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9-04 08:29:08 15418字 ( 27/20260)

走再远别忘家人!癌症晚期母亲盼再见“状元”儿一面 终于与儿子取得联系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晨a123 发表于  2018-09-05 15:54:28 2450字 ( 0/16)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09-05 06:18:06 91字 ( 0/32)

《博客自传》 只负责真实 不负责娱乐。 路遥说: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也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8-09-04 21:17:42 14字 ( 0/10)

怎么失联的 在做什么工作??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18-09-04 20:22:51 91字 ( 0/31)

基于性格内向,又很爱面子要强,自知已经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所以在性格的支配下力争不挽回败局不回家乡不见父老,这应该属于一些有志者的本质属性。其实他的心里还是很思念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8-09-04 18:07:58 67字 ( 0/50)

癌症何其多!各种媒体,述及国人罹患癌症的,不计其数,按概率计算,数以千万!医疗产业化,孽生了癌症产业!癌症产业,谋财害命,杀人不偿命!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8-09-04 18:03:05 29字 ( 0/24)

一个县的优秀考生叫状元,将了是不是各村的优秀考生都算状元。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8-09-04 16:36:18 0字 ( 0/12)

高考状元是应该教育推崇起来的

高考状元是应该教育推崇起来的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深圳船工号子 发表于  2018-09-04 15:24:34 18字 ( 0/22)

高分低“能”,这样的人越少越好!!!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9-04 15:06:38 0字 ( 0/27)

父母情家人亲情千山万水隔不断。

父母情家人亲情千山万水隔不断。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9-04 15:01:59 0字 ( 0/53)

养育之恩当涌泉相报。

养育之恩当涌泉相报。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8-09-04 14:38:32 11字 ( 0/46)

[酷]这家的风水有点差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9-04 14:38:09 0字 ( 0/30)

重才轻德的教育思维应该彻底的改革了。

重才轻德的教育思维应该彻底的改革了。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9-04 14:30:39 0字 ( 0/32)

净化青少年成长环境,让青少年健康成长。

净化青少年成长环境,让青少年健康成长。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9-04 14:27:44 0字 ( 0/45)

高考状元的堕落应该引起社会的反思。

高考状元的堕落应该引起社会的反思。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8-09-04 13:48:02 16字 ( 0/53)

[酷]什么屁状元!差点白生白养!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8-09-04 13:29:21 0字 ( 0/21)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失联的高考状元,请你快速回家与父母亲人团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失联的高考状元,请你快速回家与父母亲人团圆!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8-09-04 13:10:20 0字 ( 0/36)

高考状元可歌可喜,九年失联可泣可悲!

高考状元可歌可喜,九年失联可泣可悲!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周兴发 发表于  2018-09-04 12:35:42 26字 ( 0/54)

走再远别忘家人,无孝道、亲情,即便是“状元”也枉然!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8-09-04 12:21:46 9字 ( 0/32)

子欲孝,而亲不待。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mjieujdid 发表于  2018-09-04 12:13:44 34字 ( 0/44)

送给这位儿子一句话:多陪陪母亲,多和她说说话,这段时间尽量不出远门。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mjieujdid 发表于  2018-09-04 12:22:05 18字 ( 0/21)

祝福这位母亲能够好起来!要相信自已!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8-09-04 12:00:24 17字 ( 0/42)

读书读成废物了,读成自闭症了。唉。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9-04 11:18:18 22字 ( 0/26)

高考状元,家人的骄傲;做个孝子,父母更暖心!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9-04 11:19:38 22字 ( 0/29)

高考状元,家人的骄傲;生活强者,父母才安心!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9-04 09:57:18 13字 ( 0/37)

孩子,家永远是你温暖的窝!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公几 发表于  2018-09-04 09:15:01 8字 ( 0/23)

儿行千里母担心。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8-09-04 09:13:12 16字 ( 0/57)

状元又如何?!人性、德行教育第一

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快讯(记者 康佳)曾为江西宜黄县高考状元的杨仁荣在9年前突然失联,家人多方寻找无果,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儿子一眼。今日(9月3日)下午,记者从杨仁荣的父亲处了解到,目前已与儿子取得联系。

