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去伪求真 发表于  2019-02-10 10:47:03 14150字 ( 0/261)

去伪求真:帮[笑傲江湖V]续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去脉

    按:针对[笑傲江湖V](即降龙十八掌)先生的谬文《小岗村1.0版的包产到户摆脱了饥饿、实现了温饱,只要这个历史使命完成了,小岗村就足以名垂青史。》我写了《去伪求真:解析[笑傲江湖V]先生的小岗村“名垂青史”》予以了驳斥,[笑傲江湖V]先生不敢面对我的驳斥,于是转了一篇他曾反复引用的十年前《南方都市报》的文章《安徽小岗村冒死包产到户 如今反思集体道路》以讹传讹。这里需要明确的是,标题中的反思集体道路”是指反而去思索集体道路的意思。[笑傲江湖V]先生在转发这篇文章时自拟了个标题《小岗村包产到户的来龙去脉》,但是只转发了原文的前半部分“来龙”而将后半部分“去脉”却给贪污了。为了让网友了解该文的全貌,以便对小岗村包产到户的来龙去脉有一个全面了解和辨析,这里特续转该文的后半部分如下(文中加粗部分为转帖时加,以便众网友掌握重点)

 

《安徽小岗村冒死包产到户 如今反思集体道路》(后半部分)

 

  村民才富一点,就开始乱收费了

 

  1978年没有单干的时候只能收3万斤粮食单干后当年就收了18万斤,一下子就翻了6倍都不止。此后年年有增长(据1994年3月4日《人民日报》《在史诗中裂变的小岗村》,1979年秋收,小岗村的粮食总产1978年的3.6万斤猛增到13.2万斤,人均收入由上年的22元跃升为400元。―――记者注)。

  以前地也少,全村1000多亩地,除了517亩包产地,其他的都荒掉了,没有人种了。大包干后,这些荒地都被利用起来了。人们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看不到荒草,遍地都是粮食。

  这之后就没有要饭的了。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了,家里饭都吃不完了,谁还出去要饭呢?单干之前,生产队里都是一些茅草房,我那时四五个孩子,全家就一间房子,屋门都是用芦秆架的。大包干当年,我就新盖了6间茅草房,后来又盖了好几次,1993年盖了砖瓦平房。农业机械、手表、电视机什么慢慢都有了。过去粮食都是用扁担挑,现在都是用拖拉机拉。我们的发展是很快的。虽然说小岗没有富起来,但从住、穿、吃和机械等方面都进步了很多。

  在1978年之前,生产队生产的粮食每年应交1800斤,小岗一年都没有交过。历史上就没有交过国家皇粮。1979年产18万斤,我们当年就把国家的皇粮任务完成了。那个时候粮站都没地方存粮食了,就现盖粮仓。

  开始几年没有乱收费,村民才富一点,但不久后就开始乱收费了。

  一个部队的师长来小岗参观,他到我家,我问“我们这样(单干)能干多少年”?他说“现在老邓在政,政策不会变,我就怕地方的腐败政府看你们有了,虽然锅里还没多少,他们就你一勺我一勺把锅里给挖空了”。

  当时我还不信,后来他的话就变成现实了。

  单干后,我家有四五十亩地,那个时候干的只够缴费,全罚掉了。名义上说是为群众服务的代收款,比如用于集体抽水的费用,但是那几年根本没抽多少水,剩下的钱也不还给农民,代收到他们自己的口袋去了。再比如“基本建设费”,每个人收二三十元。收上去了什么也没建设。要收费了,我们几个大队干部就得打个报告,今年想要为农民干点什么,变相收费。

  1980年代中期,乱罚款到什么程度了?不交罚款就把你们家门给扒了,罚你多少钱就从你家粮仓扒多少粮食。村民要是抗拒打架,就被抓到派出所。当时我是村长,一年有1000多块钱的收入,是上缴款的回扣钱。

  我认为那是错误的。但我作为村长也带人去扒粮食。不扒不行,任务完不成,没有办法。我心里也挺矛盾的,共产党的路哪能这样走呢,我们当干部一天到晚扒群众粮食怎么行?

  我就写了一封信让人带给王郁昭,王郁昭带给了万里。

 

  温家宝点名请我,我告了乱罚款乱收费的状

 

  温家宝可能就是因为我那封信来的小岗。至少我的信转交给他看了。

  那时上面只要来了人,我讲了实话,上面的人就会找县里面。县里面就认为我老严尽说实话,他们就不高兴。后来县委书记找到我说:老严你一天到晚给群众打官司,群众的收成我们扒去的还不到两圈。我就说,你两圈他两圈,总共有几圈呢?

  温家宝没来之前,县委人大一把手就对我说,老严,你这次不能再说实话了,你这个实话说了弄得我们集体政府都不好看。我当时说,我不讲空话。他就说,不管你说不说空话,我们不安排你说话。

  温家宝来的时候,县里不让他来小岗村,怕我们讲了真话啊!就借口说抽水把土路给拦了,实际上根本没有放水。后来温家宝一定要见我们,说“把严队长接来”,就用车子把我们接到了小溪河镇上去。

  但是后来没安排我讲话,安排严宏昌(大包干时任生产队副队长)讲话。他开会谈到人均收入5000元,温家宝也没吱声。

  要散会的时候,温家宝说,不行,有几个老同志点名说一定要找到严俊昌,请他讲话。

  我在会上说,我如果不讲,对不起党,也对不起群众。我们就要说实话,我们政府只有脚踏实地实事求是才有希望,不能净搞弄虚作假。有人说农民种地那么富,人均收入那么多钱,其实没有。实际上只能解决温饱。哪有那许多钱?我们每年人均只能收到七八百、上千块的样子。

  我又说,为什么搞大包干?因为大集体挫伤了劳动积极性,党和群众的距离越拉越大,群众不相信我们党。可我们现在这样单干后生活都过好了,为什么党和群众的距离又拉大了呢?群众瞧不起我们干部呢?现在净搞什么乱摊派乱罚款,见你种烟、种棉花、种油料,都要收钱,连养猪还要收二十块的猪头税。那些费用多的一户有两三千,我家有一两千。这种乱收费乱罚款农民怎么看得过去?我们赚的还不够政府要的,这不是个问题吗?

