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大叶铁观音 发表于  2017-07-04 15:04:06 3781字 ( 96/22319)

【观点】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正义阿常存 发表于  2017-09-30 16:15:00 20字 ( 0/6)

长此下去法将不法,神奇的法律可长可短!!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南南老人 发表于  2017-09-30 16:13:43 13字 ( 0/0)

封建王朝刑不上大夫的翻版。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llk2323 发表于  2017-09-27 11:13:03 7字 ( 0/9)

法律也有人情在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361122999830 发表于  2017-09-17 09:06:50 50字 ( 0/17)

每个人年轻时都会有冲动犯错的时候,社会和家长要给犯小错的年轻人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不是一味的打击谴责。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naixer 发表于  2017-09-14 15:19:41 8字 ( 0/4)

年轻人太冲动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垃圾网分类信息1 发表于  2017-09-12 17:26:30 7字 ( 0/9)

年轻人太冲动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日光美好 发表于  2017-09-10 20:47:20 204字 ( 0/40)

大学期间思想萌动,谁的青春不折腾。左右摇摆,难以落足,急躁难捱,压力山大,大把的年华不知道何去何从。知识和阅历是时间积累起来的,犯错误的机会有先有后。把迷失的孩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董忠华.blog 发表于  2017-09-07 15:58:45 170字 ( 0/34)

无论谁的看法都有一定道理和对他人的启示作用,所以我提出要善于向每一个人学习。世界上实际只有三种人:善于向每一个人学习的人;善于向一部分人(对自己心事的人)学习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董忠华.blog 发表于  2017-09-07 15:43:24 41字 ( 0/15)

把整个世界变成一座世界大学,其中也包括把牢房变成一座世界大学,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西海大头鱼 发表于  2017-09-07 01:37:33 73字 ( 0/30)

有时候法不能容情,有时候情法可以交融。对危害社会危害别人的人应该依法惩处。对没有主观故意的情节轻微的有悔罪行为和表现的犯罪,可以从轻或者免于处罚。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无名小足之足茗堂 发表于  2017-09-04 17:08:00 118字 ( 0/33)

量刑定罪不应该只是凭借法律条文就轻易的下结论,要综合方方面面的因素,法律效应和社会效应的有机统一,对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可以从轻原则,体现了法律惩前毙后,治病救人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dtxs1111 发表于  2017-09-04 14:37:22 6字 ( 0/15)

真的还是假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注目星空 发表于  2017-09-03 19:16:24 108字 ( 0/29)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恰恰相反,这是新的司法不公正。应该区分情节和犯罪动机,而不应不分青红皂白。因为有的大学生已经是犯罪的老油子,而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老渣渣 发表于  2017-09-01 22:58:48 454字 ( 0/30)

即使是卖了了机票要去领诺贝尔奖,犯了罪一样逮捕! 前者叫人才或者国宝,后者叫法律或法不容殊。 这个世界与其好坏,不是特殊人才的及其特殊贡献,而是人民的并与人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nanking25 发表于  2017-08-30 12:01:24 57字 ( 0/39)

人谁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轻微过错,不应该让其付出后半生的代价,人生很长,给个机会,大部分人还是会改过自新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shihuashiahuo 发表于  2017-08-29 14:05:01 43字 ( 0/31)

“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对于任何人都适用。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汵开氺 发表于  2017-08-25 18:21:56 44字 ( 0/31)

其实好多都可以不判.只要能悔改,不再危害社会,积极赔偿都可不判!绝大多数范罪是一时冲动!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亲亲果果 发表于  2017-08-21 21:23:52 171字 ( 0/55)

前几年一个大学生假期在家,为贴补家用,捕鸟到市场上卖,结果一不小心捕了国家珍稀物种。从法律上说,他确实违反了法律,有依据判刑;从社会层面讲,一个寒门学子,能奋发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石榴老李 发表于  2017-08-21 11:11:45 41字 ( 0/38)

若对官吏犯罪也尽量'不埔不诉',那也是甚得官心的!而且更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荣耻鉴定师 发表于  2017-08-20 19:04:28 0字 ( 0/32)

