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8-04-16 10:01:11 16651字 ( 31/5717)

放过孩子!裸露性挑逗、低俗无下限 青少年是直播平台"吸睛"手段主要受害者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灿灿可人儿 发表于  2018-04-26 11:24:37 387字 ( 0/38)

依法加大监管,堵住想钻空子的投机者。各地各部门要完善未成年人网络直播立法,网络平台账号注册实名制,全面禁止未成年人网络直播,加强对未成年网络直播监管力度,禁止未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8-04-17 12:00:31 83字 ( 0/27)

绝大多数人都会成为父母,孩子的成长关系到整个家的幸福和国家的未来,希望所有人把眼光放在促进孩子成长中赚钱!我觉得做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事同时又赚钱,是很快乐很幸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8-04-17 11:46:29 40字 ( 0/11)

严惩严打,有关人员判刑从重,数百亿没收再罚个数百亿,都不够弥补他们对孩子的伤害!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止戈兴文 发表于  2018-04-17 09:52:15 141字 ( 0/22)

孩子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让孩子健康成长事关国家振兴、民族复兴伟业,给孩子营造健康成长环境刻不容缓!在互联网高度普及的今天,切实要不断完善网络监管法律法规和行业监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为国点赞123 发表于  2018-04-17 08:48:34 404字 ( 0/35)

近年来,短视频在中国呈现爆发性的增长,这些视频以数秒到数分钟长的娱乐休闲视频为卖点,由于参与门槛低、传播速度快,因此吸引大批用户自制并分享短片。不过,随着短视频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8-04-17 06:53:10 221字 ( 0/21)

总的来说就是国家教育部门网络行为管理不严,一个国家不从教育上下功夫实施管理是见不到什么管理效果的,任何行业也不例外,教育是一切执政党的政治基础,谁不重视教育的正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8-04-17 06:01:29 24字 ( 0/2)

《博客自传》 为你点赞 ​​​ ​​​​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4-17 00:42:46 48字 ( 0/21)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中国老话“虎毒不食子”:孩子不是“鱼”,不可投诱饵!更不可投毒饵![心]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8-04-16 23:50:30 85字 ( 0/25)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天职、使命、职责与职能:一经被赋予!必须真正《能》!一旦“你”无能,依然、自然、天然、释然、理当换能人......不然必然祸国又殃民![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8-04-16 23:30:29 41字 ( 0/84)

严历打击,严厉整治,“低俗”,“恶搞”,“丑陋”,“黄赌毒”,青少年直播平台---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五个公认通治 发表于  2018-04-16 22:49:39 46字 ( 0/12)

不能再只喊口号假作为了。简直是藐视政府的监管。要有明确条款严惩,逮住并公开审判后坐牢20年!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秦岭云鹤 发表于  2018-04-16 20:30:02 9字 ( 0/4)

这种劣习应该治治了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04-16 19:17:00 19字 ( 0/26)

网络直播,开放须讲文明,情节不可违法。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001柳暗花明 发表于  2018-04-16 17:15:29 19字 ( 0/20)

对违法者打击不够狠,所有些人就敢冒险。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心雨1777 发表于  2018-04-16 16:10:43 58字 ( 0/2)

之前看到网上8岁女孩和自己相差18岁的音乐老师相爱,微博上面很多人跟捧,但是这个事情或许是不可复制且不应该被支持的。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4-16 15:43:09 0字 ( 0/108)

网络直播超越法律底线,治理整顿网络直播势在必行!

网络直播超越法律底线,治理整顿网络直播势在必行!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4-16 15:40:49 0字 ( 0/121)

网络直播乱象大行其道,监管应该反思。

网络直播乱象大行其道,监管应该反思。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8-04-16 15:29:49 22字 ( 0/28)

[酷]对直播必须有个底线,远离低俗恶搞色情!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孙亚非 发表于  2018-04-16 15:12:25 23字 ( 0/20)

黄赌毒均乃万恶源泉,务须斩断伸向孩子们的黑手!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8-04-16 13:29:25 43字 ( 0/48)

把个好端端的社会弄得乌烟瘴气,纪检监察公检法和党和国家公务员还能心安理得?无语,汗颜!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爱我中华n 发表于  2018-04-16 13:11:59 0字 ( 0/22)

有些学习平台插暧昧广告。目的明确

有些学习平台插暧昧广告。目的明确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我心飞翔009 发表于  2018-04-16 12:59:43 128字 ( 0/12)

因为有了互联网这样的平台,很多人可以直接展示自己,表达自己的观点,展示自己的生活状态。以前论坛、微博时期主要靠文字,靠图片,那时候的传播主体和受众的素质比较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8-04-16 12:59:01 14字 ( 0/34)

网络要改变收费方式 流量免费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8-04-16 12:30:52 30字 ( 0/66)

保障青少年茁壮成长轨道行得正,绝不容网络直播平台违法扳道岔。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地瓜干17世 发表于  2018-04-16 11:42:03 49字 ( 0/33)

不单单是直播平台,而是网上到处都是性广告,令人感到不适,根本不敢跟孩子一起看电脑。国家为什么不管?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smc7055 发表于  2018-04-16 11:14:42 0字 ( 0/57)

网络监管者要强化责任观念,明确自己对优化社会风气责任,过度放任就是对社会,尤其对青少年犯罪!

