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5-18 09:10:59 18484字 ( 87/5312)

从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中 你看到了什么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勾勒星空 发表于  2017-05-25 18:16:55 240字 ( 0/12)

环境、个人努力,两者缺一不可,更多的还是环境所导致的,若从最基层开始都在一个好的学习的环境氛围内,则国家繁荣昌盛。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6.117.135 发表于  2017-05-19 19:09:28 22字 ( 0/22)

企业与事业退休养老金差距很巨大,是固化了吗?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一千零一夜88 发表于  2017-05-19 17:25:00 12字 ( 0/17)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中国梦;泖桥梦 发表于  2017-05-19 10:14:27 116字 ( 0/24)

他们的工作一直在学习氛围浓厚的环境中进行,所谓近朱者赤,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熏陶,自然也会让他们有求知的欲望,再加上他们有良好的学习资源,这些都是外在的原因。更主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61.54.116 发表于  2017-05-19 09:58:24 0字 ( 0/12)

环境、个人努力,两者缺一不可,更多的还是环境所导致的,若从最基层开始都在一个好的学习的环境氛围内,则国家繁荣昌盛。

环境、个人努力,两者缺一不可,更多的还是环境所导致的,若从最基层开始都在一个好的学习的环境氛围内,则国家繁荣昌盛。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05-19 09:35:03 39字 ( 0/44)

实现权利平等、机会平等、游戏规则平等以后,阶层固化这话题才不会被经常拿来说事。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开福的翔子 发表于  2017-05-19 08:34:36 100字 ( 0/25)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说明没有“输在起跑线上”一说。一个人出身由不得自己,但一个人有没有奋斗的目标,努不努力就决定了他能不能最终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当然,他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为民言 发表于  2017-05-19 08:33:45 8字 ( 0/12)

近水楼台先得月。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王国栋1 发表于  2017-05-19 08:27:02 0字 ( 0/10)

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2.253.10 发表于  2017-05-19 07:45:36 0字 ( 0/15)

选人才只一篇治国著疏文章即可这样学子焉敢不关心国事乎

选人才只一篇治国著疏文章即可这样学子焉敢不关心国事乎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2.253.10 发表于  2017-05-19 06:36:42 0字 ( 0/15)

心智才智德智需要良好的环境故政治氛围是社会的风气

心智才智德智需要良好的环境故政治氛围是社会的风气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2.253.10 发表于  2017-05-19 06:33:11 0字 ( 0/19)

待要会跟着师傅睡是指整天耳濡目染的加上勤奋学习入脑入心焉不会否环境塑造人乎

待要会跟着师傅睡是指整天耳濡目染的加上勤奋学习入脑入心焉不会否环境塑造人乎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05-19 00:39:53 17字 ( 0/34)

不靠关系能找到好工作吗?占比多少?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jimmye01 发表于  2017-05-18 23:22:51 58字 ( 0/11)

保安工作的特点,有很多时间学习。如果励志,把这些时间都用上了,很容易考学深造的。北大的学习风气,带动了保安也学习了。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5-18 22:41:13 8字 ( 0/19)

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6.88.214 发表于  2017-05-18 21:52:03 28字 ( 0/35)

保安和大学生,保安和教师到底是不是一个阶级或者一个阶层?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83.193.176 发表于  2017-05-19 15:12:01 19字 ( 0/42)

保安和大学生,保安和教师有多大的区别?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59.63.249 发表于  2017-05-18 20:21:31 0字 ( 0/22)

太多人感悟不到时代管理对工作的要求,做小好不行,做得好不会说你好,;从来是背百斤轻松再加你百斤,会有多劳多得?只会有握权者的作秀成功。梦醒耒实不会人人。

太多人感悟不到时代管理对工作的要求,做小好不行,做得好不会说你好,;从来是背百斤轻松再加你百斤,会有多劳多得?只会有握权者的作秀成功。梦醒耒实不会人人。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靑春常在 发表于  2017-05-18 19:53:25 39字 ( 0/101)

做为一名普通的保安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考进北大与清华,真了不起,老朽为你们点赞!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59.63.249 发表于  2017-05-18 19:47:33 0字 ( 0/16)

不同环境造化不同样人,条件的不允许,不是举任人个例都能引动全局。说装点时代的新产品:穷保安,苦保洁,争就点装饰,普遍多少不显穷白保安少年头?

