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蒙格拉底 发表于  2018-01-13 21:30:05 827字 ( 4/421)

中国经济的竞争力要先破除“未富先贵”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出现了持续高速发展的状态。经济的高速成长使得数亿人得以脱贫,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上升,国家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比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只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15%到30%。之所以还有差距,不是因为我们发展的不够快,而是因为我们在1970年代末期时的起点很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差距也未必是坏事:差距就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差距就是未来持续增长的空间。 然而,在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劳动者的工资连年快速上升,房价、地价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成本上升的势头似乎更为明显。在这方面,长江商学院在其校友企业中进行了一项相关的企业经营状况调查(CKGSB 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发现几乎所有企业的成本都在快速上涨。 中国制造过去40年之所以可以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其高性价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制造的低成本。相对低的成本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在我们一线城市的用地成本直追世界最高水平的状况下,我们还能保持竞争力吗? 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远未达到富裕的程度,因此我们处于“未富”的状况中,但快速上升的生产成本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先贵”了。“未富先贵”对中国经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们未来仍然获得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最终决定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深化结构改革,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8-01-14 02:32:41 145字 ( 0/57)

孔某窮于蔡陳之間,藜羹不糂。十日,子路為享豚,孔某不問肉之所由來而食。號人衣以酤酒,孔某不問酒之所由來而飲。哀公迎孔某,席不端弗坐,割不正弗食。子路進請曰:「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出现了持续高速发展的状态。经济的高速成长使得数亿人得以脱贫,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上升,国家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比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只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15%到30%。之所以还有差距,不是因为我们发展的不够快,而是因为我们在1970年代末期时的起点很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差距也未必是坏事:差距就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差距就是未来持续增长的空间。 然而,在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劳动者的工资连年快速上升,房价、地价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成本上升的势头似乎更为明显。在这方面,长江商学院在其校友企业中进行了一项相关的企业经营状况调查(CKGSB 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发现几乎所有企业的成本都在快速上涨。 中国制造过去40年之所以可以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其高性价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制造的低成本。相对低的成本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在我们一线城市的用地成本直追世界最高水平的状况下,我们还能保持竞争力吗? 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远未达到富裕的程度,因此我们处于“未富”的状况中,但快速上升的生产成本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先贵”了。“未富先贵”对中国经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们未来仍然获得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最终决定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深化结构改革,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国有国法 发表于  2018-01-13 21:49:15 6字 ( 0/76)

不贵怎么富!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出现了持续高速发展的状态。经济的高速成长使得数亿人得以脱贫,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上升,国家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比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只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15%到30%。之所以还有差距,不是因为我们发展的不够快,而是因为我们在1970年代末期时的起点很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差距也未必是坏事:差距就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差距就是未来持续增长的空间。 然而,在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劳动者的工资连年快速上升,房价、地价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成本上升的势头似乎更为明显。在这方面,长江商学院在其校友企业中进行了一项相关的企业经营状况调查(CKGSB 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发现几乎所有企业的成本都在快速上涨。 中国制造过去40年之所以可以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其高性价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制造的低成本。相对低的成本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在我们一线城市的用地成本直追世界最高水平的状况下,我们还能保持竞争力吗? 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远未达到富裕的程度,因此我们处于“未富”的状况中,但快速上升的生产成本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先贵”了。“未富先贵”对中国经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们未来仍然获得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最终决定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深化结构改革,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梦输香 发表于  2018-01-13 22:08:37 21字 ( 0/61)

不富怎么才显贵. 有从来就没富过的贵族吗?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出现了持续高速发展的状态。经济的高速成长使得数亿人得以脱贫,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上升,国家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比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只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15%到30%。之所以还有差距,不是因为我们发展的不够快,而是因为我们在1970年代末期时的起点很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差距也未必是坏事:差距就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差距就是未来持续增长的空间。 然而,在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劳动者的工资连年快速上升,房价、地价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成本上升的势头似乎更为明显。在这方面,长江商学院在其校友企业中进行了一项相关的企业经营状况调查(CKGSB 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发现几乎所有企业的成本都在快速上涨。 中国制造过去40年之所以可以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其高性价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制造的低成本。相对低的成本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在我们一线城市的用地成本直追世界最高水平的状况下,我们还能保持竞争力吗? 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远未达到富裕的程度,因此我们处于“未富”的状况中,但快速上升的生产成本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先贵”了。“未富先贵”对中国经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们未来仍然获得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最终决定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深化结构改革,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smc7055 发表于  2018-01-15 09:39:18 23字 ( 0/4)

富才显贵,贵而不富,那就成了幕落贵族破落户了。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的时间中,中国经济出现了持续高速发展的状态。经济的高速成长使得数亿人得以脱贫,民众的生活水平有了大幅上升,国家实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4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也改变了世界的经济和政治格局。 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迈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但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人均收入和生产效率等方面还有待进一步提高,比如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于2016年6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仍然只有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水平的15%到30%。之所以还有差距,不是因为我们发展的不够快,而是因为我们在1970年代末期时的起点很低。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差距也未必是坏事:差距就是改革发展的动力,差距就是未来持续增长的空间。 然而,在经济增长、收入增加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中国的生产成本也在大幅上升。劳动者的工资连年快速上升,房价、地价大幅上涨,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虽然在不断提升,但成本上升的势头似乎更为明显。在这方面,长江商学院在其校友企业中进行了一项相关的企业经营状况调查(CKGSB Business Conditions Index),发现几乎所有企业的成本都在快速上涨。 中国制造过去40年之所以可以蓬勃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其高性价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制造的低成本。相对低的成本是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在我们一线城市的用地成本直追世界最高水平的状况下,我们还能保持竞争力吗? 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远未达到富裕的程度,因此我们处于“未富”的状况中,但快速上升的生产成本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先贵”了。“未富先贵”对中国经济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假如我们未来仍然获得持续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将最终决定中国经济是否可以深化结构改革,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