别扯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别扯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15156611007 发表于  2017-08-20 17:36:13 26字 ( 0/35)

当国家整体素质大幅度提高后,废除死刑都不是不可能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8-20 22:48:39 98字 ( 0/33)

我渴望国家整体素质提高。免得生活中使用伪劣产品,对资源无味的浪费。更渴望各基层领导珍爱自己的岗位,为国家每一项建筑工程负责,为国家和身在某一地人民可持续发展负责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8-17 15:49:16 149字 ( 0/63)

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是对司法的公然贱踏。众所周知,法是执行纪侓稳定社会的唯一保障。我个人认为,文化水平,知识的广度和深度,道德水准,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命运与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源理贞 发表于  2017-08-17 12:31:01 92字 ( 0/49)

其实,该承担的法律责任还是要承担为好,关键是不要搞出冤案来,刑侦要把关,公诉要把关,判决更要慎之又慎,办糊涂案是不行的。有的地方在审案时没有遵循罪责法定原则,给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源理贞 发表于  2017-10-02 00:34:13 66字 ( 0/7)

18岁以上公民大学生,犯了罪也不捕不诉?显然是谬论。照此推下去,将会有多少特殊群体,也将会列为不捕不诉之列,还如何实施依法治国方略?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m目空一切 发表于  2017-08-16 15:24:51 7字 ( 0/30)

不知道是好是坏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绑架真理 发表于  2017-08-16 12:09:38 23字 ( 0/22)

如果没钱上大学,当了民工,那就随便逮随便诉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美丽的大中国啊 发表于  2017-08-16 10:20:58 22字 ( 0/63)

法律不能用来保护受害者,那这个法律是不完善的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guozhou笑开颜 发表于  2017-08-15 18:14:00 19字 ( 0/33)

不铺不诉,简化的歪了意思。不能乱简化。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feiyan2016 发表于  2017-08-14 18:05:46 57字 ( 0/31)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所以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你我他1957 发表于  2017-08-12 20:29:06 0字 ( 0/33)

最好举多几个实例说明什么是“显著轻微”。这样没内容的大段文字只谈好处属于概念模糊且容易误导受众,认为大学生是个特殊群体,小偷小摸不算什么?如果没有这件大学外衣,

最好举多几个实例说明什么是“显著轻微”。这样没内容的大段文字只谈好处属于概念模糊且容易误导受众,认为大学生是个特殊群体,小偷小摸不算什么?如果没有这件大学外衣,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12 04:05:50 23字 ( 0/28)

【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空洞,宽泛,抽象】!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12 04:02:07 472字 ( 0/88)

讲个‘500字以内’的真实故事:高中时代,俺的一个同学,晚自习结束偷了女同学放在桌堂里的3元钱的饭票,班主任问俺:“你是团支部书记,你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Augla 发表于  2017-08-28 11:41:07 125字 ( 0/31)

我认为: 重点不在不捕不逮,而在怎么去甄别这是否属于犯罪这件事。不管是否是大学生,只要属于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都是平等的,而是否属于犯罪这件事,才是法律应该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20 20:30:10 35字 ( 0/39)

在【群体利益】与【个人利益】的选择上;必须选择【社会利益】为维护对象!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20 20:37:03 32字 ( 0/28)

在【全国大小700来个城市】面前【500强企业】是【少数社会】!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20 20:40:56 24字 ( 0/24)

【依法量刑】不能【从轻·从宽】或【从重·从严】!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思想是最伟大的产品 发表于  2017-08-11 23:35:04 8字 ( 0/18)

不过再犯可以累加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08-11 17:28:19 33字 ( 0/40)

【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世界500强企业】好在哪里?!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大禹清风 发表于  2017-08-08 15:49:11 6字 ( 0/18)

加强法制教育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立学 发表于  2017-08-08 13:18:20 15字 ( 0/44)

给严肃的法律大堤开一个口子?!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1a244 发表于  2017-08-07 09:59:32 2字 ( 0/25)