不同环境造化不同样人,条件的不允许,不是举任人个例都能引动全局。说装点时代的新产品:穷保安,苦保洁,争就点装饰,普遍多少不显穷白保安少年头?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薰衣草呀 发表于  2017-05-18 18:11:49 317字 ( 0/40)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进入清华、北大之类的国家一流名校深造都是值得向往的,这类学校的学生也常被视为天之骄子、成功人士,被很多人羡慕。文章中提到北京大学保安队在近20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lianft 发表于  2017-05-18 17:29:25 80字 ( 0/30)

甘相伟是好样的。和时传祥、陈永贵比只算刚起步。和陆步轩比是另一种特例。从中看到了这个看到了那个都是多余的,因为它并没有普遍性。过度解读是老习惯,那是别人的自由。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5-18 17:28:28 27字 ( 0/26)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就成功,逆袭的背后是他们的汗水和拼搏。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9.183.245 发表于  2017-05-18 17:17:24 51字 ( 0/60)

北大保安考大学,不是什么逆袭,只是高中教育扭曲的表现!!!!为什么有能力上大学的人却在高考中落败???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22.70.48 发表于  2017-05-18 17:15:38 111字 ( 0/15)

社会存在差距,,可以鼓励人生,,如果换一种环境,看不到,感觉不到差距,就难激励。看见吃好的,,自己努力争取去吃,,都吃的一样差,,慢慢就习惯了,,有有钱的,激励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8 16:18:33 11字 ( 0/17)

态度可取,方法不恰当。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8 16:15:49 32字 ( 0/28)

此种鼓励方法不妥,当业余爱好值得提倡,不应以功利心鼓励学习热情。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xxxyyy123 发表于  2017-05-18 16:12:39 285字 ( 0/44)

所以说:人还是得有理想,万一实现了呢?不管在什么岗位,做什么工作,只要努力,只要负责就是好同志,就会有好的人生和好的品质。人品决定一切,如果一个人没有一个好的品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7-05-18 15:35:17 33字 ( 0/21)

“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天下无难事,全凭有心人”为他们鼓掌。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suuping 发表于  2017-05-18 15:28:41 45字 ( 0/25)

这并不奇怪,保安都成大学生了,所以,理工科的大学生就只好去卖猪肉、贩废品、养鸡、。。。了。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niqihsna 发表于  2017-05-18 15:07:29 0字 ( 0/14)

回复@晨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回复@晨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11.8.195 发表于  2017-05-18 15:06:30 12字 ( 0/15)

愿天下保安以地才精神奋发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旗帜下的少年 发表于  2017-05-18 15:03:43 20字 ( 0/23)

有志者事竟成,在不断的努力中终究会有收获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36.62.225 发表于  2017-05-18 15:00:17 72字 ( 0/13)

答;;1;大学不要建的太豪华,以大量招人为主;2;我国大学招人比列还要扩大百分之30-50,将来应届生上大学的少了,可对社会招生,不限年龄的招。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晨晓。 发表于  2017-05-18 14:57:14 0字 ( 0/41)

这年头学历已经过时了,如果你不是出类拔萃的人才,普通学历又有何用。没听说,官二代,富二代的恶性循环吗?

这年头学历已经过时了,如果你不是出类拔萃的人才,普通学历又有何用。没听说,官二代,富二代的恶性循环吗?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8 14:48:20 0字 ( 0/74)

有志者事竟成,庸碌者一事无成。

有志者事竟成,庸碌者一事无成。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0.114.105 发表于  2017-05-18 13:34:18 0字 ( 0/25)

应试教育测科学知识水平并没有错,但应试教育必须是真才实学才科学正确而不应有其他因素掺杂其中。但实际上,中国目前的教育是定时教肓,如:小学教几年,中学教几年,大学

应试教育测科学知识水平并没有错,但应试教育必须是真才实学才科学正确而不应有其他因素掺杂其中。但实际上,中国目前的教育是定时教肓,如:小学教几年,中学教几年,大学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222.93.133 发表于  2017-05-18 13:25:50 30字 ( 0/100)

到北大做保安也找不少关系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到那里做保安的。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8 13:22:38 0字 ( 0/12)

奋力拼搏圆梦想,碌碌无为难成器。

奋力拼搏圆梦想,碌碌无为难成器。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0.114.105 发表于  2017-05-18 13:19:21 0字 ( 0/27)

旧地主们混淆了全民积极向上和国家经济体制科不科学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难道旧社会全民都不积极向上?为什么旧社会不行?实际上,英明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

旧地主们混淆了全民积极向上和国家经济体制科不科学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难道旧社会全民都不积极向上?为什么旧社会不行?实际上,英明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不注册才只能跟贴 发表于  2017-05-18 13:19:18 16字 ( 0/24)

环境熏陶。想起了孟母三迁的故事。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0.114.105 发表于  2017-05-18 13:07:23 0字 ( 0/26)

回复@强国社员925:所谓顺境、逆境不是人为腐败产生破坏,如果是地震等天灾产生可以理解,但人为腐败产生就绝不应该。人类和国家的经济体制为什么要科学进步?如果人类

回复@强国社员925:所谓顺境、逆境不是人为腐败产生破坏,如果是地震等天灾产生可以理解,但人为腐败产生就绝不应该。人类和国家的经济体制为什么要科学进步?如果人类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独行剑客2015 发表于  2017-05-18 13:06:22 12字 ( 0/24)

