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自然之握 发表于  2017-11-09 09:02:37 5572字 ( 35/3152)

你被监察委员会“全覆盖“到了吗?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little小星星 发表于  2017-11-13 15:43:23 370字 ( 0/6)

要深入学习领会、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以强烈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扎实有序做好全面推开国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柳柳木卯 发表于  2017-11-13 11:54:25 43字 ( 0/6)

线索从哪里来,只靠监察机关主动去发现吗?监察全覆盖对基层一线的公职岗位还存在断档漏白。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喝醉的鱼 发表于  2017-11-13 11:25:55 32字 ( 0/5)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进一步加强对权力的制约,树立正确的权力观。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15394701318 发表于  2017-11-12 21:48:59 29字 ( 0/6)

把责任置于权力至上,让人民监督和机构监察为新时代保驾护航。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164443991 发表于  2017-11-10 11:21:40 317字 ( 0/9)

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11-10 09:11:25 10字 ( 0/13)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7-11-10 06:43:46 20字 ( 0/8)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深入基层多多发现疾苦吧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7:28:59 0字 ( 0/17)

真能做好,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不亚于延安整风。房子脏了,是该打扫了。同时,又不影响经济发展,科技发展,使发展更有质量,更有持续性。

真能做好,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不亚于延安整风。房子脏了,是该打扫了。同时,又不影响经济发展,科技发展,使发展更有质量,更有持续性。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7:26:31 0字 ( 0/11)

监察必须很专业,很神秘,以后,甚至需要武装支持。监察,必须是外地人组成。并且,每个地方上经常更换监察人员。就相当于建立一支敢打胜战的对敌作战专业部队。建立全国数

监察必须很专业,很神秘,以后,甚至需要武装支持。监察,必须是外地人组成。并且,每个地方上经常更换监察人员。就相当于建立一支敢打胜战的对敌作战专业部队。建立全国数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凡夫一民 发表于  2017-11-09 17:23:11 16字 ( 0/13)

公权力姓公,要管好,用好,看好。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鄘南文化 发表于  2017-11-09 17:20:48 471字 ( 0/11)

党内不允许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也不允许有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这就要求我们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和法规制度建设,理顺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督权以及不同层级、不同环节权力之间的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7:04:43 0字 ( 0/21)

社会建设目的,要使人做守法,守德公民。劳动致富,能力致富。帮助他人。共同强大国家。

社会建设目的,要使人做守法,守德公民。劳动致富,能力致富。帮助他人。共同强大国家。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7:03:19 0字 ( 0/9)

特别是有些地方,可能还要和打黑除恶结合起来。社会建设,政治建设同时进行。

特别是有些地方,可能还要和打黑除恶结合起来。社会建设,政治建设同时进行。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7:02:06 0字 ( 0/14)

我觉得要做到这几点,一是要让老百姓有说理的地方。现在的基层政府纪委什么的只能吓职工,吓不了领导。切实能做到监督,防微杜渐。二,不能受地方政府控制。三,财政独立。

我觉得要做到这几点,一是要让老百姓有说理的地方。现在的基层政府纪委什么的只能吓职工,吓不了领导。切实能做到监督,防微杜渐。二,不能受地方政府控制。三,财政独立。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科学发展zk 发表于  2017-11-09 16:57:06 0字 ( 0/22)

很好

很好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古固寨纪委 发表于  2017-11-09 16:49:26 460字 ( 0/17)

历史表明,对任何一项权力的监督,都不能仅仅依靠权力的自我监督,而必须建立一定的外部监督体制机制。监察委员会的设立就是要整合反腐败的资源和力量,这个反腐败资源和力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鄘南文化 发表于  2017-11-09 15:53:50 18字 ( 0/15)

有权也不能任性,有权也必须受到监督。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juntian9188 发表于  2017-11-09 15:50:29 20字 ( 0/11)

在潍坊沒见被覆盖,官员违法乱纪仍在继续。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牧野春耕 发表于  2017-11-09 15:28:53 267字 ( 0/18)

监察委员会的建立将全面提升反腐机构的法律地位,促进反腐工作朝规范化、制度化方向发展。中央对反腐败工作的总体部署从党内扩展到党外,在关键的政治改革方面,从国家层面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牧野春耕 发表于  2017-11-09 15:28:17 292字 ( 0/23)

有效监督、制约权力,监督者首先必须有力量,更要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从我国现有监督体制机制来看,纪检监察是同级监督。监察委员会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使监察委员会获得了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11-09 14:18:46 14字 ( 0/16)

监察全覆盖,才对得起纳税人。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11-09 12:54:10 23字 ( 0/9)

反腐,制度机制无短板,关进笼子的权力才不任性。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网 发表于  2017-11-09 11:46:35 23字 ( 0/9)

监察全覆盖,反腐倡廉、纠风正纪将迈上新台阶。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11-09 11:40:23 6字 ( 0/15)

比以前好了!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09 11:03:27 28字 ( 0/232)

理应监察全覆盖,更应监管问责到位,方能党风政风正气!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蕲竹1 发表于  2017-11-12 16:16:50 51字 ( 0/3)

