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5-18 08:43:30 15223字 ( 54/17498)

贫困人口“被脱贫”,精准扶贫“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扶贫中的形式主义?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秣陵街道太平社区 发表于  2018-05-22 15:01:16 346字 ( 0/263)

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大任务。扶贫工作需要基层干部真情扶真贫,与群众同心扶贫;更需要党员干部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江宁街道庙庄社区 发表于  2018-05-22 14:42:14 345字 ( 0/75)

在过去,给点小钱、做点小工,以此快速增加贫困户收入的“输血式”扶贫之举,的确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实际上,这样的扶贫效果“弱不禁风”,随时可能出现返贫。贫困群众致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秣陵街道太平社区 发表于  2018-05-22 14:12:44 351字 ( 0/1001)

“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掷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秣陵街道湖滨社区 发表于  2018-05-22 14:09:13 417字 ( 0/141)

作为基层纪检工作者在开展扶贫工作中要深刻认识加强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赫尔德 发表于  2018-05-22 10:39:32 482字 ( 0/41)

股神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强国迷反腐 发表于  2018-05-22 09:31:20 0字 ( 0/50)

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物以稀为贵。都发展产业,物质丰富,哪来的物以稀为贵。市场经济的产业扶贫就是错误。

什么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物以稀为贵。都发展产业,物质丰富,哪来的物以稀为贵。市场经济的产业扶贫就是错误。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乐辰 发表于  2018-05-22 09:16:36 36字 ( 0/104)

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不能纸上扶,这样扶贫也没什么用了!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cc003 发表于  2018-05-21 14:47:24 54字 ( 0/163)

扶贫不能仅仅是纸上扶贫和数据上扶贫,扶贫必须落到实处,扶上马再送一程,真正让贫困人口被输了血还有了造血功能。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倪昭 发表于  2018-05-21 09:32:06 116字 ( 0/475)

作为一名基层工作者,我们要扎扎实实做好扶贫中的各项工作,通过思想教育和技能培训,着力解决贫困户慵懒散的思想意识,帮助他们学技术长本领,通过自身努力,实现脱贫。扶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xxxkyrzyr 发表于  2018-05-21 08:58:57 0字 ( 0/79)

扶贫工作要落实到实际中,而不是纸上扶贫,要根据各个区域不同的贫困情况作出不同的扶贫政策,为在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打下坚实的基础。消除贫困,共同富裕。

扶贫工作要落实到实际中,而不是纸上扶贫,要根据各个区域不同的贫困情况作出不同的扶贫政策,为在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打下坚实的基础。消除贫困,共同富裕。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874910 发表于  2018-05-20 20:25:35 0字 ( 0/728)

要打赢脱贫攻坚战,最根本的做法除了发展经济,更要注重扶志与扶智,激发贫困群众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只有外部“输血”式扶贫与内部“造血”式脱贫相结合,通过自身“造血

要打赢脱贫攻坚战,最根本的做法除了发展经济,更要注重扶志与扶智,激发贫困群众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只有外部“输血”式扶贫与内部“造血”式脱贫相结合,通过自身“造血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bqhy999 发表于  2018-05-20 17:23:49 21字 ( 0/176)

如何破解贫困地区物价高消费高收入低之局。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愚公之剑 发表于  2018-05-20 16:26:09 44字 ( 0/101)

每个贫困户都要准备一套字典式的资料,领导和记者来查,根本就不知道要问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愚公之剑 发表于  2018-05-20 16:37:32 68字 ( 0/85)

记者们一去就找第一书记了解情况,这些东西都是数易其稿搞出来的,搞这些东西的时间超过进入贫困户的时间,正是记者们的肯定赞美助长了形式主义。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愚公之剑 发表于  2018-05-20 16:31:31 60字 ( 0/131)

领导和记者们天天高唱反对形式主义,却无形中助长了形式主义,基层很累,真的不愿搞这些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给领导和记者看的。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JBY1 发表于  2018-05-20 15:04:34 253字 ( 0/280)

如何防止和解决扶贫中的形式主义?权力分配是关键。权力分配可以让少数人快速富起来,那权力一定可以解决扶贫问题,也不需要搞形式主义,让贫困人口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同是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无锡梁霖 发表于  2018-05-20 12:45:43 9字 ( 0/69)

