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百合竹 发表于  2017-06-19 09:06:19 14232字 ( 28/2392)

从气功大师到风水大师 这些“大师”你信吗?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董书宝 发表于  2017-06-20 09:14:11 16字 ( 0/24)

炒作的大师99.999%是假的!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木鱼不会水 发表于  2017-06-20 08:31:05 12字 ( 0/4)

都是骗子大师,忽悠大师。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老实女 发表于  2017-06-20 07:25:49 50字 ( 0/3)

当然我信,很优秀的中国文化,传承了有几百年吧。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我会信,西方那些东东我是不信滴[大笑]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6-20 00:02:20 0字 ( 0/55)

心理学,非尽伪科学,体质不增,素养太差,迷乱于虚幻境界不奇。

心理学,非尽伪科学,体质不增,素养太差,迷乱于虚幻境界不奇。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6-19 23:09:17 34字 ( 0/3)

气功大师,风水大师,这些伪学问的东西,只有那些腐败官员才信他们---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汉字创新 发表于  2017-06-19 19:38:47 22字 ( 0/6)

很多情况的“大师”其实就是成了“大私”!!!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悦人越歌 发表于  2017-06-19 19:32:48 16字 ( 0/1)

生活各种不如意,唯有找点精神寄托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7-06-19 17:48:54 23字 ( 0/46)

[酷][晕]大师是狮子屁股挂铜锣,要吓死人的!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6-19 17:25:42 24字 ( 0/3)

那是因为没真正的大师来作比较 所谓没对比就没真假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重德 发表于  2017-06-19 16:57:58 69字 ( 0/20)

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只有让伟大领袖毛泽东思想占领中国文化阵地,中国才能稳步发展。封建迷信,贪腐思行,邪恶势力,派性及山头主义,才能得到扼制。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风遁指尖 发表于  2017-06-19 16:56:26 22字 ( 0/13)

大师为某个业界之泰斗,做好大师之前先做好人!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伯寅金典 发表于  2017-06-19 16:41:38 15字 ( 0/16)

各种大师比共享单车多,随便选。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6-19 15:46:56 15字 ( 0/5)

评选存乱象,“大师”何其多?!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汉字创新 发表于  2017-06-19 19:54:51 22字 ( 0/5)

很多情况的“大师”其实就是成了“大私”!!!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6-19 15:55:56 20字 ( 0/6)

评选离不开铜臭味,“大师”很难名副其实!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6-19 14:53:53 29字 ( 0/10)

30年来,"砖家""叫兽“”大师"和''小姐''一样一样的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汉字创新 发表于  2017-06-19 19:55:33 22字 ( 0/6)

很多情况的“大师”其实就是成了“大私”!!!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6-19 14:58:07 14字 ( 0/4)

这些玩意都放下身段与时俱进了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9 13:01:05 29字 ( 0/9)

理应“名符其实”,更应“造福人类”,方应“可信大师”!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6-19 12:59:58 27字 ( 0/10)

不崇尚信仰信“大师”,精神不迷茫,“大师”咋“显神”?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寻路复员兵 发表于  2017-06-19 12:09:12 48字 ( 0/9)

这些人如果是假的骗人的,也比用破坏生态环境、贫富两极分化、社风日下为代价的经济大师高参们强得多。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9 12:53:46 17字 ( 0/21)

精辟精典,一针见血,求真务实!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一样的风轻云淡 发表于  2017-06-19 10:59:31 36字 ( 0/19)

大师应该是慢慢累积出来的民众认可的,不应该是评出来的,这里媒体责任不小。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06-19 10:53:12 22字 ( 0/6)

大师证书应有有资质的部门管理,乱发的应取缔。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xinggod 发表于  2017-06-19 10:51:00 35字 ( 0/13)

从现代角度讲,都是些心理咨询师或心理慰安师,收费不菲也没啥奇怪的~~~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6-19 10:44:06 28字 ( 0/9)

“名老专家”还不是?而且还没像风水大师那么迷信呢,呵呵!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汉字创新 发表于  2017-06-19 19:57:06 22字 ( 0/10)

很多情况的“大师”其实就是成了“大私”!!!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6-19 09:51:15 34字 ( 0/30)

“大师”“圣人”不好当,众目睽睽,法规所指,实践检验等等,人非圣贤!

