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廖立力老师 发表于  2017-10-13 09:02:12 3687字 ( 4/388)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原创首发)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


     
      改革初期,曾经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改革39年了,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已经实现,共同富裕还差得很远。2017年3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0.301,接近富足标准。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平均数,并不能说明大多数居民接近富足水平。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调研结果是“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个数字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较大部分财富集中在较少数人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北京2016年6月30日电(赵恩泽)“今日上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资产管理和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 肖亚庆称,截至2015年底,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9.2万亿元。”笔者据此粗略估计,加上民营企业和农村产业资产,全国总资产不超过1千万亿元。《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达125万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就可以算出内地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约100万亿元,占有全国总资产的十分之一以上。而这些富裕家庭的数量大约362万户,全国的总户数大约4亿户,600万以上资产家庭的户数大约占我国总户数的0.9%,显然,0.9%大大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10%的比例,也就是说,不足1%的家庭拥有超过全国10%的资产。有些人说,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甚至比中国还严重,因此这不成为什么问题。笔者想提醒这些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大原则是共同富裕。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高于世界公认的警戒线0.4,世界多数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都低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的贫富差距比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还大,这种情况该扭转了。中国的宏伟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落下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也就是说,不能仅仅用全国人均收入作为全面小康的标准,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过上小康生活。小康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比较殷实的一种生活状态,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生活内容没有太大压力。要想再用三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出极大的努力。因为还有上千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先要升到温饱水平,然后才能升到小康水平。因为还有很多城市居民,有些打工者月薪2、3千元,在目前物价水平下,租房、吃饭、交通、通讯、医疗、子女上学等等对于他们很难说是小康状态。因此,必须大力缩小贫富差距,2020年的全面小康才能如期实现。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1.坚决按照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2020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也是重大的缩小贫富差距。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句著名的歌词: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先辈做到了。解放初期,广大干部群众也做到了。再看看现在,一些企业的高管年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些明星的财产上千万甚至上亿,一些私企老板的财产已达上千亿,他们比广大员工高出百倍、千倍、万倍。有些人说这是按劳分配。这些高管、明星、老板的劳动付出和贡献有那么大吗?工资和收入搞平均主义是不对的,但是也不应该拉大到过分不合理的程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笔者坚决支持。
        3.改革税收制度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主要是工薪人员交纳个税,而大多富豪老板没有账面工资或者账面工资与个人实际收入相差极大。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大头是来自高收入人群的个税、财产税,削弱了财富的过分集中,缩小了贫富差距。这方面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参考。2016年6月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提到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每天有接近400张“新面孔”跻身千万级以上财富人群。一些富豪每年资产增加百万元至千万元,而广大工薪人员的工资、退休金每年增加千元至万元。显然,全民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是富豪的收入增加得更多,如果不向富豪大幅增加收税,相对的贫富差距将越拉越大。
        4.改革医疗制度
       世界上一些比中国富裕的国家,还有一些不如中国富裕的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公益化成分较大。我国的医疗有相当成分是市场化。建议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现在有的地方的医改,提高挂号费(改名医事服务费,其实服务内容没变),降低某些药品和检查费用,医院用挂号费的收入增加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收入减少。显然公益化的力度不够大,尤其异地医疗的患者平时门诊完全自费,不能使用原地的医保卡,负担太重了。一些人因疾病导致贫困,债台高筑。
        5.改革教育制度
        这方面建议也应该
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一些家庭因为供子女读高中、上大学而导致贫困,也有一些家庭因为贫困而让子女早早务农、做工,少数甚至初中都不念完。
        6.改革养老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好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例如新西兰,实行人人平等的养老金制度,不管你退休前是做什么的,一视同仁,即使贵为新西兰总理,到了65岁退休后,待遇也和普通人一样,养老金的金额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现在的养老金金额每月约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gyc1688 发表于  2017-10-13 12:05:10 0字 ( 0/2)

有行动吗?