[哭][哭][哭]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路如诗 发表于  2018-05-19 22:44:10 187字 ( 0/236)

扶贫工作不能纸上扶,首先应该对政策的制定及实施要科学有效,符合贫困地区及贫困群众实际情况。其次在进行扶贫政策的落实过程中,一定要了解清楚每一户贫困户的具体信息在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海王八1 发表于  2018-05-19 16:56:58 16字 ( 0/150)

要认真查一查扶贫款用没用到实处!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老夫志在千里 发表于  2018-05-19 16:56:31 48字 ( 0/134)

贫困人口“被脱贫”,精准扶贫“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扶贫中的形式主义?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老夫志在千里 发表于  2018-05-19 18:18:15 988字 ( 0/113)

贫困人口“被脱贫”,精准扶贫“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扶贫中的形式主义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笑傲风月 发表于  2018-05-19 07:49:37 146字 ( 0/183)

一是扶过头的问题,不是扶至脱贫,而是扶至致富;二是脱贫了还不脱政策影响了扶贫力量的聚集攻坚;三是只要过程不要结果的管理模式让扶贫干部很难发挥战斗作用;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农和之音 发表于  2018-05-18 23:01:02 99字 ( 0/405)

好吃懒做的人也要去扶贫乎?打牌赌博输了家底,也需要扶植乎?贫困户的三代摸一摸,有领导乎?还有被打压欺负的善良的农民乎?我真的不想去做炮灰了,所上峰讲扶贫结束还要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农和之音 发表于  2018-05-18 22:55:16 168字 ( 0/96)

“纸上扶”三个字说出99%的结对干部的心声,为了这个“纸上扶”我们的周未也没有了,出行费用应该是原来的数倍吧,这个费用单位应该给报的哟,因为我自己已经很穷了,甚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8-05-18 22:51:18 41字 ( 0/542)

精准扶贫,不能搞形式主义。形式主义害死人。搞形式主义就不可能做到“精准扶贫”---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岳阳鱼贩 发表于  2018-05-18 22:16:00 22字 ( 0/95)

基层干部也想小康,从政策项目上刮钱从不手软。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18-05-18 22:09:11 112字 ( 0/126)

我就是安徽岳西人。对于本县的“扶贫”情况不想说什么,说了也没有用!而且也曾经多次发过关于地方搞“形式主义”的帖子,都被不知道是政府网站封了还是版主刷了?因此,只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武當散人 发表于  2018-05-18 20:51:53 71字 ( 0/101)

一些地方的扶贫资金、政策都被和谐了,中央的政策在农村基层没有完全得到落实,希望打打苍蝇,當政策彻底落实到基层之时,农村就bu 会出现贫困户了。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8-05-18 19:09:15 55字 ( 0/112)

某些地方的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贫困了为人民服务的各项工作也只能是挂在嘴上说一套做一套的自欺欺人的上欺下骗!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源理贞 发表于  2018-05-18 18:52:26 21字 ( 0/86)

几年前的扶贫资金,不知道到哪去了!!!!!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源理贞 发表于  2018-05-18 18:49:58 20字 ( 0/85)

如何破解贫困地区物价高消费高收入低之局。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河泮1717 发表于  2018-05-18 18:10:01 12字 ( 0/920)

一些基层乱象必须从严整治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三十年功名尘与土 发表于  2018-05-18 18:08:26 196字 ( 0/212)

纪检监察干部处在惩治腐败,严肃党的纪律第一线,在维护经济秩序、保障国民经济健康发展等方面承担着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职责,其工作关系到党和政府的形象,关系到社会稳定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黑土地一介书生 发表于  2018-05-18 17:09:49 0字 ( 0/100)

真脱贫,脱真贫,刚脱贫的也需巩固住

真脱贫,脱真贫,刚脱贫的也需巩固住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庆宝 发表于  2018-05-18 16:38:15 2528字 ( 0/151)

想个办法,真脱贫,不瞎忙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5-18 16:35:46 50字 ( 0/91)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求真务实》:依然、自然、天然、释然、认真+实干!弄假查!必究![福尔摩斯]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闲勤 发表于  2018-05-18 15:57:40 16字 ( 0/91)

形式主义是心术不正人的楼梯台阶。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心雨1777 发表于  2018-05-18 15:53:55 50字 ( 0/170)