点赞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苦尽甘耒 发表于  2017-08-06 21:53:50 61字 ( 0/28)

凡事要综合考虑包括主观还是客观等等、当然惩治不是目的关键在于教育提高国民自律意识法制意识等综合素质,房子要稳固关键是地基!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资本主义就是用诈骗代徭役 发表于  2017-08-05 14:38:06 14字 ( 0/25)

不光大学生 对大家都应该这样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aiguozhe2017 发表于  2017-08-01 08:47:19 307字 ( 0/43)

“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这“综合评估”是亮点啊,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触犯法律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江南四季 发表于  2017-07-30 23:15:26 9字 ( 0/18)

说得有道理!点赞!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dpy59772 发表于  2017-07-30 23:06:14 9字 ( 0/31)

人人平等怎么体现。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立学 发表于  2017-07-28 20:26:42 29字 ( 0/42)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法律的尊严还要吗?真是奇葩!贻害无穷!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5 18:27:44 85字 ( 0/41)

文化水平,知识的广度和深度,道德水准,及命运,都不在一个等高线上。但命运和性格及机遇似乎是相等的。有的人走了半公室后,它的衣服常洗,可它不能自觉洗澡,不能不说是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bqhy999 发表于  2017-07-25 11:50:02 67字 ( 0/42)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笑话!犯罪“不捕不诉”,只因为是大学生,法治何在?!可以想象,这样的人不予整治,走上社会,将是社会的毒瘤!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4 08:59:26 127字 ( 0/89)

大叶铁观音,您看到了吗、这就是您观到民众的内心声音。别再试探了。社会在发展,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人们的思想也在深刻变化,所以历史倒车开不得。人们应该知道;文化水平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快跑吧 发表于  2017-07-23 21:28:52 14字 ( 0/30)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你这狗儿!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3 17:29:24 245字 ( 0/62)

文化水平与知识的广度和深度,这些原词是与命运相对的。我父在四十年代初入共产党,凭老人家知识和对党的忠诚做普通一人默默走了完整的一生,他没有文化只认自己的名子。这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梗在喉1 发表于  2017-07-23 13:50:41 35字 ( 0/42)

此做等于无法,让他们知道权力的重要性,以后掌权当贪官,成为他们的接班人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梗在喉1 发表于  2017-07-23 13:44:21 39字 ( 0/38)

此种做法是无法,是权力任性,权大于法,靠现在这些当权的建立法制民主等于痴人说梦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秦岭云鹤 发表于  2017-07-23 11:41:36 33字 ( 0/31)

不赞成,大学生犯罪更应该依法制裁,有文化故意把犯罪的更可恶,可怕。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7-07-22 19:31:46 0字 ( 0/24)

。。。犯罪的,都是人才。。。

。。。犯罪的,都是人才。。。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2 19:16:19 78字 ( 0/33)

对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这纯粹是封建社会的死灰复燃。现在的官吏那个不是大学毕业、、、这是想方设法为他们施实犯罪开托罪责。当然要有人点赞,一点儿不奇怪。’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2 18:45:45 19字 ( 0/42)

让伟大领袖毛泽东思想占领中国文化阵地,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2 18:28:17 57字 ( 0/46)

法侓面前人人平等,怎么解释。应该重判。我承认他是有文化,并不等于有好德行。还什么高层次的司法正义,简直天大的笑话。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guozhou笑开颜 发表于  2017-07-22 10:03:23 57字 ( 0/32)

好经都让歪嘴和尚念歪啦,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该咋解释?不论谁,违法,就要受惩罚。个人胡解释,乱解释,就是扰乱视听。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jlch 发表于  2017-07-20 17:34:35 67字 ( 0/36)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笑话!犯罪“不捕不诉”,只因为是大学生,法治何在?!可以想象,这样的人不予整治,走上社会,将是社会的毒瘤!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自由办 发表于  2017-07-20 11:10:30 75字 ( 0/25)

