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5-19 09:15:56 3997字 ( 68/3222)

你怎么看?“规范醉驾量刑”应谨慎推行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5-20 19:51:53 66字 ( 0/19)

记得陈佩斯有一个小品叫《拍电影》,是说一个农民靠劳动致富了,一边数着钱一边说:“大家都到我家喝酒去吧!”这就是一幅憨厚王老五的形象。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9.86.243 发表于  2017-05-20 14:06:49 44字 ( 0/11)

在醉驾问题上松就是害人,现在新手多,暴发富多,交通安全必须严管50年,到下下代人才可松。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150.18 发表于  2017-05-20 10:06:35 119字 ( 0/6)

中国的酒文化和人情圈子文化是罪魁祸首,劣根几千年。朋友在一起聚会非得喝酒不成?我看法国人就是不是这样,生活高品味,浪漫,先进!他们也聚会,穿上晚礼服谦谦礼仪举止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julewqrnbk 发表于  2017-05-20 09:48:45 134字 ( 0/14)

老夫觉得,人总报有侥幸心理。其实,前面的酒驾处罚真得做得很好的,已经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可是来这么一出,不知怎么想的。勿以恶小而为之是很有道理的!对于这样的刑法朝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223.104.27 发表于  2017-05-20 08:36:02 0字 ( 0/15)

明知故犯,无故交通安全开狂车开野车开酷车,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有势了不得的人、都应严惩,以示法度,开革不是狂人的“自由”宽松天堂,而是全体民众的平等和谐,

明知故犯,无故交通安全开狂车开野车开酷车,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有势了不得的人、都应严惩,以示法度,开革不是狂人的“自由”宽松天堂,而是全体民众的平等和谐,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36.62.193 发表于  2017-05-20 08:00:25 162字 ( 0/3)

答;;如喝酒了,且酒喝的很醉,是肇事的全责人,且造成了比较大的,重大,特大的人员安全,财产损失的不入刑,不重判是不合情理的;;;;对报复,抗法等杀害公安警察,交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218.106.96 发表于  2017-05-20 05:55:12 29字 ( 0/5)

这种东西与明知14周岁一样,都是鼓励犯罪、引导侵犯他人的。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mashym 发表于  2017-05-19 22:56:44 119字 ( 0/4)

1. 醉驾必须入刑,执法必须更严。让驾驶员始终明白喝酒不驾车的道理,这一点要不折不扣的执行。2. 以“公民的名义”发表个人看法:最高法出这个意见导向完全错误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5-19 22:36:23 20字 ( 0/9)

醉驾应该有标准,量刑也应该有标准----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59.63.249 发表于  2017-05-19 21:20:36 0字 ( 0/22)

法律只还是手段,不完全实现目的,不能因_些人的需求而拆半价。究光蛋弄辆干元户车恶果造事,执行庭从来拍着胸前包圆满执行?

法律只还是手段,不完全实现目的,不能因_些人的需求而拆半价。究光蛋弄辆干元户车恶果造事,执行庭从来拍着胸前包圆满执行?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83.204.226 发表于  2017-05-19 21:19:04 11字 ( 0/23)

人命关天!应铁拳严惩!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223.104.11 发表于  2017-05-19 20:29:13 34字 ( 0/22)

现行的有什么不好?如果说挪车什么。小区道路本就不在交警管理范围内吧。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suuping 发表于  2017-05-19 19:59:15 30字 ( 0/21)

所谓的"规范",是乱搅和,是嫌撞死的人太少了,法院无事干了。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就把他乡做故乡 发表于  2017-05-19 19:45:33 37字 ( 0/22)

醉驾应该准确定义。不准确定义醉驾,给交通定罪、处罚、罚款太大的裁量权。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7-05-19 17:33:46 75字 ( 0/21)

