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思乡远梦 发表于  2018-12-05 09:19:40 2289字 ( 2/1009)

是老戏好、还是新戏好?

  观看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笔者注意到,新编的剧目占多半,传统剧目竟甘拜下风,那些推陈出新传统剧目也少得可怜。这样的现象,令人深思,它呈现出戏剧艺术演出市场等诸方面存在的问题。

  仅就湖北三大地方剧种之一的荆州花鼓戏而言,它来自民间,活跃于民间。在一辈又一辈老艺术家的锤炼和传承下,绽放出绚丽多彩的奇葩,繁荣昌盛在江汉平原大地之上,值得骄傲!但随着多媒体时代的到来,其生存也面临极大的挑战和威胁。

  一方面,挖掘、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使传统艺术更好地适应时代需求和当代观众的欣赏习惯。改革开放后,这项工程已经取得很大成绩和获得很多经验。传统戏,俗称“老戏”,指各个历史时期编写,并经过长期舞台实践保留下来的戏曲剧目。《站花墙》乃荆州花鼓戏经典剧目,妇孺皆知,久演不衰。笔者读过其老剧本,也读过其新剧本。如老剧本中“丫鬟生得丑,一走腰几扭;听得小姐叫,急忙下楼口”这段原始的唱词,在现在舞台听不到了。不保留的原因,是因为它有损丫鬟的自尊,不是很文雅。

  具有历史底蕴传统剧目不去传承,荆州花鼓戏的“魂”就会丢失。改编的传统剧称之为“新传统剧目”,即在保护传承中创新,目的就是为了让有价值的戏重新焕发活力,使主题更加鲜明,人物更加丰满,故事更加凝练,既保留了传统样式和演唱精华,又有所丰富和创造。值得提出的是,新传统剧目要通过市场演出来养戏,通过财政划拨预算经费来保戏。

  另一方面,开创戏剧创作的新局面。古装戏是花鼓戏的精华,观众爱看,常常融入戏里,泪流满面,替古人担忧。新编古装剧应弘扬主流价值观,传递正能量。过去的剧团,有戏剧创作专班,有专门从事戏剧文学写作的作家在围着剧团转。现在是到处跑着找剧本,有些剧本与当地的民风习俗水土不服。当然,有了好剧本,还得靠有好演员去完成,才能赢得市场。

  现代戏俗称“新戏”,指以现代社会生活为题材的戏。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中,其中荆州花鼓戏都是现代戏,剧目内容有河西村的虾稻产业、茶树岭的女村官、刘胡兰死的光荣这些。效果如何?愚以为,这些剧目皆背离了传统花鼓戏艺术的美学特征与艺术规律,实难呈现出花鼓戏无穷的魅力。你说是话剧吧,但它不是完全以对话方式为主;你说是花鼓戏吧,但其手眼身步法、唱念做打之功,也全部施之以大刀阔斧的改造。尽管在音乐、舞美、灯光、服装设计乃至声、光、电的现代化等方面,包装得如此美轮美奂,那些都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在浪费政府投入财力,在耗费编导和演职人员的心血,也仅仅是为了参加汇演或拿奖或好去争取财政拨钱。更离奇荒唐的是,这些剧目上演没人看,有人看也演不了几场,就偃锣息鼓了。市场演出,谁又会去点这些剧目,最终成了明日黄花。

  听了花鼓戏“哟喂哟”,害病可以不吃药!独具特色的荆州花鼓戏获得申遗的成功,靠的是一个地方广大平民所认同的符号。上世纪末,花鼓戏老一辈曾经致力于传统老剧目的挖掘和改编,效果卓著。名家胡新中表演的《李天保吊孝》、孙世安表演的《秦香莲》、鲁美娇饰宝姑的《十三款》,轰动一时,天门的《花墙会》电影全国发行,恰恰印证出花鼓戏还老戏好,而没有必要去惟新是举。

  促进花鼓戏艺术的繁荣和发展,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回归传统,应该将大量的财力物力集中投入到对传统剧目的挖掘、抢救、整理方面,以长远有效地传承保护非遗。

润中阿k讲古 发表于  2018-12-06 07:30:27 46字 ( 0/0)

