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5-15 08:50:16 27306字 ( 47/9067)

竟说“精日没啥”?大V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8-05-16 08:43:20 13字 ( 0/35)

作为中国人应该是个爱国者。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28:55 36字 ( 0/11)

【爱国】应是【爱国人】!【国人】有【汉奸】,【骂汉奸】不等于【骂国人】!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43:10 34字 ( 0/15)

必须对【罗永鹄】之流【踏上亿万只脚;让它永世不得翻身】!!![大笑]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8:32:39 35字 ( 0/10)

退一万步说话:【新东方】毕竟是【中国人在中国开设的学校】!!![哈哈]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8:30:49 83字 ( 0/21)

【肃慎】-【挹娄】-【勿吉】-【靺鞨】-【女真】-【满族人】!【勿吉】-【窝集·倭夷·卧举(日本人)】!【靺鞨】-【黑水靺鞨·扶余·百济·高句丽(朝鲜人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8:24:24 27字 ( 0/7)

【做者·夏天】好像也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嫌。[哈哈]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城市畅通志愿者 发表于  2018-05-15 23:24:30 291字 ( 0/19)

坚决在全国所有地区进行,政治文化知识教育工作; 坚决铲除新时代伪汉奸的土壤地方; 坚决铲除任何形式的卖国主义;打一场坚决铲除负能量的人民战争;打一场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8-05-15 22:58:53 0字 ( 0/25)

不知是绝对‘精日’还是表达能原本成问题,一线绕几弯也没圈上开责正题,到是莫名下注地落下话柄。

不知是绝对‘精日’还是表达能原本成问题,一线绕几弯也没圈上开责正题,到是莫名下注地落下话柄。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8-05-15 22:58:27 0字 ( 0/14)

人类科学没国籍,世界贸易可没国籍,人爱好可没国籍,但爱国爱家爱人民的政治立场不能没明确。

人类科学没国籍,世界贸易可没国籍,人爱好可没国籍,但爱国爱家爱人民的政治立场不能没明确。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8-05-15 22:53:39 12字 ( 0/29)

他缺乏爱国主义情怀---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一路格桑花2018 发表于  2018-05-15 22:21:00 0字 ( 0/15)

利用巧舌如簧的辩解来为自己开脱。这可能只是他个人的观点,在文明包容开化的新时代,我们不能过多谴责,但是人人如此该怎么办,我们的团结,我们的凝聚力,我们的共同信仰

利用巧舌如簧的辩解来为自己开脱。这可能只是他个人的观点,在文明包容开化的新时代,我们不能过多谴责,但是人人如此该怎么办,我们的团结,我们的凝聚力,我们的共同信仰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8-05-15 20:20:14 43字 ( 0/12)

看了他的整编澄清内容 觉得他整体上是挺中国的 只是局部观点上比较无知 还得多学习学习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8-05-15 20:10:33 33字 ( 0/21)

生在中国就必须精神也在中国 作为一个生意人--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搬个沙发看歌剧 发表于  2018-05-15 19:33:42 21字 ( 0/30)

不要动不动就为别人贴上标签,还是要观其行。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黑土地一介书生 发表于  2018-05-15 17:43:09 0字 ( 0/109)

爱国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义务,不爱自己国家的叛国者不会有好下场

爱国是每一个中国公民的基本义务,不爱自己国家的叛国者不会有好下场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10:07 28字 ( 0/8)

【精日】当以【刑事犯罪】写入【刑法】相关条款!要快!!!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04:15 2048字 ( 0/51)

《纪念白求恩》: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闵山緑 发表于  2018-05-15 17:43:04 3字 ( 0/10)

败类!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18:21 15字 ( 0/3)

【败者】都是【坏人】![哈哈]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奔跑的兔子666 发表于  2018-05-15 16:08:28 144字 ( 0/41)

罗永浩把自己比作现代鲁迅,殊不知鲁迅有一颗强烈的爱国心,并终生为此奋斗!罗永浩无非为自己的口不择言寻找寄托!他只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程度比中国略高一筹,却没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24:01 123字 ( 0/30)

