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青年论坛
复旦-富顺文井 发表于  2017-09-08 03:19:56 3981字 ( 0/132)

【教育关爱】博学文理,笃志而行——基础医学院赴四川富顺支教夏令营暨调研活动

申报编号:B10161
申报类别:教育关爱
   

集体合影

  让诗的种子由自己亲手种下——复旦大学博学夏令营暨医学调研活动

当今中国的教育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在东部较为发达的地区,教育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优越的教育资源,良好的教育环境,优秀的教育师资力量,家长家庭的配合重视以及学生自身的努力向上无一不为东部教育的快速发展和高素质人才的培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是,在中西部地区,教育水平仍然不容乐观。教育资源、教育环境等等各方面的差距使得中西部地区的教育依然处于一个比较落后的水平。外部条件的缺陷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当地教育的发展。同时,随着东部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极大的缺口,而这也为中西部地区的青壮年劳动力大量外出打工,这从另一个角度导致了中西部地区大量留守儿童的诞生,这也从家庭内部对学生的教育质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复旦大学作为一所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大学,一直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对中西部地区的教育水平的提升做出贡献。 
本次支教的地点正位于中西部教育资源匮乏的地区,这次也是复旦学子与文井九年制学校的首次合作。本次支教活动,以“复旦-文井博学夏令营”形式开展,同时对学生及当地居民进行关于寄生虫病防治的调研与健康教育;开设了人文、健康教育、物理实验、音乐、书法、素拓等课程,内容丰富,学生反响良好。
我们项目的最大特点是把支教与医学类调研项目结合起来。本次医学类调研项目由张天睿、杨景楠、胡淼、孙励华四位同学负责。其中张天睿和孙励华两位高年级的医学生负责健康教育课、微生物与人类(实验)课程与人体寄生虫课。
在健康教育课程上,支教队伍中的医学调研小组给学生们科普了关于寄生虫病的知识并抽样粪检,还讲解了微生物与人类的紧密关系,并且教学生们用培养皿进行细菌培养以观察身边的细菌,从而使得学生们对于卫生健康有了更深刻切实的了解。这写课程与本次支教项目附带随行的寄生虫病医学调研项目紧密结合,给当地学生带来了极大影响。
一、微生物与人类
由张天睿和孙励华共同负责的微生物与人类课程总长90分钟。第一部分主要介绍了微生物的分类、形态结构、生物学特性及其在人类生产生活中的应用。由于同学们已经开始了生物课的学习,对生物学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对这一部分内容接受效果较好,很多同学还做了笔记。第二部分是实验部分。在老师的提示和指导下,每位同学都能完成所需的实验操作。同学们对于实验部分的兴趣明显高于理论部分。无论是之前认真做笔记的同学还是略显困意的同学都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老师的操作示范,并且实验的完成度很高。
二、健康教育:人体寄生虫病
张天睿负责的关于人体寄生虫病的健康教育课程总长45分钟,讲寄生虫的生物学特性,再讲如何预防。主要介绍了寄生关系的概念、人体寄生虫的分类、寄生虫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寄生虫致病的主要方式以及预防方法。
三、寄生虫调研
本次寄生虫医学调研项目,完成50份粪便标本的镜检,发现3例蛔虫卵疑似阳性标本,其余标本均为阴性;疑似标本对应涂片已带回上海,准备交由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系专业教师核实。
尽管粪便检查结果显示绝大多数学生未感染人体寄生虫病,但学生面临的人体寄生虫感染风险仍然较高,主要有以下3方面原因。
1. 政府防控力量薄弱
由于人员、经费等因素的限制,富顺县疾控中心地方病与寄生虫病防治科没有日常化的防控工作,只在上级主管部门下达任务时完成必需的人体寄生虫病调查工作。尽管富顺县不属于寄生虫病流行的重灾区,但2016年对富顺县1100位居民人体寄生虫病的感染情况的抽样调查显示,钩虫感染率达21.45%,远高于2015年四川省钩虫平均感染率7.87%;对学校学生的问卷调查以及与学生家长的访谈均表明,普通民众对寄生虫的认知大多仅停留在听说过蛔虫等常见寄生虫的名称的程度,对于具体的预防措施了解甚少。
2. 个人认知有限
本次问卷调查和访谈显示,绝大多数学生和家长能够意识到人体寄生虫病的危害,并听说过一种或几种常见的人体寄生虫的名称。但学生对人体寄生虫的感染方式以及可能发生的易感行为认知不足。譬如,对于“食物可传播寄生虫病”“喝生水可能引起寄生虫病” 认知不清或错误者接近20%;对不清楚接触泥土或钉螺可能引起寄生虫病的学生比例高达43.65%,结合当地钩虫病高发的实际情况,增强学生和家长对人体寄生虫病传播方式和预防方法的认知十分必要。
3. 存在人体寄生虫病易感行为
根据本次问卷调查的结果,多数同学能够做到饭前便后洗手、瓜果蔬菜洗净后食用、不生吃鱼、虾、肉类。但饭前便后洗手落实不够严格,近70%的学生不能做到饭前总是洗手,约46%的学生不能做到便后总是洗手。同时,近50%的同学不能做到从不饮用生水。当地自来水未经处理,含有大量泥沙;井水可能存在消毒不到位等问题,因此饮用生水导致人体寄生虫或细菌感染的风险较高。尤其值得注意的是,64.29%的学生曾经在户外赤脚玩耍或干农活。赤脚下地是感染钩虫的重要途径,纠正学生的这一行为能够有效预防钩虫病的发生。
四、健康生活理念的传播
除非天气原因,每天早上六点半左右,支教队伍的胡淼会带着自愿加入晨跑的学生们慢跑半个小时。值得高兴的是,加入的学生每天都有增加。
林杰是一个初二的男生,虽然个子不高但是篮球打得很好,他被支教队伍的负责人任命为夏令营的篮球队长。在晨跑时,他总是跑在队伍的前面。根据平常的课时安排,有时是在晨跑结束之后,有时是在中午午休时,或者有时在下午下课的时候,支教队伍的孙励华和张译仁会叫林杰拉上几个喜欢运动的男孩子打打球,教他们一些篮球技术。
在与学生同吃同住的过程中,每一个教师都对学生有了一定的了解,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通过落实到户的家访行动,同学们制定出了一系列因材施教的交流方法,并坚定了我们要坚持利用假期时间,把该项目进行下去的信念,只有长时间的育人,持之以恒的以身作则,才能将发芽的求知精神培养成参天大树。

