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今日关注 发表于  2017-11-14 08:08:23 7341字 ( 34/23266)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匿现 发表于  2017-11-15 13:41:36 18字 ( 0/11)

法律是底线,但道德和良知也同样重要。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绑架真理 发表于  2017-11-15 10:14:58 38字 ( 0/6)

咪蒙是南方系出来的,写这种观点对他们来说都是轻车熟路了,反正你怎么做都不对。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做一个迷人的小可爱才行吖 发表于  2017-11-15 08:54:26 64字 ( 0/33)

昨天舆论全都指责刘鑫,我也觉得似乎有点偏了,幸好今天看到有人开始说凶手的事了,还是认可判死刑的,做了我们能做的,其他的教给法律啊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山重水复2017 发表于  2017-11-15 08:17:50 0字 ( 0/4)

感谢残联和政府为残疾人所办的好事,但残疾人真正需要的是怎样好好生存下去,重中之重是工作问题和养老问题,养老保险金和健全人交一样多一样年限,退休也是和健全人同一时

感谢残联和政府为残疾人所办的好事,但残疾人真正需要的是怎样好好生存下去,重中之重是工作问题和养老问题,养老保险金和健全人交一样多一样年限,退休也是和健全人同一时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7-11-14 22:02:07 20字 ( 0/22)

大V绝对不能代替法官宣判,玩火会有后果!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ssnj 发表于  2017-11-14 21:49:38 61字 ( 0/12)

作为社会的引领,法律应该告诉人们,人是不可以杀的,法律可以不设死刑,让罪大恶极的人,关在监狱里终生好了,现在粮食也不缺嘛。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ssnj 发表于  2017-11-14 21:42:56 74字 ( 0/4)

近代,清朝、太平天国,蒋家王朝等,杀人导致自己政权的倒台,佛的核心思想,就是放下屠刀,这是对的,是历史悠久的先进思想,现在,有杀人的游戏应该禁止玩。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11-14 19:09:20 15字 ( 0/4)

法律是基于道德的 是道德的底线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shjwcs 发表于  2017-11-14 17:51:00 4字 ( 0/15)

道德沦丧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无名小足之足茗堂 发表于  2017-11-14 17:13:15 36字 ( 0/13)

社会舆论不能凌架于法律之上,更不能左右法律的判决,媒体可以履行监督职责。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源理贞 发表于  2017-11-14 17:28:14 17字 ( 0/4)

前提是司法者要公平公正,依法办案。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柏建伟 发表于  2017-11-14 15:08:30 0字 ( 0/25)

世道险恶,但总有人要挺身而出,如江歌。人心凉薄,也总有人要仗义执言,如你如我。

世道险恶,但总有人要挺身而出,如江歌。人心凉薄,也总有人要仗义执言,如你如我。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奈何山己几 发表于  2017-11-14 14:58:02 32字 ( 0/0)

俗话说惩恶扬善,有恶不惩,势必万恶丛生。当然前提是确有其“恶”。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11-14 12:42:06 14字 ( 0/11)

遏制暴力,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小灵儿23 发表于  2017-11-14 12:37:49 130字 ( 0/34)

引导正确价值取向的网络暴力,我认为可以有。而且法律无法制裁的,就不能用道德去约束吗,善良不被彰显和保护,为什么千百年来我们要被教育说要善良。现在的媒体是怎么了,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宇宙边缘 发表于  2017-11-14 12:08:24 31字 ( 0/13)

记得一则名言,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情,我们的事情,是送他去见上帝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宇宙边缘 发表于  2017-11-14 12:12:26 31字 ( 0/6)

既然主帖认为制裁人性是上帝的事情,那就不要反对我们送他去见上帝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11-14 12:00:44 20字 ( 0/15)

媒体监督无可厚非,但想左右审判实不可取!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柄希-奥迪A 发表于  2017-11-14 11:21:11 3字 ( 0/3)

道德。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认真的小壶山 发表于  2017-11-14 10:42:01 107字 ( 0/15)

平心而论,事实是什么,现在已无从追溯~~ 但是,最应该被严惩的难道不是 犯罪分子吗? 悲剧谁都不愿意看到,可是既然发生,何不让它慢慢淡忘,人性是一个最让人捉摸不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爱我中华32 发表于  2017-11-14 09:21:37 59字 ( 0/51)

陈世锋杀人无争议,也被逮捕,只是因为在日本,量刑可能我国不同,而刘鑫,一方面也算受害者,一方面却破坏着社会的道德底线。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14 09:20:24 27字 ( 0/16)

有人味着良心吹捧黑心老板,如此网络媒体该如何把关?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jiangfabin 发表于  2017-11-14 09:08:48 13字 ( 0/8)

道德无底线的人,才是最可怕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wangqing0711 发表于  2017-11-14 09:03:45 182字 ( 0/22)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11-14 08:59:50 63字 ( 0/19)

关于公安的的:没有发生什么什么不立案的说法 。经常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公安会这么说。那么要公安做什么呢?公安是维稳还是维护正义??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一滴跳.blog 发表于  2017-11-14 08:48:02 27字 ( 0/13)

