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京北篱笆 发表于  2019-07-05 08:51:40 18390字 ( 53/21944)

这个行业规模将达千亿级别 却正严重挑战交通安全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东明辨是非 发表于  2019-07-08 08:48:05 89字 ( 0/8)

任何电瓶车都要挂牌出行;取消‘’老年‘’这个定语;电瓶车在安全设置方面应该更先进,要有标准,否则不准上路;也要进行年检,驾驶员也要持证上路。这个行业是朝阳产业,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fangweir 发表于  2019-07-08 07:43:27 37字 ( 0/5)

需求就是市场,不能只从交警的角度进行思考,丢了市场。如果没有车要交警干嘛?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fangweir 发表于  2019-07-08 07:37:57 27字 ( 0/6)

核对一下数据再发文,300万是个多大的数,小编不识数?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Sars 发表于  2019-07-07 16:51:59 8字 ( 0/55)

取缔老年代步车!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001柳暗花明 发表于  2019-07-07 15:14:41 21字 ( 0/20)

能不能给它加上人工自能,改装成自动驾驶车。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07-07 15:02:23 137字 ( 0/25)

这个老年代步车——取消,根本就不符合现代交通的运行规则——老年人病多突发病更是容易出现对于在道路上行驶太危险了——这个产业要坚决取缔,对于老年人看病买药及生活用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popofu 发表于  2019-07-07 13:36:28 156字 ( 0/31)

老年代步车实际上就是电瓶车,这是钻国家政策漏洞,借机发展落后产能。请问,老年代步车产值近千亿,对产业科技提升有何建树?也就是北方地区经济结构不合理,紧跟东北沦落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9-07-07 11:33:58 25字 ( 0/11)

严格监管生产环节,不让不合格的老年代步车上市销售。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彩虹人10 发表于  2019-07-07 09:48:51 36字 ( 0/15)

可以考虑提高电动车的自动驾驶功能,通过雷达感应结合自动刹车,减少事故率。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jxyabc 发表于  2019-07-07 09:07:50 0字 ( 0/21)

老年不宜驾车哟.

老年不宜驾车哟.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9-07-07 07:32:07 35字 ( 0/14)

这个行业规模将达千亿级别 却正严重挑战交通安全===这个题目是错误的。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实话得罪人 发表于  2019-07-07 07:31:02 45字 ( 0/60)

规范一下是可以的,但绝对不能禁止,这是老百姓代步工具,没有这个车,真不知道老人们如何生活。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岳阳鱼贩 发表于  2019-07-06 23:01:55 17字 ( 0/11)

千亿级,这么大的GDP,谁舍得砍。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x56899 发表于  2019-07-06 19:31:58 5字 ( 0/18)

安全隐患大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19-07-06 17:37:12 70字 ( 0/23)

测反应能力反应速度不仅对老年人驾驶车辆必不可少,对所有人驾驶车龄都必不可少。而且应把测反应能力和反应速度作为国民素质检测的普及性普通型检测。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奔腾的骏马 发表于  2019-07-06 16:48:28 17字 ( 0/17)

建议时速10公里?那是残疾人车吧。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奔腾的骏马 发表于  2019-07-06 16:47:50 31字 ( 0/27)

国外七八十的老人开车的有的是,关键是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体制。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奔腾的骏马 发表于  2019-07-06 16:46:49 50字 ( 0/12)

即便去年产量100万到2020年预计达到1000万辆?这种车纳入什么方面管理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管理。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陈金沐 发表于  2019-07-06 15:23:19 22字 ( 0/20)

[心]驾驶老年代步车应该有培训证,方可上路。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安全交通 发表于  2019-07-06 12:57:55 44字 ( 0/16)

用市场的力量让人们选择安全的交通工具,是技术创新责任。不要滥用行政力量,这是懒政的表现。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9-07-06 12:45:56 129字 ( 0/25)

小四轮跟火车比那就是纸糊的 为什么相安无事 因为各行其道 交通面临的新问题不止是老人车共享车 还有无人机 私人机 现在正在出现的个人飞行器 单人路面载人骑行器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9-07-06 12:38:03 14字 ( 0/21)

严重挑战交通安全是管理!!!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9-07-06 12:09:39 126字 ( 0/24)

老年代步车上路初始,是谁默认许可无证驾驶机动车的?道路上任何人力、畜力、自行车外的借助内燃、电力行驶的都是机动车,都应该有驾驶许可。道路管理部门不作为是导致老年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开心人生 发表于  2019-07-06 12:04:43 21字 ( 0/16)

方便快捷自由的工具---消费大数据的!!!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嘉亿日用品 发表于  2019-07-06 11:20:28 44字 ( 0/17)

