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9-01-08 08:42:06 21530字 ( 70/27733)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老头2号 发表于  2019-01-23 19:28:40 99字 ( 0/9)

现在也不知道咋的了,整个社会掉入骗局的坑里了,骗局无处不在,防不胜防,就我看来是违法的成本低,不法分子才敢为所欲为,如果一旦发现重者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罚他个坑家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喝醉的鱼 发表于  2019-01-22 15:53:10 93字 ( 0/10)

传销已成为社会的新顽疾,坑害了无数的家庭。政府的一次次重拳出击,却因为人们梦想着一夜暴富、不劳而获而无法根治。政府在加大法制力度的同时,严惩组织者,更要对被洗脑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小弓弓 发表于  2019-01-22 14:02:51 36字 ( 0/14)

强化法治监管力度,加强依法问责硬度,推进市场法治规范,确保传销难以立足。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中国走你 发表于  2019-01-21 22:53:46 443字 ( 0/15)

传销是新时代新时期出现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是不可忽视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威胁到人民群众财富安全,大众心理健康与人类进步等方面。传销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严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若水游鱼 发表于  2019-01-20 18:30:06 0字 ( 0/9)

加强普法宣传,增强民众的维权意识。

加强普法宣传,增强民众的维权意识。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亲亲果果 发表于  2019-01-16 17:18:33 41字 ( 0/99)

现在国家打击传销的力度已经很严厉了,基本上是零容忍,希望有一天能彻底根除这颗毒瘤!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风纪在线 发表于  2019-01-15 22:00:46 50字 ( 0/39)

传销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发展的毒瘤,虽然国家早已经严惩,可惜这些毒瘤还是无处不在,害人不浅啊。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黄振强 发表于  2019-01-13 09:37:24 7919字 ( 0/175)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也很公平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0 23:29:22 0字 ( 0/47)

流动卖假保健品的,交费给地头蛇!就很多可以掩盖

流动卖假保健品的,交费给地头蛇!就很多可以掩盖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01-10 23:27:59 0字 ( 0/54)

以整治行动推动国家行业的高科技智能监控大发展!!!

以整治行动推动国家行业的高科技智能监控大发展!!!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1-10 15:06:14 17字 ( 0/61)

依法治“权”重在全面![福尔摩斯]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平南193748 发表于  2019-01-10 00:02:06 138字 ( 0/63)

“保健品”的称谓本身就存在问题!它如果存在药效,就应当按照药品管理;反之一律为非药品,该是食品就是食品,没有似药非药的保健品,严格区分药与非药界限,不保留似药非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杰法 发表于  2019-01-09 16:09:23 31字 ( 0/52)

传销太可怕,只要家中有人在外做事,就怕挨这一招,应该严惩传销.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zyj108 发表于  2019-01-09 13:17:54 137字 ( 0/72)

公开的,实际上,有多少个直销企业,就有多少个传销机构,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一,有经营许可证。二,有自己的产品。三,欺骗性不明显。四,让你被骗销一把还说成是投资。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黄山歙县鹊桥 发表于  2019-01-09 12:46:34 69字 ( 0/88)

反传销,第一要清算“安利”的罪恶,第二要批判所谓的“成功学”。曾经的“安利”,名气大,害人多。所谓的“成功学”,就是洗脑剂,精神鸦片是也!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冇搞头 发表于  2019-01-09 10:19:36 73字 ( 0/69)

反坑蒙拐骗,还商业净土。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润中阿k讲古 发表于  2019-01-09 09:11:35 18字 ( 0/62)

问题很现实。现实颇严峻。严峻而真实。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春天好得很 发表于  2019-01-09 08:48:00 16字 ( 0/66)

双轨不除,何谈不忘初心!!!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残兵败将 发表于  2019-01-09 06:55:54 25字 ( 0/42)

应该将保健品当药品一样严格管理。别让骗子有空可钻。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皓月千里345957 发表于  2019-01-09 01:19:58 19字 ( 0/65)

