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8-06-13 08:38:26 2268字 ( 4/1165)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

  最近,有媒体对一些官员的“落马后时代”进行了梳理和总结,看一看还真的很有意思。


  前足协官员南勇入狱以后大搞专利发明,成了“监狱里的爱迪生”,还写了一本小说秀智商;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出狱后成了网红经济学家,现在说出来的话比当局长的时候靠谱多了;还有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后,重归学术界,还出席一些学术会议,风彩不减当年。此外,还有曾经担任过湖北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十堰市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郧生,前河南省巩义市委书记杨振海,著名的“烟王”褚时健等等,他们都在新的岗位上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这些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让很多人感慨万千。有人说,这证明了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了一扇窗”。其实,这个事跟“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跟他们的人生选择有关系。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摆脱不了的情结,无论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把做官当成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路径。我们看到,这些绝境而后逆袭者大都是学者型官员,比如衣俊卿,本身就出身于学府。他们如果只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实现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关键是,如果修身齐家的第一步都没有做到,又怎么能在人生的长跑中永远守住自己的初心,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过去五年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报告指出,经过五年的努力“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一系列的成就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曾经的反腐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一度甚至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


  这些官员落马是五年多来我们反腐败的成果,同时他们也是官场腐败的受害者,在一个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官场环境中,他们没有做到洁身自好,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这种他们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马失前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驾驭官场复杂局面的能力,在官场不正之风中迷失了自己,是他们自己不适合做官。


  其实,不适合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读书人只有做官这一条出路的封建社会。现代社会给了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善做学问者可以成为名家,善经商者可以成为巨贾,善著述者可以成为作家,想出名的还可以成为“网红”,没必要把知识精英都绑在当官这一条路上。事实已经证明,在官场上栽了跟头,不见得人生就此完结,找对了方向,同样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国家如果把所有的精英都圈在政府部门,恰恰是这个国家缺乏活力的表现。要激发社会的活力,就要把更多的人才引向市场、引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才在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的同时服务于政府。这就像当前数据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把互联网精英全都吸纳到政府部门,而是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政府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与企业合作,共享企业的资源与人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一个国家创造力与发展力的体现。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这也许正是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向我们说明的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叶 泉








围观群众22 发表于  2018-06-14 17:39:07 9字 ( 0/21)

说得好,长见识了。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

  最近,有媒体对一些官员的“落马后时代”进行了梳理和总结,看一看还真的很有意思。


  前足协官员南勇入狱以后大搞专利发明,成了“监狱里的爱迪生”,还写了一本小说秀智商;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出狱后成了网红经济学家,现在说出来的话比当局长的时候靠谱多了;还有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后,重归学术界,还出席一些学术会议,风彩不减当年。此外,还有曾经担任过湖北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十堰市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郧生,前河南省巩义市委书记杨振海,著名的“烟王”褚时健等等,他们都在新的岗位上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这些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让很多人感慨万千。有人说,这证明了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了一扇窗”。其实,这个事跟“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跟他们的人生选择有关系。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摆脱不了的情结,无论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把做官当成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路径。我们看到,这些绝境而后逆袭者大都是学者型官员,比如衣俊卿,本身就出身于学府。他们如果只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实现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关键是,如果修身齐家的第一步都没有做到,又怎么能在人生的长跑中永远守住自己的初心,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过去五年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报告指出,经过五年的努力“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一系列的成就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曾经的反腐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一度甚至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


  这些官员落马是五年多来我们反腐败的成果,同时他们也是官场腐败的受害者,在一个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官场环境中,他们没有做到洁身自好,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这种他们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马失前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驾驭官场复杂局面的能力,在官场不正之风中迷失了自己,是他们自己不适合做官。


