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指流砂 发表于  2019-06-17 08:54:49 10251字 ( 15/5083)

全国31个省份常住人口排行榜出炉 前三名很好猜 四省份负增长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夏夜色 发表于  2019-06-18 08:27:43 11字 ( 0/10)

不断加大发展共享力度。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我和我爱的祖国 发表于  2019-06-17 22:44:46 50字 ( 0/19)

人,是个战略性资源!只要能把祖国的人民养育好、教育好。那么素质越来越高的国民将会给予祖国更好的反哺!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广东佛山人 发表于  2019-06-17 21:16:37 66字 ( 0/18)

广东与江苏的GDP差距数据应该是常住人口的差距而不是5%的微弱差距,实际上两省的几乎所有客观数据如财政收入、存款总额等都相差四五成。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06-17 19:54:06 0字 ( 0/6)

长住户口要从49年开始算的。还有多少人户????

长住户口要从49年开始算的。还有多少人户????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6-17 19:34:07 11字 ( 0/8)

广东外来、外国人口多。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老干部同志 发表于  2019-06-17 19:16:17 22字 ( 0/5)

[福尔摩斯]辽宁当年计划生育搞得好的原因吧?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6-17 11:34:25 0字 ( 0/28)

人口是过日子走上繁荣发展的生动力本源。[地图][党徽][国旗][V5][心][微笑] ​​

人口是过日子走上繁荣发展的生动力本源。[地图][党徽][国旗][V5][心][微笑] ​​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6-17 18:28:29 30字 ( 0/12)

放开人口生育,是稳定房价的重要举措,可以使地产经济稳中向好。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6-17 18:40:27 97字 ( 0/63)

房子够住就行,依靠大数据清仓闲置房,减少资源浪费,盘活闲置房资源,为社会发展服务,暴力盘剥房地产,不适宜建设多快好省经济社会,必须守住房住不炒之策。[地图][党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6-17 19:17:10 67字 ( 0/14)

你要是有几十套房,靠每年的租金收入,比开个厂子还合算,不显山不露水,还不用交税,你会支持房产信息全国联网,按照拥有房产数,累计征税吗?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6-17 19:32:54 77字 ( 0/54)

建设健全民主法治,踏实社会正义公道,扶起世人良知道德,我之不懈理想追求,至于钱财身外之物,正常生活够用就行。[地图][党徽][国旗][V5][心][微笑]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蓝蓝好惨一女的 发表于  2019-06-17 11:33:51 91字 ( 0/9)

东北城市化率高,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如今人口减少是必然,而河南、河北等务工大神人口大量流向发达地区,本省人口却还能正增长的原因是城市化率地,农村重男轻女且计划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绑架真理3 发表于  2019-06-17 10:20:07 41字 ( 0/13)

东三省只有吉林勉强增长了一点,黑龙江和辽宁都是负的,没有新生人口,还怎么振兴东北?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6-17 20:12:50 13字 ( 0/8)

可能在海南、广东生孩子了。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audiooo 发表于  2019-06-17 10:06:04 11字 ( 0/16)

不断加大发展共享力度。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人口流动方向与自然增长率也出现了相应变化。目前,全国31个省份均已公布了2018年末常住人口的数据,其中27个省份常住人口实现增长,广东、浙江、安徽位居前三位,延续了近年来的格局。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31省份人口变化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各省份统计公报整理

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人口流入

从常住人口总量上看,广东、山东和河南继续位居前三,广东和山东都超过1亿人。

这其中,作为经济第一大省,广东2007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约9449万人,超过河南,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也就是说,广东已经连续12年常住人口总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常住人口增量上看,较2017年,2018年有27个省份实现常住人口增长,其中广东、浙江、安徽、河南、新疆、山东、广西、四川、湖南和河北位居前十位。

这其中,位居前三的广东、浙江和安徽的常住人口增量都超过了50万人。广东常住人口增量约177万人,连续两年超江苏、山东、浙江三省之和,2018年苏鲁浙常住人口增量之和为142.77万。

