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7-05 09:10:35 6629字 ( 53/8530)

是抄袭还是被署名?如此“官样文章”戳破多少真相?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利国镇谭家 发表于  2017-08-31 22:34:03 115字 ( 0/6)

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更多的给百姓带来更多的反感,基层党员干部作为国之栋梁、家之担当,当自觉摆正作风与政风关系,不以权谋私、不以权谋利,不弄虚作假,当带头营造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小弓弓 发表于  2017-08-21 09:33:56 48字 ( 0/17)

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8-17 14:41:02 17字 ( 0/24)

政府部门面对四风问题仍任重而道远。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fuyue1120 发表于  2017-08-08 16:31:28 3字 ( 0/10)

0.0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大禹清风 发表于  2017-08-08 15:52:06 5字 ( 0/17)

打击抄袭的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dpy59772 发表于  2017-07-30 22:55:29 11字 ( 0/14)

当官有几人会写,幼稚!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皖西啄木鸟 发表于  2017-07-30 11:41:11 43字 ( 0/12)

抄袭剽窃,不仅违背社会主义道德,而且违法违纪,理应严肃处理,更何况是政府官员作奸犯科!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清酒孤灯k 发表于  2017-07-24 09:19:17 7字 ( 0/21)

官样文章一个样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安迪云 发表于  2017-07-19 14:28:12 168字 ( 0/19)

谁不知官样文章的都是天下一大抄,这里抄过去那里抄过来,只能说明这个县委办公室太不走心了,这个县委书记的文章水平也的确令人不敢恭维,可细想一下这些领导又有多少是凭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7-16 21:03:42 8字 ( 0/23)

文山会海何时休。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说个毛线i 发表于  2017-07-13 18:34:41 6字 ( 0/22)

真相是什么?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宁为语碎 发表于  2017-07-06 08:49:12 10字 ( 0/41)

总之,是很丢人的事。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7-05 23:50:27 67字 ( 0/35)

很多地方秘书起草,书记署名。秘书为了找省劲,抄袭高层主流媒体文章,既得到领导夸赞,有显示文字“水平”---这是最最令人可恶的事情---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荣耻鉴定师 发表于  2017-07-05 21:09:03 0字 ( 0/32)

文章有价值,表态有规则。

文章有价值,表态有规则。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手写评论 发表于  2017-07-05 19:35:52 223字 ( 0/43)

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的动力。发电关键就是动力,用这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发电,为人们提供无费用的电力。用它发电,就像用风水光能做动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7-05 19:23:01 11字 ( 0/33)

会议报告 。报告会议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百家同乐 发表于  2017-07-05 18:59:12 26字 ( 0/32)

文风不改,原创渐亡。取其精髓而不谢,论坛也会沙漠化。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3739136 发表于  2017-07-05 18:23:31 74字 ( 0/43)

官话、套话多的“假大空”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如果领导们能亲历亲为,怎会出现不知情的“被署名”,涉事者须作出正面解释,向公众致歉.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feiyan2016 发表于  2017-07-05 17:17:17 17字 ( 0/32)

官样文章”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7-07-05 15:54:53 71字 ( 0/43)

一个县委书记出现这种错误,形象让普通大众大跌眼镜,那么应迅速道歉并辞职,并捐款半年薪水行善,以体现县委书记应有的担当、魄力、知错立改、正能量。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7-05 14:54:46 82字 ( 0/55)

这类事情太多太多。我亲眼见某领导某教授搞抄袭竟敢当着你面,用公家复印机,整本书整本书的复印,不久后一本大部头的管理类综合版本便问世了,他任主编,落得个“名利双收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源理贞 发表于  2017-07-05 14:08:04 134字 ( 0/55)

官员比较忙,可以理解,让秘书适当代写一点讲话稿或者文章,可以接受。但是最起码要列个提纲,交代具体要求,讲清楚具体思路,秘书再帮助文字组织整理,可能会好一些。以个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05 13:34:13 0字 ( 0/36)

回复@强国社员925:树求真务实的正气,须去除官场追名逐利的歪风邪气。

回复@强国社员925:树求真务实的正气,须去除官场追名逐利的歪风邪气。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05 13:21:53 0字 ( 0/46)