  江西省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原本是家人的骄傲,在9年前他突然失联,后家人多次到北京寻找杨仁荣,但都没得到任何消息。今年4月,杨父在老家的派出所报了人口失踪案。7月,杨仁荣的母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母亲决定放弃治疗,但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儿子一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8月下旬,杨仁荣父亲再次来北京到杨仁荣曾居住的朝阳区寻找儿子,仍以无果告终。

  今日下午,记者从杨父处了解到,警方在陕西西安的一处宾馆找到了杨仁荣。杨父从老家派出所拿到了杨仁荣的电话号码后双方通了电话,“可以确定就是我儿子”,杨仁荣也向家里报了平安。


早先报道:高考状元大学肄业失联9年 癌症晚期母亲盼见儿一面

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和儿子见一面,也就没有遗憾了。

▲杨仁荣以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能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让我再看你一眼,妈妈的时间不多了。”近日,一则寻人信息在江西省宜黄县乡亲的朋友圈刷屏,母亲的期盼令不少网友揪心。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这条寻人信息要寻找的是曾为宜黄县高考理科状元的杨仁荣,9年前他突然失踪与父母失去联系。今年7月份,杨仁荣的母亲吴细女被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病重的母亲希望,能够再看到儿子一眼。

儿子学习优异曾是全家希望

杨崇生是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的一个农民,与妻子吴细女务农为生,育有一儿一女。因家庭情况并不算好,学习优异的儿子杨仁荣是全家人的希望,他盼着儿子能出人头地。

江西省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抚州发布”8月15日发布消息显示,杨仁荣2003年以570多分的成绩成为当年宜黄县高考理科第一名,并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这在农村可不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知道消息后,全家人都以他为傲,替他开心。”杨崇生说,当年秋天,他和妻子还特意送儿子到北京去上大学。

▲杨仁荣学生时期的奖状。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因为哥哥学习成绩优异,从小到大一直是小他七岁的杨小美(化名)的榜样。在杨小美的印象中,哥哥总是很护着她,总是教她做作业,还喜欢带着她去散步。

上大学后,哥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照常在寒暑假回家。杨崇生说,因为觉得孩子长大了能管得好自己,上大学后平日里和孩子沟通也不多,每个月打一次电话。“如果他不打给我,我就打给他。总要通一次电话的。”

▲杨仁荣的家人。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条报平安短信后失联

2007年正是杨仁荣大学毕业的年份,还曾告诉父亲自己要考研,后来又说自己在花旗银行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工作,杨崇生觉得儿子嘴里没个准话。

事情也发生了一些想象外的变化。杨崇生从亲戚处得知儿子并没有工作,也没有参加考研,夫妻二人决心去北京看看究竟。

2008年,杨仁荣与别人合租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房屋里,吴细女前来找杨仁荣,偶然发现了他的肄业证,几经询问才得知儿子没能正常毕业。“后来问了他的老师,说是因为缺考一门科目。”

随后一段时间内,杨崇生总能接到各个银行催缴贷款的通知。他查了一下,才发现都是儿子借的贷,又一次到北京见了儿子。

2009年3月12日,杨崇生收到了一条儿子发来的短信,那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和儿子联系。“我在北京过得挺好的,不用担心,勿念。”

杨小美说,父亲收到短信后,就给哥哥打电话,但却一直无法打通,再之后就是无穷尽的关机。

家人非常担心,曾连续几年多次去北京寻找他,但都无果而终。“只知道哥哥最后是在朝阳区,但是朝阳区那么大,去哪里才能找到这一个人呢。”

从此,杨仁荣消失在了一家人的生活中。杨母总是为此哭泣。哥哥没能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让杨小美觉得有一些遗憾。

母亲放弃化疗回家等儿归

今年7月份起,吴细女总觉得不舒服,8月份,吴细女经江西省肿瘤医院诊断为子宫平滑肌肿瘤癌症晚期。

为了给妻子看病,杨崇生说家里前后花费了6万多元。原本打算继续化疗,但妻子自己已经先行放弃。“她知道自己情况不好,时日不多了,就要求搬回家里住。到目前,她就希望能够再见一面儿子,也就没有遗憾了。”

