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忘川引渡 发表于  2018-02-09 08:38:31 12582字 ( 7/1168)

平昌冬奥会来了,你对中国军团有何期待?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b男人难 发表于  2018-02-09 22:15:25 0字 ( 0/5)

希望中国队能突破瓶颈,开创新局面

希望中国队能突破瓶颈,开创新局面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8-02-09 19:12:28 0字 ( 0/7)

友谊第一,宣传第一。

友谊第一,宣传第一。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地瓜干17世 发表于  2018-02-09 19:01:42 16字 ( 0/6)

去什么去,不要去,让棒子办砸了。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地瓜干17世 发表于  2018-02-09 17:39:04 5字 ( 0/8)

还去个P!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公几 发表于  2018-02-09 14:46:19 14字 ( 0/9)

朝鲜妹纸很漂亮,其他没感觉。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jimmye01 发表于  2018-02-09 11:23:55 41字 ( 0/11)

期待不要丢脸就行了。冬奥会中国队得奖牌的希望不大,当成是场表演,表演得漂亮就行了。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负反馈稳定 发表于  2018-02-09 09:19:35 5字 ( 0/12)

节约经费。

原标题:冰雪故事又一季(冬奥大视野)
本报记者  郑  轶

  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运动员村(江陵)掠影。
  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乘坐冬奥专列“韩国快车”,由首尔直达江原道。一路东行,从层峦叠嶂的平昌到凭海临风的江陵,冬奥元素不断映入眼帘。高高耸立的五环标志、憨态可掬的吉祥物、迎风招展的旗帜,正在告诉不同肤色的人们:平昌冬奥会来了!

  2月9日晚,冬奥圣火将在这里点燃。时隔20年,冬奥之旅再次从亚洲启程,伴随光荣和梦想而行。正如平昌冬奥会会徽所象征的——天地交接,雪花与冰凌共舞,冬奥运动员与生活在地球村的全人类相聚一堂。东道主期待着,举办一届年轻一代积极参与、探寻潜力的冬奥会。

  这将是一段17天的奇妙旅程,即将上演的冰雪故事令人遐想。“这里可以使人感受到冬奥会的心脏在跳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以共同的激情唤起全世界对冰雪运动的共鸣,这或许就是冬奥会生生不息的力量之源。

  冬奥版图不断扩展

  2月6日,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31岁的尼日利亚雪车运动员阿迪贡与现场表演者一起载歌载舞,兴奋得如同一个孩子。尼日利亚这个地处热带的西非国家,首次踏足冬奥赛场。阿迪贡凭借一己之力,撑起了尼日利亚的冬奥梦想。

  时光倒回94年前,第一届冬奥会在法国夏蒙尼举办,最初的雪车比赛是选手们互相搂抱着看谁最先滑下来。那时的冬季运动,几乎是北欧国家的“专利”。如今,世界冬奥版图不断扩展,越来越多的“处女地”插上旗帜。在平昌,有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0名选手参赛,创冬奥历史新高。

  重在参与,是奥林匹克精神的核心。从“少数派的游戏”到更多人投身其中,冬奥会释放着独特魅力和震撼人心的价值。30年前,首次出战冬奥会的牙买加男子雪车队感动了世界,成就了励志电影《冰上轻驰》。曾是跨栏运动员的阿迪贡,2014年坐在家里收看索契冬奥会转播,被雪车项目深深吸引。她带领另两位田径选手,靠着一架自制的“山寨”雪车起步,通过4年的跨界跨项训练,最终迈出非洲冬奥队伍的历史性一步。

  在漫长的冬奥长河中,像阿迪贡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共设有15个大项、102个小项,金牌总数首次突破100枚。新增的混合双人冰壶、单板滑雪大跳台等小项,使得冬奥会女性选手的参与度再创新高。冰雪舞台,不分国界、性别与种族,梦想同样熠熠闪光。

  中国军团渴望突破

  2月7日,站在平昌冬奥会“中国之家”的展区前,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端详着一张老照片。那是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当时22岁的李琰在女子短道速滑表演赛中夺得1000米金牌。镜头定格下她的笑颜,但对中国代表团而言,自1980年美国普莱锡德湖冬奥会首次亮相,正式比赛还没有奖牌入账。

  仅仅4年后,历史就被改写。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拖着“一条半腿”的叶乔波带伤上阵,连夺速度滑冰女子500米和1000米两枚银牌。“挂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凯旋”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20年弹指一挥间,当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夺得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金牌,实现几代速滑人的夙愿时,在现场见证这一时刻的叶乔波不禁红了眼眶。

  李琰至今清晰记得那一幕:2002年的美国盐湖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决赛,杨扬足下的冰刀飞掠过最后一个弯道,奋力冲过终点。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承载了中国健儿沉甸甸的付出。8年后在温哥华冬奥会,接过中国短道速滑帅印的李琰率领女队完成包揽4金的壮举。到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金牌连续4届冬奥会再未旁落。

  一个个经典时刻,串联起中国冬季项目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程。起步晚、底子薄、基础弱,这些现实障碍并没有折损冰雪人的信念。靠着“精兵战略”和顽强拼搏,中国冰雪健儿赢得了掌声与关注。在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尽管面临重重挑战,夺金面并没有拓宽,但正如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所言,中国冬季运动仍处于“厚积”阶段,既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双重使命蓄力北京

  平昌冬奥故事,最后将以“北京8分钟”作为结尾。2004年雅典奥运会闭幕式上民族乐器、武术、京剧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的演出仍历历在目,而今中国将以下届冬奥会东道主的身份,站在奥林匹克舞台中央,向世界发出诚挚邀约。

  时光呼啸而过,中国已踏上体育强国建设的征程,构筑夏冬“两翼齐飞”的全新坐标。2015年7月31日,当巴赫念出“北京”,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机遇摆在中国冰雪运动面前。从“北冰南展西扩东进”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冬季项目开始跨越式、超常规发展。

  征战平昌,中国体育代表团肩负着双重使命:一是力争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二是为北京冬奥会“办赛精彩,参赛也要出彩”积蓄力量。或许一些优势项目并无争金夺银的绝对把握,但着眼长远、恶补短板,在一些空白项目实现参赛资格突破,已然提前带来惊喜。女子跳台滑雪的常馨月、钢架雪车的耿文强……这些“新面孔”在平昌冬奥赛场迈出的个人一小步,都是望向2022年的一大步。

  从“平昌时间”到“北京时间”,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为体育强国梦填上一块重要拼图,更为弘扬奥林匹克运动贡献非凡力量。2月8日,北京冬奥组委派出的首批49名观察员抵达平昌,带着470多个问题前来取经。巴赫希望,2022年北京冬奥会能树立“新标杆”。而中国冰雪健儿的第十一次冬奥之行,因为“北京”这个关键词,注定与众不同。

  9日晚的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睁大眼睛,一场以“和平”为主题的开幕式传递着美好与希望,四年一度的冬奥传奇将铺展更为绚烂的画卷。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5 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