我们十个人,从一千九百公里之外的地方来到这里,究竟能给当地孩子带来多少影响?还是一切不过是所谓大学生的自娱自乐?几乎整个社会都在追问支教的意义,我们身处其中,更是每时每刻都在反思。实践活动准备阶段时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定位、课程执行时的一次又一次对应调整,实践结束后与学生和当地老师一次又一次的交流反馈……在十天的教-学互动中,甚至在活动结束后,很多孩子会主动提出一些学习或者生活上的问题,这都是令我们欣喜的变化。或许,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然后等种子自己发芽。
尽管有很多观点放大了某些支教的问题,从而在妖魔化或者神圣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是短期支教所带来的正面影响也不是可以就此忽略的。于是我们一开始所讨论的实践活动定位是乡村夏令营,尽量克服那些短期支教的弊端。或许是跨越天文地理、贯通科学人文的科普式宣讲,或许是素拓活动由孩子们自己组队培养他们自身的团队合作能力,或许是我们的短期近距离陪伴和日后的远程陪伴——然而正似飞鸿踏雪泥,两周的相遇总会在生命之中留下印记。
而更重要的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大学生来到乡村短期实践,我们遇到和自己年龄差别并不大的一群学生,这或许仅仅是一群年轻人和另一群年轻人的相遇呢。短短十天的时间里,蓝天下那无忧无虑的笑颜,课堂上那或机敏或懵懂的双眼,都是双方值得珍藏一生的美丽回忆。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一颗种子在某一个地方发芽,或许是他们,或许是我们自己。这才是乡村夏令营的全部意义。
课堂

课堂

晨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