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4-15 08:31:22 10959字 ( 59/23305)

不到一年17人离职!是什么逼走了这些干部?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侠文 发表于  2019-04-18 08:54:36 110字 ( 0/3)

上边一级一级开会讲话提要求,都要基层学习落实汇报,仅仅这些形式上的事情就干不完。没有精力去干需要干的实事。小企业也是这样,中央政策再好,到最底层管着企业的一个一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青铜器先生 发表于  2019-04-17 09:04:36 59字 ( 0/15)

现在那里还有焦裕禄的干部呢?焦裕禄时代,干部几乎都是吃苦耐劳不计报酬。改开后,价值观和大环境已然让人们不得不患得患失。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借读幸福 发表于  2019-04-16 16:26:01 500字 ( 0/14)

祖国!保佑“实干干部”!!!又到了N个攻坚决胜年,N个收官年,N个目标规划落实年。JZ大会上说治理“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干部职工,不惯毛病,严打保护伞。又到了季度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荦然 发表于  2019-04-16 14:47:26 39字 ( 0/5)

深有同感,想解决,但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一晃多年过去,成效不见得让人满意。[汗]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安梓一 发表于  2019-04-16 12:03:28 8字 ( 0/2)

[猜想][伤心]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6 11:51:37 27字 ( 0/22)

扶贫,需要一部分干部去主动作为,需要一部分去被动作为。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6 10:40:00 47字 ( 0/70)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我是一个基层公务员,希望国家出台离岗创业的政策,去发展农业,改变农村。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求智2 发表于  2019-04-16 10:20:14 0字 ( 0/38)

马云说,钱不到位,心里委屈

马云说,钱不到位,心里委屈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lufagai 发表于  2019-04-16 10:07:13 157字 ( 0/15)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茸儿 发表于  2019-04-16 09:46:12 216字 ( 0/56)

扶贫工作主要还是要着力改变群众的思想观念,从根部解决消极、不上进的思想,要智志双扶。要深入农户家中宣传扶贫政策,重新树立脱贫的信心和斗志,要让贫困户进一步认清,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6 10:16:54 118字 ( 0/28)

改革农业生产经营的体制机制,农业的产业扶持政策(给中储粮等粮食收储企业发补贴,而不是给土地流转大户补贴、给农民补贴,给流转大户,大户是冲着补贴去的,给农民粮食补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6 08:51:10 114字 ( 0/34)

我们的保险业多有诟病,慈善业也差强人意,改革创新机制,成立慈善互助服务公司。我们的农业需要科学民主、规范统一、合理合法的生产经营制度,成立农业合作股份公司,实行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荞麦湖 发表于  2019-04-16 08:28:31 205字 ( 0/20)

扶贫要从根本上解决,至少以乡镇为单位搞一些民生工程,让农民有活干。有活干才有饭吃,这才是长久的扶贫!很多地方不顾实际要求一个村要有一个项目,千篇一律发展什么养植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潇湘独狼 发表于  2019-04-16 08:20:48 91字 ( 0/35)

是该改革干部考核机制了,上级考核就只能如此,不断地要求报告,不捏造业绩无法生存,捏造业绩又怕被查,部分干部还会感到良心不安。应该改为民众评议(通过网络,实名投票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6 09:01:37 84字 ( 0/16)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人民心平气和就会政通人和。为政在人,一方面选人用人需要民主,当家人(政府领导)应选拔选举产生;二方面管人也需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黄振强 发表于  2019-04-16 07:31:52 13620字 ( 0/39)

中国农村小城镇社区建设、土地集中耕作存在难题及解决方案建议书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城市畅通志愿者 发表于  2019-04-16 06:13:35 19字 ( 0/44)

本领不强; 思想有问题。。。。。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9-04-16 06:04:20 6字 ( 0/14)

背后有的是人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书生无语笑落魄 发表于  2019-04-16 05:22:39 0字 ( 0/43)

扶持农桑乃固国安邦之本!!改革开放以太多太多的国人有了不劳而获的思想!!

