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小小2018 发表于  2018-08-24 08:48:36 5307字 ( 14/6800)

人才工作不能以“帽子”论英雄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三脚猫子 发表于  2018-08-28 14:26:39 0字 ( 0/20)

帽子戏法

帽子戏法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三脚猫子 发表于  2018-08-28 14:24:06 0字 ( 0/16)

此帽非笔帽

此帽非笔帽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蕲竹1 发表于  2018-08-28 14:20:23 100字 ( 0/28)

企退高工、工程师等技术人员算不算人才?如果说不算,那么机关事业的同类人员怎么就算呢?后者的退休待遇是前者的3倍还多,道理在哪里?机关事业的能戴“帽子”,企退的为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xiangrunqian 发表于  2018-08-27 13:56:35 5字 ( 0/32)

帽子社会。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叶森301415 发表于  2018-08-27 09:39:51 371字 ( 0/43)

优化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势在必行!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源理贞 发表于  2018-08-26 17:02:49 71字 ( 0/52)

谁谁谁博士硕士,谁谁谁有高级职称,所以他们都是人才,那些从实践中走来的从基层上来的,只潜心研究或者拼命工作,没这些个东西,所以,挨不上人才俩字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xxd1314 发表于  2018-08-26 09:57:55 1字 ( 0/43)

1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三等草民 发表于  2018-08-25 17:53:09 138字 ( 0/40)

社会重视的是学历人才,论文人才,从本科、研究生、博士、博士后,为奖励阶梯,入门阶梯。能否出成果呢?政府和用人机构好像不是很关心,主要是让这些学历压阵,我们有多少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无锡梁霖 发表于  2018-08-24 16:49:09 16字 ( 0/55)

[地图][地图][地图][地图]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8-24 14:59:34 41字 ( 0/60)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觉悟《三严三实要求》:认真+实干!务必见真功![福尔摩斯]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JBY1 发表于  2018-08-24 14:54:31 305字 ( 0/89)

人才工作不能以“帽子”论英雄。这是以“帽子”论英雄的年代,人才“辈出”的年代,实践经验者靠边站成了真才实学人士的无奈。政府招聘是这样,单位招聘是这样,就连一个小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默默耕耘不计名利 发表于  2018-08-24 13:01:35 92字 ( 0/78)

制售一顶顶帽子,再以帽子为标记,给谁戴上谁就是人才;以职级作为衡量人才的标识,杠杆,职级达到一定高度就是人才,譬如八级专业技术岗位以上级别被当成人才。诸如此类都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一代数学天骄 发表于  2018-08-24 08:58:31 33字 ( 0/232)

我的亲身感受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是一个虚伪的口号,比假疫苗还假。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一口一块臭豆腐乳 发表于  2018-08-24 08:55:52 10字 ( 0/229)

还是以家庭出身稳妥!

今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让科技工作者应接不暇,人才‘帽子’满天飞”,“要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建立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形成并实施有利于科技人才潜心研究和创新的评价制度。”习总书记的这一讲话迅速在科技界引起热议,大大小小的各种“帽子”,就像缚住人才手脚的枷锁,耗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和精力,同时也限制了创新的活力。

人才计划是近几年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的创新举措,在推出的最初,确实为我国的人才工作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一批处于科研高峰期的人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取得的不错的效果。但是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这些“帽子”也存在着不小的负面影响,且近年来这些负面影响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引起了许多人的担忧。两院院士、杰青、优青、国千、省千、长江学者等等一顶顶帽子的争夺,逐渐成为各科研单位每年最重要的事,一些地方政府也把引进多少顶帽子作为地方人才工作的重要甚至是主要指标,并为引进一顶帽子出台极大的优惠政策,帽子逐渐成为票子、位子的代名词,使一些学者丢弃了日常谨慎行事的准则,将个人职业追求堂而皇之地与利益结合,甚至是不惜手段,逐渐把学术发展的目标、学术规则的底线忘记了,久而久之学术生态不复健康。

满天飞的帽子们还造成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资源配置的不合理和浪费。在很多科研单位及高校,各类评比考核过多过频一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一些单位为了出成绩在评比考核中加分,往往在引进人才方面重名而轻实,不管真实水平高低,只要头上帽子还在帽子层级高,就花大价钱引进,并且把大量资源投向一些科研能力一般,创新能力不足的帽子人才们,这一过程造成的资源错配和浪费,有时候会高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另外,有些高级人才如院士的引进,往往是一整个团队,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资源配置,如事先不仔细考察,慎重评估轻易许下高额投入及资源分配,往往会给引进单位带来巨大的后遗症。而在目前中国的科教管理体制下,为了应付数豆子式的各类评比考核,许多单位都争相把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引进各类帽子上,而不慎重考察其真实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北大教授性骚扰事件(该教授在北大出了事,随后又被南京大学引进),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