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5-20 08:48:40 8926字 ( 56/14099)

刘士余同志主动投案!中央纪委的通报有4个特殊之处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快的很 发表于  2019-05-23 09:09:56 34字 ( 0/0)

可能是想掩盖为他国服务,打压A股的事实.相信A股未来会有大收购事件.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xzjw 发表于  2019-05-21 10:57:24 50字 ( 0/1)

对腐败分子的处理应该在法律的框架内执行。中央纪委的通报其实也是对腐败分子违法乱纪人员的一个提醒,主动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清风禹王 发表于  2019-05-21 08:57:50 112字 ( 0/14)

金融行业独特的盈利和利益分配机制使其成为腐败的易发、高发领域,又因其与民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关注度很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刘士余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的有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05-21 07:49:46 30字 ( 0/10)

希望那些违法乱纪腐化腐败了的党员干部都能投案自首和知错必改。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平水如镜 发表于  2019-05-21 07:46:19 0字 ( 0/26)

股市这么多爆雷与他没关系?股市需要排雷专家,严厉的信息披露与监督机制。

股市这么多爆雷与他没关系?股市需要排雷专家,严厉的信息披露与监督机制。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蓝海贝666 发表于  2019-05-21 07:45:06 84字 ( 0/35)

刘士余主动投案自首,说明我国法制正在健全,惩戒机制正在逐步得到落实,反腐力度不断加大。在强大的政策攻势下,那些已经触犯党纪国法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9-05-21 07:05:25 79字 ( 0/56)

中国共产党对犯错误干部的教育、处分不断上水平,坦白依法依纪从宽,抗拒依法依纪从严效果明显。进一步引导腐败干部主动投案,对其本身、家庭、组织及社会稳定都有好处。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为民谋利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发表于  2019-05-20 22:47:42 10字 ( 0/6)

创业板上市拖得太慢了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道法自然~仙灵闪耀 发表于  2019-05-20 21:14:36 0字 ( 0/12)

回复@回收站版猪:毕竟没最后公布真相,看人都要一分为二,拭目以待

回复@回收站版猪:毕竟没最后公布真相,看人都要一分为二,拭目以待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散闪发亮憔悴悠悠6274 发表于  2019-05-20 20:38:46 18字 ( 0/29)

不敢腐、不想腐、不再腐。回归的态势!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21:00:53 138字 ( 0/43)

对资本市场就是个外行,股市的T+0,不限涨跌幅,和股指期货的一起运行,是防范大资金操作的有效方法,为啥要割裂开运作,造成炒新、炒小、炒垃圾的现状。任由大资金的庄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21:25:03 109字 ( 0/31)

T+0和股指期货,就是防止大资金狂拉、狂砸。不限涨跌幅,当天逢高卖出、逢低买入,都是对操纵股市的有效制衡。现在看似保守稳妥,其实是变相的鼓励了操纵股市行为,股市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散闪发亮憔悴悠悠6274 发表于  2019-05-20 21:09:21 25字 ( 0/9)

说的也是!谁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当然是物质的。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9-05-20 19:18:53 80字 ( 0/17)

昨天午夜听闻此消息,目瞪口呆。平静之后,感到这是个好现象,高压反腐的强大威慑,使得一些人不再心怀侥幸,不再软磨硬抗,不再担惊受怕、备受煎熬,主动投案,争取宽大。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法治社会公正和谐 发表于  2019-05-20 18:50:08 28字 ( 0/60)

他上任就公然撸袖子加油干,原来是在为自己放烟幕弹啊[晕]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001柳暗花明 发表于  2019-05-20 17:10:30 42字 ( 0/13)

好事情。多少有一些问题的官员,自己主动交代清楚,轻装上阵,一样能为人民事业多做贡献!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21:14:12 139字 ( 0/18)

刚上市,拿出十分之一的股份进行交易,看似募集金额很少,等炒新炒小把股价抄到天上以后,再清仓式减持走人,有关系才能做到圈钱脱身,二十年近四千家上市公司,有几个做强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海纳山川 发表于  2019-05-20 17:04:53 3字 ( 0/11)

硕鼠!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在时间中旅行 发表于  2019-05-20 16:41:37 36字 ( 0/15)

这个熔断我虽然没受到什么损失,可我想我这一生都会记得这个历史的特别瞬间的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霍岳 发表于  2019-05-20 15:28:29 4字 ( 0/14)

用人失职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清酒孤灯k 发表于  2019-05-20 15:13:31 4字 ( 0/14)

触目惊心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5-20 14:27:58 82字 ( 0/38)

制定公权财产公示与其全民民主法治监督制度,定会不战而屈众多腐败公权自觉投案自首,亟须职能反腐公道无私推进完善民主法制。[地图][党徽][国旗][V5][心][微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无锡梁林 发表于  2019-05-20 14:15:45 127字 ( 0/10)

[放鞭炮][放鞭炮] 感谢《人民网》给了百姓诉说实情、冤情的平台!谢谢管理员!能为老百姓利益 鼓 与 呼的版主,就是广大网友最真心 喜爱的版主! http://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5-20 14:05:57 69字 ( 0/15)

股票发行上市,治理超载超限,治污治假,萝卜招聘,扫黄抓赌,扶贫资金,等等等等,中央太多好政策,反而变成有些家伙中饱私囊,利益输送的好工具.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05-20 13:30:20 0字 ( 0/47)

看他到证监会后还是挺努力的,也遏制着了股市的妖精、野蛮人、大鳄鱼。有错能改,善莫大焉!