中国要打的是黑恶腐败权力,而不是销售。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1-09 00:30:02 34字 ( 0/62)

关键的问题,一定要刨根挖地“把权健”的各地的“保护伞”整出来----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9-01-08 23:04:28 46字 ( 0/51)

当确立乡一级部门对所在地常驻行业、盲流行业、以及疑似自谋利盲流组织行为的监督管理责任与义务。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源理贞 发表于  2019-01-08 22:42:03 26字 ( 0/47)

反坑蒙拐骗,还商业净土,回归社会常态,重拾诚信取现。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plm2012 发表于  2019-01-08 21:13:37 56字 ( 0/139)

骗子到处都在,说明国家危险!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相关部门不履行职责,导致国人对党和政府不信任:此共产党非共产党。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皓月千里345957 发表于  2019-01-09 01:24:54 57字 ( 0/55)

骗子到处都在,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是因为最大的骗子在党内,最大的黑恶在党内。不清除这些党内癌毒,又怎么清除的了骗子?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08 19:58:23 0字 ( 0/78)

必须坚持谁发证,谁负责的原则。直销企业是谁批准的,就有谁监管到底,板子必须打到具体人身上才有用。一些全国性的保健品销售企业,谁发的证书,谁就有资源和条件,鉴别其

必须坚持谁发证,谁负责的原则。直销企业是谁批准的,就有谁监管到底,板子必须打到具体人身上才有用。一些全国性的保健品销售企业,谁发的证书,谁就有资源和条件,鉴别其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q1747047215 发表于  2019-01-08 19:40:10 411字 ( 0/86)

没办法 真可怕 销售也可做成假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08 20:13:32 80字 ( 0/95)

整治一些乱象,板子必须打到具体人身上才管用。谁发证,谁监管的原则必须坚持。有资格发证,就有能力检测产品的真伪,也有相应资源调查和定性,其是否虚假宣传和欺诈销售。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Sars 发表于  2019-01-08 19:31:26 0字 ( 0/83)

好帖!强顶起来!

好帖!强顶起来!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08 20:27:14 58字 ( 0/82)

上面乱发证,让县市区来打假,基层没经费,也没能力检测真假。一些销售方式是你们批准的,到下面如何定性?根源很值得分析。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工人很快乐 发表于  2019-01-08 18:47:41 56字 ( 0/76)

现在社会上最危害人们健康和生命财产传销、信用货,国家应立法,公安部门要重拳打击两类害人不法分子。确保人民的安全!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08 20:35:24 53字 ( 0/62)

解决国内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方法,就是那级发证,那级监管。不要再搞上面发证得病,下面忙乱一团瞎吃药的老路。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panzs 发表于  2019-01-08 18:47:00 34字 ( 0/91)

传销头目目的是搞钱,处罚不单要坐牢,就是要罚他个身无分文,警示他人。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9-01-08 20:53:45 58字 ( 0/55)

和权健类似的企业还很多,就看这次国家级层面咋调查认定了。没有一扫光的决心和毅力,根本抑制不住虚假宣传和医疗欺诈销售。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zyj108 发表于  2019-01-08 18:04:40 131字 ( 0/60)

实际上,有多少个直销企业,就有多少个传销机构,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一,有经营许可证。二,有自己的产品。三,欺骗性不明显。四,让你被骗销一把,还说成的是投资。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q1747047215 发表于  2019-01-08 20:18:28 70字 ( 0/68)

就如股票风云一样,明知道是大的投资商抛出来的诱饵,杀大赔小的把戏摆了,还要去炒股上当。是不是想起来一句歇后语: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保健品为载体的传销形式。比如权健、宝健、蚂蚁口服液、苏州绿叶,以及央视最新曝光的、可生产“对癌症、痛风、失眠、肾虚、忧郁症、肥胖等均有疗效”的洋果汁的然健。