扶持农桑乃固国安邦之本!!改革开放以太多太多的国人有了不劳而获的思想!!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4-15 23:04:46 37字 ( 0/32)

说来说去,事出有三,1,考核压力大;2,问责风险高;3,工资待遇低----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9-04-15 22:45:12 67字 ( 0/58)

基层的年轻人的确很累,经常加班,而且没有加班工资,必须依据劳动法办事,别周扒皮式的给年轻人施压,施压必须在他的承受范围,别搞形式主义。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五个公认通治 发表于  2019-04-15 22:03:25 26字 ( 0/35)

摆出脱贫问题,攻关脱贫措施,突出脱贫榜样,让省官示范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尚竹心88 发表于  2019-04-15 21:10:19 0字 ( 0/36)

做个好人没意思。

做个好人没意思。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尚竹心88 发表于  2019-04-15 21:09:52 0字 ( 0/22)

给范爷闹的~

给范爷闹的~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22:12:34 73字 ( 0/128)

再裁减或者合并一些部门,事业编制具有管理职能的人员,划转为公务员转岗到街道、乡镇、或者公安、市场监督的一线岗位,不想转岗的变成企业,或者社会团体。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愚公之剑 发表于  2019-04-15 19:14:40 45字 ( 0/71)

首页还有一个帖子《基层教师时间去哪了?教师感慨:“都快没时间教书了”》,也算是一个答案吧。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谈看法 发表于  2019-04-15 19:04:52 112字 ( 0/107)

一些贫困地区基层农村干部真想要做好事,确实不容易,一是压力大,二是面对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和诉求,三是可用的资源极其有限(与所承担的任务、责任不很匹配);希望上级部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22:30:41 31字 ( 0/24)

下派驻村第一书记做法很好,时机要把握好,与时俱进内涵太深刻了。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猴王在世 发表于  2019-04-15 18:21:06 18字 ( 0/81)

我的跟帖已经发了,退稿箱里也没有哇。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22:24:27 53字 ( 0/24)

时代不同了,外来的第一书记水土不服,不可能让他们留下来,长期带领村民致富的时间,也不能要求人家有那种境界。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荆棘丛 发表于  2019-04-15 17:21:01 55字 ( 0/103)

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根本出路是走集体化共同富裕道路,而不是如何扶贫。扶贫只能解决一时的贫困,一旦不扶,立刻返贫。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昊胜 发表于  2019-04-15 20:57:05 3字 ( 0/25)

有道理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18:16:13 64字 ( 0/109)

有些地方搞突击扶贫,数字扶贫,很不现实。扶贫还要从发展教育、加强基层民主法治建设选出好的带头人、提高社会保障能力等方面逐步实现。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7:20:17 66字 ( 0/45)

现代信息化社会,基层总感觉是在被动的做事情,是按上级的意图做事情。小政府,大社会,我们的上级政府应尽量少做事,多选好、用好、管好人。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南南老人 发表于  2019-04-15 17:08:34 41字 ( 0/76)

怕苦怕累,意志不坚的临时度金的干部,走的越早越好,不脱一层皮,是搞不好农村工作的: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万朵桃花朵朵红 发表于  2019-04-15 16:59:55 36字 ( 0/57)

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昊胜 发表于  2019-04-15 16:38:05 9字 ( 0/32)

三千元,被平均了,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6:35:42 33字 ( 0/52)

经济下行,就业问题,经济发展问题,应鼓励公务员离岗创业、提前退休。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5:38:10 39字 ( 0/61)

农业是安天下基础,是根本,做农业是不可能发大财的,是需要有一点情怀的人去做的。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5:33:01 35字 ( 0/63)

“富民强国、耕战为本”,出台政策,鼓励公务员离岗创业,做农业的更优厚。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猴王在世 发表于  2019-04-15 15:29:41 378字 ( 0/70)

首先,扶贫扶的是怎样的一群人?一、思想贫穷:因循守旧,不思进取,文化程度低下,不易接受新生事物等;二、年龄偏大、老:年轻人都到外面闯世界去了,去享受外面精彩的世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5:24:03 91字 ( 0/103)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什么时间要脱贫,都先设计好了的,怕是不科学吧。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给基层干部时间、空间,让一部分干部能做兼职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晓鲁 发表于  2019-04-15 15:22:17 28字 ( 0/166)

待遇低,压力大,看不到前途,是留不住乡镇干部的主要原因。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潇湘独狼 发表于  2019-04-16 15:11:01 13字 ( 0/17)

农民工待遇低留不住会乍样?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17:54:29 52字 ( 0/59)