  其实,不适合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读书人只有做官这一条出路的封建社会。现代社会给了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善做学问者可以成为名家,善经商者可以成为巨贾,善著述者可以成为作家,想出名的还可以成为“网红”,没必要把知识精英都绑在当官这一条路上。事实已经证明,在官场上栽了跟头,不见得人生就此完结,找对了方向,同样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国家如果把所有的精英都圈在政府部门,恰恰是这个国家缺乏活力的表现。要激发社会的活力,就要把更多的人才引向市场、引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才在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的同时服务于政府。这就像当前数据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把互联网精英全都吸纳到政府部门,而是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政府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与企业合作,共享企业的资源与人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一个国家创造力与发展力的体现。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这也许正是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向我们说明的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叶 泉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8-06-14 05:00:31 65字 ( 0/36)

时代造英雄,大浪淘沙,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

  最近,有媒体对一些官员的“落马后时代”进行了梳理和总结,看一看还真的很有意思。


  前足协官员南勇入狱以后大搞专利发明,成了“监狱里的爱迪生”,还写了一本小说秀智商;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出狱后成了网红经济学家,现在说出来的话比当局长的时候靠谱多了;还有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后,重归学术界,还出席一些学术会议,风彩不减当年。此外,还有曾经担任过湖北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十堰市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郧生,前河南省巩义市委书记杨振海,著名的“烟王”褚时健等等,他们都在新的岗位上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这些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让很多人感慨万千。有人说,这证明了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了一扇窗”。其实,这个事跟“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跟他们的人生选择有关系。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摆脱不了的情结,无论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把做官当成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路径。我们看到,这些绝境而后逆袭者大都是学者型官员,比如衣俊卿,本身就出身于学府。他们如果只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实现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关键是,如果修身齐家的第一步都没有做到,又怎么能在人生的长跑中永远守住自己的初心,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过去五年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报告指出,经过五年的努力“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一系列的成就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曾经的反腐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一度甚至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


  这些官员落马是五年多来我们反腐败的成果,同时他们也是官场腐败的受害者,在一个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官场环境中,他们没有做到洁身自好,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这种他们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马失前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驾驭官场复杂局面的能力,在官场不正之风中迷失了自己,是他们自己不适合做官。


  其实,不适合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读书人只有做官这一条出路的封建社会。现代社会给了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善做学问者可以成为名家,善经商者可以成为巨贾,善著述者可以成为作家,想出名的还可以成为“网红”,没必要把知识精英都绑在当官这一条路上。事实已经证明,在官场上栽了跟头,不见得人生就此完结,找对了方向,同样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国家如果把所有的精英都圈在政府部门,恰恰是这个国家缺乏活力的表现。要激发社会的活力,就要把更多的人才引向市场、引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才在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的同时服务于政府。这就像当前数据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把互联网精英全都吸纳到政府部门,而是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政府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与企业合作,共享企业的资源与人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一个国家创造力与发展力的体现。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这也许正是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向我们说明的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叶 泉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6-13 14:04:30 0字 ( 0/24)

像毛主席那样的管理干部,信任群众,干部队伍才能真正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队伍。

像毛主席那样的管理干部,信任群众,干部队伍才能真正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队伍。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

  最近,有媒体对一些官员的“落马后时代”进行了梳理和总结,看一看还真的很有意思。


  前足协官员南勇入狱以后大搞专利发明,成了“监狱里的爱迪生”,还写了一本小说秀智商;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出狱后成了网红经济学家,现在说出来的话比当局长的时候靠谱多了;还有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后,重归学术界,还出席一些学术会议,风彩不减当年。此外,还有曾经担任过湖北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十堰市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郧生,前河南省巩义市委书记杨振海,著名的“烟王”褚时健等等,他们都在新的岗位上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这些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让很多人感慨万千。有人说,这证明了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了一扇窗”。其实,这个事跟“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跟他们的人生选择有关系。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摆脱不了的情结,无论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把做官当成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路径。我们看到,这些绝境而后逆袭者大都是学者型官员,比如衣俊卿,本身就出身于学府。他们如果只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实现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关键是,如果修身齐家的第一步都没有做到,又怎么能在人生的长跑中永远守住自己的初心,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过去五年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报告指出,经过五年的努力“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一系列的成就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曾经的反腐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一度甚至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