政府和领导干部把扶贫工作抓好、落到实处,确保每一位贫困户都有人帮,把每一个贫困问题登记在册放在心中。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5-18 13:26:06 0字 ( 0/303)

“被脱贫”尴尬了贫困人员,“纸上扶贫”精准扶贫被扭曲。

“被脱贫”尴尬了贫困人员,“纸上扶贫”精准扶贫被扭曲。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周申林 发表于  2018-05-19 13:42:36 35字 ( 0/149)

忽悠吧!填了三次表也没见到扶贫贷,帮扶干部也很无奈,反正己纸上脱贫了!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大团结民族 发表于  2018-05-18 13:07:14 20字 ( 0/71)

扶贫是非线性的,要的是雷锋标准的官员..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百星不如一月 发表于  2018-05-18 12:21:28 28字 ( 0/540)

精准扶贫是一场长久战,需要我们久久为功,需要政策持续发力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8-05-18 11:44:09 0字 ( 0/230)

纸上扶贫是跃进思维,文革遗风,必须批判!

纸上扶贫是跃进思维,文革遗风,必须批判!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8-05-18 11:41:59 0字 ( 0/101)

纸上填表不是精准扶贫,是标准浮夸!

纸上填表不是精准扶贫,是标准浮夸!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5-18 11:38:19 0字 ( 0/78)

回复@强国社员925:“被脱贫“”纸上扶贫”与精准扶贫背道而驰,是必须铲除的懒政怠政的歪风邪气。

回复@强国社员925:“被脱贫“”纸上扶贫”与精准扶贫背道而驰,是必须铲除的懒政怠政的歪风邪气。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audiooo 发表于  2018-05-18 11:24:45 22字 ( 0/169)

实干才能有效脱贫,要重用脱贫工作中的实干者。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动动猴 发表于  2018-05-18 11:07:31 44字 ( 0/163)

扶贫要真抓实干,要用制度来规范,对虚假扶贫的现象要惩处,让贫困人群早日脱贫,过上好日子!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8-05-18 10:41:28 32字 ( 0/206)

扶贫如用兵不能仅作表面文章,既要不懈用心栽培,也要严防因故返贫.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5-18 10:30:24 0字 ( 0/82)

防止“被脱贫”“纸上扶贫”的形式主义,需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压力层层传递。

防止“被脱贫”“纸上扶贫”的形式主义,需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压力层层传递。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

“今天上报贫困户信息,过一段时间信息变动了,要重新填写上报;再过段时间,上级要来扶贫督查,又得先填好汇报材料……”谈及以往经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无城镇黄汰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陈太华直言,扶贫填表太“烧脑”,“多的时候,每周要填好几次。”

现在,除了基本的一户一档等材料整理归档,以及个别必须以纸质上交的表格材料,其余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可以“一网打尽”。

陈太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登录安徽省脱贫攻坚APP,可以查到每个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帮扶产业等各类详细信息,也可以看到全村所有贫困户的情况。

“现在一年填的表,还没有过去一个月的多。”陈太华说,“贫困户如有信息变动,可以直接通过手机端上传修改,非涉密信息各个部门都可通过手机端查看。搁在以往,要重新填表上报更改,有时扶贫部门找你要信息,要填表上报,同一信息过两天国土部门又找你要了,还得重新报一回。”

此外,扶贫督查的力度也更实了。最近一次调研,芜湖市扶贫办工作人员马玮从手机端登录省脱贫攻坚信息平台,通过“扶贫地图”功能导航,临时决定去哪家,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要陪同。

“在无为县赫店镇,我们随机走访,发现一户贫困户家里的老房子漏雨,贫困户不说,也没人管。”马玮说,“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不到一周,镇里就派了人上门维修,整改情况通过图片、小视频等形式,从手机端上传到了信息平台。”

“比起只收表格、听汇报,现在能看到真问题,解决真问题。”马玮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8日 04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5-18 10:12:40 0字 ( 0/119)

“被扶贫”“纸上扶贫”与精准扶贫背道而驰,是懒政怠政的歪风邪气。

“被扶贫”“纸上扶贫”与精准扶贫背道而驰,是懒政怠政的歪风邪气。 (原标题:把好程序关,帮着谋长远  脱贫摘帽,不看纸面看老乡(深阅读·防止扶贫形式主义③)记者: 孙 振)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