有行动吗?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


     
      改革初期,曾经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改革39年了,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已经实现,共同富裕还差得很远。2017年3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0.301,接近富足标准。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平均数,并不能说明大多数居民接近富足水平。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调研结果是“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个数字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较大部分财富集中在较少数人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北京2016年6月30日电(赵恩泽)“今日上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资产管理和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 肖亚庆称,截至2015年底,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9.2万亿元。”笔者据此粗略估计,加上民营企业和农村产业资产,全国总资产不超过1千万亿元。《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达125万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就可以算出内地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约100万亿元,占有全国总资产的十分之一以上。而这些富裕家庭的数量大约362万户,全国的总户数大约4亿户,600万以上资产家庭的户数大约占我国总户数的0.9%,显然,0.9%大大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10%的比例,也就是说,不足1%的家庭拥有超过全国10%的资产。有些人说,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甚至比中国还严重,因此这不成为什么问题。笔者想提醒这些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大原则是共同富裕。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高于世界公认的警戒线0.4,世界多数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都低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的贫富差距比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还大,这种情况该扭转了。中国的宏伟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落下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也就是说,不能仅仅用全国人均收入作为全面小康的标准,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过上小康生活。小康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比较殷实的一种生活状态,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生活内容没有太大压力。要想再用三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出极大的努力。因为还有上千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先要升到温饱水平,然后才能升到小康水平。因为还有很多城市居民,有些打工者月薪2、3千元,在目前物价水平下,租房、吃饭、交通、通讯、医疗、子女上学等等对于他们很难说是小康状态。因此,必须大力缩小贫富差距,2020年的全面小康才能如期实现。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1.坚决按照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2020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也是重大的缩小贫富差距。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句著名的歌词: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先辈做到了。解放初期,广大干部群众也做到了。再看看现在,一些企业的高管年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些明星的财产上千万甚至上亿,一些私企老板的财产已达上千亿,他们比广大员工高出百倍、千倍、万倍。有些人说这是按劳分配。这些高管、明星、老板的劳动付出和贡献有那么大吗?工资和收入搞平均主义是不对的,但是也不应该拉大到过分不合理的程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笔者坚决支持。
        3.改革税收制度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主要是工薪人员交纳个税,而大多富豪老板没有账面工资或者账面工资与个人实际收入相差极大。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大头是来自高收入人群的个税、财产税,削弱了财富的过分集中,缩小了贫富差距。这方面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参考。2016年6月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提到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每天有接近400张“新面孔”跻身千万级以上财富人群。一些富豪每年资产增加百万元至千万元,而广大工薪人员的工资、退休金每年增加千元至万元。显然,全民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是富豪的收入增加得更多,如果不向富豪大幅增加收税,相对的贫富差距将越拉越大。
        4.改革医疗制度
       世界上一些比中国富裕的国家,还有一些不如中国富裕的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公益化成分较大。我国的医疗有相当成分是市场化。建议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现在有的地方的医改,提高挂号费(改名医事服务费,其实服务内容没变),降低某些药品和检查费用,医院用挂号费的收入增加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收入减少。显然公益化的力度不够大,尤其异地医疗的患者平时门诊完全自费,不能使用原地的医保卡,负担太重了。一些人因疾病导致贫困,债台高筑。
        5.改革教育制度
        这方面建议也应该
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一些家庭因为供子女读高中、上大学而导致贫困,也有一些家庭因为贫困而让子女早早务农、做工,少数甚至初中都不念完。
        6.改革养老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好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例如新西兰,实行人人平等的养老金制度,不管你退休前是做什么的,一视同仁,即使贵为新西兰总理,到了65岁退休后,待遇也和普通人一样,养老金的金额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现在的养老金金额每月约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WMQ0571 发表于  2017-10-13 10:14:57 42字 ( 0/29)

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基本保证,离开公正、平等,缩小贫富差距从何谈起。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