法律是保障权益人的最后一层保护伞,如果法律没有既定标准而让自由裁定权无限扩大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会使各地执行标准、衡量标准不一,这无疑对相对人是不公平的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锦绣东都 发表于  2017-05-19 17:09:51 31字 ( 0/18)

醉驾的出现很多是有侥幸心理,对处罚没有心存敬畏。支持罪驾重罪。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58.42.129 发表于  2017-05-19 16:58:30 94字 ( 0/9)

酒驾入刑实施几年来好像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各地执行不一或可执行,可不执行,法律条文成了一纸空文或形同虚设。全国酒驾夺命案不计其数,好像没有几个被判刑的,即使判也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36.62.192 发表于  2017-05-19 16:54:03 66字 ( 0/41)

答;;如果量刑,总要是醉驾人全责造成的交通事故才算合理;不能说喝酒了就要判人家的刑;醉驾的不是醉驾人责任的交通事故判刑肯定不合情理。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150.30 发表于  2017-05-19 17:06:26 33字 ( 0/8)

等到他撞死人后再入刑那还怎么保护公民,就是要将事故消灭在萌芽之前。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150.30 发表于  2017-05-19 16:31:42 27字 ( 0/34)

街上行人多,酒后胆子大,酒驾不入刑,夺命时代即将到来!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58.42.129 发表于  2017-05-19 16:25:47 66字 ( 0/48)

酒驾不入刑将使酒驾者更加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疯狂夺命。酒驾不但要入刑,而且还要入重刑。这样才能起到震慑坏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效果。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5-19 16:03:55 313字 ( 0/51)

醉酒驾驶就是马路杀手,关系到社会安全,关系到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对醉酒驾驶处罚必须矫枉过正,必须以最严厉的刑法处罚,只要触及到酒驾就要一律判刑入狱,这不能有一点含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公几 发表于  2017-05-19 15:14:31 6字 ( 0/21)

不可朝令夕改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5:03:45 0字 ( 0/9)

“规范醉驾量刑”须谨慎,严防醉驾禁而不止卷土重来。

“规范醉驾量刑”须谨慎,严防醉驾禁而不止卷土重来。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5:01:16 0字 ( 0/10)

“规范醉驾量刑”,谨防醉驾逃之夭夭禁而不止。

“规范醉驾量刑”,谨防醉驾逃之夭夭禁而不止。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4:58:11 0字 ( 0/38)

“规范醉驾量刑”,谨防醉驾乘虚而入。

“规范醉驾量刑”,谨防醉驾乘虚而入。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NY人民卫士 发表于  2017-05-19 14:49:20 246字 ( 0/12)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扶正祛邪、正气上扬,是民风上的激浊扬清、向善向上。“醉驾一律入刑”有多少就当处理多少,“法要责众”这不仅是对法律的尊重,更是对生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含寒120643 发表于  2017-05-19 14:46:43 20字 ( 0/12)

这算什么,才执行几天就改,本来快要刹住的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3:45:55 0字 ( 0/13)

回复@强国社员925:行之有效且得到广大民众拥护的法律规范,就应坚定不移的贯彻执行,而不应是朝三暮四。

回复@强国社员925:行之有效且得到广大民众拥护的法律规范,就应坚定不移的贯彻执行,而不应是朝三暮四。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3:59:23 66字 ( 0/14)

规定永远滞后于变化了的客观事物。只有改变人们的头脑,认清正误所在,才能在健康的基础上平稳运行,不断进步。人是这样,事物和社会都如此。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9.97.204 发表于  2017-05-19 13:33:29 57字 ( 0/20)

如果谨慎“推行醉驾量刑”,将会为有关系和没有关系者设置门槛。同样情况,将会导致不同结果。进而丧失人们对法律的敬畏。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4:10:41 22字 ( 0/19)

不公平的处罚是执法者的错误,与醉驾关系不大。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巴水源 发表于  2017-05-19 13:29:49 42字 ( 0/30)

