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4-25 09:04:37 4926字 ( 37/6792)

拒绝戏谑经典、抹黑英雄!“恶搞”并非没有禁区,有些不能“一笑而过”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红城一家人 发表于  2018-05-04 11:37:45 106字 ( 0/34)

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消解忧患意识和主流价值,我们应该携起手来抵制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曦睿陈 发表于  2018-04-26 10:04:51 39字 ( 0/20)

偌大中国,温良恭俭让治理,必然和会乱象丛生;铁腕治理,才能弘扬正气,消除邪气。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04-26 05:55:28 24字 ( 0/10)

《博客自传》 为你点赞 ​​​ ​​​​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基石12345 发表于  2018-04-25 22:05:27 25字 ( 0/28)

忘记了革命历史,革命传统,革命先烈,就意味着背叛。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伊君隍孙智國 发表于  2018-04-25 19:30:23 102字 ( 0/28)

活着在今天的人群社会感觉有压力必须清楚是人群因为给自己压力还是自己无法适应人群的自卑压力。如果人群给你压力很容易解决使用国法秩序寻找帮助。如果是自己无法适应人群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汉江人2015 发表于  2018-04-25 18:00:00 32字 ( 0/46)

说到底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有完全彻底地在各方面得到真正落实!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秋雨舞春风 发表于  2018-04-25 16:39:23 0字 ( 0/80)

建议立法确认“经典”和“英雄”。否则必然混乱!

建议立法确认“经典”和“英雄”。否则必然混乱!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总是被人剥夺 发表于  2018-04-25 16:30:47 20字 ( 0/81)

要有敬畏之心,要有正义之光,要有航行之塔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4-25 16:14:02 53字 ( 0/9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联想与记忆邻国的烦恼与教训:《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毛泽东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云雾山守护者 发表于  2018-04-25 16:12:15 22字 ( 0/75)

历史不能忘却,英雄不容抹黑!恶搞也要有底线!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大白飞机天上飞 发表于  2018-04-25 15:54:51 346字 ( 0/279)

近年来,网上一些编造谣言抹黑英雄、诋毁先烈,或用娱乐化形式贬损英雄的现象备受舆论关注。这些罔顾事实恶搞戏说经典、抹黑英雄的行为确实为传播者带来一定流量,吸引了不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8-04-25 14:55:48 35字 ( 0/50)

戏谑经典、抹黑英雄之“恶搞”,"吃饱了撑的"是小,"为敌张目"事大?!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8-04-25 14:22:29 47字 ( 0/71)

意识形态领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没有任何国家能容忍对于其英雄及经典"恶搞"!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8-04-25 13:54:10 26字 ( 0/316)

恶惩任何抹黑英雄的恶搞,维护革命先烈英雄的尊严!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4-25 13:45:25 0字 ( 0/47)

搞笑有底线恶搞有禁区,文艺创作须遵守。

搞笑有底线恶搞有禁区,文艺创作须遵守。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8-04-25 12:27:26 27字 ( 0/113)

没有什么“纯属娱乐”,“恶搞”抹黑英雄烈士绝不是笑话。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4-25 12:25:24 18字 ( 0/58)

戏谑经典,抹黑英雄,无异于自我否定!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4-25 12:24:52 19字 ( 0/29)

戏谑经典,抹黑英雄,自我否定有何益?!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8-04-25 12:19:16 26字 ( 0/32)

没有什么“纯属娱乐”,岂容国家英雄烈士毁于“恶搞”?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民主法治社会公正和谐 发表于  2018-04-25 11:28:16 25字 ( 0/134)

教授先生好像经常被讥讽、嘲笑,损伤了自信心[大笑]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4-25 11:18:35 31字 ( 0/34)

拒绝戏谑经典,“恶搞”并非没有禁区;抹黑英雄,岂可一笑了之?!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4-25 11:15:31 35字 ( 0/47)

拒绝戏谑经典,“恶搞”并非没有禁区;抹黑英雄,岂能能“一笑而过”?!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8-04-25 10:57:14 9字 ( 0/104)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老子行李 发表于  2018-04-25 10:50:27 20字 ( 0/46)

警惕那些想搞乱意识形态的别动队.....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老子行李 发表于  2018-04-25 10:54:38 18字 ( 0/27)

立法和确认,从法律上界定,要守规矩。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老子行李 发表于  2018-04-25 10:56:51 15字 ( 0/29)

言论可以自由,但一定要有底线。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老子行李 发表于  2018-04-25 10:46:38 25字 ( 0/59)