法律并不是为了让多少人进监狱,而是为了起到教育作用,使更多的人遵纪守法、珍惜生命、珍爱生活。法律的教育作用应该多于惩罚作用,作为执法者更应该尊重生命。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指非 发表于  2017-07-14 10:52:11 100字 ( 0/44)

当金属通道(含硅芯片和蛋白芯片)指向脑科学,央视报所公布的十五大黑科技的人体和人脑非法实验就存在投毒罪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尽管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只不过在挑战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指非 发表于  2017-07-14 10:45:22 79字 ( 0/50)

当金属通道(含硅芯片蛋白芯片)指向脑科学,人体和脑实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基本成立!十五大黑科技都存在刑事犯罪,只不过现在没有人知道,挑战刑警和法医破案技术!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指非 发表于  2017-07-14 10:39:24 111字 ( 0/52)

美国那位被合法指控疑似杀章访问学者的大学生正在使用沉默权:FBI是否存在非法手段提供合法证据?公民的手机数据是否被盗窃?章女士在香槟分校搞什么专业,经常做什么实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醉到最后 发表于  2017-07-12 19:16:37 4字 ( 0/25)

意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12 15:46:44 0字 ( 0/36)

捕不捕不是只对部分人群,应该是对所有社会自然人,这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捕不捕不是只对部分人群,应该是对所有社会自然人,这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panzs 发表于  2017-07-12 15:22:27 93字 ( 0/42)

轻轻的柔弱的问一声公平在哪里?法律面前要不要人人平等?这个提法是典型的封建主义的“刑不上大夫”思想行为!对于首次轻微犯罪的处罚应该慎之又慎是合理正确的,这个同是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一样的风轻云淡 发表于  2017-07-11 12:44:08 18字 ( 0/29)

所有犯罪分子都不捕,也能出好多人才。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一样的风轻云淡 发表于  2017-07-11 12:42:18 41字 ( 0/35)

胡说八道,不守法的是社会的负能量,能力越大,破坏力越大,越要加大打击力度才是正理。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炫博丝网 发表于  2017-07-10 11:56:49 90字 ( 0/29)

更好的司法意义?不懂。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立学 发表于  2017-07-09 21:11:00 13字 ( 0/43)

如何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真老憨 发表于  2017-07-08 18:01:58 15字 ( 0/39)

一定得慎之又慎,杜绝以法谋私!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花田半亩cc 发表于  2017-07-07 19:14:31 12字 ( 0/42)

感觉有说不得的东西在里面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旌歌铁马 发表于  2017-07-07 09:46:24 14字 ( 0/35)

自由裁量权太大,有灰色空间。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少女心事g 发表于  2017-07-06 09:23:48 98字 ( 0/44)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重德 发表于  2017-07-22 18:31:58 14字 ( 0/23)

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7-05 08:20:13 0字 ( 0/108)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司法准则之嫌。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司法准则之嫌。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缺只角 发表于  2017-07-05 08:12:47 35字 ( 0/92)

超过法律限度就不对了。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么?其实有知识而犯罪更危险。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7-05 07:25:50 0字 ( 0/103)

对于能挽救的人,法律总能公正对待,对于屡教不改的人,法律也会公正判决。这和其它没任何关系。

对于能挽救的人,法律总能公正对待,对于屡教不改的人,法律也会公正判决。这和其它没任何关系。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7-07-05 05:21:54 0字 ( 0/94)

。。。亵渎,践踏法律,方能显出你们无所不能。。。

。。。亵渎,践踏法律,方能显出你们无所不能。。。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7-04 22:59:26 26字 ( 0/109)

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为什么说是更高层司法正义---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风飙猪 发表于  2017-07-04 21:28:29 38字 ( 0/113)

罪过于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学生犯罪,开罪开免的主题在社会不当成立。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7-04 21:08:54 47字 ( 0/109)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只是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以脑补脑 发表于  2017-07-04 20:50:22 37字 ( 0/173)

罪过于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学生犯罪,开罪开免的主题在社会不当成立。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7-04 20:48:18 19字 ( 0/110)

