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7-10 08:54:27 10707字 ( 34/27635)

震惊!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当地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安友 发表于  2018-07-13 06:44:14 28字 ( 0/5)

必须严查、举一反三、严惩不贷、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lihaobei0427 发表于  2018-07-12 16:16:27 203字 ( 0/10)

科尔沁草原的破坏是悲痛的,归根到底是政府官员的不做为和乱做为而造成的。古人云:做官一任,造福一方。只有加强党员干部的党性修养和政治思想才能更好为人民服务。国家巡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8-07-11 08:16:27 11字 ( 0/11)

试错嘛!容错就解决了。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07-11 05:53:43 97字 ( 0/16)

《博客自传》 逆风翻盘 向阳而生 为您点赞 路遥说: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也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华山清泉 发表于  2018-07-10 21:02:08 31字 ( 0/20)

提高干部质量,废除虚假文凭,改革干部制度:担当,追责不可或缺。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詹求实 发表于  2018-07-10 20:26:17 25字 ( 0/27)

官企合作,欺下满上,无法无天,后果严重,谁来买单。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8-07-10 18:37:40 58字 ( 0/35)

企业赚了钱,小团体或者极少部分人暴富,生态和环境的破坏,要周围普通大众遭罪,少部分先富的人必须承担起应尽的社会责任。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8-07-10 18:10:50 111字 ( 0/30)

抱怨无用,亡羊补牢吧!开发煤资源是很正常的事,符合当时追求“高速发展”的指导思想,谁主政也会这么干。政策变了,没及时调整发展思路,没把建设绿水青山大美草原当回事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8-07-10 18:07:55 9字 ( 0/17)

过去环保意识太薄弱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8-07-10 17:46:00 3字 ( 0/27)

懒作为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道心惟一 发表于  2018-07-10 17:24:14 22字 ( 0/29)

亡羊补牢,现在还不晚,找当事人重罚,挽回损失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小冀镇财政所 发表于  2018-07-10 15:07:38 426字 ( 0/8)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7-10 14:37:59 38字 ( 0/55)

严厉追责当地环保部门和政府相关领导的不作为,让祖国大好河山千秋万代绿水青山。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子黑阳太 发表于  2018-07-10 14:33:05 38字 ( 0/31)

很多国家有资源并不急于开采,因为有子孙后代。破坏人类生存环境的现象比比皆是。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靖康耻犹未雪 发表于  2018-07-10 14:28:24 17字 ( 0/22)

挖矿还应该负责恢复,挖完再种上植被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子黑阳太 发表于  2018-07-10 14:22:27 13字 ( 0/22)

几十年了,现在才“督察”?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谈看法 发表于  2018-07-10 14:11:08 78字 ( 0/34)

只讲企业利润,忽视环境保护和修复,推卸社会责任,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国有企业的担当和作为,应整改、追责。地方政府部门不作为,敷衍塞责,其中是否有猫腻?也应彻查。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7-10 13:55:11 21字 ( 0/28)

破坏自然生态,当地难辞其咎,监管不可缺失!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7-10 13:50:36 18字 ( 0/22)

要想修复自然生态,尚须先保政治生态!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7-10 13:47:53 25字 ( 0/46)

国企吃肉,地方喝汤,利益均沾,责任淡化,生态难保!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一路同行12 发表于  2018-07-10 13:05:38 38字 ( 0/90)

内蒙的政治生态,与自然生态着实令人堪忧,修复的难度,只有每个内蒙人心里清楚。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8-07-10 12:13:44 35字 ( 0/37)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当地难辞其咎,利益集团逐利是根。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07-10 12:05:35 35字 ( 0/41)

不能允许国家企业成为环境破坏者,不能允许环保部门成为环境破坏者保护伞。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7-10 11:45:16 0字 ( 0/34)

国营企业不应是环境生态的破坏者,而应是环境生态的建设者保护者。

国营企业不应是环境生态的破坏者,而应是环境生态的建设者保护者。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07-10 11:32:17 27字 ( 0/31)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依法打击环境破坏相关责任人不可手软。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07-10 11:27:36 51字 ( 0/42)

强化环保法治规范实效作用,确保谁使用谁保健谁受益,同时严肃做到谁破坏谁担责,以保国家环境治理实时绩效。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7-10 11:04:31 0字 ( 0/33)