     
      改革初期,曾经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改革39年了,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已经实现,共同富裕还差得很远。2017年3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0.301,接近富足标准。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平均数,并不能说明大多数居民接近富足水平。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调研结果是“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个数字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较大部分财富集中在较少数人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北京2016年6月30日电(赵恩泽)“今日上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资产管理和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 肖亚庆称,截至2015年底,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9.2万亿元。”笔者据此粗略估计,加上民营企业和农村产业资产,全国总资产不超过1千万亿元。《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达125万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就可以算出内地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约100万亿元,占有全国总资产的十分之一以上。而这些富裕家庭的数量大约362万户,全国的总户数大约4亿户,600万以上资产家庭的户数大约占我国总户数的0.9%,显然,0.9%大大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10%的比例,也就是说,不足1%的家庭拥有超过全国10%的资产。有些人说,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甚至比中国还严重,因此这不成为什么问题。笔者想提醒这些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大原则是共同富裕。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高于世界公认的警戒线0.4,世界多数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都低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的贫富差距比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还大,这种情况该扭转了。中国的宏伟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落下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也就是说,不能仅仅用全国人均收入作为全面小康的标准,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过上小康生活。小康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比较殷实的一种生活状态,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生活内容没有太大压力。要想再用三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出极大的努力。因为还有上千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先要升到温饱水平,然后才能升到小康水平。因为还有很多城市居民,有些打工者月薪2、3千元,在目前物价水平下,租房、吃饭、交通、通讯、医疗、子女上学等等对于他们很难说是小康状态。因此,必须大力缩小贫富差距,2020年的全面小康才能如期实现。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1.坚决按照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2020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也是重大的缩小贫富差距。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句著名的歌词: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先辈做到了。解放初期,广大干部群众也做到了。再看看现在,一些企业的高管年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些明星的财产上千万甚至上亿,一些私企老板的财产已达上千亿,他们比广大员工高出百倍、千倍、万倍。有些人说这是按劳分配。这些高管、明星、老板的劳动付出和贡献有那么大吗?工资和收入搞平均主义是不对的,但是也不应该拉大到过分不合理的程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笔者坚决支持。
        3.改革税收制度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主要是工薪人员交纳个税,而大多富豪老板没有账面工资或者账面工资与个人实际收入相差极大。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大头是来自高收入人群的个税、财产税,削弱了财富的过分集中,缩小了贫富差距。这方面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参考。2016年6月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提到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每天有接近400张“新面孔”跻身千万级以上财富人群。一些富豪每年资产增加百万元至千万元,而广大工薪人员的工资、退休金每年增加千元至万元。显然,全民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是富豪的收入增加得更多,如果不向富豪大幅增加收税,相对的贫富差距将越拉越大。
        4.改革医疗制度
       世界上一些比中国富裕的国家,还有一些不如中国富裕的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公益化成分较大。我国的医疗有相当成分是市场化。建议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现在有的地方的医改,提高挂号费(改名医事服务费,其实服务内容没变),降低某些药品和检查费用,医院用挂号费的收入增加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收入减少。显然公益化的力度不够大,尤其异地医疗的患者平时门诊完全自费,不能使用原地的医保卡,负担太重了。一些人因疾病导致贫困,债台高筑。
        5.改革教育制度
        这方面建议也应该
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一些家庭因为供子女读高中、上大学而导致贫困,也有一些家庭因为贫困而让子女早早务农、做工,少数甚至初中都不念完。
        6.改革养老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好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例如新西兰,实行人人平等的养老金制度,不管你退休前是做什么的,一视同仁,即使贵为新西兰总理,到了65岁退休后,待遇也和普通人一样,养老金的金额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现在的养老金金额每月约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WMQ0571 发表于  2017-10-13 10:37:10 15字 ( 0/20)