树官场求真务实正能量,须去除官场追名逐利的歪风邪气。

树官场求真务实正能量,须去除官场追名逐利的歪风邪气。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7-05 13:09:32 25字 ( 0/65)

如果没有“假大空”盛行,何来“官样文章”流行?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7-05 13:08:06 40字 ( 0/52)

有假论文,假成果,就必然有假“署名”官样文章,前者在学术科技界,后者在权力官场。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车木小 发表于  2017-07-05 13:06:06 16字 ( 0/64)

人民的书记“被署名”,值得深思。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7-05 12:47:58 29字 ( 0/71)

说话“官样”,撰文抄袭,“假大空”的官员咋能实在为民服务?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2:29:38 25字 ( 0/43)

若连“署名”都不能有所敬畏,党性、担当还能有几何?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2:28:33 22字 ( 0/55)

无论是抄袭还是“被署名”,无论如何都须追责!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05 11:37:15 0字 ( 0/40)

官场不是争名夺利的名利场,岂容抄袭的官样文章霸行一方!

官场不是争名夺利的名利场,岂容抄袭的官样文章霸行一方!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熬雪寒梅 发表于  2017-07-05 11:34:42 26字 ( 0/55)

官样文章要不得,抄袭他人文章并署名不道德,理应道歉。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长桥卧坡 发表于  2017-07-05 17:57:28 358字 ( 0/50)

官样文章戳穿多少真相说的好。官场复杂着呢!官样文章没必要过多解读,善于明察暗访才有话语权。情报学知散见于日常生活的许多明信息,是有许多丰富重要信息的。只是我们许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1:31:04 23字 ( 0/53)

若连文章、讲话都抄袭,为人民服务岂能不走形式?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wbaj01 发表于  2017-07-05 11:27:22 63字 ( 0/54)

文章是有知识产权的,署名后就要对自己文章负责,不管是否“知情”,文章出了问题就该问责署名的人的责任,该处罚就处罚,杜绝抄袭之风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7-05 11:16:28 88字 ( 0/59)

这社会不能实际的事太多,你进步,人家已在腾飞,现实你只能跟着追,继前人,说文理,说抄袭,实为进步,结果于好学,现实于在生利用。是利共享,见理给礼,欠债给钱,行在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1:15:32 22字 ( 0/46)

无论是抄袭还是“被署名”,怎么漂白都不清白!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7-05 11:06:42 39字 ( 0/46)

如此“官样文章”抄袭,理应追踪问责到位,还应摘掉乌纱帽,方能有效遏制杜绝!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7-05 11:01:00 20字 ( 0/60)

如果重拳打击抄袭,何来官样文章造假?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老朽颂明 发表于  2017-07-05 11:00:44 14字 ( 0/57)

一个班子的的水平如此也够讽刺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0:54:47 22字 ( 0/69)

若连“署名”都不能有所敬畏,担当还能有几何?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风飙猪 发表于  2017-07-05 10:54:39 0字 ( 0/74)

这社会不能实际的事太多,你进步,人家已在腾飞,现实你只能跟着追,继前人,说文理,说抄袭,实为进步,结果于好学,现实于在生利用。是利共享,见理给礼,欠债给钱,行在

这社会不能实际的事太多,你进步,人家已在腾飞,现实你只能跟着追,继前人,说文理,说抄袭,实为进步,结果于好学,现实于在生利用。是利共享,见理给礼,欠债给钱,行在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7-05 10:54:07 22字 ( 0/65)

无论是抄袭还是“被署名”,无论如何都不正常!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7-07-05 10:50:09 7字 ( 0/69)

[酷]秘书干的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7-05 10:44:38 58字 ( 0/62)

文章多责任考核结果肯定好,仕途更上一层楼,谁不搞谁傻,况且抄袭没任何处分,与职称贿选没事一样,何乐而不为是吧?呵呵!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05 10:28:19 19字 ( 0/73)

官样文章不图名,就是图个职称评定需要吧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05 10:31:00 52字 ( 0/65)

所以,自己写写不了,秘书能力有限,只能抄 抄怕人说,所以就“拼魔方”这样魔方背后实际就是职称惹得祸。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05 10:34:06 29字 ( 0/59)

天文章一大套看你套的妙不妙,只是此人套的不妙,叫人看出尾巴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05 10:25:35 0字 ( 0/73)