【我们中国向来少有敢于失败的英雄;向来少有敢于单身鏖战的武人;向来少有敢于扶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战具比我们精利的欧美人,战具未必比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32:48 80字 ( 0/20)

据【战败回国,又来中国】的日本游客说:“八路军进入长春的那天;西安大路(今香格里拉大饭店)一带的日本人全部走上街头,手里挥动着小红旗,欢迎八路军进城。”[大笑]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谈看法 发表于  2018-05-15 15:23:07 114字 ( 0/74)

看来,这个所谓的大V,还需补补课,头脑中应补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此人的思想政治倾向如此明显,公开“精日”,偷换概念,以亵渎鲁迅来为自己狡辩;不仅是个利己主义者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5-15 14:29:29 0字 ( 0/22)

面对形形色色的“亲日贬华”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地说不。

面对形形色色的“亲日贬华”言行,必须旗帜鲜明地说不。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8-05-15 15:15:25 58字 ( 0/55)

民主、公平、公正的社会才能凝聚人心,才有民族、国家的认同感,特殊阶层的扩大、贪腐行为的曼延,使很多人又成了一滩散沙。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05-15 14:19:24 23字 ( 0/19)

总有些人把自己看成精蝇,把别人看成阿Q,装13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05-15 14:06:14 32字 ( 0/42)

好狗不嫌家贫好女不嫌母丑,谩骂自己的同胞污蔑自己的祖国,人渣不如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jimmye01 发表于  2018-05-15 13:56:13 63字 ( 0/85)

关键是对“精日”的理解问题。打着日本人的旗号骂国人或讽刺国家的行为,才是精日分子。这些精日分子,不少连日本人是什么样都不清楚。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jimmye01 发表于  2018-05-15 14:06:19 29字 ( 0/614)

精日分子的行为,连日本人都很难理解,说中国怎么会有这种人?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9:06:57 33字 ( 0/133)

说好的【要肃清文革遗毒】呢???咋又开始【把人往死里整】了呢???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5-16 08:45:19 20字 ( 0/11)

【中国怎么会有这种人呢?】此问甚好!!!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

▲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

2018年2月,两名男子身着侵华日军军装在南京紫金山抗战遗址前摆拍合影。其中一人手持军刀,一人手持带刺刀步枪,枪上挂着写有二战时日军用语字样的白底红日旗。

这些事实面前,“精日”分子的真实面目已无需多言。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知名企业家,故作“宽容”地大谈“精日”也“没什么”,不知道原则立场何在?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罗永浩:“我理解持有爱国主义立场的人”,“反对‘爱国’爱得要上纲上线地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依照罗永浩的逻辑,我们在此批驳他的观点,恐怕已经属于“上纲上线”了。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是凑巧生在中国的“国际主义者”,是以第三人的身份在批评中国社会的不足,颇有一种“客观中立”的感觉。而他“理解”爱国主义者,只是反对他们“爱国”爱得要忍不住去砸无辜同胞的外国汽车、要给别人扣“汉奸”“精日”的帽子。

而这里,罗永浩很明显偷换了概念。

首先,将爱国行为偷换成以爱国之名行流氓之实的犯罪行为。那些砸日系车的人,压根儿跟爱国扯不上什么关系,不单罗永浩反对,每个有法律常识、有理性良知的人都会反对。而罗永浩偏偏要拿这一小群人来指代“爱国者”,并借此生发出爱国主义者的“荒谬”,逻辑何其牵强,居心何其龌龊。

其次,他“亲日贬华”可以,但你反过来说他“精日”就是“上纲上线”,“双标”玩得游刃有余。罗永浩视鲁迅为偶像,甚至自认为跟偶像比起来,自己的犀利程度已经收敛了。可问题在于,鲁迅是爱国者,爱之深责之切,不惜“我以我血荐轩辕”,而罗永浩则是“凑巧”生在中国的一个“国际主义者”,批评并非源自热爱,更鲜有善意。自比鲁迅,完全是对鲁迅的侮辱。

▲鲁迅的犀利是爱之深责之切

罗永浩搬出鲁迅,无非是想为自己出格的言行硬找几分合理性,无非是想说,谁批评他,谁就是在批评“当代鲁迅”,就是上纲上线的“杠精”。想来若鲁迅先生泉下有知,应会怒不可遏,大呼“流氓手段”!