军公教人员全国应当执行统一的工资标准,稳定基层是立国之本,生活待遇相差过大,基层就留不住人,也稳不住心。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绵州愚翁 发表于  2019-04-15 15:13:25 24字 ( 0/142)

基层事情多,而且很繁琐,不下苦功夫,当然难收获。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5:13:18 51字 ( 0/61)

扶贫更重要的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救急需要改革创新慈善保险的机制,济困需要农业生产经营制度的改革创新。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8228276783 发表于  2019-04-15 15:07:02 63字 ( 0/134)

有传言一个人干,三个人看,六个人检查、督查。能去扶贫的干部,大多数是有点情怀的,是想干一点事业的,可疲于应付上面的考核、问责。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4-15 17:32:42 66字 ( 0/75)

这是实话,干的越多,责任风险就越大,有关系的都去清闲部门了,越需要人的基层服务管理岗位,越是缺人,很有必要从体质机制上找到解决办法。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教育只是文化的开始 发表于  2019-04-15 15:03:55 47字 ( 0/60)

对于真正有志于扶贫的干部就应该给他们创造条件,让这些有为人民服务思想的人能够站的住、使的上劲。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广阔人生 发表于  2019-04-15 14:57:43 29字 ( 0/98)

扶贫先扶志,在惠民政策的带动下应该充分调动贫困户的积极性。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panzs 发表于  2019-04-15 14:49:16 16字 ( 0/51)

应该让拟提升的干部去扶贫第一线。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下午茶1980 发表于  2019-04-15 14:40:17 96字 ( 0/78)

在这个新鲜感至上的年头里,很多东西都是来得快去得——于是乎,坚守成为一件难得可贵的事情,扶贫干部扎根基层,任劳任怨,建议要从制度上、生活上给予关心关爱,让扶贫干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佛灯65 发表于  2019-04-15 14:23:41 91字 ( 0/115)

满以为进了政府机关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没有想到那么辛苦那么难,还是选择辞职吧。这些人就不应该去做政府公务员,走了好,让那些愿意吃苦愿意为老百姓服务的人上,占着茅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4-15 13:33:53 59字 ( 0/95)

精准扶贫就是扶德,尚须国家全力推进,尚须保障扶贫有力,以保早日有效脱贫。[地图][党徽][国旗][V5][心][微笑]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audiooo 发表于  2019-04-15 12:09:32 18字 ( 0/74)

扶贫干部都是优秀的干部,要大力支持。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海王八 发表于  2019-04-15 10:51:12 5字 ( 0/37)

应该减负。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立成发展 发表于  2019-04-15 10:39:58 30字 ( 0/96)

不重视奖励基层就没有上层发展,不重视奖励一线就没有二线生存。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无语的士兵 发表于  2019-04-15 09:45:20 28字 ( 0/146)

产生问题根源:基层干部工资待遇低,工作量大,提升空间小。


一个县扶贫系统干部不到一年有17人离开;另一个县的扶贫信息员有1/3辞职;还有的村连换3名第一书记都干不下去,调离后自感“脱离了苦海”……部分基层扶贫干部反映,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工资待遇低,让他们不堪重负,渐生退意;又时逢地方机构改革关键期,面临是去是留的选择。

在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某些基层扶贫干部的叫苦、畏难、厌战情绪乃至逃离行为,值得警惕和正视。

1

一个县扶贫干部不到一年17人离职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某县,乡镇扶贫工作站少的五六人,多的十几人,加上县扶贫办工作人员,全县扶贫系统干部约有120人。去年该县先后有17名县乡扶贫人员辞职或调走。县扶贫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人以事业编制人员为主,在大半年内‘扎堆’离开扶贫领域。

其中一个镇扶贫工作站的两任站长辞职。第一名站长在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一年后,又在县扶贫办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一年,于2018年10月辞职。她说:“越到基层,任务越重,而落实的人越少。镇扶贫工作站负责对接县上好多部门,除了搜集信息、上报数据、写各种材料、开展培训等,还要经常下乡检查。人少事多压力大,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

另一名站长辞职后去了广东工作。她对记者说,刚到扶贫工作站时觉得工作光荣,后来发现想法太理想化。上级部门什么事情都扔给乡镇,个个都急要,做得不好或不及时就被通报。

“‘5+2’‘白+黑’,元旦跨年都在加班,加到开始怀疑人生。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镇扶贫工作站工作人员说,“基层扶贫工作各项政策太多了,我们所有的任务几乎都来自省里,县里只是把任务分派下来。我们压力能不大吗?”