抹黑的目的实际是什么?没有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04-25 10:33:02 22字 ( 0/42)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早干嘛了?谁纵容了他们?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8-04-25 11:35:53 14字 ( 0/36)

这事民间正义之士早就有提醒的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4-25 10:10:14 0字 ( 0/105)

恶搞混淆了美与丑,善与恶,爱与恨的界限,误导社会更误导青少年,遏制恶搞监管部门责无旁贷主动作为。

恶搞混淆了美与丑,善与恶,爱与恨的界限,误导社会更误导青少年,遏制恶搞监管部门责无旁贷主动作为。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4-25 16:41:29 45字 ( 0/59)

学习《坛语》认真思考客观观观察与感悟:依然、自然、天然、释然、青少年受害不浅![福尔摩斯]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4-25 09:59:38 0字 ( 0/36)

强化娱乐业监管,把不良的误导广大民众的“一笑而过”清除出娱乐市场。

强化娱乐业监管,把不良的误导广大民众的“一笑而过”清除出娱乐市场。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公几 发表于  2018-04-25 09:47:06 20字 ( 0/161)

这些恶搞是对先烈的亵渎,是对人民的犯罪。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小弓弓 发表于  2018-04-25 09:36:14 57字 ( 0/104)

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三六子 发表于  2018-04-25 09:22:34 36字 ( 0/38)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力度尚不够应尽不批判才是。应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Sars 发表于  2018-04-25 09:09:42 5字 ( 0/60)

强顶起来!

(原标题:并非没有禁区  并非无关政治  警惕通过恶搞来虚无历史(思潮之思))

在现代社会,面对各种压力,人们需要通过娱乐来缓解压力、放松身心,纾解负面情绪。但一段时间以来,“恶搞”成为娱乐之一,需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一些恶搞通过对经典作品、英雄烈士、重要历史事件等的颠覆重构来制造“笑点”“笑料”。尽管恶搞者并非都有主观恶意,但仔细分析这些恶搞的实质可以发现,我们绝不能对它“一笑而过”。

  一些恶搞作品戏谑经典、抹黑英雄,制造出强烈的“反讽”效果。恶搞看上去“无关政治、纯属娱乐”,然而,当恶搞者毫无顾忌地将“得意之作”放在网络上博取眼球,一切都可以怀疑、戏说、颠覆、亵玩的社会心态就会不断滋长。当承载主流意识形态的经典作品、英雄烈士等都被恶搞,并且在“习惯”中变成“自然”,恶搞的负面政治效应就会慢慢显现出来。

  当恶搞的对象是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重要人物、重大事件和经典作品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主张就由此转化为“生动形象”“接地气”的话语,携带着特定的政治诉求进入大众的日常生活,在娱乐中不断挑战、解构主流价值观、国家记忆和社会共同情感。

  从那些恶搞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的所谓“作品”来看,历史虚无主义借着恶搞兴风作浪:第一,消解忧患意识。恶搞以匪夷所思的逻辑叙述历史,不仅背离历史真相,而且完全消解了人们的忧患意识。第二,消解主流价值。恶搞把英雄烈士和红色经典作为一个个空洞的符号,再塞进低俗、庸俗的内容,在破坏历史记忆的同时也消解了英雄烈士、红色经典的当代价值。第三,鼓励任性评说。恶搞以娱乐的方式表现一切历史议题,制造出“历史可以任性评说”的错觉,起到了暗示人们质疑民族历史记忆、淡化是非判断的作用。维护意识形态领域安全,不能无视恶搞的意识形态功能,坐视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借恶搞不断蔓延。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借助恶搞兴风作浪,尤其需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运用好法律武器。我国法律坚持保护公共利益原则,民法总则对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著作权法对歪曲表演形象、篡改他人作品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惩治规定。而且,保护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的专门法律——英雄烈士保护法也将出台。对于伤害民族情感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危害公序良俗、侵犯他人肖像权名誉权著作权等的恶搞行为,应该运用法律武器加以惩治。

  二是加强主流意识形态对大众文化的引导。主流意识形态不仅要在内容上积极回应大众的现实关切、反映大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且在表现形式上要符合大众的接受习惯。要通过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创新文化产品生产,使主流意识形态融入大众文化、引导大众文化,使大众文化多些品位、格调、情怀,少些低俗、庸俗、媚俗。

  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近些年来批判、分析已经不少。但是人们对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侵蚀大众文化,利用恶搞等形式影响大众历史认知、塑造社会对抗心态的“软性”历史虚无主义,还缺乏足够警惕。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需要对“软性”历史虚无主义提高警惕,有的放矢采取有效措施加以抵制。

  (作者:杨军 为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湖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5日 07 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