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1-18 08:53:28 33587字 ( 36/10737)

轮到最大直销企业了!无限极被曝致心肌损害 宣称能治白血病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农村的青年 发表于  2019-01-22 17:38:47 76字 ( 0/3)

多数保健品和部分药品用途都有夸大宣传的广告,还有些药品、保健品名称和用途说明专业化抽象化,消费使用一定警惕!同时部分过度医疗滥用药品治病问题也需要纠正。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啦啦夏夏 发表于  2019-01-21 10:37:54 29字 ( 0/11)

严厉打击坑害老百姓的行为,加强行业监管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刘0769 发表于  2019-01-21 08:22:01 172字 ( 0/10)

。四、成立合作区。寻找五十万吨级航道环境建设麻涌世界前十大港口。建设香港般民航机场成立民航保税加工区。建设麻涌并列郑州铁路枢纽。引入川黔赣湘滇闽琼桂鄂…铁路汇成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刘0769 发表于  2019-01-21 08:21:49 423字 ( 0/12)

又连续献计麻涌:一、首选一块邻望洪枢纽又处东莞大道与麻涌大道和莲花山通道沿江高速等大道上且待开发面积约为几平方公里土地。设立麻涌中心区与商务区和世界企业核心办公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河泮1717 发表于  2019-01-21 08:17:43 13字 ( 0/6)

夸大宣传一般不会是正当营销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戈壁蓝天 发表于  2019-01-20 17:57:37 0字 ( 0/23)

回复@棠丽:赞一个

回复@棠丽:赞一个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棠丽 发表于  2019-01-20 14:34:54 76字 ( 0/17)

一要重奖曝光之人,二要判处骗孑死刑并没收一切资产解散企业,三要法办监管失职者.多如牛毛的的私企奸商长期全国行骗规模宏大谋财害命后果严重的问题应严查!!!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9-01-20 14:28:32 33字 ( 0/21)

骗子五花八门,各有巧妙不同。大盗巨骗,吸血巨魔。该查查阿里巴巴了!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荞麦湖 发表于  2019-01-20 09:33:43 174字 ( 0/37)

权健、华林、无限极、天狮这些耳熟能详的保健品带给普通老百姓的伤害罄竹难书,究其原因,监管失策!明明知道是假的,只要不出事,懒得去理它,还能为地方财政带来收益!只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红肥绿瘦1 发表于  2019-01-19 21:35:16 29字 ( 0/24)

人不同,事不同,行为的科学,要认真去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1-19 21:03:21 101字 ( 0/39)

保健品不用审批,这就是天大的漏洞,我们不能只顾少数人发财,不顾广大群众的生死存亡。有审批制度,还有人弄虚作假,坑人害人,不用审批不乱套才是见鬼了。难道政策制定者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非洲白寡妇 发表于  2019-01-19 16:33:44 52字 ( 0/22)

违法的受到惩处,相关管理和监督部门和人员,最多罚酒三杯,甚至依然继续像往常一样为人民服务,多年都是如此。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老实女 发表于  2019-01-19 16:02:09 59字 ( 0/29)

厉害了,我滴国!什么人间奇迹也能创造出来,只有您想不到的 没有我们造不出的。我们人才济济 成果累累从第二很快就第一啦!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9-01-19 12:37:54 12字 ( 0/32)

诈骗产业,已经成一条龙。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9-01-19 10:37:59 10字 ( 0/33)

人命关天!岂可轻心?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王仁心 发表于  2019-01-19 07:05:23 30字 ( 0/24)

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大肆播放和刊登虚假保健品广告害人不浅!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1-19 00:12:02 65字 ( 0/38)

”无限极“这个生产护肤品,个人护肤品,家居用品,养生用品--就能治好”白血病“,这种”无限极“的吹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刘邵勇 发表于  2019-01-18 23:40:50 0字 ( 0/45)