西部某深度贫困县扶贫办副主任透露,2017年该县招聘了85名扶贫信息员,基本上每个村有一人,截至2018年底,大约1/3的人已经辞职。

2

一个村两年换了4任第一书记

基层责任重、压力大,让某些扶贫干部滋生厌战情绪,不愿久留。中部某村村民介绍,这个村两年里换了4任第一书记。

第一任第一书记在2017年10月的一次督查中,因工作不扎实背了一个处分后,“高高兴兴”回到原单位,逢人便说“脱离了苦海”。

第二任第一书记进村后看到成堆的材料当场就蒙了,只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晨就卷铺盖回了县城。

原单位派不出人,部门领导只好托关系,从其他单位借了一名50多岁的老干部,先顶一段时间。目前在村里工作的是第四任第一书记,村民也不知道他能干到什么时候。

3

一个县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人选

待遇低,留不住人。西南某县一名公务员编制的扶贫干部说,他有20年工龄,10年副科经历,收入一个月到手还不到3000元,养家糊口让人发愁。而当地事业编制人员收入更少,每月2200元左右。一名去年7月辞职的扶贫干部说:“我去年每月到手工资2000元,加班从来没有报酬。现在,不少县乡扶贫干部努力考到省里市里。”

基层扶贫干部,特别是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晋升空间小成为他们的心病。在基层,事业编制人员的数量是公务员的数倍,承担了大量繁重工作。在近年基层公务员待遇提升、部分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事业单位和事业编制人员面临的困难愈加凸显。

记者在中部某县了解到,前些年事业单位参公改革后,目前当地县直事业单位只剩下两三家,可选择空间进一步压缩。同时,按相关规定,县直单位事业人员不能提拔进乡镇领导班子。

该县一名扶贫干部说,乡镇工作繁重、考核压力大、问责风险高,县里公务员、参公人员宁可在原单位苦熬资历,也不愿到乡镇。而县直单位事业人员想去却去不了。“前段时间机构改革中,乡镇副科岗位空出20个名额,只有三四个岗位有合适人选,其余位子碰到了选人难。”

4

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

削减基层无谓的形式主义负担,才能让基层扶贫干部轻装上阵,将时间精力用到脱贫实事上。近期,中办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今年作为“基层减负年”,赢得基层干部一片掌声。基层扶贫干部期待,切实解决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尽快将减负落到实处,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

给基层扶贫干部减负、打气的同时,要让有为者有位、吃苦者吃香。早在2014年,中央就推出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今年3月,中办又印发《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其中明确提出,改革公务员职务设置办法,建立职级序列,畅通职级晋升通道,拓展职级晋升空间,促进公务员立足本职安心工作,加强专业化建设,激励公务员干事创业、担当作为。

广西大学中国贫困治理与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莫光辉等专家认为,这些改革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基层干部的困扰,但政策效果的显现,特别是涉及事业编制人员的改革效应,仍需要一个过程。

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期,可适度加大对基层扶贫干部提拔、任用方面的倾斜。基层干部呼吁,对于在脱贫攻坚战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人才,在职务提拔、职称评定、待遇提升等方面,应给予特殊关爱,鼓励其继续奋战在基层一线;对长期坚守在扶贫一线的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员和扶贫工作站干部等,可不受年龄、身份、学历、级别等因素影响,给予破格提拔使用。

要尽快健全激励政策机制,出台吸引基层扶贫人才的专门办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区委党校教授盘世贵说,可根据各地实际,建立专门的待遇保障机制,尤其要对事业编制的扶贫干部在公务员招录中给予照顾和倾斜,让他们看到未来发展希望

扶贫工作是个良心活,有赖于广大扶贫干部的倾情奉献和艰辛付出。在为基层扶贫干部做好机制保障、畅通其上升空间的同时,还应加强与他们“心灵对话”,开展情怀教育,扭转消极思想情绪。要让他们了解脱贫攻坚的意义,明白投身脱贫攻坚事业的价值,积极担当作为,乐此不疲。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