细看罗永浩这篇致歉信,Bug太多,实在不值得一一反驳。透过它,我们看到一个利己主义者的模样:一方面,要打造自己的公知形象,以高高在上批评中国社会来标榜自身思想之深度;一方面,又爱惜自己的羽毛,绝不让“精日”之类的脏词危及自身,回头又暧昧地说“精日”也无妨。瞧瞧,真是两头都不得罪,还能再滑头一点儿吗?

这种小聪明用在其他事情上或许行得通,但在爱国主义这条红线上显然不行。

一个人,没有国家概念,不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丢掉了最基本、最起码的身份认知和价值观念。有些人迷恋“普世价值”,一心要当“国际主义者”,却忘了自己首先是一个中国人。这些人的言行,往往不是“凑巧”那么带有偶然性,而是动辄挟洋自重,几乎逢中必反,不论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中,总是一边倒地抹黑、污蔑、诋毁中国的种种。

作为国民,爱不爱国是一码事,黑不黑中国则是另一码事。我们承认,今天的中国依旧不完美,存在这样那样的短板,在现代化程度上跟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对此进行善意的批评与建言当然可以,但上述那些“国际主义者”的鸡贼之处在于以此为柄,将少数极端个案夸大为社会普遍现象,将事情的复杂成因简化为体制失败,用情绪淹没理性,用个案否定整体。

想要制造的效果,无非是消解国家民族的宏大叙事,导致个人与国家的疏离。“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等言论就是佐证。至于反驳他们的人,一概被污蔑为“被洗脑”的“五毛党”“小粉红”。

没有国,哪有家。无论在哪一个国度,爱国主义都是核心价值,爱国主义教育都是重中之重。美国也好,日本也罢,莫不是如此。因为所谓国家、所谓民族,就是无数个体的集合,倘若人人都是身体在中国、精神在别国的游离状态,跟一盘散沙有什么区别?跟国破家亡还距离多远?

有爱国的国民在,有大家的奋斗在,不完美的中国终会补齐自己的短板,屹立于世界。这个道理,国际主义的罗永浩可以不懂,但没有资格侮辱。

广仔 发表于  2018-05-15 13:53:59 26字 ( 0/69)

由“哈日”到“精日”值得警惕,不卑不亢才是爱国表现!

(原标题:北京日报:“精日没啥”,罗永浩三观被锤子砸碎了么)
(来源:北京日报公道综合 作者:夏天

 

本意是澄清,解释自己并非“精日”,结果越描越黑,引发舆论更猛烈的抨击——锤子科技CEO罗永浩最近“作”出了事儿,让人不禁想给他一“锤子”。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北京日报公道”

作为坐拥14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罗永浩算是网络舆论场的“意见领袖”了。他之所以吸引众人,除了自身的传奇故事,就是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微博风格,一大特点就是“亲日贬华”。

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鸟巢举行科技发布会。针对部分网友“精日”“汉奸”的指责,罗永浩微博发布长文进行了澄清,也正是这封道歉信再次将其推上了舆论风口。

▲罗永浩的说明(部分)

简单地说,罗永浩认为自己是抽离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身体凑巧生于中国,而精神可以自由驰骋,属于“国际主义者”。至于那些“亲日贬华”的言论,实为鲁迅式的针砭时弊。此番表态让人想起一句歌词: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下面,我们先来点出几处硬伤——

罗永浩:“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

是“精日”没什么?太荒谬!

“精日”是“精神日本人”的简称。这些人,崇拜日本达到了仇视中国人民、仇视中华民族,甚至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的地步;他们将日本视为“理想国”,甚至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累累罪行“洗地”

我们来看看近些年见诸报端的“精日”都干过什么——

2018年4月,网民“洁洁良”参加相关活动时,因不满现场留下大量垃圾,评论“恶臭你支”。当网友指出其言论不当后,“洁洁良”变本加厉,拒不删帖。

▲网民“洁洁良”微博

201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日前夕,四名男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前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