虚假宣传夸大效果至人死亡,谁之过?加大监管和打击力度两手必须硬起来,切实维护大众的合法权益。

虚假宣传夸大效果至人死亡,谁之过?加大监管和打击力度两手必须硬起来,切实维护大众的合法权益。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xsynrdgx 发表于  2019-01-18 19:22:15 19字 ( 0/82)

骗了十多年的脑白金是不是也该走下神坛了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18 21:05:20 55字 ( 0/100)

一些部门不作为,导致了行业乱象!谁的孩子谁认领,在监管上不能再装糊涂,板子必须打下来,必须进行渎职调查才管用。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18 21:19:12 44字 ( 0/45)

监管不能因为媒体曝光才重视,必须明晰责、权关系,发了牌照长期不尽职监管的部门,必须问责!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18 21:01:08 68字 ( 0/66)

所有保健食品、保健用品企业,一个个过筛子,谁核发的许可证,谁负责鉴定真假虚实,来个彻底大清除。不要再走上面乱发牌照,下面无所适从的老路。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老百姓少了点 发表于  2019-01-18 16:10:54 66字 ( 0/52)

老夫认识一位传销抄盘手,他可以在40天左右搞得1.8亿元左右,这个就是澳华控股所吹嘘的颐康养老,这个”颐康养老'应该还在央视播出过!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老百姓少了点 发表于  2019-01-18 15:54:10 25字 ( 0/91)

安利因为是美国来的,就不是传销了吧?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潘春萌 发表于  2019-01-18 15:38:30 151字 ( 0/152)

保健市场坑人害人的超级乱象,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有关的监管部门的失职渎职,也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保健品市场这么乱,这么大胆妄为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犯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

中新经纬近日的一则报道也透露,从无限极内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传册中看到:“无限极产品几个月治愈脑瘫儿”“灵芝皇治疗甲亢神速”“无限极口服液让新生儿宝宝去胎毒”等宣传语比比皆是。披露的宣传册内容显示,白血病患者王晓霞本已接近昏迷,在服用了无限极产品后,三个月时间走上了健康之路。

不过,无限极工作人员就上述情况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这些都是一些不规范的人在夸大宣传,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但也有可能是一些人在给我们的产品抹黑。我们的产品是保健产品,不是治病的产品。”

  曾卷入人命官司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无限极公司此前还曾因为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在河南,无限极推销人员曾介入一位紫癜患者的治疗。据法院认定事实,受害人闻静静又名闻静,2011年发现患有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已经治疗5年。2016年3月,被告徐某艳向其推荐被告无限极公司的保健品,受害人即在被告麻某艳的专卖店内购买部分产品进行服用,并且在服用时徐某艳给予了一定的指导,而在推荐产品及指导服用的过程中存在部分夸大产品效果和需要具备一定中医专业知识才能给予的指导意见。

2016年3月24日,闻静静入住驻马店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3月26日出院,出院医嘱:出院后死亡不可避免。同日,闻静静去世。此后,闻静静的丈夫、父母、一子一女等5人将无限极公司及其相关推销人员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徐某艳作为产品的销售者在销售中部分夸大产品的效果,并且在受害人服用过程中提出与其专业知识不相符的指导意见,其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无限极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对其产品销售人员应当给予培训指导,使其销售人员在推荐销售其产品时能够实事求是的介绍产品,其未能对其销售人员严加管理,存在一定的过错。

一审法院最终判决,徐某艳赔偿7万元,无限极公司赔偿3万元。

无限极对一审判决不服,随后上诉至河南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限极在二审期间提交了其与徐某艳签订的经销商协议、经销商申请表、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身份证复印件、税务登记证、业务守则等,以证明其与徐某艳之间是经销合同关系。

驻马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无极限公司提供了业务守则,但是其未提供其将业务守则送达给被上诉人徐某艳的证据,使得徐某艳对外销售时夸大了产品的效果,给受害人闻静静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原审法院对此认定,并无错误。2017年4月,法院驳回了无限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此外,在重庆,无限极推销人员也曾介入一位癫痫患者的治疗,患者身亡后家属将该推销人员诉至法院。不过,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无限极公司未被列为被告,一审法院最终判处无限极推销人员赔偿6万元,该位推销人员此后上诉遭驳回。

对于曾卷入人命官司的情况,无限极公司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由于手头没有资料,还不太掌握这个信息,所以目前无法对此回应。”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的精力主要在田淑平老师的事件上,正在做相关的工作。”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18 21:26:34 63字 ( 0/32)

谁认定了它是保健食品,或者保健用品,谁就有能力鉴别它的产品真伪和宣传是否真实,也就有责任进行监管,可以卖,不可以卖,你说话啊!

