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青年论坛
芊啊芊 发表于  2017-09-04 23:34:33 3641字 ( 0/86)

【行知录】此心不二价,一两重千金

申报编号:A5203
作  者:杨芊玥
   

杨金才住房改造前后对比

  在群山环抱的四川盆地,有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德应村。在实施精准扶贫政策以前,这座小山村与千千万万个贫穷的村落没什么差别:缺水缺电没好路,贫穷落后无产业。但从2015年扶贫攻坚驻村工作组:罗珊、康宴洪、郝河勇、李小龙等人带着精准扶贫政策到来以后,短短两年德应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前德应村没有好的路,只有黄泥路和一条破旧的水泥路,在实施精准扶贫政策后,扶贫干部为村里拉来了项目资金。德应村发展的机会已来到眼前,村民激动万分,自发地为修路出工出力。原计划修一公里连户路要7万元,村里预计要修5公里,老百姓自动参与后,1米节省了近20元,1公里就省了近2万元,连户路就在原定规划的基础上延长1.2公里,最后共修了6.2公里。现在的德应真可谓“一条大道通南北,两边小路连东西”。
从前村里电不够用,到了夜晚用电高峰期,常常是前半夜这三个组停电,后半夜那三个组停电,而现在,村里新安装了许多变电器,人们的基本生活用电得到了极大的保障。从前村里没有足够的、清洁的人畜用水,到现在,村里不断在增修水窖和较大的蓄水池,人畜用水已能充分供给。

  要让贫困户脱贫且防止其返贫,发展产业是唯一的出路,德应村就制定了“4+2+X”的产业规划,种植、养殖、乡村旅游三项结合,多管齐下。其中,德应村的蚕桑养殖业是其重点发展的特色产业。通过与蚕桑公司签订收购合同,明确蚕丝最低保护价,既充分保护了农户的利益,又为蚕桑公司提供了稳定高质的原料来源,互利共赢。另外,农户们还在村里的帮助下与竹荪加工企业签订了合同,在桑林下种植竹荪,充分合理的利用了空间。此外,桑树的枝条还能用于发展桑枝养菌业。这样不断延长产业链,增加附加值,农户们就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德应村的剧变离不开群众和扶贫干部的共同努力。人们总是把奋斗过的地方喻为第二故乡,对于所有在德应大地上奉献的扶贫干部而言更是如此。在和村民们的交往中、在日复一日的拼搏中,德应驻村工作组的成员们都对这片土地及其中的人民投注了深厚的情谊。

  有一个生活在德应最偏僻的三组的农户名叫杨金才,他的妻子常年外出务工,家里还有三个正在读书的小孩,大女儿正在读大专。当时驻村工作组在排查居民住房情况的时候,发现他家的住房存在安全隐患。

  “为什么要修房,我们一家现在住的还可以啊,不修不修!”

  驻村工作组的成员们万万没想到,当他们提出要为杨金才改善住房条件时会得到这样的答复。他的拒绝像一瓢冷水兜头泼在了工作组成员的心上。

  抱怨归抱怨,工作组成员们还是不忍心看着杨金才一家人蜗居在那危房里。

  “再去一次吧!”驻村工作组成员想着,第二次来到了他的家里。事与愿违,杨金才依然固执地不愿修房,第二次劝说再告失利。

  工作组成员三度出发,试图说服他。

  “现在国家帮扶力度这么大,比全让你自己掏钱好多了吧,要抓住机会啊!”这次,工作组成员总结之前的经验教训,决定从详细解释政策入手。

  杨金才没有立即反驳,反倒是陷入了沉思,神色似有松动。

  工作组眼睛一亮,有戏!

  正准备再接再厉,继续向他宣传政策时,他却发出了一身叹息,神色黯淡了下来:“各位干部,谁不想住好房子啊!可你们看看,我家里女儿要出嫁、要读书,这都是要钱的,修房就要背账,家里欠债万一误了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啊!”

  接下来,不管工作组成员再如何劝说,他都不肯松口了。

  回到村公所,讲了一天的滚轱辘话,干部们也神色疲惫。沮丧地情绪漫上心头:这人这么犟,把政策讲的这么清楚了,他还是不愿意松口,还有劝说的必要吗?要不还是放弃吧?

  这样的想法刚一浮现,工作组成员的眼前就闪现出了杨金才沉默的样子和他那几个伶俐的女儿的身影。还是不忍心,他们决定继续劝说。既然杨金才是不愿意负债,那就把政策掰开了揉碎了讲,让他明白欠账的可能已经降到最低。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驻村工作组的成员们反复去杨金才家给他做思想工作,告诉他,可以带头帮助他建新房,而且有国家政策的扶持,叫他不用担心欠债会还不上的问题。然而,成员们热心的付出,换回的却总是他的拒绝。

  第七次,工作组决定使出“大杀器”——把农村信用社的理事长带去,向他说明“贴息贷款”政策,这是一项借款在前几年不用付利息的政策,条件可谓非常优厚。

  “之前或许是我们对这些贷款政策解释的还不够细致,他总是担心背账。这次,我们把信用社的社长都请来了,有了这么权威的人士来解释,他总不会还心存疑虑了吧?”驻村工作组成员们成竹在胸,仿若这场拉锯战的胜利已近在咫尺。

  沉默在那昏暗的房间里蔓延,最后,他还是摇着头说:“不修,我还是不想修,太麻烦了。”声音低如蚊吶,却依然是坚定的拒绝。

  沮丧地离开三组,深深的疲惫漫入每个工作组成员的心中:都讲得这样清楚了,这人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呢?难不成他就真这么油盐不进?这么多天的工作莫非全是白费?

  突然,一个成员说道:“我感觉不太对,他之前说怕贷款、怕欠账、怕耽误女儿,可我们都讲的这么透彻了,他应该明白了才是啊!”

  话音方落,另一个成员就着说道:“是啊,国家这么多住房补助、这么多的贷款优惠,且不说他欠不欠账都还不一定,就算一不小心真的超费用了,背债了,那也绝对是能还上的啊!可他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呢?”

  “有问题,他现在肯定不只是因为怕欠账才不同意的了!”一人附和着说。

   “会不会……”一个成员迟疑道:“你们说,他会不会也有了些‘等靠要’思想,想再等等,看有没有更多的政策补助?”

  “那我们就再去一次,把后果跟他讲清楚,这次我们稍微说严重些,一定要说服他!”最后,组长拍板,为这次会议作了总结。

  第八次来到这里,驻村工作组成员们的心中都有些许的沉重。他们先是详细地给杨金才介绍了现在的建房政策,并承诺协助他办理银行“贴息贷款”。

  “我们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你今年不修房子的话,晚一点修得到的政策也是一样的。说白了,如果你坚持不修的话,那也行,大不了今年审查脱贫成果时不把你计入其中,放到明年后年的计划里去,反正我们工作组今年的指标也早就完成了。”

  萝卜加大棒,第八次劝说终于成功。

  在这个“谁比谁固执”的故事里,驻村工作组克服重重困难,凭着对德应土地的热爱和对工作的认真负责,最终获得了满意的结果。

现代蚕桑产业园

修建好的黑化路

驻村工作组多次入户劝说杨金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