任何交通工具的使用都必须进行操作技术和交通法规的培训,这是最基本的规则,大家都应该遵守。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9-07-06 10:35:46 174字 ( 0/31)

任何交通工具的使用都必须进行操作技术和交通法规的培训,这是最基本的规则,而现在的交通法规却把重心转到了车辆的各种指标上,再好的车辆都需要懂得操作技术和懂得交通法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7-06 09:44:06 0字 ( 0/23)

无非是,削弱了,汽车的购买力,,,种种借口,都是为汽车,,,

无非是,削弱了,汽车的购买力,,,种种借口,都是为汽车,,,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7-06 09:14:38 153字 ( 0/22)

全国有多少三轮车,电动车和车主严格遵守交通法的?什么是非机动车?有多少老年车歪歪扭扭,闲庭信步的?有多少风驰电掣,旁若无人还带着孩子的?有多少当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9-07-06 07:20:13 51字 ( 0/25)

挑战交通安全的到底是什么东东??是法规制度?是执证上岗的人?飞机,火车,汽车,电动车,自行车,等等!!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7-06 00:06:19 61字 ( 0/27)

交通安全是第一要务。为保证第一要务落实,要不就取消“代步车”,要不就完善“代步车”管理办法,确实保证杜绝交通事故发生---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9-07-05 23:00:43 41字 ( 0/20)

应该改成挑战交通管理 并且挑战道路资源分配.不能要求车来适应道路 道路是因车产生的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9-07-05 20:05:39 5字 ( 0/23)

安全至上。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7-05 20:02:05 68字 ( 0/31)

任何事都不能片面的统计和分析,机动车每年伤亡多少人?电动车造成的伤亡多少人?机动车存量和伤亡比例是多少?不能因为个别事例,影响产业发展。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19-07-05 18:53:51 54字 ( 0/47)

老人有老年证坐公交车方便的多,何必浪费国家的资源大量资金,不必为老人操心。现在老人好过日子了,交通更方便了。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7-05 16:35:34 20字 ( 0/30)

全民素质,拓宽道路,严格路权,明确责任.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贝士盾 发表于  2019-07-05 15:55:35 2字 ( 0/22)

可怕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07-05 15:43:06 43字 ( 0/48)

[酷]有的“低速电动车”车速达50km以上,老年朋友咋能掌控,应该限制在25km以下!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05 15:01:48 15字 ( 0/20)

善待老人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徳。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7-05 14:58:55 33字 ( 0/26)

代步车行业要严拔生产质量关,社会、家庭、你、我、他关注老人齐发力。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安全交通 发表于  2019-07-05 14:54:20 69字 ( 0/24)

每年交通事故造成大量人员死伤,造成大量财产损失。可是安全交通技术创新推广步履维艰,安全的交通方式被垄断,可是他们并没有发展责任,这正常吗?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福行者 发表于  2019-07-05 12:44:00 55字 ( 0/29)

老人出行难,可不可以国家成立电动车客运经营范围就是老人活动范围内,这个市场要规范,有人操心,不能任其自发发展。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07-05 12:06:48 0字 ( 0/36)

在美好的世界里,大家要想入非非,比如,将来有小型廉价飞碟,开飞碟也要考驾照的哦!呵呵!

在美好的世界里,大家要想入非非,比如,将来有小型廉价飞碟,开飞碟也要考驾照的哦!呵呵!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

  当发现身体状况不符合驾驶要求,就及时通报交通管理部门,劝驾驶人暂别驾车生涯。

  学者们还建议,不能只盯着老年驾驶人。他们的驾驶能力固然重要,但外部环境的辅助,也必不可少。


美国联邦公路局有个妙招。它对交通标志、标线进行了调整,所有标志和标线都简单明了,而且组成要素间距大。

  此外,一律使用形象化符号,且符号、文字与背景色之间保持最大对比度。这样的交通设施设计,充分照顾到了老年驾驶人的特性,也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随着中国机动车保有量的增加,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老年人的安全驾驶显得越来越迫切。

  不少欧美国家已将“维护、保障老年人交通安全”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从亚洲来看,邻国日本也将“老龄者交通安全对策”列为重要课题。

  从这个角度看,“老头乐”乐不出来,也为我们敲响安全出行的警钟,提示我们,在交通规划与设计方面,兼顾效率和公平,需要结合老年人的出行特征,设身处地进行设计和管理。

  这不仅是为老年人的福祉考虑,也必将提升我国道路交通管理能力的升级,让更多人安全出行、平安回家。

  文/木舟子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07-05 12:02:57 0字 ( 0/24)

这是个发展产业。

这是个发展产业。

  驾驶事故频发下,“老头乐”乐不出来了。

  河北张家口市,一辆白色电动代步车将5名成人及6名学生撞倒。北京丰台区,大爷驾驶代步车,撞向停在路边的摩托车和私家车后,淡定离开现场。

  数据显示,2013-2018年,因老年代步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多达83万起。更残酷的是,1.8万人因此丧生,18.6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身体损伤。

  出行千万条,安全第一条。驾驶不合规,路人两行泪。

  老年代步车满足了方便舒适的驾驶需求,但合规和安全这一关怎么过,是生产商、监管方乃至全社会,避无可避的问题。

  刚需

  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大量老年人的出行需求亟待满足。

  在中青年人群投入繁忙的工作时,不少退休老人担起了买菜做饭、带孙辈的家务重任。除此之外,老年人也有自己的出行需求,比如走亲访友、买药看病等。

  他们出门都靠什么?是否方便?