广东常住人口增量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自然增长,一个是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2018年增量中前一部分为92.76万人,后一部分为84.24万人,都是非常大的增量。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相比中西部地区,珠三角的优势虽然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营商创业环境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市场化体系,也吸引了很多人在这边创业。从产业发展来看,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加快,高端制造业、信息经济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吸引了大量的就业人口。

从广东省内的主要城市来看,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40.6万人;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60万人、53万人、55.08万人、49.83万人。近年来,不仅广深的人口增量在各城市中领跑,珠江西岸的佛山人口增长的态势也相当不错。

广东省统计局预计,由于户籍人口基数大且拥有规模庞大的跨省流动人口,广东常住人口总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保持增长趋势。

2018年浙江常住人口增量达到80万人,位居第二位,其中自然增长31万人,流入人口达49万人,也是相当大的增量。

广东和浙江流入人口多,与其近年来产业转型升级成效明显有关。以浙江为例,省会杭州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下,近年来城市经济快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别为12.6万人、17万人、28万人、33.8万人,呈现快速、持续增加的态势。今年,杭州仍将加快数字经济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更加注重数字科技创新与应用。

在广东、浙江这两大沿海省份之后,中部省份安徽2018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68.8万人,增加人数超过江苏、山东等经济大省。这其中,除了自然增长外,流入人口也不少,为28.46万人,且主要是回流人口。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安徽省首次出现外出人口回流现象,此后连年回流。目前,安徽省人口迁移已步入“外出人口持续回流”的新时期。

这一现象与近年来长三角一体化过程中,安徽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紧密相关。安徽省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林斐对记者分析,近年来在长三角城市群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安徽深入参与长三角发展分工合作,两省一市(苏、浙、沪)的很多产能转移到安徽,这对安徽经济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进而带动了不少原先在两省一市的外出人员回流。

4省份人口负增长

2018年有4个省份出现了常住人口负增长。其中除了北京外,其他三个省份吉林、黑龙江和辽宁全部来自东北地区,延续了近几年的态势。这背后既有自然增长率低的因素,也有经济增速减缓而导致人口外流的因素。

去年,辽宁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7万人,再加上外流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万人。同期,黑龙江和吉林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在各省份中位列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

东北的出生率低与当地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彭澎分析,东北原有的国企和体制内的人员比较多,城镇化比较早,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人们也比较容易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增多,在经济压力之下,生育率也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由于东北原有的独生子女比例较高,再加上近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当地老龄化十分明显,这样的年龄结构之下,出生率自然也会进一步放低。

实际上,不只是东北,地处沿海的第三经济大省山东也面临着人口外流的局面,只不过由于山东出生率较高,人口自然增长多,因此常住人口增量还能位居全国第六。

数据显示,去年山东人口出生率为13.26‰,自然增长率为6.08‰,自然增长人口为60.84万人,但山东常住人口增量仅为41.37万人,因为净流出人口达19.47万人。

人口的外流与近年来山东经济增长放缓有关。尤其是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的结构下,中心城市青岛、济南对区域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足,对周边的人口吸引力不够,新兴产业发展相对南方同类型城市滞后。因此,近年来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都在积极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发挥中心引领带动作用。

从各省份的出生率来看,2018年有13个省份的出生率超过了12‰,分别是西藏、海南、青海、广西、贵州、江西、宁夏、山东、福建、云南、广东、安徽和湖南。

从地域分布上看,出生率高的省份一部分集中在青海、宁夏等西部省份,这些地方地广人稀,城镇化率低,人口出生率高;另一部分则是在广东、福建、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华南、西南省份,这些省份过去国有经济占比较低,受计划生育影响较小,生育意愿较高。

以广东为例,粤东潮汕和粤西湛江、茂名等地都是人口相当稠密的地区。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东出生率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其中之一是,相比东北、山东等地,广东原有的国有经济占比较少,体制外的人比较多。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