什么叫香港脚都一无所知,皮鞋刚汆两天就咿咿呀呀了。阿门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11-14 08:34:04 26字 ( 0/147)

媒体人如果丧失了良心,会对这个社会造成更可怕的破坏。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蕲竹1 发表于  2017-11-14 15:43:19 55字 ( 0/14)

媒体报导真实性才是媒体报导的灵魂。光说好不揭露丑恶、虚伪、假大空和仗义执言就会失去群众基础,就获取不到真新闻。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14 09:06:26 25字 ( 0/10)

味着良心吹捧黑心老板,更是对广大人民犯下罪恶!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养得一团秋意在 发表于  2017-11-14 08:18:11 17字 ( 0/15)

这个迷蒙还不错呀,本文想表达啥呢?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一滴跳.blog 发表于  2017-11-14 08:22:50 11字 ( 0/12)

角度不同通量不同。阿门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养得一团秋意在 发表于  2017-11-14 08:26:52 68字 ( 0/28)

一个醉酒的人死掉了都要同酒桌的人担责,刘鑫把有暴力倾向的男友引入到江歌住处,刘鑫不需要担责吗?刘鑫有没有故意隐瞒陈有暴力倾向?刘鑫是同犯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一滴跳.blog 发表于  2017-11-14 08:44:59 35字 ( 0/3)

需要什么样的市场的了。都是活着的人纠结,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命运。阿门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一滴跳.blog 发表于  2017-11-14 08:26:10 7字 ( 0/3)

绿肥红瘦。阿门

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

  

▲公号咪蒙截图。

  江歌一案,最近因为江歌妈妈和涉事人刘鑫的“出镜”,舆论喧嚣。

  拥粉千万的自媒体公号“咪蒙”,也推送了一篇《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其不仅有自己的叙事,还有自己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但这篇文章读来,实在“燃”得可怕。

  1

  介入社会事件、公共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敬畏文字,同样是每个发言者最起码的自觉,这同样是一种道德。

  暂且抛开这一事件,仅从文本来看,这样的写作方式,就已经失衡——从已曝出的事实中(并非全部的真相),拎出一个人所有的恶做主线,再围绕这条主线渲染另一个人极度的悲,这种双向情绪化的加持写作,最容易激发片面的情绪。

  比如,咪蒙在文章称,江歌被害之后,刘鑫和她全家内心“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次反思”;再比如,视频里,刘鑫把江歌妈妈往自己身上揽,咪蒙称其是“想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种偏执一方,绝对化、诛心式的定论,真的是事实吗?刘鑫全家的内心是如何被咪蒙轻易“洞见”的?

  

▲咪蒙公号留言截图。

  此外,文中多次出现的“混蛋”、“人渣”,充满了粗鄙的情绪宣泄,这不是一个流量大V应有的姿势。

  这更像是一场极具煽动性的演讲。我将场景置换一下:

  现在就好比舆论抓住了刘鑫,她被绑到了台上,她的背后贴着“忘恩负义”四个字,脖子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人渣”。这个时候,咪蒙跑到了台上,踮起脚尖、扯高嗓门指着刘鑫的鼻子,发表了一番激情亢奋的演说。台下的观众群情激昂,所谓的正义被点燃,热血被煮沸。然后,只需要一句口号、一句手势,刘鑫就可以被瞬间撕碎。

  这便是可怕的现实场景,只不过它是在线上。理智往往在这种情绪的带动下崩溃,发展到另外一个极端。到最后,究竟什么才是恶,反而不那么清晰了。

  2

  文字是刀,言语是剑。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该轻易地、盲目地将这些刀剑对准具体的个人,它更多的应该是挥向强者和邪恶。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

  或许刘鑫的做法足够可恶,但并不是邪恶。退一万步说,至少她不是凶手,至少她在法律上是没有责任的,哪怕她在道德上一无是处,我们真的可以以道德的名义判其十恶不赦吗?如果真的如此,法律何以没辙?

  咪蒙一直在褒贬“理性人”,其实她在文章开头,就恰恰给出了一个绝对理性的选择题,这个选择题她引自知乎:

  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这样的选择,就是一种极度的理性模拟。暂且不说,两个“迅速”几乎没有常人可以做到(刘鑫也不是迅速拉黑),这种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价值判断,过于粗暴简单,是缺乏想象、脱离现实的。

  3

  更可怕的是,这是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在文章的最后,咪蒙号召大家签名支持陈世峰死刑。并称,听说之前日本有先例,有人死刑请愿人数多达33万,法院就判了死刑。现在支持陈世峰死刑的人,已经有29万了。

  

▲日本媒体报道本案嫌疑人陈世峰。

  以咪蒙的粉丝基数和号召力,凑够这个数字很容易,但杀了陈世锋,大家真的就都痛快了吗?

  杀人偿命,是我们朴素的、传统的价值观,一些国家的法律,也在践行着这一价值观。但也要看到,在有些国家,是没有死刑的,或者死刑并不是那么轻易判决。到底什么才是公正的审判,最终还是要在法庭上定夺,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这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回答:除了上帝和法律,没有人可以制裁人性。

  文 | 与归  来源:新京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