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迷你考拉 发表于  2017-07-16 10:30:09 10043字 ( 12/1773)

爱心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陕西数百大学生遭遇骗局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赵献伟1 发表于  2017-07-17 09:07:40 75字 ( 0/6)

实行市场经济制度,暴露了很多人的龌龊思想,出现了不少社会乱象,提出了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一个如何管理的问题就摆在那里,需要社会关注更需要行政加强管理。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清风大召营镇 发表于  2017-07-17 08:40:15 368字 ( 0/3)

西部爱心支教协会成立于2008年,作为信息学院公益性特色社团,忠于公益、志愿服务于我国西部教育建设,以“支教同传承、爱心共延续”为活动理念,以“筑起爱的长城,托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手写评论 发表于  2017-07-17 07:49:01 223字 ( 0/3)

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的动力。发电关键就是动力,用这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发电,为人们提供无费用的电力。用它发电,就像用风水光能做动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7-16 22:35:55 0字 ( 0/16)

开创支教的企业,被招募的打工者,接受辅导深造的村民,谁最糟糕,?谁盲目而愚钝?真不愿为其定论。

开创支教的企业,被招募的打工者,接受辅导深造的村民,谁最糟糕,?谁盲目而愚钝?真不愿为其定论。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风飙猪 发表于  2017-07-16 22:53:35 61字 ( 0/5)

主动去承受谋在劳有所获,被动承受不明确谁为其劳动付出,那爱心辅导支教班也无免费文证,不年青的村民和支教创业企业都不生愚昧,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7-16 21:22:06 0字 ( 0/0)

这和市场经济无关,是和破坏社会发展有关,坏人每天没闲着,一有几乎就搞破坏的。懂吗?

这和市场经济无关,是和破坏社会发展有关,坏人每天没闲着,一有几乎就搞破坏的。懂吗?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7-16 21:18:11 0字 ( 0/5)

你瞧坏人狡猾不,无孔不入所以大家小心。

你瞧坏人狡猾不,无孔不入所以大家小心。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7-16 20:51:30 13字 ( 0/4)

不要让私利玷污了爱心善心。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7-07-16 20:18:06 43字 ( 0/16)

市场经济商品社会某些人利欲熏心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为了敛财弄钱挖空心思绞尽脑汁骗你没商量。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7-16 15:33:39 25字 ( 0/0)

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爱心支助的幌子,干着骗人的勾当。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luominshen 发表于  2017-07-16 15:22:10 19字 ( 0/4)

司文机构扫地,不彻手段捞钱。今古奇闻!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7-16 12:24:41 112字 ( 0/11)

实行市场经济制度,暴露了很多人的龌龊思想,出现了不少社会乱象,提出了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党和国家如何展现共产党的初心和理想,在客观上不少地方事实本身就亮起了红灯

利用暑期参加爱心支教活动,到达支教地点后才发现,主办方非但没有相关资质,竟然还开起收费性质的辅导班。近日,陕西数百名大学生,经历了一场闹剧。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大学生参加的所谓“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背后,是一家名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商业机构。事发后,西安市部分高校发布文件,提醒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7月14日,集中出现“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陕西省汉中市,当地教育局向北青报记者回应,经调查,涉事企业并无举办支教活动的相应资质,目前相关部门已对其进行查处。

讲述“以为是支教,却变收费辅导班”

王立(化名)今年大一,是陕西西安一高校的学生。这个暑期,他报名参加了爱心支教活动。“当时是周末,我们正在上晚自习,几名自称是"陕西爱心支教联盟"(以下简称支教联盟)的负责人,来到我们班里进行宣传。”王立介绍,随后,这些负责人向整个楼层的所有班级进行推广,并将有意向的同学拉到一个群里,在群里发布了面试时间。

北青报记者获悉,应聘“支教”的学生需要提前准备好自己要讲的内容,并进行3到5分钟的试讲,面试通过后当场签协议。王立介绍,尽管到场的学生来自各个年级,但是基本都通过了面试。“支教联盟”的负责人介绍,支教活动一共30天,其中20天讲课,7天招生,余下三天休息。虽然没有工资,但“包食宿,并报销往返路费”。此外,招生过程中,每天会有50元钱的宣传补助。

