱能使鬼推磨。相互包庇上下勾结狼狈为奸藏污纳垢而已。关键是高层态度。

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也就是官商警商勾结,有钱能使鬼推磨。相互包庇上下勾结狼狈为奸藏污纳垢而已。关键是高层态度。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9-07-06 12:40:17 16字 ( 0/23)

背后的这群人的理论观念更可怕!!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开心人生 发表于  2019-07-06 12:02:35 11字 ( 0/12)

疯狂的流忙群推穿...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曦睿陈 发表于  2019-07-06 10:53:41 12字 ( 0/16)

性侵女童者处极刑杀无赦。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戈壁蓝天 发表于  2019-07-06 10:49:31 4字 ( 0/14)

必须严查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我和我爱的祖国 发表于  2019-07-06 10:43:18 46字 ( 0/23)

强烈呼吁:应该修正强奸幼女罪的证据为,只要受害幼女的生殖器受到侵犯即可判定施暴者犯下强奸罪!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安士奎 发表于  2019-07-06 09:04:49 33字 ( 0/30)

必须穷源溯流///神州多乱事,要问是何因。坏事该谁管?因由必有根。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蜀东 发表于  2019-07-06 08:58:31 0字 ( 0/25)

高智商犯罪、防不胜防的坑蒙拐骗、地下经济、黄赌毒黑等将会愈演愈烈,整个社会的文明进步面临严峻挑战。所以说,市场经济是有很大负能量的,如何克服?至今没有什么好办法

高智商犯罪、防不胜防的坑蒙拐骗、地下经济、黄赌毒黑等将会愈演愈烈,整个社会的文明进步面临严峻挑战。所以说,市场经济是有很大负能量的,如何克服?至今没有什么好办法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蜀东 发表于  2019-07-06 08:55:01 0字 ( 0/25)

更为可怕的恐怕是不愿意敢体力劳动又没有正当职业的人这么多,他们好逸恶劳还追求奢侈生活,在市场经济、人们自由度高、社会治理问题多的情况下,他们会去干什么?

更为可怕的恐怕是不愿意敢体力劳动又没有正当职业的人这么多,他们好逸恶劳还追求奢侈生活,在市场经济、人们自由度高、社会治理问题多的情况下,他们会去干什么?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广东佛山人 发表于  2019-07-06 08:16:18 40字 ( 0/22)

这个千亿富豪有奸童癖,应该不是第一次。他是付费1万元的,应该是有条奸童的产业链。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广东佛山人 发表于  2019-07-06 08:13:26 22字 ( 0/23)

9岁女童阴道撕裂,不管什么插入都该定性强奸。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我和我爱的祖国 发表于  2019-07-06 08:11:19 46字 ( 0/29)

强烈呼吁:应该修正强奸幼女罪的证据为,只要受害幼女的生殖器收到侵犯即可判定施暴者犯下强奸罪!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7-06 00:13:08 18字 ( 0/19)

王晓松是犯罪嫌疑人王振华的儿子---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万里霜 发表于  2019-07-05 20:38:04 25字 ( 0/13)

他妈的,对九岁的孩子如此残忍,真他娘的比杀人都恶劣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万里霜 发表于  2019-07-05 20:36:06 17字 ( 0/14)

直接毙了。和那些诱骗女童的罪犯一起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9-07-05 17:22:09 40字 ( 0/29)

对性侵罪犯要依法严惩,对借此冲击资本市场、危害金融安全的那些投机势力更不能放过。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实话得罪人 发表于  2019-07-05 16:45:07 12字 ( 0/24)

蔑视中国法律、为富不仁。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7-05 20:09:19 12字 ( 0/21)

这样的法治社会,很搞笑。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盲道? 发表于  2019-07-05 16:05:05 26字 ( 0/28)

也有可能董事长脑残上了"大师"的恶当,成了失足老汉。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贝士盾 发表于  2019-07-05 15:55:55 6字 ( 0/12)

必须依法严惩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7-05 15:26:14 136字 ( 0/48)

沙漠奇花003: 发表新闻留言 沙漠奇花003“每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坚持实事求是”--党史频道-人民网http://peopleurl.cn/03EBDB学习文章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7-05 15:22:00 133字 ( 0/45)

沙漠奇花003:“面对毁孩子的一些网络游戏(含:暴力恐怖、黄、毒、赌、欺诈、偷窃、教学考试弄假、性乱、),请问,应该怎样讲演?”观点与看法:一要救救孩子!二要给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05 15:16:50 13字 ( 0/14)

背后的这群人,真的更可怕…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05 15:14:38 34字 ( 0/33)