支持!喝醉了酒,能开好车吗?醉酒后开车,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同意醉驾重罚!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3:52:54 43字 ( 0/23)

造成事故是醉驾居多还是综合性因素居多?个人无安全观才是主要问题,包括司机在内的所有人。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巴水源 发表于  2017-05-19 13:43:37 28字 ( 0/26)

放松对醉酒开车的处罚,就是增加交通事故发生频率的可能性。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巴水源 发表于  2017-05-19 13:32:29 14字 ( 0/10)

谁能保证喝醉了酒不出问题?!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9.97.204 发表于  2017-05-19 13:28:40 30字 ( 0/17)

如果谨慎“推行醉驾量刑”,将会有更危险等着那些无故的人们。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2:52:47 0字 ( 0/17)

“规范醉驾量刑”,要使法律规范给醉驾者的紧箍咒更紧,而不是解套。

“规范醉驾量刑”,要使法律规范给醉驾者的紧箍咒更紧,而不是解套。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3:12:09 27字 ( 0/18)

人有脸树有皮,罚掉了自尊心只能恶性循环,永无安宁之日。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2:42:40 68字 ( 0/12)

社会不规范运行,是行为不规范的基础。供需平衡怎么会出这么多的社会问题?没有合适的人,无法做出符合社会秩序的事来,不论在什么空间都是如此。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2:51:21 57字 ( 0/14)

应按社会规律规范社会秩序,而不是按主观意志任意选择方法。什么社会有什么社会的运行规律,不可逆规律行事,反其道而走。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2:32:15 0字 ( 0/14)

行之有效且能得到广大民众拥护的法律规范就应从一而终,不应朝三暮四。

行之有效且能得到广大民众拥护的法律规范就应从一而终,不应朝三暮四。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5-19 12:24:18 32字 ( 0/10)

司法、立法“共振”,裁量精准公正,方能形成对“醉驾”的有些震慑!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20.204.61 发表于  2017-05-19 12:21:44 5字 ( 0/24)

纵容有罪!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1.27.64 发表于  2017-05-19 12:05:42 7字 ( 0/22)

只要酒驾必罚!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9 13:08:03 24字 ( 0/18)

无社会危害或情节甚微者,可处可不处,以不处为主。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地瓜干40世 发表于  2017-05-19 12:01:12 32字 ( 0/36)

权贵的儿子进去了吧?酒驾必须入刑,任何妄图修改的,都是人民公敌!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75.173.136 发表于  2017-05-19 11:50:26 155字 ( 0/16)

交通违章处罚,应该严厉打击故意违法,适度处罚非故意违法。现在几乎是全民交通违法。应该大力整顿那些创造了老百姓非故意交通违法的条件,有的地方本来正常是应该80公里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5-19 11:45:56 32字 ( 0/22)

酒后驾车伤害的是无辜,威胁的是公众,打击醉驾只可鼓劲,不可泄气!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20.204.61 发表于  2017-05-19 11:38:39 7字 ( 0/12)

打铁还须自身硬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9 11:33:46 0字 ( 0/20)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应是每一个汽车驾驶员的自律准绳。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应是每一个汽车驾驶员的自律准绳。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7-05-19 11:33:29 30字 ( 0/16)

关键是慎定醉的标准,酒精含量只能是主要指标,不能是唯一指标。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5-19 11:26:46 11字 ( 0/19)

法官自由裁量权越小越好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5-19 11:32:34 13字 ( 0/12)

尽量减少无德法官的舞弊空间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19 11:17:01 22字 ( 0/15)

关爱生命,远离醉驾,治标治本,利国利民!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19 11:14:56 22字 ( 0/18)

醉驾致死人,理应重判刑,彰显法律尊严!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19 11:02:48 26字 ( 0/12)

醉驾致死人,理应重判刑,以警诫后人,莫重蹈覆辙!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5-19 10:56:31 56字 ( 0/20)