  另外,既然把土地交给了我们,那农民就该有自主权。现在上面如果安排了种烟、种棉花,农民就必须得种,而且还必须达到他规定的产量,定的指标根本达不到,达不到就罚款。人家麦子种得好好的,全给犁了,有干部搞了油菜坊,让农民必须种油菜。非要强迫别人干什么呢?村民种油菜不赚钱也得种,想告状也没处告!

  当时温家宝就问,严俊昌提的可是事实?县委书记不敢回答,就说,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温家宝说,严俊昌提的如果是事实,立即纠正,老农民这么朴实,怎么种田种得这么辛苦呢?

  当年我们一个公社就没有交这些罚款。第二年,其他的乱收费也都不敢收了。有的人就说大家要买花炮到严俊昌门口放,他这一告状我们每年要省多少钱。

 

  1993年再回小岗,我想办点集体经济产业

 

  小岗原是严岗村的一个小队。我原来分田包干是在小岗队开始的。大包干批准后我就在严岗村当村长。1993年,因为我给万里写信,县里面怕中央再来人,就想把严岗村分成两个村,大严生产队和小岗生产队分出来合并成小岗村。安徽省人大亲自抓小岗1993年把我调回小岗村当村支书。

  我当时不同意,这样有什么意思呢?上面说村子人口少,上面好支持,这样可以让小岗早点富起来,上面下来视察比较好看。因为我不同意,县委开群众会说,如果同意两个生产队并成一个小岗村的话,上面农业税什么的啥也不收。这样群众就都同意了,1993年,小岗村就取消了农业税。

  现在小岗村有400来人,100多户。当时我反对两个小队并成一个村,我认为不见得人少就能干好事。村里人多,才能选出能人来。

  上面来人的时候我一直不说假话。后来又把我调到小溪河镇里当镇农委副主任,“你属于国家干部了,调出去不能在家住了,小岗也不与你相干了”。

  1993年,上面打小岗的旗号,注册小岗商标,在小岗村之外,搞农业实业总公司,引进瓶盖厂、面粉厂什么的。这些厂和小岗没有任何关系,小岗一分钱也摊不到,村民什么好处也没得到,都是假的。

  我回小岗村来做村支书,也是想着能办点集体经济产业。县里也想要扶持小岗,我就准备培养严宏昌,参与筹建农工商总公司,还让他参加上海的政策研讨会……后来干得一塌糊涂。小岗村企业工程什么的特别多,邻村没有这么多,小岗村牌子响才搞得这么多。

  有一年,日本还赞助了小岗1000万日元(约人民币70万)养鸭子。后来县政府拿钱盖了一栋房子,钱根本就没有用来养鸭子。

  90年代开始土地又荒了不少,地种完了也懒得管了,因为种地收入不高大家主要靠打工赚钱。1997年,严德友任村支部书记时,引进了江苏连云港市长江村的支持。小岗的变化和长江村分不开。长江村为小岗铺了友谊大道、绿化,帮助发展小岗的葡萄业和其他农副业,给村民送彩电,让小岗人重获信心。

  小岗的葡萄特别有名这几年都种葡萄,年景好的时候一户每年一两万块钱没有问题。葡萄苗加杆子一年就要花一两千块钱,都是长江村赞助我们的。其他队想干哪有这个机遇呢?种葡萄以前呢,小岗经济和其他村差不多。现在小岗经济比其他村要好点,因为在长江村能人的带领下,小岗村开始逐渐发展副业了。人们思想开始转变了,过去主要就是种稻、麦子等粮食作物,现在哪个经济效益高,就搞什么。

  前两年,生产队干部说要出去看看,解放解放思想,村干部一堆人去南街村、大寨、红旗渠这些地方考察。没去之前,我就想,好地方必须要有好带头人。学南街,要有南街一样的带头人才行,像华西的吴仁宝,像长江村的郁全和。郁全和从二十多岁干到现在,只有长期的干部才有长期的稳定,才有长期的发展。

  我所说的集体经济与大包干前的集体经济是两回事,现在的集体经济必须要有村办企业,没有企业光靠种田只能解决温饱。学南街村,小岗必须要有集体企业才能学。有了集体经济,农民有了收入,没有了后顾之忧,自然就把土地让出来了,这样村干部就该加大投入,整平土地。以前100个人干的土地,机械化后只需10个人。农村的生产必须要机械化,但怎么走这条路?要看准了才敢走。要是没有企业,农民没有收入,把土地收上去不出一年,又得要饭。这要相当长一段时间。必须要有能人带。

  大包干让小岗成了明星村,这对小岗应该是好事,毕竟上面有拨款什么的。党对小岗这么重视,但是小岗人没创造好。

  现在人民日子好多了。农民没有想到有今天,不少吃不少穿,也没有干部整天上门扒这样扒那样。现在不但取消农业税,还给农民补助,一亩地补30多块钱,虽然少,但党这种做法群众感激啊!几千年的皇帝,什么时候不要国家皇粮,还反过来补助农民呢?这说明共产党能治理好中国,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过去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就是看车头是不是有本事带,这是关键。

 

  采写/摄影(除署名外):本报记者 韩福东 实习生 雷敏(南方都市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