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百合竹 发表于  2017-06-14 08:45:53 11487字 ( 59/7863)

谁穷怕谁?扶贫如何挖掉精神贫困之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中国走你 发表于  2017-06-21 17:19:05 311字 ( 0/12)

治理腐败不手软做群众贴心人 纪检干部在查处案件中,决不能心慈手软,决不能下不为例,以对党对事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誓与腐败问题斗争到底。要始终保持高压态势,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苗11 发表于  2017-06-19 16:19:11 47字 ( 0/21)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精准扶贫应该政策针对性更强,让贫困户真正得到实惠。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吕彩梅6660 发表于  2017-06-19 10:50:49 131字 ( 0/51)

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由“精神洼地”成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6-18 17:51:00 5字 ( 0/8)

扶贫先扶智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panzs 发表于  2017-06-15 18:41:08 61字 ( 0/23)

贫困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虽然有自然条件原因,但地域文化是主要因素,改变落后的地域文化引入外地先进文化因素才是扶贫长远办法。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兰兰88888 发表于  2017-06-15 14:31:39 44字 ( 0/19)

要想真正实现"精准扶贫",不但要实现经济上的"精准扶贫",还要从精神上实现"精准扶贫"。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把纪律挺在前面 发表于  2017-06-15 09:46:57 113字 ( 0/29)

精神扶贫真的是比物质扶贫要治根,态度决定一切,一个思想上积极向上的人,怎么可能会懒惰,怎么可能会贫困,“等靠要”现象看来真的不是只有一个地方出现的,我们这么大一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南柯一梦268562 发表于  2017-06-15 08:15:18 12字 ( 0/86)

扶贫先扶志,扶贫再扶智!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秦岭云鹤 发表于  2017-06-14 23:50:49 3字 ( 0/51)

说得好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6-14 23:03:28 13字 ( 0/121)

天道酬勤,砥砺脱贫----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见路不走99 发表于  2017-06-14 21:29:43 25字 ( 0/14)

挖一县之穷根易,怎么挖全国县之穷根才牛逼.[闭嘴]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晨晓。 发表于  2017-06-14 21:23:46 0字 ( 0/5)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唐山琳 发表于  2017-06-14 20:07:14 65字 ( 0/184)

人可穷财富不可穷志气,人穷志不穷。人没有志向等于没有灵魂和生命支撑。扶贫扶精神比扶财富更重要!问题在于还存在真贫穷物质精神双不扶!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屏叶之 发表于  2017-06-14 20:05:01 0字 ( 0/28)

一个富有社会,何穷之惧?怕的是人没大局,怕的是人穷在贪得无知足。

一个富有社会,何穷之惧?怕的是人没大局,怕的是人穷在贪得无知足。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苏鲁豫皖 发表于  2017-06-14 19:10:28 23字 ( 0/90)

反复的进行思想教育【扶贫如何挖掉精神贫困之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天九成金 发表于  2017-06-14 18:31:43 56字 ( 0/171)

扶智很重要,现在有些贫困户,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小康送上门。干部帮扶交谈时,有些贫困户只要钱,根本不想着勤劳致富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天九成金 发表于  2017-06-14 18:27:15 79字 ( 0/65)

脱贫攻坚各地应该结合实际,不能对上级的指导意见简单化理解、机械化执行。边远乡镇基础设施的改善,特别是水电路等设施的改善,扶贫效果和意义要远远大于其他帮扶措施。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7-06-14 18:06:37 56字 ( 0/109)

首先解决党员干部的精神贫困,然后再解决老百姓的精神贫困。党员干部违法乱纪,想让老百姓精神富有成为超人。那是扯淡!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爱你无限 发表于  2017-06-14 17:27:45 20字 ( 0/43)

对农村最好的扶贫是搞好农田水利基本建设!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悦诗风吟0372 发表于  2017-06-14 17:13:55 81字 ( 0/454)

准扶贫、精准脱贫,是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是我们党向全社会作出的庄严承诺,事关群众利益,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是各级党委政府重大的政治责任、头等民生大事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lpx风雨同舟 发表于  2017-06-14 15:45:10 50字 ( 0/24)

不仅基层领导、基层技术人员要重视,还要注重把党对经济、文化的发展思想如何装进贫困人员的脑袋中。。。。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lpx风雨同舟 发表于  2017-06-14 15:44:47 82字 ( 0/11)

