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奇迹正在发生 发表于  2017-11-15 09:07:21 4525字 ( 23/3498)

亲戚来家蹭住招烦:传统价值遭遇现代社交困境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史呈祥 发表于  2017-11-16 18:42:33 92字 ( 0/0)

血浓于水,只在中华文化圈流行.西方的冷漠也渐渐流行在年轻人一代.手机也更加剧了人们之间的距离.我不认为是好现象.因为这好像是 以我为中心的一种思想,这种思想对社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秦岭云鹤 发表于  2017-11-16 09:33:44 9字 ( 0/6)

亲情,说不清的东西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11-15 22:59:19 19字 ( 0/3)

这确实是件讨嫌事---但却也无奈---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11-15 18:25:08 33字 ( 0/3)

不是有意的蹭,即不是有意的占便宜,大城市人给亲戚们一个方便不是坏事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5:56:50 50字 ( 0/5)

答;如外地乡下困难户来城里住院看病须要帮助,在这个问题上老婆不高兴那也不行;决不能向无理和自私低头。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5:54:10 146字 ( 0/5)

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大力宣传,不好的传统,那就改变过来,不能干涉别人家庭生活空间,做人必须要讲道理,在说现在谁能缺少那几个住酒店旅社的小钱呢,做人讨别人巧是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5:43:26 121字 ( 0/5)

答;;天下一定有很多城里这样的忧愁之女,这个问要谈一下,怎么会是这样,做人必须要自觉,必须要尊重别人的生活空间,不要太过份,这个问题不谈还真说不过去,老百姓事无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熬雪寒梅 发表于  2017-11-15 15:38:10 23字 ( 0/8)

房间小,安排亲戚去住招待所合情合理,无可非议。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4:30:39 94字 ( 0/3)

答;就是男女双都非常真诚的挽留住在对方家是不礼貌的,对方夫妻双方非常真诚的挽留也不能住,夫妻双方的父母滁外;住在别人家是不方便,不文明和不礼貌的;对农村收入很少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4:27:02 204字 ( 0/8)

答;;4;做人的标准及格是先人后己,最好是先人利人五私无己,干涉别人家庭生活是不道德的;5;我家有无十多户人在外从商等,每当他们有巨大困难,生死困境时,我必出门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淮西人 发表于  2017-11-15 14:20:51 105字 ( 0/8)

答;;1;该女士的想法是对的;;2;在现在文明卫生社会中去城市乡镇最好还是自己掏口袋住宾馆旅社最合情理;3;不管城乡人都要以去了不干涉别人家庭卫生,生活,不过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柄希-奥迪A 发表于  2017-11-15 14:07:43 12字 ( 0/5)

传统价值遭遇现代社交困境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1-15 13:01:57 16字 ( 0/21)

血缘亲情无假,投亲靠友岂是蹭?!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1-15 13:03:35 14字 ( 0/3)

蹭住惹人烦,若属无奈当别论!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5 13:01:14 33字 ( 0/8)

不愿亲戚住家,也应主动安顿好来访亲戚,既不失地主之谊,又不失亲情。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11-15 13:00:30 18字 ( 0/5)

亲戚来家蹭住招烦?这样的故事有点老?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5 12:51:27 25字 ( 0/5)

传统与现代的亲戚观的转变,也不应是亲戚不如朋友亲。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11-15 11:09:06 16字 ( 0/8)

少教缺养亲尤疏,志趣相投莘莘惜?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岩石上的松 发表于  2017-11-15 11:00:01 64字 ( 0/1)

用平常心看待,怎么都可以。不必刻意的逢迎,也不必刻意的回避,因为隐私是非常个人的问题,不应该一刀切的模仿推荐,双方都能接受就好。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人民元素 发表于  2017-11-15 10:51:34 36字 ( 0/6)

传统的亲人关系将逐渐瓦解,新的三观相合的人与人相处将比血缘亲人、婚姻重要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为行 发表于  2017-11-15 10:45:24 44字 ( 0/13)

亲戚乡亲是根本,忘了是背叛,丢弃是失礼。认为是招烦是大忌,与时具进谦虚对待是情又是国需!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哦嘛米嘛米吽 发表于  2017-11-15 10:43:09 29字 ( 0/7)

七大姑八大姨的时代过去了,走亲戚,拜年,随份子就够你受的。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11-15 09:22:08 32字 ( 0/31)