反证:应试教育埋汰人才。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18 12:56:43 31字 ( 0/75)

有梦想就有力量,有努力就有收获,北大保安“成群逆袭”就是明证。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8 12:35:58 0字 ( 0/7)

回复@强国社员925:不思进取顺境出庸人,奋力拼搏逆境出贵人。

回复@强国社员925:不思进取顺境出庸人,奋力拼搏逆境出贵人。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8 12:33:51 0字 ( 0/11)

不思进取顺境出庸碌人,奋力拼搏逆境出贵人。

不思进取顺境出庸碌人,奋力拼搏逆境出贵人。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学霸保安队  万玉藻 摄
2016年这些在北京大学校门前举着文凭合影留念的学生,不是北大的本科生、研究生或博士生,而是北京大学保安大队的保安员。
王桂明是北京大学保安队的大队长,全队共500名保安队员。王桂明说:“这些队员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是本科,还有12名队员读到研究生。”
爱看NBA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它由一段对话衍生而来:“记者问‘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的吗?’”
像科比这样,拿所谓的“睡眠剥夺”方式狠逼自己的,据传还有拿破仑,他全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常在凌晨3点钟起床,对秘书口授文稿;以及爱迪生,每夜只睡四到五个钟头,他说“睡眠完全是一种习惯,一个人没必要睡那么多”。
这几个人,都是天才,他们分明是站在“云巅之上”俯视食物链顶端的人。
平凡的人那么多,天才的却没几个。明星蔡依林就发明了“地才”这词,用以自谓。爱拼才会赢,不认输就不会输,是“地才”的信条。
“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大概也是一枚“地才”。
张俊成曾是北大保安,1995年,他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
现在,他已是山西长治市一所中等职校的校长。他雄心勃勃,计划在未来十年内,打造长治第一所民办大学。
这足够传奇,其道却不孤。过去20年,北大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甘相伟, 笔名向阳,湖北随州市广水人,80后,出生于山区的农民家庭。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华社”
2007年来到百般眷念的未名湖畔,在北京大学从事保安工作,2008年进入北京大学平民学校学习,并录取为北京奥运会安保志愿者,同年参加成人高考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站着上北大》作者。
有段子说:每个保安都是哲学家,他们每天反复追问三个哲学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个段子能成为段子的一个隐含冲突点就是,保安的低文化层次跟“哲学家”的睿哲精深之间,隔着无数个次元。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
我知道,在鸡汤党笑傲朋友圈、具备了把一切都熬制成鸡汤能力的当下,北大保安的“神迹”,又会被鸡汤制作流水线当作“原材料”加工,然后一段佳话因此糊掉。
可那500多名北大保安的打工者身份与挣脱“宿命”时的生命能量形成的气场,内蕴了戳心的力量。鸡汤化涂抹,掩不了他们不甘于被命运“装订”的生命意志的不羁。
都知道,现在流行“丧文化”与“毒鸡汤”,“诗和远方”是要被嘲笑的,“苟且”才是硬道理。“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等毒鸡汤,在阶层固化的“助攻”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逐渐可跟鸡汤分庭抗礼。
“丧文化症候群”的发作,本是对现实愤懑的消解。但戒掉理想,只是以一种愤懑化解另一种愤懑,并不能让我们过得更好。
那些看着并非“别人家的孩子”也本更有资格“丧”的北大保安们,就是用某种不屈姿态,消解我们的“丧”:鸡汤不可溺,但去鸡汤化的生活勇气与激情,本不该被消磨殆尽。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对我们而言,热爱生活不是在朋友圈里晒伪文艺照,而是像北大保安那样,或者像《摔跤吧!爸爸》里的爸爸那样,“燃”一把,而非还没“燃”过就故作深沉地说“理想有个屁用”。
毕竟很多时候,梦想还是要有的,理由不是“万一实现了呢”,而是“万一没梦想是更糟糕的事呢?”
(新华社 原标题:“成群逆袭”!“神一样的存在”!北大保安20年竟有500余人考学深造!)

100.114.105 发表于  2017-05-18 12:29:04 0字 ( 0/7)

从客观科学公正的角度看,中国目前全民创业难、就业难、工作生活压力大、国家经济循环梗阻症(“产能过剩”、商品库存过多积压、大量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倒闭壮态等等现

从客观科学公正的角度看,中国目前全民创业难、就业难、工作生活压力大、国家经济循环梗阻症(“产能过剩”、商品库存过多积压、大量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倒闭壮态等等现 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北大保安的“成群逆袭”,俨然颠覆了人们对保安的固有印象。
20年500余名北大保安深造,虽然在遍地“海归”的背景下,考学深造算不上多传奇的事,可囿于家境、全职职业等因素,他们考学本就需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何况其中不乏已有大成的。
难怪网友感慨:“北大保安藏龙卧虎”。