  “这些年,‘奇葩’大师可真不少。”在山东从事书画收藏的王先生说,“什么‘联合国百名最伟大艺术家’‘世界艺术大师’‘中国国画大师’……虽然这些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什么艺术造诣,内行人一眼就能识破,但对不知情者来说,这些名头还真能唬住人。”

  从气功大师、风水大师到艺术大师、养生大师,众多“大师”披着浮华的外衣,从事坑蒙拐骗的勾当。多年来,各类伪大师粉墨登场,声名狼藉后又销声匿迹。随着“大师”现形记频繁上演,以及政府对大师评选“基地”——“离岸社团”和“山寨社团”的整治,伪大师之风已有渐衰迹象,但不时曝光的“大师”案例说明,伪大师滋生的土壤仍存。

  识破“大师”真面目需要慧眼、斩断“大师”利益链需要强力。让大师称谓重归纯洁和荣耀,并不容易。

  “违法”大师名号难摘

  近日,围绕“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争议,再次暴露出所谓“大师评选”背后的猫腻。

  去年7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活动,评选出91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5个月后,民政部将此次评审活动定性为“违法行为”,并作出警告的行政处罚。

  而作为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国资委信息公开办公室日前在回复信息公开申请时表示,今后不再组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比。

  既然违法,评出的“大师”算不算数?民政部表示,社会组织未经批准,擅自在保留项目目录以外开展评比达标表彰项目的,其颁发的奖项、荣誉一律无效。有媒体致电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得到回复称,民政部并未明确如何处理评选出来的“大师”称号。记者搜索发现,不少获评者依旧以“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的头衔出席公开活动。

  所谓的“保留项目目录”,是指2015年公布的《全国评比达标表彰保留项目目录》。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在项目目录范围之内,各社会组织应当严格按照既定内容、范围、周期开展活动,不得擅自改变项目名称和周期,不得擅自扩大项目范围或擅自增设子项目;如果不属于保留项目的,应当按照规定报经批准后才能开展。

  记者查询发现,项目目录中属于国家级大师评选的仅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两项,而近两年获批设立的临时性评选,则仅有第三届“国医大师”一项。

  专家表示,如果评选前的程序不合法,后面的结果就没有法律依据,评出来的称号应自动无效。相关协会应该收回,或者声明前面发出的称号无效,以降低不良影响。

  评选乱象滋生腐败

  事实上,近年来工艺美术行业的大师评选多次引来外界质疑。大师评选乱象已成为大师泛滥的直接原因。

  比如,2016年年底,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评选出280名“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该评选与拥有近40年历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仅有几字之差,可前者一届评选诞生的大师比后者4届评出的都要多。有业内人士质疑称,很多“国家级”大师存在名不副实的情况。

  当代御窑陶瓷体系传承代表人向元华说,封大师本身是一种文化遗传,就如同古代民间将医术高明的医者称为大夫,是为了给作出突出贡献的从业者较高的名誉与地位。但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大师”称号逐渐丧失了其严肃性。

  全国政协委员、乐天陶社社长郑祎曾调查发现,中国陶瓷艺术领域“大师”泛滥,评定“大师”的各级机构和名目达数十个,“大师”评选已沦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为谋取“大师”称号,不少官员从事“雅贿”性质的权钱交易。近年来,陶瓷“大师”称号的贿选逐步公开化,出价从数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甚至千万元不等。其中,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中,就包括“弄虚作假,骗取‘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荣誉”。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景德镇陶瓷大学原党委书记冯林华,则有着“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的头衔,这一评选仅进行了一届,就因举报而被民政部叫停。

  “大师”称号究竟有何神力,以至无数人趋之若鹜?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师称号是外界判断作品价值的最直观标准。获得“大师”称号后,其作品价格往往随之水涨船高,这给了很多人寻租的空间。