▲江西省肿瘤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新京报记者康佳摄

一家人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引发广泛的关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师高静说,她曾给杨仁荣上过课,他性格比较内向,和班里同学沟通比较少。在得知杨崇生找不到儿子后,就曾多次发动同一级的同学打听消息,但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应该是他刻意避开和同学接触、交流。”

这几日,杨崇生接连不断接到别人打来的电话,但提供的有效信息十分有限。一个广东打来的电话,声称看到了杨仁荣,但十分含糊,还让杨崇生给他发红包过去。“我估计是个骗子。”

就在昨天,他在听到儿子曾在镇上银行取钱的消息,花了大半天时间跑去查询,但结果仍是落空。

一边照顾生病的妻子,一边四处寻找自己的儿子,晚上九点时杨崇生已没有力气接电话。代接电话的亲戚说,只要能看到杨仁荣的监控,知道他还在,那他们也就放心了。

▲抚州市政府新闻办官微“抚州发布”发信息寻找杨仁荣。微博截图

“只要见一面,妈妈的心愿也就了了”

昨日下午4时许,新京报记者联系到杨崇生时,奔波了一天后的他连说话都觉得费劲。他的电话很忙,不时处在占线状态,每次挂电话前,他都会客气地说一声“谢谢你们关心啊。”杨崇生说,他和妻子希望能和儿子见一面,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杨仁荣的母亲现卧病在床。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新京报:儿子的性格怎么样?

杨崇生: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爱和人说话,不爱和人打交道。但他从小就很要强、很懂事。学习上的事儿,从来不用我和他妈妈操心,经常考班里的第一第二名。我们交流比较少,他念大学时也很少通电话。

新京报:失联前,有没有发现儿子异常?

杨崇生:2007年,他本来说要考研,我挺高兴的还给他打了5000元。后来我和他妈去北京找过他知道他没毕业,说参加工作也是骗我的。走之前我问辛辛苦苦把他培养,他对得起我们吗,他给我保证说会好好工作。他发那条报平安短信以后,我给打回去,他也没有接。

2008、2009那两年他总共借了3万左右的钱,我都帮他还上了。最后一笔是和民生银行的借款,2300元,我特意没有还,给经理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人还款给我打电话,就是希望通过银行找到他。

新京报:都去哪里找过儿子?

杨崇生: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问了他大学老师、大学同学,都没有他消息。高中时候的同学也没有他的消息。查他的身份证信息,查到之前他一直在北京,我们就连续五年去北京找他,年年去,年年都没有消息。

他之前给我发短信说在朝阳区的一个小区住,我每次去北京都会去那个小区。我和孩子妈妈一个人守着出口,一个人守着入口,盼着能见到他,但是蹲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人影儿。

身份证使用记录里他还在一家网吧出现过。我每次去北京也要去那个网吧,冬天的时候在那个网吧蹲了好几天,后来那个网吧就拆了,倒闭了。去年4月22日,他买了北京去西安的火车票,这是我掌握的关于他最后的消息。


杨崇生:报过。在北京的中关村派出所、十八里店派出所都报过,在我们老家也报了警。后来听人说如果报了失踪,全国范围内都能查到,我今年4月份又在我们老家的派出所报了失踪,但还是没消息。新京报:报过警吗?目前有消息吗?

五年前有一个陌生的北京号码给我弟弟打了电话,打通好长时间也不说话。我弟弟猜是他,就问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再打回去也关机了。挺多好心人看到网上的消息以后给我们打电话,但是还是没有直接见过他或者联系到他的人。

新京报:孩子母亲情况如何?

杨崇生:很不好,已经癌症晚期了。因为她不接受继续化疗,我们现在已经回家了。这么多年了,他妈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他妈很想他,希望不管他在哪儿,都能见最后一面。只要见一面,妈妈最后的心愿,也就了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