人民最大的贫困是认识(思想)、技术、信息的贫困,要解决这些问题,不仅基层领导、基层技术人员要重视,还要注重把党对经济、文化的发展思想如何装进贫困人员的脑袋中。。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明月相思3902 发表于  2017-06-14 15:28:10 27字 ( 0/13)

精神贫困出在自身,想要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从自身寻根源。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LAHM001 发表于  2017-06-14 15:24:38 18字 ( 0/21)

退休人员增加养老金,与脱贫有何关系?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螺丝钉001 发表于  2017-06-14 15:00:39 19字 ( 0/16)

退休人员年年涨工资,贫困地区能脱贫吗?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6-14 14:56:43 0字 ( 0/149)

人穷志短是贫根,扶贫须先扶志。

人穷志短是贫根,扶贫须先扶志。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传奇故事2017 发表于  2017-06-14 14:37:41 16字 ( 0/8)

精神粮食更可贵,应该全国同时推广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螺丝钉001 发表于  2017-06-14 14:32:04 386字 ( 0/23)

扶贫帮困工作是我们党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组成部分,习总书记非常重视这项工作,有自己帮扶点、常年坚持;各级领导都应该有自己帮扶点,带动全社会做好工作。贫困、疾病、文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6-14 14:30:16 39字 ( 0/20)

“二溜子”“游手好闲”是精神层面的贫穷,要精准地在精神层面上对症下药去挖病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存在977 发表于  2017-06-14 14:30:11 153字 ( 0/39)

就像文中所讲,精准扶贫精既要“面子”,更要“里子”,既要富口袋更要脑袋,通过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努力提升贫困群众的文化水平和精神素质,将精准扶贫与授之以渔相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xywwwb 发表于  2017-06-14 14:22:26 19字 ( 0/8)

谁穷怕谁?欠他的是“导向”、“希望”。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6-14 14:18:15 24字 ( 0/19)

四、五年就能改变人们的懒惰、落后、自私观念?神人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6-14 14:31:30 8字 ( 0/31)

吹喇叭的不能离谱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6-14 14:13:19 0字 ( 0/34)

抓住精神贫困之根,精准扶贫水到渠成。

抓住精神贫困之根,精准扶贫水到渠成。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薰衣草呀 发表于  2017-06-14 13:08:01 334字 ( 0/21)

习近平总书记对国家的扶贫工作给予了高度的关注,扶贫工作关系着数千万人民的福祉。虽然国家投入了大量精力精准扶贫,但在部分地区仍然成效有限,究其原因,除了当地环境因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6-14 13:07:43 0字 ( 0/22)

千贫万贫,精神贫才是第一贫。

千贫万贫,精神贫才是第一贫。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6-14 12:52:13 22字 ( 0/129)

生活脱贫与精神脱贫一起抓,才能精准挖掉穷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6-14 12:41:07 0字 ( 0/13)

找准贫根,对症下药,药到贫根除。

找准贫根,对症下药,药到贫根除。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xxxyyy123 发表于  2017-06-14 12:11:13 171字 ( 0/37)

“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是精神贫困的主要表现。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物质脱贫是基础,精神脱贫是保障,帮助群众摆脱“精神贫困”,增强战胜贫困的勇气,树立自主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4 11:36:37 23字 ( 0/19)

理应物质扶贫,更应精神扶贫,方能挖掉贫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6-14 11:31:02 227字 ( 0/9)

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的动力。发电关键就是动力,用这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发电,为人们提供无费用的电力。用它发电,就像用风水光能做动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河野居士 发表于  2017-06-14 11:27:19 82字 ( 0/28)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呜呼,没盼来吧,因为你是愣子。因为你是寒号鸟,只会哆咯咯。你连低头拉车都不会,也就不能要求你抬头看路了。穷则变、变则通、通则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河野居士 发表于  2017-06-14 11:20:36 95字 ( 0/88)

让“我穷我怕谁”变成“我穷对不住谁”,让“不是我想穷”变成“想穷没理由”,扶贫不是一味给予,而是精准治穷,源头治穷。治穷先治愚,今日长缨在手,终会缚住苍龙。治困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6-14 11:10:03 20字 ( 0/279)

物质扶贫只能扶一时,精神扶贫才能挖贫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一股清风似剑 发表于  2017-06-18 15:24:36 46字 ( 0/9)

精准扶贫,不仅要“输血”,更是要“造血”。物质扶贫,同时精神扶贫,根本上转变贫困户致贫思想。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冰剑穿心 发表于  2017-06-14 10:57:55 57字 ( 0/31)