有岛友说自己口腔溃疡,母亲拿来一瓶1200元的白酒“包治百病”;还有位诉苦道曾遇上“能调理内分泌,壮阳,治愈骨髓疾病”的“中国茶疗典范”,一次性要求拿货2万多,家里拒绝,就不断泡“神茶”来宣传。

岛上详细了解一番,中国的保健品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长,2017年全国销售额一度达到4000亿元,惊人的数字下,虚假保健品传销组织屡打不死,老年人也成为以“保健食品”替代“药品”的逻辑下,最主要的受害群体。

第二“主流”的则是金融传销,即通过承诺高收益来引诱投资。从岛友留言粗略整理,此类传销常见名目如“××金融投资”、“××理财”、“××社区”,具体案例包括快鹿集团、开鑫牧场、克拉币,以及稳居吐槽第一位的MBI理财,该组织以100——5000美金的不等金额作为入门费用,区块链、实体店消费花样频生,正如有位仁兄说,“也许每家都有一位被MBI邀去马来西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人”。

“屈居”第三的是“国家工程”类传销,即打着“国家扶持”、“有政府背景”、“文化产业”、“精神文明”、“好项目产业大联盟”之类的旗号,伪造国家机关文件,虚拟公司企业,进行传销与虚假宣传。

最耳熟能详的幌子如“连锁销售”、“连锁加盟”、“西部大开发”、“资本运作”;回顾辛酸史,岛友们诉及最多的还是1040阳光工程。该组织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缴纳69800元会费,之后要不断发展“业务员”,妄想一招 “空手套白狼”玩得转,最终赚到1040万。

另一被频频点名的则是旅游传销,打着“旅游直销”、“低价旅游”、“免费旅游”等噱头,通过加手机微信好友等形式发展下线,中招率高就不说了,病毒式传播的速度还极快。常见组织如“WV梦幻之旅”、“红色旅游”。

第五类则是网民如你岛皆略有所识的云数贸、e租宝、粉丝帝国,利用互联网,以QQ群、网络游戏、网站论坛、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媒介,一举实现“拉人头不需见面,低成本掏空腰包”。

当然了,还有岛妹口干舌燥也说不尽的虚假慈善类传销、假冒直销产品名目传销、女性专属传销……

有岛友总结了传销“骗老”日常招数,“随便租个门头房,免费查血糖血压,免费健康咨询,还免费送盆子、面条、鸡蛋、布鞋、洗衣粉,工作人员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比儿女都亲,老人被感化,最后被推销保健品、器械、药品等”。而高龄群体还有个啥特征?受骗了不好意思报案,更不敢告知儿女,加之现场证据荡然无存,退休金、保命钱如何再追回?

另一被传销组织视为目标群体的,是那些急于求职却“不知水深”的学生。让岛妹揪心的是这回不少年轻岛友的自述。

其中不乏年仅18岁,世界观还未稳固就误入传销的少年,“抱着旅游的心态去了西部,刚开始玩的很开心,加上朋友的热情,就这样糊涂地陷在里面了”;也有国外归来的高材生,“2015年从国外回来找工作被骗到南方,沉沦到2017年,当时被骗的同批次都是大学生,现在越想越悔恨,浪费了金钱、经历、时间。”

传销典型的特征,就是善于包装,以抽象概念示人,再借用人性的贪欲等弱点,让人在将信将疑中入圈,一旦主、被动认可,短期内插翅难逃。

还有一类觉得“你们城里套路深的”,是易被传销控制的农民工群体。由于防范理念缺失、往来圈子相对紧密,“老乡带老乡,一一入传销”屡见不鲜。有岛友开了句玩笑,80后一代外出打工者是“和传销一起成长”的。

