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5-23 08:31:49 6905字 ( 24/3263)

我们该以何种更大力度吸引国际人才?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林大好多鸟 发表于  2019-05-27 11:34:00 126字 ( 0/0)

人才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发展平台让他们发挥相应的价值。为了人才回归让点利出去,我们都支持,但希望不要因少数人才而改变公平的制度,给社会带来更大的不公平。而且,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9-05-24 07:33:09 69字 ( 0/6)

历史告诉我们:中国目前不是以“更大力度吸引国际人才”,谁也不会傻到把尖端人才送给地步,而是更好开发利用好中国科学培养中国式的尖端技术人才。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9-05-24 06:58:51 44字 ( 0/11)

中国已经最科学,剩下的工作是如何应用好科学,没必要吸引国际什么人才,那是在炒伪科学。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立成发展 发表于  2019-05-23 21:19:05 48字 ( 0/17)

先重视重用重奖国内,从民间到国有的各种好建议意见、各行好实力行家人才,才能真正吸引国外的人才来。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和平abcd 发表于  2019-05-23 19:56:27 15字 ( 0/10)

改变环境,提高待遇吸引国际人才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杰尼龟x 发表于  2019-05-23 17:32:03 107字 ( 0/27)

人才强国,除了要对国内人才实行优惠政策,还要积极吸纳国际人才来的中国。对于不同国际的人才,要持有平等的态度,激励激发各国人才来到中国发挥才智,发挥创造力。同时,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audiooo 发表于  2019-05-23 16:34:56 12字 ( 0/17)

要对人才有足够的吸引力。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3 19:40:59 40字 ( 0/15)

要提高理工科人员的待遇,要远离那些没啥能耐,成天高喊较量、崛起吹牛皮搏眼球的人。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巩先生 发表于  2019-05-23 16:32:37 0字 ( 0/9)

拴心留人

拴心留人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zdm111 发表于  2019-05-23 16:23:20 22字 ( 0/11)

对国际人才要一视同仁,更要有本事用好自己人。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5-23 14:53:46 28字 ( 0/12)

应分行业制定个人所得税政策,理工类科学家可免个人所得税.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3 16:20:15 62字 ( 0/12)

具有工程师以上技术职称的人员,个人所得税免交。按拥有的房产套数,累计加征房产税,开征遗产税、财产赠与税,是时候征收财产税了。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纟野村夫 发表于  2019-05-23 14:39:25 0字 ( 0/14)

针对高精尖企业与人才,建议实行退税奖励制度。

针对高精尖企业与人才,建议实行退税奖励制度。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3 16:29:09 78字 ( 0/20)

华为是真正的高科技企业,持续的科技投入额度、拥有的科创人员数量、以及专利申报总数值得敬佩。世界霸权容不下技术超越自己的公司存在,这是全面遭受打压的主要原因。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jimmye01 发表于  2019-05-23 14:36:53 46字 ( 0/24)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是人才,即使是敌国人也应该引进。没准就吸引了美国人才来打败美国高科技了。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9-05-23 13:41:48 28字 ( 0/26)

给北京城户口,子女高考比照北京城户籍考生,享受加分待遇。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05-23 10:57:21 46字 ( 0/24)

我们首先是了解需要什么人才——对于国外的人才我们要了解他们的需要有针对性的吸收才会事半功倍。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余青山 发表于  2019-05-23 10:57:09 44字 ( 0/12)

万紫千红总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国要吸引更多的人才,就必须充分尊重各种不同人才的价值!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余青山 发表于  2019-05-23 10:54:55 28字 ( 0/17)

只有人尽其才,才能更好地培育、激发、吸引更多更优秀人才!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05-23 10:51:14 30字 ( 0/22)

对于特殊的高级专业人才——特别是从国外招揽过来的人才不用征税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为民族富强奋斗 发表于  2019-05-23 10:53:45 43字 ( 0/64)

对于引进的高级人才要在国家的政策上做一个详细的制度——人才战略才是国家持续发展的关键。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强国传媒 发表于  2019-05-23 09:52:10 7字 ( 0/24)

值得关注的问题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3 16:33:08 56字 ( 0/9)

一些人只关心房价不下跌就行,有房地产支撑当前的数字好看,哪里有心事管人才的事,引了人才出了成绩,是别人的荣光了。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xinggod 发表于  2019-05-23 09:25:05 12字 ( 0/17)

效益越高 力度越大~~~

5月21日起刷屏的任正非两万字访谈实录,引发了广泛关注。访谈回应了近期涉及华为的很多热点问题,而在那些大热点外,任正非还提到了一些平时不为舆论关注的问题。

他说:“中国现在回来了很多人才,这是很重要的。但是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毕竟这些顶级专家是从外国回到中国,不仅没有优惠,税收还高很多。”“科学家本身就是流动的……我们要创造一些外国科学家来华的路。”

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个税税率偏高

引进人才的个税税率,这个问题虽然得到的关注不多,但意义不小。

2018年个税调整后,简单说,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住满183天,在此期间由中国境内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和由境外企业或个人雇主支付的工作薪金所得,均应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月薪超过80000元的部分按照45%征收计算,一般来说,外国专家的收入都会达到或者超过这个水平。

不妨看一下相关国家在这个收入段的税率——

美国个人所得税采用六级超额累进税率结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和35%,最高段为35%;

英国政府2008年4月起,将个人所得税基本税率从22%减至20%,为75年来的最低点。

税率偏高影响人才引进,不利创新

一般来说,税率的分摊是在企业与雇员之间进行的。由于顶级技术专家的谈判能力很高,企业会承担更多,这就会提高企业引入外国技术人员的成本。

一个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往往要集聚各国专家,企业的人力成本就会增加很多。即便华为这样的大公司仍然能负担得起,也可能会降低其引进人才,设立研究中心的意愿。

至于一般中小技术企业,就更无力负担。而这会影响到中国企业引入技术的力度与广度,影响技术创新的效率。

再说了,虽然个税可能大部分是由企业承担,但外国的技术专家多多少少也要承担一部分。这就会降低他们入华工作的意愿,增加企业引进外国人才的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个税税率并非只影响到外国专家,也会影响到留学人员归国工作的意愿。

技术人才的迁徙,与国家振兴息息相关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就开始接受欧洲,尤其是纳粹德国难民中的优秀人才,有将近三千名来自纳粹德国的科学家被美国接收,后来这些科学家成了曼哈顿计划中的骨干力量。

在二战中以及二战后,主动移民美国的科学人才数不胜数,爱因斯坦、德国的火箭专家冯·布劳恩都是著名的例子。

正是这些引入的专家与技术人员,使得美国得以建立二战后超级大国的地位。当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专家选择了美国,还是因为可以逃脱纳粹的阴影,追求免于恐惧的自由。

国外顶级人才来中国工作,创新成果往往会留在中国,这对中国的技术创新、经济发展,都是极有好处的。

即便创新成果有商业上的归属,但平时工作的交流、沟通,也对中国科研人员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的道路,就是一条引入技术的道路。

伴随着外国投资、合资办厂,大量的技术资料、技术人员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各行业的技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还提到了大湾区的个税税率优惠,可能降到15%。但同时,他也指出,是否在大湾区工作、工作时长等限制,很可能使得这个政策的效果打折。

从这个角度讲,对外国技术人才的税收优惠力度,各地应该有更宽松的门槛,以及更高层面的统一的制度设计。

任正非的话,是自省,也是提醒:中国要用更大的力度,吸引世界各国的技术人才,才能在如今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保持创新效率,实现国家振兴。

□刘远举(专栏作家)

来源:新京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