“官样文章”图虚名,求真务实才实在。

“官样文章”图虚名,求真务实才实在。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7-05 10:32:23 25字 ( 0/62)

县委书记需要虚名? 也不需要稿费吧? 那他图啥?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zhaozhaoqi 发表于  2017-07-05 10:23:17 88字 ( 0/59)

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xinggod 发表于  2017-07-05 10:22:10 26字 ( 0/67)

也许该书记确实忙不过来,应付表面流程出现了疏忽~~~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伯寅金典 发表于  2017-07-05 09:26:18 8字 ( 0/90)

秘书没有署名的。

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行使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近日,一篇刊登在《延安日报》、署名为中共延安市富县县委书记李某的文章,因内容与新华社两年前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高度雷同,而被网友质疑涉嫌抄袭。记者从富县有关方面了解到,经初步核实,发表于《延安日报》的署名为李某的文章由该县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至于为何会以署名文章形式见报发表,李某本人也不知情。(《华商报》7月4日)
此前也有地方出现过县委书记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的现象。此次这位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是中央媒体的时评文章,抄袭对象的“级别”更高了,但县委书记的“境界”并未变高。不管为何抄袭、抄袭的是谁,抄袭就是抄袭。不过,富县的官方回应倒是颇让人意外,更是令这则新闻的信息量大增。
一篇发表在地方日报2版,题为《欲明人者先自明 欲正人者先正己》的文章,居然被爆出抄袭,这本就足够讽刺了。可更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却称对署有自己名字的文章,完全不知情。事发后,有媒体梳理了这位县委书记在6月的公开活动:1次扶贫调研、1次学习体验、5场会议,平均4天一项。这种活动量对县委书记这种级别的官员来说,是否意味着太忙,一般人不好判断。可再忙,也不能允许抄袭。
要说县委书记的文章,是由县委办公室组织撰写,这似乎也可以接受。但公开见报、署名县委书记的文章,县委书记个人连“过目”环节都省了,甚至事后还解释为“被署名”,这无论如何都不正常。按理说,县委书记在党报发表署名文章,不可能不知情。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表这样文章的意义在哪儿?这到底是上面的要求,还是县委办公室的下属急于为县委书记刷存在感?回应称,这是县委办公室的“重大失误”,这一回应更让人浮想联翩——到底是说未事先告知县委书记此文是抄袭是失误,还是抄袭本身是失误?
无论真相如何,不管主要责任人是谁,这篇文章有人抄袭一事已经坐实。从抄袭讲话稿到抄袭媒体的时评文章,类似现象一再发生,反复戳破一些官场潜规则。比如说,抄袭文章、讲话稿,之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违和”,或再次印证了“官样文章”或讲话稿的“假大空”。按照常识,每个地方的问题不一样,每个官员的想法也不会一样,官员的讲话稿、文章若真体现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自然会呈现出不一样的思路和表述。相反,若原本就是为了应付应付,作表面文章,复制、粘贴确实省事;再比如,中央三令五申要“转作风,改文风”,可倘若署名官员名字的文章,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文风又从何改起?由此也可见,作风不转,改文风终究是一句空话。
长期以来,对于一些官员“假大空”的文章,人们都习惯性将之称为“官样文章”,因为不够接地气,官话、套话多。而抄袭之事被坐实,则进一步加剧官员文章的公信力危机——它们不仅可读性差,而且很可能连官员自己都不知情。更关键的是,这种公信力危机,并非简单指向官员个人的私德,而是整个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事实上,官员以自己的公共身份发表任何作品,都是政府行为和权力运作的一种延伸。不仅官员自己要对自己的“署名”有所敬畏,官员发表文章,也应该纳入责任考核,出现抄袭,就应该严肃追责。
此事的最新进展是,“李某已就此事向市上有关领导当面做了汇报,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调查处理。”相信上级政府会给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调查处理结果。可事件发酵数天,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委书记至今都没有出面向公众道歉和解释,显然是说不过去的。一,文责自负,既然署了自己的名字,不管是不是“被署名”,涉事者都该作出正面解释,首先向公众致歉;二,身为一个县的一把手,遭遇这样的质疑,也应该及时向外界展示一个积极的回应姿态。
(中青报 原标题为《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戳破多少真相》)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