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青年论坛
wwj1542 发表于  2017-08-30 21:40:24 3435字 ( 0/148)

【行知录】海之歌者—许海钦

申报编号:A3440
作  者:王玮洁
   

许海钦先生带领实践队队员们参观海源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出身贫寒仍心怀大梦”
20世纪60年代,他出生在福建漳州东山岛澳角村的一户贫困渔民家庭。身为大哥,他有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当时,澳角是十分一个贫穷落后的渔村,像他这样多子女的普通人家,别说让孩子上学念书,就连温饱都成问题。无奈之下,还没有读完小学的全部课程 ,他就含泪辍学了。
失学那年,他十一岁,但是梦没有破灭,在知识的荒漠中,他不甘沉沦,苦苦跋涉,终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洲。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十万个为什么”我邀游在科学的海洋;“古典名著”一条历史长河滋润着干渴的心田;“唐诗宋词”激活了灵性的细胞;“中外文学作品”拓展了视觉空间。
夜深的时候,一盏豆大的煤油灯,照亮着一个崭新的世界,奶奶说话了“孩子,煤油太贵了,明天再看吧”。听了奶奶的劝说,他只好吹灭了灯火,尽管是很不情愿,可穷孩子懂得如何过苦日子。天没亮,奶奶起来做饭,他便帮奶奶烧火,炉灶里映出的火光,照亮了他未圆的梦。
从此许海钦分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最初,他跟随母亲去赶海,光着脚丫在海滩上、礁石间捕捉螺蚌。锋利的贝壳总在他的手脚上留下一道道渗血的伤口。14岁,他成为村里的劳动力,样样农活都干,甚至连建水库、修公路、挖树头之类的重活都不在话下。他英俊,厚道,有人缘,姑娘小伙们都喜欢跟他一起干活,爱听他讲故事。他讲的第一个故事,是影响他终身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故事。他讲故事时被允许歇息片刻,为了赢得这一片刻的喘息,就得不断地编造她们喜欢的故事,于是,他又不得不去广泛搜集民间的神话与传说,不得不去四处借阅书籍,由此养成博览群书的习惯。
16岁时,他成了一名讨海人。他向大海讨生活,讨理想,无论酷暑严寒,日夜颠簸于波峰浪谷,忍受着晕船、饥饿、孤独的痛苦的煎熬,同时又在艰难的磨炼中,在大自然无数奇观的刺激中,不断收获点滴的感悟和鳞光般稍纵即逝的灵感。他没有记事的本子,便在家里的日历本上书写,用它来珍藏这些感悟和灵感。当他后来懂得回头去翻开那一撂撂散发着海腥味的老日历本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那些歪歪扭扭的文字、长长短短的句子,便是一个个一串串跳跃的音符,构成了大海最原始最真实最感人的歌。

“其实,我的创业道路并非一帆风顺”
2004年,许海钦投资600万元建设水产养殖场,从事青斑鱼、鲍鱼的育苗和养成。这一年8月,由于产品老化,东山的九孔鲍鱼苗基本上育不出来。他立即前往山东省日照市寻找到育苗基地,进行南鲍北育,并取得育苗成功。11月份,他把这一批九孔鲍鱼苗运回东山养殖。2005年,也许是九孔鲍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整个东山九孔鲍几乎全部患病死亡,他的养殖场即将到了成品的九孔鲍鱼也全军覆没。祸不单行,养殖场里35000条即将上市的石斑鱼也不幸患上小瓜虫病,技术人员告诉他们,如果用孔雀石绿或许可以挽救。但可这是一种剧毒的药物啊!当时媒体已在报道香港正在抵制台湾使用“孔雀石绿”的石斑鱼,社会舆论也在对黑心的养殖户进行谴责,出于一个企业家应有的良知,他让技术员用普通的药物治疗,最终35000条即将上市的石斑鱼全部死亡。此时,公司的两项产品,损失惨重,直接经济损失500多万元。 
在遭受这两项沉重的经济打击后,许海钦决定走出去寻找养殖机会,2006年,与合伙人经过多次探测和前期试验,投资500多万元,在晋江围头湾海域种养巴菲蛤。就在虼苗长势良好的时候,2008年初,一场百年罕见的雪灾降临我国南方,气温水温骤降,只适应南方海水温度的巴菲蛤全部冷死。
这一连串的打击,使许海钦的公司陷入山穷水尽的地步。
当时,亲戚朋友纷纷来劝他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卖油。但不服输的许海钦总结经验教训,认为养殖项目要在短期内走出困境,只有采取短、平、快的策略,繁种育苗。养殖场与台湾的吴先生合作,育出了几批优质的鱼苗,这些苗种带来了不错的效益,使海兴公司柳暗花明,走出困境,最终实现转折,走上正轨。

“大海折磨他,也哺育了他”
“记得那一个寒冬凌晨,我们驾驶着木帆船出海捕鱼,刚到了渔场,海上刮起了10级狂风,一条旧渔船,八条生命,一个大浪头就可以把我们葬身海底。渔船如同一片树叶,在波峰浪谷里挣扎,船仓打入了很多海水。狂风挟着雨水,海水疯狂地鞭击着我们,苦咸的海水呛得我们连呼吸都困难,风浪中我努力睁开眼睛,大声地嘶喊:“伙记们,坚持住,这种气候就是军舰也不敢出航,而我们却能征服大海,咱们是最勇敢的人,就让这暴风巨浪考验我们吧!”在我的鼓励下,大家稳定了情绪,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着他们有的掌舵、有的扯帆、有的拼命地往外舀水,渔船艰难地颠簸在返航的水道上。
海上波涛汹涌,天上风雨交加,海水、雨水冲击着我们的躯体,也荡涤着我们的灵魂,我们与大海进行着生与死的较劲。
船靠港了,带着一身的伤痕,海岸上站满盼归的亲人们,我的双眼模糊了,满脸的海水、雨水、还有泪水,透过妈祖庙里缭绕的香火烟雾,我又看到了那个蔚蓝的梦。”
许海钦在回忆起自己与大海的故事时这样说道,在三十岁生日的晚上,心情特别的沉重,不禁自问孩提时萌发的梦,何日才能圆梦。“此时,我又萌动了新的欲望:为了跨越不感天堑时/不再有沉重的叹息/我要架起一座心桥/横在理想与回忆之间/使童心延伸的希冀之光/衔接上,殷红殷红的夕阳。”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同时也是东山作协的副主席许海钦先生还赠送实践队的队员们亲手签名的诗集。从事经济活动的同时,许先生也在文学和摄影领域颇有建树。他和他的海源公司成功的原因大概就是他们都像海上一艘扬帆的航船,到达成功的彼岸前,劈风斩浪,勇往直前。
许海钦先生讲解公司展板

许海钦在办公室的书柜前为同学们讲述他失学又自学的经历

许海钦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侃侃而谈

许海钦先生为实践队签名赠书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