权钱交易的市场存在,这个市场必须取缔。但怎么取?何时取?依靠谁来取?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7-05 15:14:03 137字 ( 0/40)

沙漠奇花003: “面对社会腐败,请问,应该怎样讲演?”观点与看法:一要真话实说!二要要给力奋斗!特别是党员、干部和“师”、“长”们(含:离退休人员)务必做出表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7-05 15:09:35 135字 ( 0/31)

沙漠奇花003:观点与看法:亲是亲、友是友、纪是纪、法是法、原则事宜切忌,古人郑板桥的“难得糊涂”。2天前 | 来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 (沙漠奇花003 05月2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05 15:08:46 15字 ( 0/15)

有钱都敢胡作非为,人人都气氛!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嘉亿日用品 发表于  2019-07-05 14:28:00 7字 ( 0/10)

必须依法严惩。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07-05 13:41:57 9字 ( 0/19)

清理门户相当重要。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绵阳愚翁周俊 发表于  2019-07-05 13:23:14 23字 ( 0/28)

这种人渣卑劣至极,必须深入挖掘线索,依法严惩。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野生药草 发表于  2019-07-05 12:12:39 45字 ( 0/54)

须认真查查王振华们是如何当选全国劳模、江苏省人大代表的,谁提名的,利益输送链涉及哪些官员?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野生药草 发表于  2019-07-05 11:46:40 85字 ( 0/55)

王振华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后一个。这些兽类犯案丝毫不令人吃惊,令人吃惊的是特们怎么评上全国劳模?怎么选上江苏省人大代表?这样的政治身份和荣誉光环当如何从这些土豪身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9-07-05 11:44:21 34字 ( 0/41)

9岁幼女被骗,都阴道撕裂了,还猥亵?这么罪恶的行径,彻查,依法严惩!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海洋的天123 发表于  2019-07-05 11:31:20 37字 ( 0/36)

这就是通过资本市场,人造的缺德富豪们的丑恶嘴脸,目前还在不断的加速人造中。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7-05 09:45:20 6字 ( 0/20)

该死的傢伙。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案,为何警方3日晚才发布通报?

一位公安机关内部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公安部曾就应对涉警舆情事件的工作出台过一些规定,其中2009年发布的《公安机关处置突发敏感案(事)件舆论引导工作规范》是指导各地公安机关处置舆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权威文件,但该文件对警情通报发布的具体时间并没有明确规定。

他还表示,目前,公安部对各地公安机关就具体案(事)件是否发布警情通报、警情通报发布的内容和具体时间都没有明确规定,只要求各地公安机关“视情、适时”发布。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公安机关作为政府部门确实要回应社会各界对敏感案(事)件的关注,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而且,公安机关按照法律程序去处理案件、得到明确结果,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要快速、具体、明确地回复也有一定难度。”他解释说。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时间是否违规?

记者注意到,7月3日9时53分,早于媒体曝光、警方通报前十几个小时,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大家赶紧抛,不要问为什么,我只能这么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大宗交易额从796万元至2400万元不等。3日早盘,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沪深股票、两支港股都出现了大面积暴跌的情况。

这一信息经报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股民通过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股民损失。

为此,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上海金英律师事务所主任、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公益律师何农。何农告诉记者,尽管公众都认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时,但这家上市公司显然已经为自己留足了可以辩解的空间,公告中明确称其“于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先生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这里涉及一个问题,这家公司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董事长被抓的。”何农说,根据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则,大多数上市公司都会在出现重大事项时第一时间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监管部门会进行处罚,“因此,大多数上市公司宁可早披露、早公开,哪怕股价跌了,至少不会受到处罚”。

何农注意到,在新城集团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团的新任董事长王晓松是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此前也在新城集团担任重要职务。何农表示,根据常理推断,他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之一,应该早已获悉并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团以“接到警方通知”为准确定披露信息的时间,也可以说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现的大宗交易中,何农说,相关监管部门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员工、高管或其亲属等减持,相关部门肯定可以查出来。”何农说,一些大宗交易会要求交易者在卖出前几天就向相关部门、公司董事会等报备,“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报备的,恰巧在1日、2日两天抛盘的可能性。”何农还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户的网友目前来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进行了交易,也有可能会成为“内幕交易”排查、处罚的对象。

针对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时要求赔偿,何农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处在上涨位置,7月3日收盘价还涨了近4%,“准确来说,股民的损失也就是7月4日开盘那会儿的10%跌停,而这个时间点,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岁女童为何掉入“有偿猥亵”陷阱?