富裕要有后劲,一般人做不到,别说贫困户。 贫穷只能是一个阶段性概念。难道富有的人不会变穷,穷人变富就是永远的富人吗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高低平 发表于  2017-06-14 10:46:37 105字 ( 0/13)

踏实抓关键 农村政策好,砍断村霸脚;农民心欢喜,全靠党领导! 土改斗地主,时今打土豪;冲散宗族势,黑恶全管牢! 村官是关键,农工商组好;农合股份制,圴富实为高!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4 10:41:28 23字 ( 0/35)

扶贫干部先要己作为,才能挖掉精神贫困之根!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4 10:35:07 26字 ( 0/23)

是真心扶贫,还是假扶贫,抑或不作为,反污他人赖?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06-14 10:35:46 26字 ( 0/14)

是真心扶贫,还是假扶贫,抑或不作为,反污他人懒?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06-14 10:29:14 24字 ( 0/35)

扶贫的真意是扶真贫,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6-14 10:25:54 57字 ( 0/55)

得过且过者是有人在,但穷有理的现象不存在,谁穷怕谁的问题就更难理解了。人之常情犹如俗语说,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是不会飞的鱼儿 发表于  2017-06-14 10:06:36 29字 ( 0/24)

不管什么事情,从被动变成主动,积极性提高了,将会事半功倍~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闲勤 发表于  2017-06-14 09:57:07 48字 ( 0/148)

穷者思变才能富。以穷为荣不能富。精准扶贫的今天,贫困的不能躺着不动,能劳者多劳,脱贫致富在眼前。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3739136 发表于  2017-06-14 09:50:24 57字 ( 0/29)

精准扶贫要精准,对有劳动力的帮找资金、找项目.贫困人口中有许多残、傻等弱势群体,特别是有的超生至贫,脱贫何谈容易。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6-14 09:47:41 28字 ( 0/17)

60年代至70年代是越穷越红,现在可不一样了,越富越香。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伯寅金典 发表于  2017-06-14 09:35:00 21字 ( 0/39)

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xinggod 发表于  2017-06-14 09:30:47 12字 ( 0/16)

呵呵 从不骗人开始~~~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6-14 09:30:38 18字 ( 0/17)

穷并不可怕,无脱穷之志气才真正可怕。

       原标题:《农村“群星现象”:一个国贫县的精神扶贫样本》

  2013年以前,好逸恶劳,“我穷我有理”“我穷我怕谁”一度成为湖北鹤峰农村的流行时尚。为打赢精准扶贫攻坚战,鹤峰向以“等靠要”为主要特征的“素质贫困”宣战,挖掉精神贫困之根。仅用4年,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风气为之一变,农村“群星”涌现,由“精神洼地”成长为“精神高地”,推动扶贫进入快车道。

山区国贫县“群星荟萃”

  鹤峰山大人稀,交通闭塞,是“八七”扶贫攻坚特困县、武陵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半月谈记者蹲点调研发现,这个处于精准扶贫冲刺阶段、过去因“素质贫困”恶名远扬的山区县,近年出现罕见的农村“群星现象”。

  鹤峰县长胡平江介绍,近3年来,鹤峰县受到省级以上表彰、与农村直接相关的先进典型达16个,平均每1.4万人出现一个重大先进典型。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鹤峰县涌现出的这些先进典型,质量非常高,像“全国最美乡村教师”邓丽,“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王艳,“全国十大法治人物”易满成,“中国好人”周吉然,“全国最美家庭”朱永翠家庭等,都是在全国层面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楷模。他们已成为鹤峰的新形象。

  这些典型的精神在鹤峰接力传递,加倍放大。在自家当选2016年度鹤峰县“最美家庭”后,中营镇八字山村妇女田桃英将所获奖金捐给困难群众。她说,自己是从贫穷路上过来的,亏得国家政策好才过上舒服日子,因此有责任去帮助更多的人。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县6万余户农户共有43660户被评为六星级以上文明户,其中1726户被评为“十星级文明户”。如今鹤峰农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有事无事上访的少了,不少累积的社会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鹤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支皇说,“群星现象”的出现,既是鹤峰农村文明素质提升的结果和体现,又推动鹤峰农村文明素质进一步提升,形成良性循环。