严厉追责环保不作为,确保环境生态法律规范顺利贯彻落实。

严厉追责环保不作为,确保环境生态法律规范顺利贯彻落实。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玲珑@ 发表于  2018-07-10 11:04:23 351字 ( 0/96)

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绝不是一天就形成的,也不是一年时间就这样了。政府部门难道不知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7-10 10:37:38 0字 ( 0/52)

依法严厉打击以牺牲环境生态来获取经济收益的不法行为,是环保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

依法严厉打击以牺牲环境生态来获取经济收益的不法行为,是环保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8-07-10 10:05:31 0字 ( 0/38)

追责,到底

追责,到底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7-10 09:58:47 21字 ( 0/38)

以破坏生态环境的短期发展行为必须坚决遏制!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jiangfabin 发表于  2018-07-10 09:51:33 7字 ( 0/35)

如何处理?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7-10 09:14:02 18字 ( 0/40)

国家企业不给国家做榜样的,必须追究!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云雨和尚 发表于  2018-07-10 09:11:12 32字 ( 0/44)

没关系,采空后,用不了几年,自然会恢复的。不要低估大自然的力量。

国家电投在草原“挖掉一座中等城市”当地难辞其咎
    图为霍林河南矿区。 张瑾娴 摄

  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地方政府难辞其咎

  国家电投在科尔沁草原40年“挖掉一座中等城市”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40年左右时间,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草原86平方公里的草原没了。而这只是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霍林河露天煤矿(以下简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一家企业的“战绩”。

  2018年6月26日,当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带队的“回头看”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到霍林郭勒市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的开采现场时,平躺在科尔沁草原上,深度超百米,面积逾50平方公里的南北两个大坑,着实令督察组感到震惊。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就在科尔沁草原挖煤。截至目前,被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挖掉的草原面积相当于一座中等城市建成区面积。而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仅拿出419万元用于草原恢复;2017年,一吨煤平均投入草原修复的钱只有1分钱。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北矿区上端的三个平台修复治理了近10年,但至今几乎完全裸露。

  据督察组核实,霍林河矿区共有煤矿企业12家,累计占用草原面积多达103362亩,现仅完成矿山环境治理39251亩,完成治理的面积仅占三成。

  科尔沁草原被破坏,表面上看是企业未尽到修复的主体责任;往深里则发现,监管部门及地方党委、政府均难辞其咎。

  长期未认真修复三大平台

  6月26日,督察组大巴车从霍林郭勒市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地貌却从草原换成荒漠。

  进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后,一个面积硕大的坑呈现督察组的面前。“这个大坑就是你们的作业面吗?”翟青问。“是我们的主矿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矿区的矿长回答说。

  大坑里,被切开的横断面上一层一层的煤层清晰可见;从上往下看,玩具一样大小的大卡车在坑底不停地穿梭。“我们这个矿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开采面积已有70平方公里。”南矿区矿长熟练地向督察组介绍着煤矿的开采历史。

  督察组要求“介绍一下草原的恢复情况”,无论是企业方,还是在场的通辽市、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均显得胸有成竹。“到目前为止,未恢复的面积是20到30平方公里。”这是南矿区矿长给出的数据。“煤矿已上交了2000多万元的矿山修复治理保证金。”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负责人告诉督察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国有大企业,没有什么问题,草原修复基本到位。

  就在这时,督察组发现视线正前方有三个面积巨大的平台,几乎完全裸露的三大块土地与远处的青青草原形成强烈反差。“这三个平台是怎么回事?”督察组问。“这是我们已经修复过的。”南矿区负责人说。在督察组的再三追问下,这位负责人透露,这三个平台他们已经修复了10年。

  通辽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当场指出,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并未认真履行修复职责。这位负责人说,三个大平台上或可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草是自然长出来的,不是修复的结果。

  离开南矿区,督察组一行又到北矿区。与南矿区一样,北矿区的作业面也是一个巨型大坑。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开采的矿山面积有16平方公里。就草原的修复治理,北矿区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的修复方案是,以前是每隔3米种一棵树,现在是每隔1米种一棵树。

  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从70年代开始开采至今,两个矿区开采的草原面积达86平方公里。而这相当于我国一座中等城市的建成区面积。