老戏好,新戏好,艺术魅力最重要!老有老的好,传统精华越老越威。新有新的好,推陈出新新风新唱。

  观看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笔者注意到,新编的剧目占多半,传统剧目竟甘拜下风,那些推陈出新传统剧目也少得可怜。这样的现象,令人深思,它呈现出戏剧艺术演出市场等诸方面存在的问题。

  仅就湖北三大地方剧种之一的荆州花鼓戏而言,它来自民间,活跃于民间。在一辈又一辈老艺术家的锤炼和传承下,绽放出绚丽多彩的奇葩,繁荣昌盛在江汉平原大地之上,值得骄傲!但随着多媒体时代的到来,其生存也面临极大的挑战和威胁。

  一方面,挖掘、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使传统艺术更好地适应时代需求和当代观众的欣赏习惯。改革开放后,这项工程已经取得很大成绩和获得很多经验。传统戏,俗称“老戏”,指各个历史时期编写,并经过长期舞台实践保留下来的戏曲剧目。《站花墙》乃荆州花鼓戏经典剧目,妇孺皆知,久演不衰。笔者读过其老剧本,也读过其新剧本。如老剧本中“丫鬟生得丑,一走腰几扭;听得小姐叫,急忙下楼口”这段原始的唱词,在现在舞台听不到了。不保留的原因,是因为它有损丫鬟的自尊,不是很文雅。

  具有历史底蕴传统剧目不去传承,荆州花鼓戏的“魂”就会丢失。改编的传统剧称之为“新传统剧目”,即在保护传承中创新,目的就是为了让有价值的戏重新焕发活力,使主题更加鲜明,人物更加丰满,故事更加凝练,既保留了传统样式和演唱精华,又有所丰富和创造。值得提出的是,新传统剧目要通过市场演出来养戏,通过财政划拨预算经费来保戏。

  另一方面,开创戏剧创作的新局面。古装戏是花鼓戏的精华,观众爱看,常常融入戏里,泪流满面,替古人担忧。新编古装剧应弘扬主流价值观,传递正能量。过去的剧团,有戏剧创作专班,有专门从事戏剧文学写作的作家在围着剧团转。现在是到处跑着找剧本,有些剧本与当地的民风习俗水土不服。当然,有了好剧本,还得靠有好演员去完成,才能赢得市场。

  现代戏俗称“新戏”,指以现代社会生活为题材的戏。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中,其中荆州花鼓戏都是现代戏,剧目内容有河西村的虾稻产业、茶树岭的女村官、刘胡兰死的光荣这些。效果如何?愚以为,这些剧目皆背离了传统花鼓戏艺术的美学特征与艺术规律,实难呈现出花鼓戏无穷的魅力。你说是话剧吧,但它不是完全以对话方式为主;你说是花鼓戏吧,但其手眼身步法、唱念做打之功,也全部施之以大刀阔斧的改造。尽管在音乐、舞美、灯光、服装设计乃至声、光、电的现代化等方面,包装得如此美轮美奂,那些都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在浪费政府投入财力,在耗费编导和演职人员的心血,也仅仅是为了参加汇演或拿奖或好去争取财政拨钱。更离奇荒唐的是,这些剧目上演没人看,有人看也演不了几场,就偃锣息鼓了。市场演出,谁又会去点这些剧目,最终成了明日黄花。

  听了花鼓戏“哟喂哟”,害病可以不吃药!独具特色的荆州花鼓戏获得申遗的成功,靠的是一个地方广大平民所认同的符号。上世纪末,花鼓戏老一辈曾经致力于传统老剧目的挖掘和改编,效果卓著。名家胡新中表演的《李天保吊孝》、孙世安表演的《秦香莲》、鲁美娇饰宝姑的《十三款》,轰动一时,天门的《花墙会》电影全国发行,恰恰印证出花鼓戏还老戏好,而没有必要去惟新是举。

  促进花鼓戏艺术的繁荣和发展,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回归传统,应该将大量的财力物力集中投入到对传统剧目的挖掘、抢救、整理方面,以长远有效地传承保护非遗。

