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5-24 08:34:40 4412字 ( 24/14492)

还记得那个说“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的袁仁国吗?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林大好多鸟 发表于  2019-05-27 16:40:02 77字 ( 0/16)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监管不可放松!作为建设行业底层,与国企打交道不算少,要杜绝甚至只是减少国企人员仗势欺人、以权谋私(至少到现在还非常严重),路还远得很!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5-27 10:53:05 104字 ( 0/26)

沙漠奇花003:观点与看法:亲是亲、友是友、纪是纪、法是法、原则事宜切忌,古人郑板桥的“难得糊涂”。2天前 | 来自强国社区深入讨论 (沙漠奇花003 05月2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5-27 10:51:26 120字 ( 0/15)

沙漠奇花003: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推荐与分享:《人民微博》衣德祥博文:“人一定要记住不要骗人。不要去违背伦理道德更不要违反法律。千万记住,坦坦荡荡走人..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9-05-26 22:57:24 76字 ( 0/9)

死刑犯都可以堂而皇之的放出来,可见一段时期流毒有多猛烈,有多少人帮助死刑犯逃脱的一个个的控制起来全部拿下垫背,爹妈有罪的无论年纪多大即便已成老朽一并拿下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9-05-26 19:25:49 10字 ( 0/10)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9-05-26 11:09:26 18字 ( 0/36)

袁仁国式腐败仍存反腐败任重道远…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hd天行健 发表于  2019-05-26 11:08:01 12字 ( 0/13)

治党要从严,违法必深究!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王十月 发表于  2019-05-26 10:14:13 29字 ( 0/83)

党政领导干部要有底线思维,要坚守本职,一心为民,两袖清风。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畅畅111 发表于  2019-05-26 10:00:01 321字 ( 0/47)

反腐永远在路上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始终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不断深化对管党治党规律、反腐败斗争规律的认识,全面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夏凉冬暖1111 发表于  2019-05-26 09:58:16 16字 ( 0/51)

坚持从严治党,坚决抵制腐败行为!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奔马121 发表于  2019-05-26 06:04:17 42字 ( 0/19)

犯是违法违规和腐败分子都有公职人员有动作。特别在拆迁方面"官商勾结"出现很多问题。!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法制观念 发表于  2019-05-25 09:04:14 61字 ( 0/98)

这么大的贪污犯才被察,具体反映出的问题不少,从严治党在路上,这跟治党没关系了,都触犯法律了,违法者不除干净,法律毫无尊严啊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9-05-25 05:46:18 109字 ( 0/82)

《博客自传》 只负责真实 不在乎娱乐。 路遥说: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也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5-24 23:29:33 32字 ( 0/81)

袁仁国说这句话时底气不足,已经暴露他做贼心虚严重腐败嘴脸----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天佑我才 发表于  2019-05-24 17:20:16 0字 ( 0/38)

人前反腐人后腐,此等贪官难得数!见怪不怪人莫怪

人前反腐人后腐,此等贪官难得数!见怪不怪人莫怪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001柳暗花明 发表于  2019-05-24 16:53:15 11字 ( 0/36)

反腐败关键是要做得好。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蕲竹1 发表于  2019-05-24 15:05:34 30字 ( 0/75)

国企领导人腐败不能说跟上边管理部门没关系,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audiooo 发表于  2019-05-24 15:04:21 11字 ( 0/27)

多管齐下做好反腐防腐。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绵阳愚翁周俊 发表于  2019-05-24 13:05:45 40字 ( 0/194)

茅台虽然是好酒,喝多了也会醉人,醉了就容易乱性,最后醒了才知是这杯苦酒毁了人生。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龙川人杰 发表于  2019-05-24 12:42:01 33字 ( 0/58)

以左的面目示人,其实是货真价实的右右。这种人就是原来说的牛鬼蛇神。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绵阳愚翁周俊 发表于  2019-05-24 12:08:05 20字 ( 0/53)

酒喝多了,头也昏了,今儿醒了,但却晚了。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四维山山陆 发表于  2019-05-24 11:47:25 41字 ( 0/71)

让全国人民都有茅台酒喝,喝与不喝是每一个人的能力问题,不能与人民的生活水平相去太远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村夫怀土 发表于  2019-05-24 09:32:25 7字 ( 0/35)

“戏子”娱乐!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9-05-24 09:18:30 7字 ( 0/26)

替下一任说的。

5月23日,贵州茅台股价微跌1个点。就在前一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宣告了袁仁国“权力的游戏”的谢幕。

一两个点的涨跌,没有超出市场随机波动的范围,很难说是袁仁国造成的影响。毕竟袁仁国离开茅台已有一年时间。 但从官方通报中不难发现,袁仁国的违纪行为与他掌舵时的茅台经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茅台公司或许该从袁仁国身上汲取足够的教训,茅台的投资者也应充分评估其中的风险。

从纪委通报看,他涉腐行为性质很恶劣——通报用词很严厉,用了好几处“严重违反”的字样,痛批他利用茅台酒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大搞“家族式腐败”,对抗组织审查,大搞权色、钱色交易,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等。

通报还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

关键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

现在不妨回顾一些老新闻:

《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中央八项规定对企业是好事》(2014年3月25日);

《袁仁国: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2016年10月25日);

现在看来当然讽刺。在袁仁国的治下,茅台酒不仅跟腐败有了关系,成了腐败的工具,而且茅台酒帮助袁仁国完成的不仅有常规的权钱交易,还有“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但这不是茅台酒与茅台公司的问题,而在于背后的人。

茅台作为一家国企,讲的是市场法则;茅台酒作为面向市场的商品,也不该成为政治攀附的工具。

但在袁仁国手里,茅台酒却成了他搞政治的砝码。在茅台酒复杂的光环效应下,袁仁国的私欲被激活并发酵,大行违法违纪之事,最终也促成了他的倒掉。

袁仁国不就像那个可悲的咕噜吗?自以为掌握了通向权力大门的密钥,结果只是沉迷于权力的幻象不可自拔。

毋庸讳言,袁仁国一度是风云人物:从他2000年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上任后,茅台就开启了进击之路。当时茅台还不是白酒界的老大哥,2001年茅台营业收入只有五粮液的1/3,但他上位后,茅台现在已一跃成为“市值全球第一的酒企”。

在八项规定出来后,茅台曾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其最终顺利度过,令市场刮目相看,茅台股价屡创新高也是市场的认可。

当时袁仁国被视为大功臣,茅台转型的利器则是市场化。而现在看来,袁仁国搞的市场化只是表象,他可能只是把茅台的另一重用处隐匿起来,为己所用。

有人说,袁仁国“成于营销,乱于渠道”。但渠道之乱,或许指向了其营销徒有市场化之表,法与纪并未得到足够重视。

袁仁国的被查,说明了一个道理:国企反腐永远在路上,有的人呼风唤雨,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漏洞百出之时。在非法的“酒精政治”游戏里,贪腐者不管隐藏有多深,总有露头被打的那一天。

到那时,贪腐者也只能喝下自酿的“毒酒”。当然,袁仁国的倒下也确实证明了一点——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 西坡


来源:新京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