亲戚不来是对自己冷漠?亲戚来多了是占便宜?摆正自己的心态最重要。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


最近,有位武汉的女士发帖抱怨:自家的新房成了老公亲戚的中转站,那些在北上广深上班的亲戚,每次回湖北老家,都要到自己家住一晚,搞得自己很恼火。

这个帖子相当火,很多网友跟帖进行“同感”吐槽,还有的对这位女士的“小气”提出批评。

城市居民隐私意识觉醒

“蹭住”是城市化进程的典型场景,过去三十年反复上演着,而蹭住者和被蹭者,立场历来是不同的。

我小时候就感受过这一点。那时我住在农村,堂祖父(祖父的弟弟)在一个中等城市的医学院担任领导职务。老家的亲戚常去投奔,由他带着去看病,他总是顺便把人安排在医学院的招待所。有一年暑假我和父亲一起去,也被安排在招待所里,这让我感到不快。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疏远,住到家里,不是更亲密吗?

后来,我理解了堂祖父。他的房子不大,只有两室一厅,家里还有一个保姆,实在没有能力再安置别人了,在家里打地铺或者睡沙发,都是一场灾难,堂祖母坚决反对。每次接待老家来的人,堂祖父总是在家里请一顿饭,然后亲自领着客人去招待所。

这是一个折衷方案,他想尽量不失礼节,又不影响自己家庭的正常生活。

在中国人的观念中,把客人请到家里吃饭,甚至留宿家中,似乎是一种极隆重的礼遇。其实,这种传统根源于农业社会,那时人们互相走亲戚,农村也没有什么餐馆,只好在家吃饭。那时最佳待客之道就是“宾至如归”,让客人享受和主人一样的待遇。家庭,成为这个家族的社交空间,并没有任何个人隐私的意识。

很多人支持武汉这位女士的吐槽,核心的观点就是“家是最需要捍卫的隐私场所”,这种认识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

从90年代以来的住房改革,到现在房地产大发展,人们逐渐树立了产权意识。所以,那位武汉女士才会不经意间写出自己出了65万首付,而老公只出了26万。产权的兴起以及对这种产权的捍卫,最终催生了“私密”与“公共”的区分,家里再也不是最佳的待客场所了。

蹭住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90年代以来,很多电视剧都涉及这种主体。比如,在十年前的《新结婚时代》中,来自男方老家的亲戚到光鲜的北京新楼盘中,就已经显得格格不入了。去城市看亲戚的农村人,带上一只母鸡,已经是很大方的事,但对生活在城市的人来说,一只鸡又算得了什么?同样,在农村人的观念中,“住家里”就是最亲切的表现,这也让小两口接受不了。

那些在北京定居的外地人,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对很多小地方的人来说,在北京有一个亲戚是很有面子的事,而几乎每个小地方的人都有到首都逛一逛的梦想。但这对他们那位在北京的亲戚来说,简直是一个灾难。有些亲戚一住就是一周,甚至更久,哪个在北京买房的外地人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蹭住,当然有占便宜的嫌疑,但更多是一种无意识的社交越界行为,这是旧文化对新文化的冒犯。

那些蹭住的“老家人”,还把这位住在大城市的亲戚看成是家族的一员。但是,这位亲戚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新世界一员。他购买的房子,是一个私密的城堡,而不再是老家的延伸,这中间出现了一条名叫“现代”的鸿沟。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朋友房子特别大,甚至专门辟出了麻将室等,但仍不愿意接纳亲戚来长住。这是有意作出的切割,可以欢迎陌生人来玩,欢迎朋友来住一晚,但却偏偏不欢迎老家亲戚。因为陌生人和朋友知道分寸和边界,这种“住一晚”也就不算打扰,而亲戚的到来,就要麻烦得多。

中国人正在构建新的情感模式,在这个模式中,“朋友”比“亲戚”更重要,“分寸”比“亲密”更重要,“尊重”比“亲情”更重要。也许,我们终将变得不再那么“亲”,这就是根本的趋势。未来关系人际关系的基础将是“人”与“人”之间,而不再是“家”与“家”之间。

因此,去外地探访亲戚,主动提出住酒店而不是住在对方家里,可能是一种受欢迎的选择。如果对方盛情邀请住到家里,也要像住在酒店一样保有分寸感,把自己当成一个过客——我们都将是彼此的过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