在已经披露的案件细节中,涉案人员除王振华外,还有一名49岁的周姓女性。据女童家长报警称,其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带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护者计划”讲师团讲师、上海12355公益律师志愿者杨征东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报道,熟人关系占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约70%,其中,亲戚(父母或朋友)占比12%,师生占比27.33%,邻里占比24.33%,其他生活接触占比25.33%。

关于此案,就网传“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说法,杨征东表示,就目前公安机关公布的信息来看,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罪”,并不涉嫌“强奸罪”。

他解释,“猥亵”是指以刺激或满足性欲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对儿童实施的淫秽行为。根据我国法律和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未满14周岁女童、男童进行猥亵,可以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众、在公众场所当着众人面前猥亵等情形,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针对14岁以下儿童,“强奸”的定性并不是按照成年人强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为标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触即强奸”来认定,如构成强奸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华猥亵女童案件,从警方表述来看,调查尚未明确是“强奸”,希望公众尊重最终的侦查结果,同时也要保护好未成年人。

杨征东说,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愿意开口表达,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胁不敢说,家长要多加引导,可以拨打12355引入心理咨询专家来帮忙;家长要及时收集衣物等证据,及时报警并向警方出示证据。他提示,在面对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时,被害人的陈述会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视。

杨征东提醒,未成年人尽量不要独自前往树林、河边等偏僻无人地带;家长、学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意识;孩子参加夏令营等外出活动时,家长应为孩子配备通信设备并每天视频通话,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带,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家长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轻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长。


  罪名为何是猥亵而非强奸?

  上海警方通报之后,很多人都在质疑:受害女孩都有阴道撕裂伤了,王振华的罪名还只是猥亵而不是强奸?

  在律师看来,犯罪嫌疑人对女童侵害的行为方式决定案件的性质,包括嫌疑人是否暴露生殖器,有无生殖器的接触,女童阴道伤是如何造成的,等等。

  不过,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玉霞律师表示,由于受害女童只有9岁,从法律定义上来说,14周岁以下的未成年女性,在法律上被视为幼女,即便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如果有生殖器官接触,涉嫌的罪名同样为强奸罪。

  根据《刑法》第236条第二款的规定,强奸幼女的,在3年至10年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从重处罚;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公安机关立案所确定的罪名,一般会根据报案一方的陈述初步判断罪名。案件最终的定性,需要根据诉讼程序的推进和证据的完善,到审判程序最终确定。如果王某在实施行为过程中用生殖器接触,或者阴道受伤是由生殖器接触所致,那么案件将会改变定性,并且将认定为强奸既遂。”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启明解释道。

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截图自讲述儿童性侵案的韩国电影《熔炉》。

  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儿童性侵案让人揪心,人们不禁想问,施暴者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才会去对孩子下手?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狄小华称:“施暴者的心态比较复杂。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比较差,在威吓利诱之下,施暴者暴露自己的可能性就比较低,有可能存在一种更强的侥幸心理。另外,有一些犯罪分子是因为有处女情结,才选择女童下手。”

  狄小华还表示,近几年曝光出来的比较多的受害者都是农村的留守儿童,犯罪主体多是老年人。“现如今,老年人生活条件好了,身体又不错,有的老人单身,另一半去世了或者离婚了,这些人就形成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犯罪主体。”

  这次身处舆论旋涡中的王振华,的确年过半百了。

  狄小华呼吁:“我们还是应该加大力度促进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首先就是从家长到学校,共同提高未成年人的自我防护意识;第二就是要强化监护工作,比如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就更容易受到这方面的伤害;第三个方面就是司法机关还是要加大对这方面犯罪的打击力度,这几年的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但还远远不够。另外,还要帮助受害的未成年人尽快地走出阴影。”

  的确,相比于王振华给受害者带来的终生伤害,这次丑闻给千亿新城帝国蒙上的阴影显得微不足道。

  而王振华是否为惯犯?周某某背后又是否存在着一条可怕的产业链?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

  我们相信任何身份都不是犯罪的挡箭牌,任何人都没有法外之权。对于这样的衣冠禽兽,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7-05 16:51:20 26字 ( 0/28)

情节恶劣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7月3日21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时许,新城控股发布董事长变更公告,称原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开临时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董事长。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新城悦服务(01755.HK)开盘暴跌;下午收盘时分别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两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频现,7月3日上午,已有网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内提示散户赶紧抛售股票。

在该事件中,信息公开“时间差”、是否存在股票内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偿猥亵”等疑点引发公众关注。

警情通报是否及时?

新城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并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体于7月3日15时许报道,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迅速引发热议。

7月3日21时,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区分局发布警情通报:2019年6月30日22时许,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接报后,警方迅速开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通报还称,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经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