您如果是老师的话,应该有感受。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


     
      改革初期,曾经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改革39年了,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已经实现,共同富裕还差得很远。2017年3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0.301,接近富足标准。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平均数,并不能说明大多数居民接近富足水平。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调研结果是“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个数字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较大部分财富集中在较少数人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北京2016年6月30日电(赵恩泽)“今日上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资产管理和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 肖亚庆称,截至2015年底,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9.2万亿元。”笔者据此粗略估计,加上民营企业和农村产业资产,全国总资产不超过1千万亿元。《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达125万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就可以算出内地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约100万亿元,占有全国总资产的十分之一以上。而这些富裕家庭的数量大约362万户,全国的总户数大约4亿户,600万以上资产家庭的户数大约占我国总户数的0.9%,显然,0.9%大大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10%的比例,也就是说,不足1%的家庭拥有超过全国10%的资产。有些人说,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甚至比中国还严重,因此这不成为什么问题。笔者想提醒这些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大原则是共同富裕。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高于世界公认的警戒线0.4,世界多数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都低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的贫富差距比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还大,这种情况该扭转了。中国的宏伟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落下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也就是说,不能仅仅用全国人均收入作为全面小康的标准,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过上小康生活。小康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比较殷实的一种生活状态,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生活内容没有太大压力。要想再用三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出极大的努力。因为还有上千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先要升到温饱水平,然后才能升到小康水平。因为还有很多城市居民,有些打工者月薪2、3千元,在目前物价水平下,租房、吃饭、交通、通讯、医疗、子女上学等等对于他们很难说是小康状态。因此,必须大力缩小贫富差距,2020年的全面小康才能如期实现。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1.坚决按照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2020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也是重大的缩小贫富差距。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句著名的歌词: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先辈做到了。解放初期,广大干部群众也做到了。再看看现在,一些企业的高管年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些明星的财产上千万甚至上亿,一些私企老板的财产已达上千亿,他们比广大员工高出百倍、千倍、万倍。有些人说这是按劳分配。这些高管、明星、老板的劳动付出和贡献有那么大吗?工资和收入搞平均主义是不对的,但是也不应该拉大到过分不合理的程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笔者坚决支持。
        3.改革税收制度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主要是工薪人员交纳个税,而大多富豪老板没有账面工资或者账面工资与个人实际收入相差极大。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大头是来自高收入人群的个税、财产税,削弱了财富的过分集中,缩小了贫富差距。这方面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参考。2016年6月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提到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每天有接近400张“新面孔”跻身千万级以上财富人群。一些富豪每年资产增加百万元至千万元,而广大工薪人员的工资、退休金每年增加千元至万元。显然,全民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是富豪的收入增加得更多,如果不向富豪大幅增加收税,相对的贫富差距将越拉越大。
        4.改革医疗制度
       世界上一些比中国富裕的国家,还有一些不如中国富裕的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公益化成分较大。我国的医疗有相当成分是市场化。建议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现在有的地方的医改,提高挂号费(改名医事服务费,其实服务内容没变),降低某些药品和检查费用,医院用挂号费的收入增加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收入减少。显然公益化的力度不够大,尤其异地医疗的患者平时门诊完全自费,不能使用原地的医保卡,负担太重了。一些人因疾病导致贫困,债台高筑。
        5.改革教育制度
        这方面建议也应该
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一些家庭因为供子女读高中、上大学而导致贫困,也有一些家庭因为贫困而让子女早早务农、做工,少数甚至初中都不念完。
        6.改革养老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好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例如新西兰,实行人人平等的养老金制度,不管你退休前是做什么的,一视同仁,即使贵为新西兰总理,到了65岁退休后,待遇也和普通人一样,养老金的金额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现在的养老金金额每月约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WMQ0571 发表于  2017-10-13 09:58:57 48字 ( 0/36)