      原标题:无限极的风口浪尖:被宣称能治白血病,曾卷入人命官司

     权健之后,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成为第二家站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直销企业。

     1月16日下午,一位认证为“幼童疑因无限极致心肌损害事件当事人田淑平”的网友曝出,其3岁女儿被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后,在一位无限极指导老师的推荐下,大量服用了无限极8种产品,后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心肌损害、低血糖等病症。据了解,在媒体报道后,田淑平与无限极公司已经就此谈判,但最终协商未果。

    与此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宣传报道、网文博客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此外,相关判决文书显示,无限极此前还曾因为其推销人员介入患者治疗,卷入人命官司。

疑致女童心肌损害

据田淑平在文章中控诉,其3岁的女儿2017年在西安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幽门螺杆菌感染,医院开药让回家服用。不过,在服药期间田淑平认识了位于商洛市的无限极指导老师樊乐,樊乐在了解情况后说:“不要给孩子喝医院开的药,喝无限极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保健品就能治好孩子的幽门螺杆菌感染”。

田淑平披露的聊天记录还显示,无限极的这位指导老师还对其宣称:“我爸的命是因为无限极救活的,我是因为无限极产品怀孕的,我娃从肚子里开始就吃无限极,现在我家里没有一粒药,全是因为无限极。”

然而,孩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田淑平辗转带孩子于商洛、西安、北京等各大医院给孩子诊治,孩子多次被诊断为:佝偻病、干眼症、眼压高、肝损害、心肌损害、低血糖等。导致原因为:药物蓄积,滥用药物。由于体内药物蓄积还无法通过服药诊治。

据了解,此事在经媒体报道后,无限极公司与田淑平接触协商,但最终协商未果。

澎湃的报道显示,无限极与田淑平谈判,协议要求田淑平说明其女儿出现的症状属于服用无限极产品后的个体差异,而非无限极产品质量问题,与无限极公司无关;要求田淑平撤销在网络、媒体、工商部门的投诉、报道,并消除影响,才能前后分两笔获得60万元补偿金。但临近签订协议时,田淑平情绪突然失控,声泪俱下,表示不愿接受60万元补偿。此事或将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田淑平的电话,但始终占线或无人接听,暂未能联系到其进一步置评。

无限极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协商未果的原因是因为临近签协议时田淑平反悔,要求赔偿100万元。“搞得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我们是责成经销商来处理,我们的态度还是希望和消费者坐下来谈”。

被宣称能治疗白血病

官网信息显示,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为李锦记健康产品集团成员,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从事健康产品开发、生产及销售的大型港资企业,目前已成功研发生产出5大系列、6大品牌,包括健康食品、护肤品、个人护理品、家居用品和养生用品等,全国拥有超过6400家专卖店。

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91家企业持有直销牌照。在公开排名中,无限极在2018年超过安利,成为中国国内最大直销公司,销售额达249亿元。而高层已被集体逮捕的权健公司只排在第四,销售额176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搜索发现,在过往大量的公开报道、网文中,无限极的产品成为了能治疗白血病的神药。

例如,一篇自媒体的文章宣称:“来自重庆的陈韵茹女士,因2012年查出患白血病,几年的化疗时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可久病床前无患难真情,2014年老公离她而去,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于2014年11月接触无限极,通过短短几个月时间的调理,身体化疗痛苦的症状越来越轻,且因化疗导致脱光的头发也长了起来,身体越来越好,这是无限极的又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