而这其中,有去广西北海旅游、近乎变卖了汽车修理厂的;有与所有亲戚朋友失联,3年亏损几十万后灰溜溜回家的;也有为传销所害十余年,37岁分文为攒的……

而每一看似不可触及的传销案例,对当事者及其家庭的灾难性都是百分之百。这其中并不止个人身家沦陷于资本洪流——传销或发端于某处偶然的孔隙,最终致使的却是家庭的分崩离析,甚至社会整体意义上的信任失控。

“我势单力薄,拉不回失了心智的一大家子人”“妻离子散、家财全空”“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现在只要逢年聚会,餐桌上就只有他的传销、传销、传销”……是现实意义上的,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根治

“这些围墙很有趣的,开始,你恨它们,接着,你适应了它们,时间久了,你开始离不开它们了。”中国传销素有南、北派之分,但两派在重资本运作与重暴力控制的分野外,“洗脑”这一根本却从未被双方放弃。

如何避免传销手段近身?

从个体角度说,最直接的一句,“天上不落馅饼”。在追求职位、物质、社会层级跨越时不可有投机心理。

而对于部分保健品以假冒直销产品名目行传销之实的现象,购买前查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SFDA)等网站的批案记录也至关重要。譬如切实的“药品”,须经过大量临床验证,SFDA审查批准,方可上市;而作为食品的保健品,只要污染物、细菌等卫生指标合格即可上市,也难见批准文号。

若发现自己已经被骗参与传销活动,则需收集、保存汇款帐号、汇款凭证、交费收据、介绍人及更高级上线人员的姓名、电话、互联网帐号密码等相关证据线索,及时提供给执法机关,以保护自身、精确打击传销犯罪。

整体社会机制如何反传销?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的吕德文岛叔跟岛妹也聊了聊:一是要侧重于源头治理,非法传销一般都有特定的聚集区,比如“著名”的广西,“这有赖于当地政府的综合治理”。对于传销,需要基层警力、市场监管等多管齐下;对于相对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以直销名义开展的传销,则需市场监管部门集中火力加强管理。

其二是末端治理。针对上述提及的有明显群体特征的传销受害者——农民工、学生、老人而言,强化社会教育乃重中之重;完善举报机制、大幅增加惩罚力度同样不可或缺。

在具体形式上,传销侵吞个体、离析家庭;统而观之,传销动荡的也是整个社会结构,是举国构建的社会信任体系。以利益为媒介,榨取基层众生间你来我往的信任,这在本质上,就是必须杜绝的、最彻底的反社会手段。

中国还有多少个“权健”?无论多少,都需要我们普通人瞪大眼睛、提高警惕,更需要相关部门抛弃“不惹事”的心态,积极作为,避免因不作为甚至利益捆绑变相成为传销组织的“保护伞”。只有社会上下都行动起来,不惮以最大的投入,才能让传销无处容身。

(原文题为《【解局】“权”军覆没,“束”手就擒》  来源:海外网)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9-01-08 17:24:36 23字 ( 0/74)

骗术为什么能大行其道?其根源是什么?祸首是谁?

今早的消息都知道了吧。据天津日报官方微信,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此前,天津市公安机关就已将权健涉嫌的罪名说得很清楚:“传销犯罪”与“虚假广告犯罪”。

刚过去的周末,侠客岛也专门发起了话题、请岛友们谈了谈自己耳闻目睹过的传销事例,一天多的时间,逾2000条回应齐齐向岛涌来。

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权健”?岛叔岛妹在一一细读后的握拳之余,也从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传销骗局中提炼了些常见套路,同时在文末附上了一份传销企业名单。

面对传销,必要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

类别

首先,如何判断你遇上了传销?据国务院2005年颁发的《禁止传销条例》: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简单点说,传销的根本发家路就是拉人头与多层次计酬,前人(上线)拿后人(下线)的钱。轻者一经加入、血本无归,重者遭到非法拘禁、暴力控制,甚至失掉性命。

而传销的“马甲”也五花八门,其一是最为频繁、也是岛友们最恨之入骨的,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