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江德斌 发表于  2019-01-07 08:20:50 6637字 ( 8/4444)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9-01-09 16:56:49 40字 ( 0/34)

推进社会治理法治化,推进租房抵扣个人税,须要全盘推进房产税,才能适宜住房供给侧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bqhy999 发表于  2019-01-08 18:36:20 79字 ( 0/32)

国家应严禁私有房屋出租用于居住,只有国家产权房屋才可以出租居住。在此规定出台前,开征房产税,按市场价10%征收房产税,使房产税额远远大于当地职工平均年工资。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1-07 15:39:37 40字 ( 0/69)

推进社会治理法治化,推进租房抵扣个人税,须要全盘推进房产税,才能适宜住房供给侧。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1-07 11:24:14 32字 ( 0/73)

既然房屋多的住不完,国家马上开征房产税,按房屋市场价10%开征。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太阳1号 发表于  2019-01-07 11:20:28 101字 ( 0/87)

国家应严禁私有房屋出租用于居住,只有国家产权房屋才可以出租居住。在此规定出台前,开征房产税,按市场价10%征收房产税,使房产税额远远大于当地职工平均年工资。让私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小编 发表于  2019-01-07 10:05:51 219字 ( 0/64)

祝贺!此贴文已被小编推荐,期待更多佳作!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zqazy0 发表于  2019-01-07 10:00:02 90字 ( 0/86)

一方面,国家象调控房价一样调控房租,另一方面,国家以土地所有者身份向空置房征收资源占用基金用于房租补贴。哪个主义的国家都有调控卖方市场的职能。如果国家不介入,消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绑架真理3 发表于  2019-01-07 09:21:48 34字 ( 0/183)

抵扣个税当然就应该涨房租,人人都想骂范冰冰还都想逃税,哪有这种好事。

抵扣个税就涨房租”,征税别让“鹅”太痛苦

江德斌

    “房东,我的租金要抵扣个税。”“如果你抵扣个税的话,那我就要涨房租。”进入2019年,新个税法实施,住房租金等6项支出可以抵扣个税了,这本是一件给居民减负的好事,但谁料到,却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一边是个税可能抵扣几十块,另一边是房租可能上涨几百块,权衡之下,很多租客为了避免与房东闹僵而被扫地出门,被迫选择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无法享受到国家发放的个税减税红包。(16日澎湃网)

    在租房市场供需失衡的环境下,房东掌握着租金定价的主动权,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租房非常紧张,近年来经常可以看到房东频繁驱赶租客、大幅度涨价的新闻,而租客往往只能被动接受涨价,或者搬家去找更便宜的房子。因此不难理解,住房租金抵扣个税的结果,一定会形成转嫁效应,房东将租金上调以冲抵出租税费,而租客缺乏博弈力量,只能在房租涨价和不再申报租金支出扣除这两个选项里,做出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羊毛出在羊身上。尽管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甚至认为房东、中介在甩包袱,逃避缴税责任,可这就是现实,租房市场是一个博弈力量不对称的地方,在租房供小于需的状态下,房东和中介掌握着话语权,也就间接影响着抵扣个税的结果。显然,在租房市场供需天平没有逆转到租客之前,这种状况都不会改变,而要达到这一目标,无疑就要加大租房供给,打破目前房东、中介话事的尴尬局面。

由于政府在保障房方面长期供应不足,无法提供充足的廉价租房,未能满足低收入群体的租房需求,不能控制租房市场价格,导致市场由大量零散房东和长租公司主导。目前国内对个人房源出租监管存在漏洞,房东普遍未主动申报租金收入,也未缴纳出租税费,而长租公司经营相对规范,容易监管,税费缴纳方面也就更完备。

可见,要想改变困境,政府需要加大保障房投入,增加对租房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将博弈天平争取过来,以提高租客的博弈力量。可这并非短期所能实现,需要逐步达到目标,在此之前,不妨鼓励长租公司发展,提升租房的市场化、规模化。同时,考虑到征收成本和效率,对零散房东先网开一面,不将申报抵扣个税做为向房东征税的依据,并大幅度降低出租税费标准,让房东享受一定的资本红利。

从征税角度来说,税收是一种拔鹅毛的艺术,高水平的表现是“既把鹅毛拔下来,又不让鹅叫唤,或者少叫唤。”而此次住房租金抵扣个税引发舆论和大众强烈反响,导致税收优惠沦为空文,甚至加重了整体税负痛苦,则说明在制定个税扣除项时,过于简单化思维,缺乏对现实社会的了解。在当下经济处于下滑周期时,大家需要共克时艰,应以增强预期、稳定民心为重,不应涸泽而渔,需尽快对个税扣除项予以调整,不要让“鹅”太痛苦。

2019.1.6

新闻链接:http://money.163.com/19/0106/08/E4QSQ9I400258105.html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