安士奎 发表于  2018-12-05 09:39:57 51字 ( 0/47)

展现民族特色的好,且朗朗上口,经久不衰。比如《白毛女》、《平原游击队》、《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

  观看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笔者注意到,新编的剧目占多半,传统剧目竟甘拜下风,那些推陈出新传统剧目也少得可怜。这样的现象,令人深思,它呈现出戏剧艺术演出市场等诸方面存在的问题。

  仅就湖北三大地方剧种之一的荆州花鼓戏而言,它来自民间,活跃于民间。在一辈又一辈老艺术家的锤炼和传承下,绽放出绚丽多彩的奇葩,繁荣昌盛在江汉平原大地之上,值得骄傲!但随着多媒体时代的到来,其生存也面临极大的挑战和威胁。

  一方面,挖掘、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使传统艺术更好地适应时代需求和当代观众的欣赏习惯。改革开放后,这项工程已经取得很大成绩和获得很多经验。传统戏,俗称“老戏”,指各个历史时期编写,并经过长期舞台实践保留下来的戏曲剧目。《站花墙》乃荆州花鼓戏经典剧目,妇孺皆知,久演不衰。笔者读过其老剧本,也读过其新剧本。如老剧本中“丫鬟生得丑,一走腰几扭;听得小姐叫,急忙下楼口”这段原始的唱词,在现在舞台听不到了。不保留的原因,是因为它有损丫鬟的自尊,不是很文雅。

  具有历史底蕴传统剧目不去传承,荆州花鼓戏的“魂”就会丢失。改编的传统剧称之为“新传统剧目”,即在保护传承中创新,目的就是为了让有价值的戏重新焕发活力,使主题更加鲜明,人物更加丰满,故事更加凝练,既保留了传统样式和演唱精华,又有所丰富和创造。值得提出的是,新传统剧目要通过市场演出来养戏,通过财政划拨预算经费来保戏。

  另一方面,开创戏剧创作的新局面。古装戏是花鼓戏的精华,观众爱看,常常融入戏里,泪流满面,替古人担忧。新编古装剧应弘扬主流价值观,传递正能量。过去的剧团,有戏剧创作专班,有专门从事戏剧文学写作的作家在围着剧团转。现在是到处跑着找剧本,有些剧本与当地的民风习俗水土不服。当然,有了好剧本,还得靠有好演员去完成,才能赢得市场。

  现代戏俗称“新戏”,指以现代社会生活为题材的戏。第三届湖北省艺术节入选的51台剧目单中,其中荆州花鼓戏都是现代戏,剧目内容有河西村的虾稻产业、茶树岭的女村官、刘胡兰死的光荣这些。效果如何?愚以为,这些剧目皆背离了传统花鼓戏艺术的美学特征与艺术规律,实难呈现出花鼓戏无穷的魅力。你说是话剧吧,但它不是完全以对话方式为主;你说是花鼓戏吧,但其手眼身步法、唱念做打之功,也全部施之以大刀阔斧的改造。尽管在音乐、舞美、灯光、服装设计乃至声、光、电的现代化等方面,包装得如此美轮美奂,那些都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在浪费政府投入财力,在耗费编导和演职人员的心血,也仅仅是为了参加汇演或拿奖或好去争取财政拨钱。更离奇荒唐的是,这些剧目上演没人看,有人看也演不了几场,就偃锣息鼓了。市场演出,谁又会去点这些剧目,最终成了明日黄花。

  听了花鼓戏“哟喂哟”,害病可以不吃药!独具特色的荆州花鼓戏获得申遗的成功,靠的是一个地方广大平民所认同的符号。上世纪末,花鼓戏老一辈曾经致力于传统老剧目的挖掘和改编,效果卓著。名家胡新中表演的《李天保吊孝》、孙世安表演的《秦香莲》、鲁美娇饰宝姑的《十三款》,轰动一时,天门的《花墙会》电影全国发行,恰恰印证出花鼓戏还老戏好,而没有必要去惟新是举。

  促进花鼓戏艺术的繁荣和发展,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回归传统,应该将大量的财力物力集中投入到对传统剧目的挖掘、抢救、整理方面,以长远有效地传承保护非遗。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