不管什么形式反腐,要真反腐,二要加大打击力度。任何地方,任何角落、任何不门都不允许腐败和腐败份子存在。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一样的生活 发表于  2017-11-09 10:30:02 442字 ( 0/16)

《努力做“优秀”的干部 不做“优越”的干部》承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紧密结合组织工作实际落实十九大重要部署,提出全面理解、准确把握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一样的生活 发表于  2017-11-09 10:29:30 296字 ( 0/47)

《以钉钉子精神驰而不息 走好脱贫攻坚后半程》所谓落实,就是决策付诸实施并达到预期目标的过程,落实不抓就会落空。习近平同志曾把抓落实生动比喻为“在墙上钉钉子”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09 10:16:18 22字 ( 0/19)

监察全覆盖,反腐倡廉、纠风正纪将迈上新台阶。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09 10:11:09 18字 ( 0/151)

监察全覆盖,党风政风必将出现新气象。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09 10:05:43 16字 ( 0/20)

监察委全覆盖,公权力行使更规范。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audiooo 发表于  2017-11-09 10:04:35 15字 ( 0/51)

制度不打折扣的执行落实是关键。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xinggod 发表于  2017-11-09 09:57:49 18字 ( 0/14)

呵呵 发帖者自己被“覆盖”了吗~~~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瞎子看世界 发表于  2017-11-09 09:30:18 34字 ( 0/6)

完全不懂这个标题是什么意思。这个标题的第一个字“你”,这是什么意思?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11-09 09:12:54 29字 ( 0/14)

假如一个权力能压制另一个权力 那么 这个权力将成为新的腐败

11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面向社会征求意见。今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该草案进行了审议。

 

草案共十章67条,全文近8000字,明确了国家监察工作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规定了监察机关的职能定位、监察范围、监察职责、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等重要内容。

 

设立监察委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有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即也要把那些非党员的公职人员纳入到监察范围来。笔者注意到,根据草案,监察机关将对6大类公职人员进行监察:

 

1、中国共产党的机关、人大机关、行政机关、政协机关、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机关的公务员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2、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3、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4、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5、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集体事务管理的人员;

 

6、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监察对象扩大到6大类人群什么概念呢?

 

根据前两天新华社播发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长篇通讯披露,在已经展开试点的北京、山西、浙江,改革后,北京市监察对象达到99.7万人,较改革前增加78.7万人;山西省监察对象达到131.5万人,较改革前增加53万人;浙江省监察对象达到70.1万人,较改革前增加31.8万人。不难看出,试点省份监察对象增幅巨大,尤其是北京的增幅达3倍多。

 

“在全面从严治党新形势下,党内监督不断加强,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却存在盲区,导致‘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学者认为,十八大以来党的自我监督空前加强,但对国家机器和公务人员的监督还不尽如人意。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用一组数据说话:2015 年,全国查办的征地拆迁、医药卫生、生态环保、扶贫救灾等民生领域腐败犯罪案件涉案达32132 人,其中非党人员占45%,暴露出非党公务员的纪律约束存在空白地带。

 

法律学者指出,按照现行的《行政监察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监察机关对下列机关和人员实施监察:(一)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及其公务员;(二)本级人民政府及本级人民政府各部门任命的其他人员;(三)下一级人民政府及其领导人员。

 

因此,按照现有架构,从理论上讲,这存在着监督的盲区:监察机关的监察对象不包括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人员,以及虽然不在公职队伍内、但从事政府授权行为的人员(比如村主任)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人员。

 

理论上讲,纪委系统管的是全部的党员,而监察则属于政府机构内设部门,只能管政府系统内部的公职人员。但在老百姓看来,“公职人员”的外延则不仅限于政府公务人员,人大、政协、法院、检察院,以及广义“吃财政”的,都属于“公职人员”。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表示,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党中央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解决行政监察覆盖范围过窄、反腐败力量分散等问题,完善党和国家自我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监察体制改革实现了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对那些曾经游离在党内监督和行政监察之外的一些非党员干部,以后有了更强有力的监督。

 

此次公布的监察法草案中草案采取列举的方式,最后有兜底条款,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一种是依照本来的身份进行的监察(公务员和参公人员),一种是按照具体公权力职务进行的监察(不限于国家工作人员)。比如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今年3月,浙江杭州市上城区委书记陈瑾郑重地在区监委报送的对涉嫌贪污的余某进行调查的《立案审批表》上签下自己姓名,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的第一例留置措施启动实施。在这个全国监察留置“第一案”中,被留置对象余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非党员且级别较低。他或许曾简单地以为,这样的身份让他处于监督的“盲区”,犯了错误也没人管。

 

但身陷囹圄的切身教训使他认识到:在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还有国家监察,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都要受监督。 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京晋浙三省市各级监察委员会的组建运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监察”正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全国铺开,这样的“全覆盖”意味着,所有“吃财政饭”的行使公权力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而且,监察委员会还将能够监督政府机构、政府“一把手”,从而可以对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进行一些有益的探索。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陈琼珂图片编辑:项建英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