网络监管者要强化责任观念,明确自己对优化社会风气责任,过度放任就是对社会,尤其对青少年犯罪!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8-04-16 11:00:25 58字 ( 0/37)

大量的人为了钱不惜拿后代作为换取利益的筹码,全国上下都应该高度清醒了,我们的教育必须要用政治手段严格管理起来了。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8-04-16 10:53:27 6字 ( 0/21)

还是钱在作怪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爱我中华n 发表于  2018-04-16 10:47:57 0字 ( 0/14)

谁让其毒害?

谁让其毒害?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丢马老头 发表于  2018-04-16 10:38:46 0字 ( 0/87)

对直播必须有个界线,不能任其野蛮生长!

对直播必须有个界线,不能任其野蛮生长!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余青山 发表于  2018-04-16 10:20:23 23字 ( 0/24)

对毒害青少年的行为,必须严打严惩,决不能手软!

(原标题:直播吃灯泡说唱教吸毒 网络视频业乱象调查)

在直播中吃灯泡,裸露肢体进行性挑逗;在短视频中用说唱详细描述吸毒感受,爬上巡逻执勤的警车踩踏,传播“未成年人怀孕生子”……

近期,因大量传播挑战道德底线甚至触犯法律的内容,快手和今日头条旗下网络视频平台被主管部门责令整顿。

如此低俗的内容何以能大行其道?背后“推手”是什么?监管“落锤”后网络视频业将何去何从?围绕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低俗恶搞打色情擦边球,青少年是主要受害者

不久前,在短视频平台快手上,通过“晒”早恋早孕的“网红”杨清柠和孩子父亲王乐乐吸引了上千万“粉丝”关注。一时间,该平台掀起了争当“全网最小妈妈”“全村最小妈妈”的风潮,并通过算法推荐功能推送给更多用户。

这并非快手首次爆出挑战公众道德底线的事件。在国内网络视频行业,这类乱象也比比皆是,给青少年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令人担忧。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网络视频用户近5.79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团中央下属机构日前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是青少年,搞笑逗趣是短视频吸引大批受众的最主要原因。

据记者调查,进行网络直播、发布网络短视频的人群,一部分是以此为职业,如网络主播等,以出位内容博得眼球进而赚取收入,另一部分则是出于新奇、炫耀等心理,折射出当下青少年生活方式单一、心理健康教育缺失、法律意识淡漠等问题。

约谈、整改、下架,今年以来,主管部门频出重拳,给一路狂飚的网络视频行业踩下了“急刹车”。

2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关停下架蜜汁直播等10家违规直播平台;3月,新闻出版广电部门要求网站不得擅自对原创视听节目作重新剪辑、重新配音、重配字幕;4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网信办先后责令今日头条、快手整改。

靠“吸睛”有平台估值数百亿,沦为“低俗的搬运工”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低俗恶搞的视频内容之所以能在网络空间大行其道,与平台的纵容不无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部分视频平台瞄准“流量就是收益”的盈利模式,在准入门槛和内容审核上降低要求。

据易观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三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发生的投融资额累计超过136亿元。百亿资本进来了,自然要求回报。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广告是现阶段短视频行业的主要盈利模式。2017年短视频市场规模达57.3亿元,同比增长184%。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规模突破300亿元。此前有消息称,在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后,用户规模最大的快手市场估值将达到百亿美元级别。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整体营收达到218.5亿元,平台数量250多家,用户规模3.44亿。网民总体渗透率达47.1%,其中30岁以下网民渗透率73.6%。

为了博取巨量广告收入,一些视频平台打着“算法中立、机器推荐”的旗号,不但不制止违规账号的行为,反而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被网民称为“低俗的搬运工”。

事实上,再先进的算法和技术,也需要价值观引领。快手CEO宿华近期表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的缺陷。”

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重拳出击不仅让视频平台追逐的流量大幅缩水,更将影响其动辄百亿美元的估值,而后者对平台的持续融资和发展至关重要。

商业创新不能“无底线”,严监管“护航”健康发展

事实上,欧美发达国家的互联网也不清净。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各视频平台在2016年至少放出了40部包含严重不良信息的直播内容。去年4月,一男子网络直播枪杀路人后,发布平台“脸书”也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法国政府宣布,互联网公司将需要为在其平台上发布的违法内容负责。德国规定,2018年起网络平台必须在7天内删除用户举报的非法内容,24小时内删除或屏蔽违法言论,否则将面临最高达5000万欧元的罚款。

中国正在从网络大国迈向网络强国,应该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互联网视听内容,成为摆在监管者和所有从业者面前的一道严峻考题。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说:“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空间的行为,包括商业创新,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上进行。”

目前,部分网络视频平台已经给出了整改措施。抖音表示,将进一步提高内容审核标准,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并且增加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快手则与浙江大学合作定制“内容管理操作手册”。

“直播的技术浪潮刚刚兴起,行业的发展不可限量,从长远来看,此次整治行动对主流视频网站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那些利用低俗内容吸引流量快速扩张的企业将失去生存空间。”欢聚传媒有限公司战略顾问陈洲说。

业内人士指出,在经历了飞速发展和乱象整顿后,网络视频的未来发展存在无限潜力。事实上,网络视频也并不只是“秀场表演”,其在政务、公益等方面仍有极大的价值空间。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王思北、何欣荣、余俊杰、白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