看他到证监会后还是挺努力的,也遏制着了股市的妖精、野蛮人、大鳄鱼。有错能改,善莫大焉!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21:07:17 73字 ( 0/16)

既然制定了规则,真金白银的买进股票,咋就成了妖精?空买空卖不是投机,却美其名的避险对冲,自己半斤八两都分不清,不符合监管实情的金融创新才是真正作。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回收站版猪 发表于  2019-05-20 12:55:07 22字 ( 0/41)

我来这里,就说明我股票亏了,想到这里通通气。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醉里挑灯再看花 发表于  2019-05-20 12:53:24 11字 ( 0/11)

粪坑里能爬出干净的蛆吗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法无禁止可自由 发表于  2019-05-20 12:44:13 66字 ( 0/23)

这货不简单,61年生,88年参加工作。还是部委级,九十年代就进入付部级领导层。换是一个平民能跨跃式当大官,只能是活在梦想中。[大笑]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回收站版猪 发表于  2019-05-20 12:31:10 23字 ( 0/12)

投机性太强,做好本职工作,不应该跨越发飙言论。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回收站版猪 发表于  2019-05-20 12:26:44 55字 ( 0/18)

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指出:党内一律互称同志。确定违法了就不能称同志。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5-20 12:11:39 0字 ( 0/10)

“真”字误成“煮”字,致歉!阮小俊

“真”字误成“煮”字,致歉!阮小俊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5-20 12:10:19 0字 ( 0/19)

中国的国情就是奇特,中国的事情就是复杂,干事完全按步就班,实现起来真有困难,退其次而求之只能成为其选择。这是现实的无奈!这更是时代的悲哀!!

中国的国情就是奇特,中国的事情就是复杂,干事完全按步就班,实现起来真有困难,退其次而求之只能成为其选择。这是现实的无奈!这更是时代的悲哀!!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盲道? 发表于  2019-05-20 11:45:40 48字 ( 0/34)

当今中美经济交锋关头,刘士余同志的抉择显得更具价值。每1个同志的回头,就会使特朗普就少一分胜算。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laopao7748 发表于  2019-05-20 11:30:08 9字 ( 0/13)

又抓了一个大虱子。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监督舆论pk舆论监督 发表于  2019-05-20 11:28:48 68字 ( 0/29)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5-20 11:06:56 0字 ( 0/44)

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这些已足够多,您我他,是否有麻木之感??!!!!!!开启新的时代,真的需要斩杀一大批贪腐的官员!

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这些已足够多,您我他,是否有麻木之感??!!!!!!开启新的时代,真的需要斩杀一大批贪腐的官员!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11:20:03 16字 ( 0/32)

不严惩贪官,难于抑制腐败的欲望!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海洋的天123 发表于  2019-05-20 11:05:31 49字 ( 0/39)

在任期间,巨量滥发垃圾新股,批量人造无德富豪,给股民造成巨大伤害,许多上市企业成为经济发展的毒瘤。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为民谋利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发表于  2019-05-20 22:52:49 19字 ( 0/3)

新一届也定调了,股市升跌和新股发行无关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回收站版猪 发表于  2019-05-20 12:14:56 2字 ( 0/10)

OK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5-20 11:03:38 0字 ( 0/21)

中国的国情就是奇特,中国的事情就是复杂,干事完全按步就班,实现起来煮有困难,退其次而求之只能成为其选择。这是现实的无奈!这更是时代的悲哀!!

中国的国情就是奇特,中国的事情就是复杂,干事完全按步就班,实现起来煮有困难,退其次而求之只能成为其选择。这是现实的无奈!这更是时代的悲哀!!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海洋的天123 发表于  2019-05-20 11:03:04 45字 ( 0/32)

什么意思,主动投案也不能减轻其在任期间滥发巨量垃圾新股,批量人造无德富豪给股民造成的伤害。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5-20 10:59:03 0字 ( 0/22)

这是坏事中的“好事”。只要主动退款和离开重要领导岗位,从轻处理也罢!人数太多,集中宽大处理有必要!对那些隐实不报和死不改悔者,痛下杀手,利民利国!