  督察组在后续的调查中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是全国五大露天煤矿之一,煤矿范围包括南、北两个露天矿。南露天矿产能1800万吨/年,北露天矿产能1000万吨/年。经过40多年开采形成的南北两个大坑深度超过百米、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

  一吨煤仅拿一分钱用于修复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督察组问:吨煤的草原修复投入多少?累计修复的草原面积?北矿区的矿长告诉督察组:“他们一吨煤拿出1到2元用于草原修复。”

  但督察组的后续调查却发现,2013年以来,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占用、损毁土地面积迅速扩大,增加幅度达到14000亩,6年来复垦资金仅有419万元,复垦面积仅为1483亩,其中,2017年,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999万吨,复垦资金仅10万元,一吨煤投入仅一分钱;南露天矿煤炭产量高达1799万吨,复垦资金仅85万元,吨煤投入不到5分钱。

  同时,已开展治理的排土场,部分只通过撒草籽进行简单恢复,边坡草木稀疏,大面积土层裸露,治理恢复效果很差。此外,督察人员现场检查还发现,矿区仍有2074亩应该治理而未治理的排土场;部分使用中的排土场堆放不规范、碾压不及时,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督察组指出,国家电投集团内蒙古霍林河露天煤业公司作为主体责任单位,长期不按要求推进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违规占用草原,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淡薄,环境违法违规问题严重。国家电投集团对霍林河露天煤矿长期不落实生态环境恢复治理要求不过问、不考核、不问责,没有履行生态环境治理恢复的主体责任。

  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材料有假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向内蒙古自治区反馈意见指出,内蒙古自治区多年来矿产资源开发利用粗放,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开一处矿山、毁一片草原、损一方生态”现象十分突出,到2015年,矿山破坏土地面积累积达1835平方公里。

  针对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问题,自治区在公开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负责编制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方案,统筹协调推进全区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各盟市党委、政府按照自治区的恢复治理方案,制定分期治理计划并组织实施。生产矿山要严格执行“边开采、边治理、边恢复”的原则,实现生产矿山治理与破坏平衡。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加强分期治理和闭坑治理的监督管理,对治理不力的企业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在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面对“狗啃过一样的草原”,督察组就国土局如何监管的等问题多次发问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局,两市国土部门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问题。

  但督察组的调查却发现,2014年,通辽及霍林郭勒市国土部门已发现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露天矿采矿规模由1500万吨/年增加至2800万吨/年,但两级国土部门对两矿的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仍按照原有能力监督管理,导致矿山生态恢复保证金无法足额征收,矿区恢复治理面积严重不足。

  不仅如此,督察组还发现,通辽市国土局的监管依据就是一纸专家评审意见书;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的日常监管就是看一看这张专家评审意见书是否落实。督察组指出:通辽及霍林郭勒“两级国土部门对于企业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缓慢的现状视而不见、互相推诿,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六年来从未对企业提出整改要求,从未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长期默许纵容企业违法违规行为。”

  “督察组人员现场检查时,霍林郭勒市国土局百般遮掩,对企业存在问题不愿说、不敢说、说不清。”督察组透露:“在向霍林郭勒市国土局询问企业矿山修复治理情况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执行情况挺好’‘都在按要求治理’,甚至还向督察组谎报企业完成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面积。”

  据督察组介绍,6月26日,霍林郭勒市国土局提供材料显示,截至目前,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已完成治理面积32700亩;经进一步问询后,6月30日则变为20760亩。同时,国土局提供的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1252亩,但督察人员现场与企业核实,发现应治理而未治理矿区面积达到2074亩,提供材料严重失实。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2013年至今,国家电投霍林河煤矿南北矿区合计违法占用草原5436亩,按照中央环保督察整改要求,通辽市应彻底排查辖区未履行草原征占手续的企业名单,但霍林郭勒市南、北露天矿违规占用草原问题一直没有上报,并且两级农牧部门在日常监管中从未对该企业违规占用草原问题进行处罚。

  督察组指出,作为草原管理部门,两级农牧部门对违法征占用草原情况排查不清,监管不到位。按照自治区督察整改方案,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整改责任单位在地方党委、政府。因此,督察组认为,通辽市及霍林郭勒市党委、政府政治站位不高,重发展、轻保护,对严重的破坏草原行为熟视无睹,不闻不问,监管缺失,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来源:法制日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