  这些官员落马是五年多来我们反腐败的成果,同时他们也是官场腐败的受害者,在一个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官场环境中,他们没有做到洁身自好,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这种他们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马失前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驾驭官场复杂局面的能力,在官场不正之风中迷失了自己,是他们自己不适合做官。


  其实,不适合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读书人只有做官这一条出路的封建社会。现代社会给了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善做学问者可以成为名家,善经商者可以成为巨贾,善著述者可以成为作家,想出名的还可以成为“网红”,没必要把知识精英都绑在当官这一条路上。事实已经证明,在官场上栽了跟头,不见得人生就此完结,找对了方向,同样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国家如果把所有的精英都圈在政府部门,恰恰是这个国家缺乏活力的表现。要激发社会的活力,就要把更多的人才引向市场、引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才在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的同时服务于政府。这就像当前数据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把互联网精英全都吸纳到政府部门,而是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政府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与企业合作,共享企业的资源与人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一个国家创造力与发展力的体现。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这也许正是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向我们说明的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叶 泉








一千零一夜88 发表于  2018-06-13 13:54:08 18字 ( 0/23)

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说明了什么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

  最近,有媒体对一些官员的“落马后时代”进行了梳理和总结,看一看还真的很有意思。


  前足协官员南勇入狱以后大搞专利发明,成了“监狱里的爱迪生”,还写了一本小说秀智商;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出狱后成了网红经济学家,现在说出来的话比当局长的时候靠谱多了;还有前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免职后,重归学术界,还出席一些学术会议,风彩不减当年。此外,还有曾经担任过湖北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党委书记、十堰市作家协会主席的杨郧生,前河南省巩义市委书记杨振海,著名的“烟王”褚时健等等,他们都在新的岗位上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这些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让很多人感慨万千。有人说,这证明了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了一扇窗”。其实,这个事跟“上帝”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跟他们的人生选择有关系。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知识分子骨子里摆脱不了的情结,无论是传统知识分子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把做官当成了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路径。我们看到,这些绝境而后逆袭者大都是学者型官员,比如衣俊卿,本身就出身于学府。他们如果只是希望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实现知识分子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但关键是,如果修身齐家的第一步都没有做到,又怎么能在人生的长跑中永远守住自己的初心,只为沧浪之水而清,不为沧浪之水而浊。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过去五年全面从严治党的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报告指出,经过五年的努力“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不能腐的笼子越扎越牢,不想腐的堤坝正在构筑,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这一系列的成就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曾经的反腐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一度甚至到了亡党亡国的边缘。


  这些官员落马是五年多来我们反腐败的成果,同时他们也是官场腐败的受害者,在一个政治生态严重恶化的官场环境中,他们没有做到洁身自好,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这种他们自认为正确的方式。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随波逐流,他们马失前蹄,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驾驭官场复杂局面的能力,在官场不正之风中迷失了自己,是他们自己不适合做官。


  其实,不适合做官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又不是生活在读书人只有做官这一条出路的封建社会。现代社会给了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善做学问者可以成为名家,善经商者可以成为巨贾,善著述者可以成为作家,想出名的还可以成为“网红”,没必要把知识精英都绑在当官这一条路上。事实已经证明,在官场上栽了跟头,不见得人生就此完结,找对了方向,同样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


  一个国家如果把所有的精英都圈在政府部门,恰恰是这个国家缺乏活力的表现。要激发社会的活力,就要把更多的人才引向市场、引向社会,让更多的人才在服务于市场、服务于社会的同时服务于政府。这就像当前数据时代,互联网的发展激发了社会的活力,但是政府并没有把互联网精英全都吸纳到政府部门,而是让他们在企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政府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与企业合作,共享企业的资源与人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这是一个国家创造力与发展力的体现。


  知识精英不一定都进政府、都当官,一个人放在合适的地方是金子,放在不合适的地方或许就一事无成,甚至是祸害,这也许正是落马官员的逆袭人生向我们说明的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制网  叶 泉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