柔性执法,是为了找到最公平执法平衡点。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7-04 20:03:21 30字 ( 0/127)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 没人告他就没事 有人告他就要进入法律程序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7-04 20:12:34 38字 ( 0/122)

法院要做的事是 提供一个公正公开的平台 而不能单方认为谁有没罪应不应该大赦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宇宙边缘 发表于  2017-07-04 20:02:33 2字 ( 0/112)

扯淡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7-07-04 17:15:55 0字 ( 0/131)

。。。犯罪的不批捕,那你批捕睡呢。。。

。。。犯罪的不批捕,那你批捕睡呢。。。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7-04 17:05:21 6字 ( 0/125)

欧美国家呢?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s_vefc 发表于  2017-07-04 16:29:53 55字 ( 0/123)

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7-04 15:34:40 0字 ( 0/171)

法制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能成功于那罪过于社会的开免主题?

法制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能成功于那罪过于社会的开免主题?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7-04 15:32:59 0字 ( 0/146)

法制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罪,何能成功于那罪过于社会的开免主题?

法制社会,王子犯法与庶民罪,何能成功于那罪过于社会的开免主题?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7-07-04 15:11:04 118字 ( 0/152)

宽严相济符合法治的精神,对于轻微罪行的初犯或非主观恶意导致的轻微犯罪,只要认罪态度好,积极配合警方和检方工作,能够反思反省的人,都应该网开一面,让人洗心革面重新


大学生犯罪尽量“不捕不诉”,是更高层次的司法正义
  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

3年前,阿典是一名差点沦为“阶下囚”的失足大学生。3年后,他是一名律师。阿典说,如果不是3年前检察官做出的“不起诉”决定,他的人生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

据了解,近年来,武汉洪山检察院建立健全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风险评估机制,综合评估决定是否作不予批准逮捕、酌定不起诉处理。五年来共依法决定不批捕68人,不起诉26人,他们全部重返校园,其中5人考上研究生,12人进入世界500强企业。

20140814102424fe860.jpg?x-oss-process=style/w7

图片来自网络

所谓“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大学生犯罪,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

诸如此类的原则其实在各地的司法实践中一直适用,而武汉洪山检察院只不过是将之具体化和体系化了。以五年为一个统计周期,我们会发现,该检察院在此方面的努力可谓卓有成效。这种“成效”倒并不是说那些不批捕、不起诉的大学生个人取得了多了不起的成就,而是指他们至少都没有重复犯罪、都没有构成新的社会危害。

需要厘清的是,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本质上只是司法部门合理运用自由裁量权的一种理性决策,其并没有超越现有的法律框架及其程序要求。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可以不予起诉;另外,依照现行的酌定不起诉制度,检察官有权根据起诉便宜主义舍弃自己拥有的诉权而决定不起诉——当然,这同样仅适用于“情节轻微的犯罪”。现实中,大学生犯罪不捕、不诉,大致都根源于此。

事实上,非但是处理大学生犯罪,而今刑罚轻缓化、“宽严相济”已然成为司法实践的大趋势,这与过去轻罪重罚的重刑主义有着很大的不同。而这一司法新变化,之所以在大学生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自然也有其道理。一方面,大多数“失足大学生”心智尚未成熟,其犯罪更多是受环境影响,主观恶性不深,存在较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另一方面,从过往案例来看,轻易将大学生定罪判刑,很容易造成其日后回归社会困难、重复犯罪概率高企,这相当于无形间推高了公共风险和社会成本。

除了“可捕可不捕的一律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一律不诉”,针对大学生犯罪,各地的司法部门还摸索出了一系列的人性化救济制度。比如说前科保密和删除制度、羁押必要性评估制度、不起诉跟踪回访制度等等。凡此种种,都是为了谋求法律确定性和灵活性之间的平衡,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可以想见的是,当一个轻微犯罪的大学生被草率地认定是罪犯,他们便很可能陷入一种“自证预言”的危险陷阱之中,继而果真会变得极具主观恶意、攻击性和破坏性。也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悲剧的循环,法律方才展现了更多的善意和柔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