  “大师”评选之所以出现“铜臭味”,郑祎认为,除了“准大师”为了逐利而自抬身价外,还有部分假冒行业协会借此敛财的因素。

  截至目前,民政部已曝光13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其中不少都是“大师”泛滥的温床,如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协会、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协会等这些看上去名头很响的山寨机构,实际上已成为明码标价印制“大师”称号的“印刷厂”。

  社会心理助长盲从

  事实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工美大师”“陶瓷大师”之外,近年来,所谓的“健康大师”“气功大师”“养生大师”也频频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他们瞄准了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关注的健康问题,以“科学”的名义从事“伪科学”的传播。而与工美大师需要通过评选产生不同的是,这些健康领域的“大师”称号往往都是自诩的,再加上自我炒作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便坐实了“大师”的身份。

  日前,所谓“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因涉嫌过失杀人在英国被捕。他自称根据《黄帝内经》发明拍打拉筋疗法,能医百病。从2009年开始,中国多地出现相关的培训班、体验营等,各类产品也在网上热销。但近两年间,萧宏慈所谓的神效疗法,已造成一老一小两名外国患者死亡。走下神坛的萧宏慈,甚至被人称为“张悟本第二”。

  伪大师大行其道,社会科学素养的缺失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中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6.20%,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有不小的差距。专家认为,应持续加大对健身、养生的正确宣传,以全民科学素养的提升,铲除伪科学滋生的土壤,让各色伪大师没有生存之地。

  一方面是“大师”的泛滥,另一方面是对“大师”的盲目追捧。迷信大师的社会心理,也造就了大师“变味”的现状。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学会原理事长乐国安认为,迷信或者相信“大师”,往往出于“自我效能感”不足。

  乐国安说,“自我效能”是一个人对自己能否干成功一件事情的可能性的评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对自己能否干成某件事不大有把握,为了给自己壮胆,就会去寻求某种不大好解释的力量来支持自己。比如,有的人生病了,觉得现代医学技术不能治好,或者是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持治疗,就会感到自我效能感不足,于是就有可能寻求伪科学“偏方”,乞求所谓的“大师”“神医”。

  此外,崇拜权威的社会心态也是造成伪大师频现的原因之一。乐国安说,每个人多少都有一种崇拜权威的心态,如果进一步形成比较重的迷信,就会造成对伪科学的接受。一个社会如果形成了一种过度崇拜权威的风气,势必迷信盛行,而传播科学知识反倒会被视为另类。不少所谓的“大师”也常常利用大众的权威效应,跟名人、明星套近乎,让缺少科学素养的人跟着上当受骗。

  评定体系必须规范

  景德镇陶艺界泰斗、景德镇历史上第一位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回忆起1979年赴北京领奖的情形说,“全江西省只评了2个人,但总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为了提醒自己,他给自己题了一首诗:文章书画千载事,莫被一时热晕头。头莫晕,足莫浮,虚心谨慎好登楼。

  如今的很多“大师”,早已没有了“登楼”的耐心与谦卑。很多文艺工作者认为,针对“大师”泛滥的现状,应规范大师的产生渠道,建立严格的评定体系。

  郑祎建议,应彻底清理和取消当前中国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大师”称号制度。取而代之以陶瓷文化传承人或专家称号。政府只对传统手工艺人及艺术工作者实施必要的保护与扶持,严格要求评审的严肃性、公正性、透明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样祥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中国工艺美术界在面对“大师”称谓之时,无论是评定者,还是被评定者,总体呈现的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文化缺失者”形象。他建议,独立建构全国性的“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符合入会条件的所有成员一律称“会员”。

  也有观点认为,“大师”需要德艺双馨的工匠精神,但目前的“大师”评选活动无法反映出“大师”技艺之外的人品与学养等素质。真正的大师不是哪一家或几家机构就能够评选出来的,是不是大师最终应该交由时间来检验。(人民日报海外版 记者 刘 峣)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