经过面试,并签订协议后,王立被分到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一个支教点,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支教活动。

7月7日下午,到达支教地点——西乡县一处村落的王立发现,支教点的居住环境特别差,有的床甚至是用桌子拼起来。“支教联盟”的负责人告诉大家,第二天就要去街上宣传招生。令王立和同伴们感到不解的是,“支教联盟”发放的面向学生和家长的宣传单上,居然标注有课程的费用。其宣传单写明:上课时间是每天的早7点到晚7点20,课时45分钟,每节课收费6到8元不等。王立提出质疑:支教不应该是免费的吗?为何变成了收费性质的辅导班?

纵深“支教”骗局被揭穿 遭利用学生数百人

王立回忆,为加强招生效果,他们还被培训使用“话术”和“技巧”,“当时负责人教我们贴广告发传单的时候如何躲避城管,并让我们跟家长说我们是"985"和"211"高校的学生”。

尽管起了疑心,但因为课时费用并不那么高昂,在支教负责人“半公益性质活动”的解释下,王立等人没有进一步提出质疑。直到几天后,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前来,向支教学生询问“是否有营业执照”时,这些大学生们才察觉到异样。

“当时我们很懊悔,有很多村民都骂我们是骗子,我们自己掏钱把学生的学费归还了,并且写了道歉信。”王立介绍,此前负责人许诺的报销费用和宣传补助,此时全部没有兑现,“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是负责人租的,但只付了定金。带队的负责人被房东扣押在了当地,我们也要不到钱。”经历了一系列“意料之外”后,王立和同伴们心情复杂地坐上了回校火车。

回到学校的王立,向“支教联盟”两位负责人讨要说法,但对方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并还对王立和他的同伴发出恐吓,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此后,上述两名负责人的电话,再也没有接通过。

王立告诉北青报记者,“支教联盟”将整个陕西省按市一级分成若干大区域,再从中分出县区一级的小区,小区有8-10个支教点,每个支教点有一名负责人,另有作为“支教老师”的大学生5-8人。为了防止“支教老师”逃跑,部分支教点甚至会扣押学生证和身份证。“我们学校的就有三四百人,而且还有西安外国语学校、西安石油大学等,参与的学生加起来有好几百人。”

回应

教育局:涉事公司无支教活动资质“陕西爱心支教联盟”的宣传册上,自称其是2009年,由几名高校社团负责人共同发起,活动的领导和组织单位是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10日,其经营范围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的组织策划(不含演出);系统内部职(员)工培训;教育软件的开发、销售等。事发后,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两名“支教联盟”负责人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7月10日,西安石油大学团委和西安外国语大学共青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就“有社会人士通过微博向陕西省教育厅、团省委等,反映该省三所高校学生,参与以支教名义开展收费教学活动的问题”做出情况说明:据了解,有一自发组织以“陕西爱心联盟”为名,打着支教的旗号,赴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勉县、南郑县等地区开展暑期教学活动。据了解,该组织并非高校联合组织的支教团队,为民间自发组织。此外,说明中提醒该校所有学生,“不要参与到此类组织中”。

7月14日,北青报记者致电汉中市教育局询问此事。相关负责人表示,几天前,经调查发现,该市有部分县区、乡镇出现“爱心支教变收费辅导班”的现象。他介绍,各区县反馈的信息显示,涉事的“陕西爱心支教联盟”,聘用了一批在校大学生,打着支教的旗号,实际上办起了收费的文化辅导班。而所谓的“支教联盟”组织,实际上属于陕西尚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的一家公司,但它不具备开展支教活动这样的资质”。此外,他补充道,涉事企业“(开培训班)也没有在我们教育局,或者乡镇进行备案登记和审批”。

负责人表示,目前,各区县相关部门已经对涉事企业的各辅导班教学点进行查处和取缔。“一些教学点,刚开始办学,第二天就被查处了,所以钱也及时退还给辅导班学生家长了。但是,部分被骗来的大学生不愿意透露个人信息,目前还没有统计出受骗的大学生具体人数。”他还透露,下一步会将此事移交给上级工商部门,对假借“支教”名义开辅导班的涉事公司进一步展开调查。(来源:中国新闻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