这是坏事中的“好事”。只要主动退款和离开重要领导岗位,从轻处理也罢!人数太多,集中宽大处理有必要!对那些隐实不报和死不改悔者,痛下杀手,利民利国!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道不平有人铲 发表于  2019-05-20 10:36:19 17字 ( 0/17)

金融会所的大门,刚刚打开一条小缝。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不是作家的作家 发表于  2019-05-20 10:31:03 31字 ( 0/38)

看到一个个股民在股市倒下,有的倾家荡产,家庭不和,股民真可怜!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5-20 10:14:23 0字 ( 0/14)

回复@001501:。。。。。。共产党员的基本素质是,为人民服务。。。这样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

回复@001501:。。。。。。共产党员的基本素质是,为人民服务。。。这样的人,不配做共产党员。。。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5-20 10:14:16 104字 ( 0/55)

刘士余到证监会后,股市没有涨过,一直是跌。最大的政绩就是发的新股超过任何一个证监会主席。只管圈钱,不管股市熊霸全球,也是刘士余一大特色。这也不奇怪,贪官们是只顾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为民谋利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发表于  2019-05-20 22:51:32 20字 ( 0/2)

最新一届也定调了,指数升跌和新股发行无关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xinggod 发表于  2019-05-20 10:03:57 7字 ( 0/9)

众口难调~~~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001501 发表于  2019-05-20 09:48:40 47字 ( 0/37)

高级官员,主动投案,虽违法违纪,但能自我认知并下决心修正的态度,还是体现了党员同志的基本素质。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9-05-20 09:43:10 0字 ( 0/21)

多的是,,,就害怕,不敢抓

多的是,,,就害怕,不敢抓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10:12:14 64字 ( 0/42)

金融领域的腐败优于官场,拿着高薪,吃着贷款回扣,制造天量呆账、坏账,股价始终低于净资产的就是这个原因,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了。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公几 发表于  2019-05-20 09:30:01 17字 ( 0/30)

金融口还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5-20 10:16:16 39字 ( 0/45)

他比以前药监局那个还坏,看其他网站的信息,亿万股民群情激奋,呼吁对他立即正法。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5-20 09:16:42 7字 ( 0/17)

想到金融战线了

撰文| 董鑫高语阳

刚刚过去的这一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在深夜打虎。

最新的消息来自于5月19日晚上11点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有一点很特别。

刘士余配合审查调查的通报一发出就挂在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首页,但截至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发稿,在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中“中管干部”一栏都没有将刘士余的消息收录进去。

通报中的4个特殊之处

这是一份“非典型”通报,内容一共57个字,但特殊之处很多,其中有4点比较重要,一个个来说。

首先是“配合审查调查”,这在通报中是首次出现,此前都是“接受审查调查”。

第二个是“主动投案”。就在本月,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审查调查通报中首次使用“主动投案”,此前都是用“已投案自首”,刘士余是第二个“主动投案”的官员。

第三点要解释一下,对刘士余进行审查调查,为什么仍然以“同志”相称?

对此,2017年7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曾在回答读者提问时称:

首先,党内互称同志,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在组织审查期间,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

其次,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执纪审查本质上是党内审查,通过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促使被审查人深刻反省、认识错误、交代问题,也是对被审查人进行党性教育的过程。从审查一开始互称同志,要求被审查人学习党章,重温入党誓词,有利于唤醒被审查人的党员意识,重拾初心、重建对党组织的忠诚。

因此,以“同志”相称此前是出现过的。

例如,2017年7月,孙政才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当时的通报原文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最后说一点,通报中说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

有小伙伴提出,此前看到的通报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一点要说明的是,这两种方式在以往的通报中都有出现,但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统计了一下,在此之前,今年以来接受执纪审查的中管干部共9人,通报中的表述都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

刘士余是今年第三位被审查调查的正部级官员,第二个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个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有小伙伴提出,刘士余的通报为什么用的是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的身份?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注意到,还有媒体转发此消息用的是“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毕竟他的这个身份更为人所知。

此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疑惑,比如,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时对其职务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赵正永、秦光荣接受审查调查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他们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

据《人民日报》报道,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也就是说,刘士余是今年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在职正部级官员。

“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知道大家很熟悉,我们还是来回顾一下刘士余。

刘士余出生于1961年11月,江苏灌云人,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是技术经济学博士,先后任职于央行、中国农业银行,在2016年担任证监会主席前,刘士余是农行董事长。

证监会主席一职有是“坐在火山口”的官员之称,大盘指数始终是他们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6年2月19日,刘士余履新证监会主席的时候被看作是临危受命。当时,A股在经历“股灾”的动荡之后,又经历了实施仅4天的“熔断新政”。

在任三年,“监管风暴”是刘士余最醒目的标签之一。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随后这一纪录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不断被刷新。2018年,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达310件,罚没款超过百亿金额,达到106.41亿元。

虽然资本市场一些气象确实改变,但指数又回到了原点,改革未完成,刘士余谢幕。今年1月26日下午,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1月26日,刘士余(黄衣)从供销总社离开

在供销总社的网站上,刘士余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在5月13日。他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经贸、投资、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记得,就任证监会主席一年后,刘士余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曾说过,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金融家与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成了金融大鳄。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是金融家还是金融大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