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学生求救 发表于  2017-09-13 21:54:02 2394字 ( 0/137)

是非善恶!!!

我原住虹口区提篮桥街道云舫小区,生活一直安宁太平。可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厄运突然来临,不幸从天而降,在2002年,邻居在公用走道上,紧靠我家门口违法搭建了一扇大铁门。铁门昼夜有人进出,发出的巨大噪音严重影响了我们一家的正常生活,也给周围邻居带来了干扰。更严重的是铁门的搭建堵塞了至关重要的消防通道,给安全埋下了隐患,给人身安全和生命财产造成了威胁。鉴于此,我们于2003年向虹口区房地局提出诉求,再由虹口区房地局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05年,虹口区人民法院张贴公告严肃责令搭建违法铁门的邻居拆除铁门。铁门是被拆除了,但我们的生活却变成了噩梦!从此,恶邻三天两日寻衅滋事,挑起事端:深更半夜来敲我家的门,把我们惊醒;把垃圾和油倒在我家门口;把生石灰涂在门缝间,我们一出门便有东西落在身上,疼痛难忍。我们晒出去的衣服被化学药水洒了一个个破洞。我们进出,恶邻躲在暗处用化学物质喷洒我们,使得身上又刺又痛又痒。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恶邻还无视法律,负隅顽抗,一次又一次地强行要把被拆的铁门再装上去,矛盾的焦点始终围绕着铁门屡装屡拆而激化。有一次,提篮桥海门路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来到冲突现场,指着我们说:“伊拉为啥不好装这扇铁门啊?侬红头文件有伐?拿出来看看!”之后,恶邻也嚣张地叫嚷:"阿拉有人的,侬苦了!弄点苦头给你吃吃!’’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催,恶邻和当地的黑恶势力勾结起来疯狂的打击报复我们!在力阻恶邻再次重装被拆的铁门时,我被打伤了,看的医药费恶邻一分也不赔付,派出所也就这样不了了之解决了。我们一家无法住下去,被迫租出去又被逼回来。为了早日摆脱这样的处境,当时我向上海市委打了一个偶然获知的”市委夜间无人接听电话''。但问题不但没有解决,打击却变本加厉。20096月,我们只得仓皇搬离了云舫小区。 搬到了浦东新区罗山四村,但令我们震惊的是----处境和遭遇竟和在提篮桥一模一样,一模一样!面对群起而攻之的打击伤害,我们不断向罗山四村的居委会,派出所,街道反映,希望获得问题的解决,但他们丝毫没有理睬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又租出去住,但囿于经济的拮据,又住了回来。苦熬了8年,我们只好又准备搬家。对门的一个邻居朝我们翻着白眼说:搬到哪里都要跟牢你的!"就在这时,有一个自称为警察的人登门来买我家的房子,201610月我们又一次被迫搬了家!这次我们搬到了佘山泗泾镇,但仿佛一个挖好的又黑又深的陷阱在等着不知的我们。一搬到那里,打击和迫害马上揭幕:晒出去的衣服被化学药水洒了一个个破洞;窗棂和门框上附满了密集的白色粉末;窗框里面填满了水泥一样坚硬的灰色物质;我们不能开窗通风,一开窗通风化学物质就纷纷飘洒了进来,沾在身上又痛又刺。木质坚实的家具上都是一个个小洞和一条条长而尖利的划痕,铁窗黑亮的栏杆上都被刮掉了漆并有一个个小刺。房间里都是咬人的电,一开灯,就有物质飘下来,落在身上刺痛难忍,窗户对面的邻居还利用炽热的阳光聚焦在一点上和在窗玻璃前放瓶子并随光线移动而产生的光合作用打击我们,我们一动随着光线静电就产生,身上一刺一刺地,非常难受,一直这样。邻居还对着墙角的插座反复敲击,产生电能,蹿出的静电竟会使我们脚受伤。搬到佘山还不到一年,我们又度日如年,重受煎熬,上海之大,哪里有我们一个安居之地呢?在这个倡导公正、法治、文明、和谐的社会里,这样的事是罕见的!中国共产党一贯造福民生,爱护百姓,让人民过上幸福无忧的生活,但在我们地区,一小撮人模狗样之徒却反其道而行之,疯狂迫害打击我们11年,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们是守法之民。希望媒体和人民群众能够向我们伸出援助之手,发出正义之声,关注我们,拯救我们,让我们在上海有一个安宁的家!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