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赌书泼茶香 发表于  2017-12-06 08:16:50 2917字 ( 28/2308)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需双向追责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旌歌铁马 发表于  2017-12-12 15:38:05 13字 ( 0/2)

必须追责,不能失了公信力。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7-12-07 06:04:47 24字 ( 0/0)

《博客自传》不吹牛逼 努力把自己讲清楚 ​​​​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7-12-06 19:57:32 18字 ( 0/5)

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12-06 17:11:55 36字 ( 0/4)

我认为不应把焦点放在‘众筹掺假追责’,而应把焦点放在为何‘大病要众筹’。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卫滨区编办 发表于  2017-12-06 16:48:02 0字 ( 0/3)

严惩利用网络众筹敛财者,还网络众筹一片净土。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严惩利用网络众筹敛财者,还网络众筹一片净土。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翟坡财政所 发表于  2017-12-06 15:55:54 27字 ( 0/7)

立规矩、设监管、严追责,网络大病众筹才能真正善有善报!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夕颜之梦 发表于  2017-12-06 15:45:24 44字 ( 0/4)

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云雾山守护者 发表于  2017-12-06 15:36:49 58字 ( 0/7)

双向追责很有必要,建立健全公益众筹机制才是关键,同时努力提高审核门槛,加大众筹资金监管力度,不要让善良的人受到欺骗。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为神奇的中药喝彩 发表于  2017-12-06 15:29:27 453字 ( 0/8)

首先,要改变观念了,应该以解决病人的痛苦为前提,凡是遇有重大疾病或者难治疗之病,先公告,有些病西医西药不能治,可能中药能治,甚至效果好,费用还非常低。就没有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吴起菲奥娜 发表于  2017-12-06 14:22:16 0字 ( 0/18)

谁也不是火眼金睛,怎能判断的了。只呼吁全社会多一点关注,有关部门和网络平台加大监管力度,调查取证,不要让人们的善良与同情最后沦陷在一场骗局里。

谁也不是火眼金睛,怎能判断的了。只呼吁全社会多一点关注,有关部门和网络平台加大监管力度,调查取证,不要让人们的善良与同情最后沦陷在一场骗局里。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吴起菲奥娜 发表于  2017-12-06 14:16:34 0字 ( 0/23)

骗保险,骗医保,现在又出了骗捐,总之只要是跟钱有关的,只要能骗来的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些人丧失道德,打着弱者的旗号践踏着人们的善良与同情。谁也不是火眼金睛,怎能

骗保险,骗医保,现在又出了骗捐,总之只要是跟钱有关的,只要能骗来的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这些人丧失道德,打着弱者的旗号践踏着人们的善良与同情。谁也不是火眼金睛,怎能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12-06 12:48:11 27字 ( 0/5)

立规矩、设监管、严追责,网络大病众筹才能真正善有善报。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12-06 11:57:31 31字 ( 0/4)

生个所谓的大病要人家倾家荡产,老百姓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状态?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12-06 11:50:34 27字 ( 0/0)

善良的百姓都是有同情心的,都会对遭遇不幸的人伸出援手。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6 11:45:41 138字 ( 0/3)

答;必要时不给个人搞捐款,各地地方政府都设个捐款拦在网上,把内容全登上去,达到捐款总数目后自动关必,该要多少,以收多少都用数字标出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从一个小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6 11:57:05 90字 ( 0/2)

答;骗取社会捐款超过3000元的一律立案,同情一个骗捐者好,还是同情更多捐款人和更多需要被捐款人好呢,还是要行正道,此事决不能就此了之。把钱追回来送给别的困难病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峰乔夜泊 发表于  2017-12-06 11:44:34 16字 ( 0/3)

严惩利用网络敛财这,还网民的爱心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12-06 11:35:34 18字 ( 0/2)

11时27分的跟帖被删,请说明理由。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12-06 11:30:04 30字 ( 0/4)

花小钱治大病治好病是可以做到的,搞众筹干嘛?伪慈善,伪博爱!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6 11:14:37 69字 ( 0/11)