  《老人出行习惯调查报告》显示,公交车、地铁、步行是主要方式;频繁换乘、大量步行,是出行现状。

  接受调查的老年人中,56.36%主要依靠公交车;20.59%则是自行车及机动车;19.41%坐地铁;实在没交通工具可选时,就步行。

  听上去挺无奈的是吧?恰在这时,老年代步车应运而生。

  法宝

  老年代步车,官方名称为“低速电动车”。体积小、运转灵活,堪称菜市场拼杀利器、接孙子制胜法宝。

  这样一款深得老年人厚爱的车,从诞生之日起,完成了多次更新迭代。起初,它是形似火三轮的摩托车;后来,它变为“敞篷”四轮。

  直到今天,它的配套设施愈发完备。自带倒车雷达、后视镜、雨刮器,俨然迷你版小汽车。

  说得挺热闹,但这类车卖得好吗?市场规模有多大?

  数据显示,自2013年起,低速电动车行业迅速发展,到目前已达年产100万辆、社会保有量300万辆、产值300亿元。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说,到2020年,预计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保有量,将扩大到1000万辆以上,市场规模也将达到千亿级别。

  市场规模大则大矣,但用户群体特殊。因此,若不能保证安全生产、合规上路。则市场越大,危险越多。

  上路

  复盘“老年代步车”前世今生,它最初只是医疗器械,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安全便捷出行。

  鉴于驾驶者为老年人,因此,车不能开快了。道理很简单——预留充足反应时间。有研究显示,从15岁到75岁以上,人的年龄每增加5岁,制动反应时间就延长2%。

  出于安全考虑,老年代步车的车速,基本控制在每小时 10 公里之内。另外,它绝对不能在机动车道上行驶。

  不过,如今在全国各地道路上出现的“老年代步车”,不少的速度可达40至50公里每小时,且四轮代步车基本都在机动车道上奔跑着。

  速度飙起来了,还跟机动车并驾齐驱,就应该被纳入机动车范畴,接受合规管控。可实际情况是,它落在了监管的中空地带。

  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车辆按照机动车、非机动车分别管理。按理说,老年代步车更类似于电动自行车、“残摩”等非机动车,但它并未被如此划分。

  此外,老年代步车们没有牌照也不应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似乎也不能算作机动车。

  身份无法定义,监管自是难题。

  劣质

  除了身份成谜和时常上演“生死时速”外,车辆的制造生产,也存在不少隐患。

  近日,央视探访过一家制造商,情况触目惊心。

  “前面一个门面房卖车,后面搭个棚子造车。用铁皮打造的车身占据市场主流。用来包裹车身的铁皮,厚度最多不超过2毫米,且没有经过任何安全测试。”

  厂商称,“里面这些电机啥的都一样,就是壳子不一样”。只要仿着车壳,就能做出车来。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专家黄永和说,近年来,我国低速电动车生产和市场规模无序扩张,生产企业数量已超过百家,产销规模已超过百万辆。

  但是多数低速电动车产品,并不符合现行机动车安全的技术标准要求,生产企业也不具备机动车生产资质。

  无牌无证无保险的老年代步车们,大摇大摆地上路通行,给道路交通安全和通行秩序,带来严重的冲击和挑战。

  良方

  那该怎么办?

  不少行业人士建议,老年代步车划归什么领域,要如何监管,一定要明确起来。此外,车辆生产标准、登记管理、驾驶人培训、制定保险制度等方面,也要下功夫。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的学者们,给了新鲜观点。他们认为,不妨从老年人驾驶能力和道路设计方面入手。

  如果能对反应速度和处置能力进行定期检测,筛选出合格驾驶人员,那驾驶安全性不就更有保障了吗?

  如何检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副教授刘东等学者说,可以采用模拟驾驶器,进行交通信号辨认试验。

  试验的主要目的,是检测老年驾驶员的速度估计、复杂反应判断误反应次数、操纵机能误操作次数、夜视力、动视力、深视力等指标。

  要是条件成熟,可以将老年人的医疗记录,与从事老年驾驶人体检工作的检测记录相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