  精神扶贫与精准扶贫深度交融,让长期困扰和阻碍鹤峰发展的江坪河水电站工程复工、八峰药化破产重整、宣鹤高速公路征地拆迁三大瓶颈一一破解。特别是宣鹤高速公路,鹤峰仅花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征迁工作,被赞“鹤峰加速度”。

  素质课重塑脱贫主体

  “楼房建成一层整一次酒,父亲大寿几个儿子轮流整酒,甚至家里生窝猪仔也要整酒……”鹤峰县文明办主任陈千军对2011年前后县内严重的整酒风记忆犹新。当时,普通百姓一年的人情费达1万多元,困难点的家庭甚至贷款送人情。有村干部送人情送到要求辞职。

  这只是“素质贫困”的一个缩影。当地一些干部还记得,五六年前,鹤峰县基础设施建设用地协调难、施工遭阻挠等是常态;农民扯皮拉筋、盲目攀比、打牌赌博等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贫困户“吃救济光荣”“等靠要”等现象突出。

  中营镇大路坪村党支部书记洪克新回忆说,2013年以前,大路坪村是中营镇经济发展慢、环境脏乱差、项目落地难的典型村,村民素质整体不高,很多人把整酒当成生财之道、把赌博打牌作为“娱乐”收入来源,把好逸恶劳当成荣耀、风尚。不良风气的盛行,形成了恶性循环,造成许多家庭不和谐,村民之间不团结,村级发展难跟进。

  从过去的“精神洼地”到如今的“精神高地”,转变源于鹤峰县2013年起开始实施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

  2012年底,鹤峰县委、县政府制定《鹤峰县全民素质提升三年规划》及《年度素质提升工程方案》,强力推进以“倡导新风尚,发展新文化,培育新公民,建设新家园”等为核心的全民素质提升工程,鹤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由此提挡加速。

  自那时开始,鹤峰县精心打造“星级文明户”创建、“最美”系列评选以及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等三块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金字招牌”,把各种凡人善举和社会新风尚积聚成大气候,让“盆景”汇成风景,凝聚人人向上向善的强大正能量。

  过去4年,中营镇大路坪村一直坚持邀请恩施州委党校、县委党校讲师、退休老教师、干部、最美个人、最美家庭代表等给村民讲素质课,以使每个村民都受教育和启示,自觉改掉不良陋习。

  日积月累,大路坪村整体文明素质显著提高,村容村貌、环境卫生得到极大改观,矛盾纠纷大幅减少,这个老牌后进村,一跃成为“全国文明村镇”。

  在大路坪村法治文化广场上,“美、礼、和、德”四个大字格外醒目。截至2016年底,仅459人的小村庄,共评选出91户十星级文明户,全村形成“比、学、赶、超”文明新风的良好局面,依托茶叶等优势产业,预计未来3年全村人均收入将突破5000元。

  文明入心,精神扶贫挖穷根

  鄂西山区一位离任县委书记谈到,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有少数老百姓出现了“我是穷人我怕谁”“我是小老百姓我怕谁”“我掐着你玩”的心态。

  国家电网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供电公司一位干部透露,在他们定点扶贫的秭归县茅坪镇建东村,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父亲去世,母亲体弱多病,整日游手好闲,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干,“给他家送米送油,根本不买账,好像我们都欠他似的”。

  “在个别地方,扶贫变成养懒汉,与初衷背道而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说。

  部分受访基层干部和专家学者认为,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富口袋与富脑袋密不可分,只有坚持发挥贫困群众的主体作用,增强脱贫的内生动能,扶贫才能久久为功。鹤峰的探索找到精神扶贫、精准扶贫结合的有效途径,极具启发意义。

  首先,参与是关键。鹤峰将靶向评选与精神扶贫结合,对群众身边涌现的先进典型进行重点挖掘。通过村民小组海选、行政村推选、乡镇评选、县级竞选,使“最美”评选延伸到每一个家庭,影响到每一个人。

  其次,导向不可缺。鹤峰对自立勇敢地战胜苦难、收获幸福生活和美丽人生的先进典型,给予精神物质“双奖励”,强化正面引导作用。王小平认为,这些政策红利“吹糠见米”,激励着贫困群众重返勤劳本质、重树自强意识、重拾发展信心。

  最后,重在常态化。鹤峰推动村级治理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让素质提升融入群众日常生活。胡平江透露,鹤峰在全县修订完善《村规民约》或《社区公约》,文明乡风建设实现制度化、规范化、常态化。(刊于《半月谈》第11期, 记者:叶俊东 朱华颖 谭元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