企退老人养老金全国平均数才2362元(2016年),是公职退休人员的一半还不到,离小康还远着呢。

                    缩小贫富差距还需更加努力


     
      改革初期,曾经提出“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改革39年了,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已经实现,共同富裕还差得很远。2017年3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我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降至0.301,接近富足标准。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个平均数,并不能说明大多数居民接近富足水平。北京大学《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调研结果是“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这个数字不一定很准确。但是,较大部分财富集中在较少数人手中是不争的事实。人民网北京2016年6月30日电(赵恩泽)“今日上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国务院关于资产管理和体制改革情况的报告。 肖亚庆称,截至2015年底,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19.2万亿元。”笔者据此粗略估计,加上民营企业和农村产业资产,全国总资产不超过1千万亿元。《2017胡润财富报告》显示,大中华区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达125万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占八成,这就可以算出内地拥有600万以上资产的家庭总资产约100万亿元,占有全国总资产的十分之一以上。而这些富裕家庭的数量大约362万户,全国的总户数大约4亿户,600万以上资产家庭的户数大约占我国总户数的0.9%,显然,0.9%大大低于十分之一也就是10%的比例,也就是说,不足1%的家庭拥有超过全国10%的资产。有些人说,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也是这样,甚至比中国还严重,因此这不成为什么问题。笔者想提醒这些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的大原则是共同富裕。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高于世界公认的警戒线0.4,世界多数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都低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的贫富差距比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还大,这种情况该扭转了。中国的宏伟目标是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落下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家庭、一个人。也就是说,不能仅仅用全国人均收入作为全面小康的标准,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过上小康生活。小康是指介于温饱和富裕之间的比较殷实的一种生活状态,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养老等基本生活内容没有太大压力。要想再用三年时间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做出极大的努力。因为还有上千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之后先要升到温饱水平,然后才能升到小康水平。因为还有很多城市居民,有些打工者月薪2、3千元,在目前物价水平下,租房、吃饭、交通、通讯、医疗、子女上学等等对于他们很难说是小康状态。因此,必须大力缩小贫富差距,2020年的全面小康才能如期实现。      
       如何缩小贫富差距?
       1.坚决按照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在2020年实现全部脱贫,这也是重大的缩小贫富差距。
       2.改革收入分配制度
      中国有句古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有句著名的歌词: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革命战争时期,革命先辈做到了。解放初期,广大干部群众也做到了。再看看现在,一些企业的高管年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一些明星的财产上千万甚至上亿,一些私企老板的财产已达上千亿,他们比广大员工高出百倍、千倍、万倍。有些人说这是按劳分配。这些高管、明星、老板的劳动付出和贡献有那么大吗?工资和收入搞平均主义是不对的,但是也不应该拉大到过分不合理的程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明确了未来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重点是低收入群体的增收,笔者坚决支持。
        3.改革税收制度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主要是工薪人员交纳个税,而大多富豪老板没有账面工资或者账面工资与个人实际收入相差极大。而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大头是来自高收入人群的个税、财产税,削弱了财富的过分集中,缩小了贫富差距。这方面好的经验值得我国参考。2016年6月中国招商银行与贝恩咨询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提到从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每天有接近400张“新面孔”跻身千万级以上财富人群。一些富豪每年资产增加百万元至千万元,而广大工薪人员的工资、退休金每年增加千元至万元。显然,全民大多数人的收入都在增加,但是富豪的收入增加得更多,如果不向富豪大幅增加收税,相对的贫富差距将越拉越大。
        4.改革医疗制度
       世界上一些比中国富裕的国家,还有一些不如中国富裕的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公益化成分较大。我国的医疗有相当成分是市场化。建议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现在有的地方的医改,提高挂号费(改名医事服务费,其实服务内容没变),降低某些药品和检查费用,医院用挂号费的收入增加弥补取消药品加成的收入减少。显然公益化的力度不够大,尤其异地医疗的患者平时门诊完全自费,不能使用原地的医保卡,负担太重了。一些人因疾病导致贫困,债台高筑。
        5.改革教育制度
        这方面建议也应该
大力加大公益化成分,一些家庭因为供子女读高中、上大学而导致贫困,也有一些家庭因为贫困而让子女早早务农、做工,少数甚至初中都不念完。
        6.改革养老制度
       资本主义国家一些好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例如新西兰,实行人人平等的养老金制度,不管你退休前是做什么的,一视同仁,即使贵为新西兰总理,到了65岁退休后,待遇也和普通人一样,养老金的金额不低于社会平均工资的 65%,现在的养老金金额每月约合人民币6500元左右。这种做法,无疑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