答;这么大数额以涉嫌诈骗罪了,当地公安机关立刻行动,抓人罚款追款三合一,风气必须要正,要办出一些正风的铁案出来挽救社会风气好转,不能心软。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2-06 11:09:37 79字 ( 0/3)

答;;1;上网要有地方政府盖章签字;2;造假罚款5-20倍【修法】重罚,同时刑拘,工职的开除公职;3;该造假案没修法前也可刑拘和罚款,合不合法前早以不合情理。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水下荆扬日夜流 发表于  2017-12-06 10:31:35 18字 ( 0/16)

必须尽快完善相关政策对此现象进行打击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2-06 10:29:31 20字 ( 0/7)

众筹掺假,双向追责,善心真情才会不受伤!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2-06 10:27:01 19字 ( 0/7)

善心无假,众筹掺假,岂可让真情受伤?!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影* 发表于  2017-12-06 10:19:37 5字 ( 0/6)

严厉打击。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6 10:18:34 22字 ( 0/4)

严惩利用网络众筹敛财者,还网络众筹一片净土。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6 10:11:23 33字 ( 0/9)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屡有发生,追责当事者理所当然,网络平台也难辞其咎。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12-06 09:29:31 0字 ( 0/6)

继续打击吧!

继续打击吧!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最近,一个名为“苏州小伙”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境贫寒,母亲左右胸均被查出乳腺癌,希望通过“轻松筹”众筹30万元给母亲治病。帖子上线两天后,该网友筹得近2万元善款,但为他的母亲治疗的医院医生怒斥其陈述的病情与事实不符,其母实际只有单侧乳腺癌,而且除去医保报销的费用,患者需要自费的医药费仅有6800元。

当大病、重病不期而至,互联网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患者及其家人的“救命稻草”。2016年,民政部指定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其中,腾讯公益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淘宝公益平台3家平台全年筹款就达到12.89亿元,比2015年增加37.79%。从网络捐赠的领域来看,医疗救助和教育助学类最受关注。

不过,在网络慈善的发展过程中,有关“骗捐”的质疑一直如影随形。去年,24岁的重庆小伙王浩(化名)因患尿毒症在网上募捐8万多元,几个月后,他全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SUV车,引发了众多捐助者的不满。一名在德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众筹500万治疗白血病的消息同样引发质疑,一些在德国留学和工作的华人介绍,在德国的注册大学学生都需要购买强制公保医疗保险,治病和药费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事后,该捐款账号被众筹平台冻结。

网络大病众筹掺假,不仅对捐助者造成情感伤害,也损害了网络募捐平台的公信力,影响网络慈善事业的发展。对此,必须厘清众筹平台和众筹申请人的责任,对于掺假众筹进行双向追责,倒逼双方切实履行责任和义务,杜绝虚假网络大病众筹。

公益众筹通常需要三方面组成,包括发起方、出资人和众筹平台。众筹平台往往会事先撇清责任,称自己只是项目的发布平台、资金的发放平台,并不承担项目的执行和监督。如“轻松筹”在其《使用条款》中表示,“对在轻松筹上得到的任何信息服务或交易进程均不作担保,平台有权随时对发布项目进行调整、下线,且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然而,众筹平台的免责条款不能对抗法律强制性规定。新修订的《慈善法》为个人求助保留了空间,但一旦个人求助通过网络众筹平台发出来,需要对众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的,就已经不再只是求助者个人,还要包括众筹平台。因为网络大病众筹虽然由个人发起,但借助了平台,就已然转化为慈善组织的募捐行为,受到慈善法的约束。

根据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向上网用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并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有关部门必须加大监管力度,对于履行审核义务不到位,对众筹申请把关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彻底打消其事不关己的侥幸心理,切实保障发布信息的真实有效。

同时,还应看到,许多虚假大病众筹项目并不是完全虚假,而是半真半假,“患病是真、缺钱是假”,患者家里明明有钱,却要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医疗费。对这种情况,单靠众筹平台的审核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发动社会监督,真实还原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让装穷骗捐者现出原形。对于涉嫌骗捐的当事人,不应仅限于叫停众筹申请,冻结募捐账号,还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北京青年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