此“规范醉驾量刑”,怎么看都像似“增加自由裁量权”,总体上减轻甚至免除醉驾量刑啊?![猜想][上火][福尔摩斯]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GLJW 发表于  2017-05-19 10:55:10 74字 ( 0/9)

醉驾标准过严,可能主张不良风气。一些人在停车场、酒店门口等位置,等代驾人员把车交给车主后,趁车主把车停回原位时“碰瓷”,接着以车主酒驾为由进行勒索。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5-19 10:31:17 30字 ( 0/12)

支持,杀人也有误杀之说,情节轻微的吊销驾照的惩罚已经够重的了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19 10:26:11 19字 ( 0/84)

醉驾量刑与否不能一刀切,应有轻重之别。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19 14:36:39 23字 ( 0/26)

醉驾者必罚,扣分罚款判刑未必并用,由法律决定。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19.183.245 发表于  2017-05-19 10:25:26 163字 ( 0/8)

醉驾真少了吗????1、醉驾真少了,那说明法律起作用了有效了,有效的法律为什么不保留,而是想着法的把它变成可有可无的法律,这岂不是一种悲哀?真不知道这些人脑子怎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80.142.38 发表于  2017-05-19 10:15:58 67字 ( 0/19)

交通安全事关人命关天民生大事,绝不可以醉驾、毒驾、神经病驾、伪驾、假驾、乱驾!!!!一律严格审查驾证!!!!!!!!!![地图]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222.217.88 发表于  2017-05-19 10:08:52 21字 ( 0/22)

没有造成危害的只罚款扣分就行,还算人性化。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Lidia_2009 发表于  2017-05-19 10:03:51 146字 ( 0/24)

醉驾入刑是一种预防性的惩戒方法,针对的是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社会行为。对这样的犯罪行为的量刑与处罚,必须考虑法规的任何变动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试点时须进一步探讨完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xinggod 发表于  2017-05-19 09:41:58 38字 ( 0/20)

防弊是可以无限引申的,防弊株连到滥杀无辜分分钟的事,有者这样坚持为什么~~~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刨根 发表于  2017-05-19 09:23:12 17字 ( 0/29)

刚性执法,人命关天,绝不能开口子。

近日,最高法印发《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试行)》,明确“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尽管这只是针对“量刑规范改革试点”的“要求”,范围仅限于全国第二批试点法院,而《指导意见》也并非具有“准立法”功能的“司法解释”,但这段不长的表述,仍多被外界解读为,“醉驾一律入刑”有望松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由于,这个“意见”构成了对《刑法修正案(八)》相关条款的实质性“冲击”。在2011年5月1日的刑法修订中,“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追究刑责,但与“追逐竞驶”不同的是,法律没有附加任何条件。简而言之,只要“醉驾”就要“入刑”。 至于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固然是审判中的酌定情节,却不是“免罪”“免罚”的理由。
这种颇具“刚性”的立法表述,乃为应对日趋严重的醉驾现象“而生”。客观来说,也正是得益于立法、执法和司法的严厉不阿,“醉驾入刑”提高了违法成本,全国范围内的醉驾现象得到了有力遏制。按照公安部交管局统计,醉驾入刑1年后,查处的酒驾、醉驾数量大幅下降,全国平均降幅超过4成。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较同期更下降了50%、70%以上,震慑和教育效果明显。
审视“指导意见”,虽与刑法第13条“但书”精神一脉相承,即“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但对于何为“情节显著轻微”,何为“危害不大”,并没有明确的“标尺”。由此,令人忧心的是,法官“自由裁量空间”的“内部”扩大,既可能让“醉驾挪动车位”等行为“罪责刑相一致”,更可能为选择性执法、借机“脱罪”洞开方便之门,带来“开倒车”之虞。
“法律是灰色的,而司法之树常青”,但司法者毕竟不是立法者。“规范醉驾量刑”,应依法试点、谨慎推进,在立法、司法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最佳支点。(澎湃)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